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古典文學網 > 元明清文學 > 周羽教子尋親記

第二十五出~第三十四出 

周羽教子尋親記 | 作者:范受益 
熱門:肉蒲團 | 國色天香 | 姑妄言 | 濃情快史 | 宜春香質 | 玉樓春 | 碧玉樓 | 癡婆子傳

【疎影】〔旦上〕愁云障海頭。月冷空閨裏。生離死別。兩處傷悲。夢裏人歸。應嫌是沙場鬼。空留遺腹讀詩書。愿取儒風不墜。

獨學無友。孤陋寡聞。想我孩兒在學讀書。敢勝似前番了。若得他成人。也不枉了。正是黃金滿籝。不如教子一經。〔小生上〕

【臨江仙】蒙娘嚴命去攻書。受盡萬千羞恥。

〔哭跌介〕我那娘。〔旦〕呀。我那兒。爲何不在學中讀書。怎么就囘來了。〔小生〕

【紅衫兒】母親敎孩兒從義學。早被人欺。〔旦〕莫不是林丑驢欺你。〔小生〕被那同窗朋友。搬喋是非。〔旦〕他怎么樣欺負你。〔小生〕怎禁他打駡禁持。這寃屈訴誰。〔旦〕怎么不去稟先生知道。〔小生〕那先生呵。憐他是富室之兒。又何曾問取。

【前腔】〔旦〕莫怪人欺你。自恨無主。父身亡。娘獨自。林公子呵。便打死我的孩兒。有誰來救取。〔小生〕母親好傷悲。〔旦〕雖只是好傷悲。且寧耐。到書館中去。攻書休得要懶癡。若得你一舉成名。那時呵。誰不來敬你。

【獅子序】〔小生〕他頑劣。娘怎知。況終朝他飽食暖衣。不似我守著幾甕黃齏。又怪我楊修捷對。班馬勤讀。琢磨不就。反生疾忌。他駡我窮酸寒賤。管封侯萬里。索甚毛錐。

【前腔】〔旦〕貧窘。難度時。況娘身力薄勢卑。只愁我旦夕喪在溝渠。〔小生〕連母親也不護孩兒了。〔旦〕非是娘不護。也有憐兒意。爭奈我不如。力不如。勢不如。與他們爭不得閒氣。〔小生〕學堂中朋友都是向他的。〔旦〕正是世情看冷暖。人面逐高低。

孩兒起來。我送你到學裏去。先生不打你。〔小生〕我死也不到他裏去讀書。〔旦〕還不去。〔小生〕我決不去。〔旦打介〕

【東甌令】娘言語。兀自不遵依。可知朋友中間生是非。一番打駡不成器。虧娘受十馀年吃遭際。他年若得錦衣歸。端的是男兒。

【前腔】〔小生〕男文墨。女針指。敎子讀書爹所爲。可憐不得趨庭訓。斷機將兒誨。他年便做錦衣歸。早難道身掛老萊衣。

休得與人爭是非。從今學內去攻書。

龍逢淺水遭蝦戲。鳳入深林被鵲欺。

第二十六出勸勉

〔末上〕養子不教父之過。訓導不嚴師之惰。前日周娘子送周瑞隆在此從學。因見他貧。故留在中吃些茶飯。不想我那丑驢。把他打駡去了。是何道理。不免叫他出來。訓誨一番。丑驢那裏。〔丑上〕朝爲田舍郞。暮登田舍郞。將相田舍郞。男兒田舍郞。〔末〕怎么有許多郞。〔丑〕郞多好種田。〔科介末〕我且問你。周瑞隆爲何打了他囘去。〔丑〕他吃我的飯。讀我的書。倒又來羞我。怎么教我不要打他。〔科介〕

【賞宮花】〔末〕文章敎爾曹。須當擇友交。有人來就學。不肯好相交。只把私來比并。不思量惟有讀書高。

【前腔】〔旦扯小生上〕不合鬧炒。把君書院擾。〔見介〕大人。小兒不合傷犯令郞。念兒年幼小。有罪望相饒。〔末〕非干令郞之事。〔旦〕自是村童無禮義。非干富室小兒驕。〔丑小生相打介〕

【前腔】〔末〕你孩兒眞可敎。我那畜生。因怪他讀書易曉。〔指丑介〕況又是爲人之道。尙兀自與他廝鬧。是你欺他幼小。懶讀書將他聒噪。你在學堂內。如何比富豪。朋友當擇其善。如何魚水不相交。

【前腔】〔旦〕主人。勤敎道。一會間打駡數遭。他那裏汪汪垂淚。猶兀自道他虛驕。〔丑小生科〕你多言聒噪。可知道與人爭較。你在人門下。須當要做小。〔末〕莫敎令郞做小。〔旦〕若無漁父引。怎得見波濤。

〔末〕叫書童快請先生出來。〔外上〕白日莫閒過。靑春不再來。〔見介末〕先生。二子昨日爲何爭鬧起來。〔外〕昨日背書。周瑞隆背得出。令郞背不出。我著瑞隆羞了他一羞。就打將起來。〔末〕先生還該痛治他。〔外〕有處。我如今出一對。對得出的不打。對不出的就打。〔末〕丑驢過來。先生要出對。怎么好。〔丑〕爹爹。對是對不出。要打便打。〔末〕胡說。待我出一對。我出桃開。你對李長便了。先生。你出的對疑難。他們對不出。待我出一對罷了。桃開。〔小生〕李長。〔丑〕老人。〔外打介丑〕里長不打。倒打老人。〔末外〕

【生姜芽】他娘親特地來。憚勤勞。從今學業須精造。聽娘道。休要頑。休要攪。一時非禮相干冒。從今有過須當敎。〔合〕只愿他日上靑霄。功名皆賴天公造。

【前腔】〔旦小生〕從今望琢磨。謝甄陶。自憐無可爲師報。眞堪笑。得進身。別圖報。封親顯祖添榮耀。一時紋變南山豹。〔合前〕

【尾聲】閒是閒非休爭鬧。學堂中繼晷與焚膏。努力攻書莫憚勞。

閒是閒非不足論。主人只合讓三分。

試看滿朝朱紫貴。紛紛盡是讀書人。

〔外〕試期將近。周瑞隆可與丑驢同去赴考。〔末〕大娘子。一路盤費。都是我的。〔旦小生〕多謝了。〔下丑〕先生走來。〔外〕怎么。〔丑〕要我去赴考。取個老婆與我纔去。〔外對末介末〕小兒未曾成人。不討與他。〔丑〕那裏有火。教我做人。〔下〕

第二十七出應試

【一翦梅】〔旦上〕月滿孤房淚滿衣。痛憶良人。屈喪天涯。黃沙骨冷夢難歸。爭奈貧。難敎孩兒。

貧力薄。勉以詩書教子。今當大比之年。欲著孩兒求取功名。不知他學問如何。不免叫他出來商議。瑞隆那裏。〔小生上〕

【前腔】寡婦孤兒共守貧。兀坐書齋。墮淚紛紛。黃昏獨自掩柴門。我做孤兒。爹做孤魂。

〔見介旦〕孩兒。大比之年。你可上京求取功名。倘得一官半職。一則可以繼周氏聲。二則可以雪父母之恥。〔小生〕孩兒也只愿如此。問寢承顏。難效三牲之養。扇涼溫暖。可報十月之恩。父死母孤。合當在侍奉。應舉求名。又是顯親之道。爲此兩難。如何是好。〔旦〕孩兒。三年一度。不可挫過。就此起程。〔末上〕大比因時舉。鄕書以類升。有人在此么。〔見介小生〕原來社長公公。請進。〔見旦介旦〕公公。今到寒。有何話說。〔末〕老夫此來。別無他話。如今春試在邇。令郞有此才學。不去應舉。更待何時。〔小生〕功名之事。非不要去。爭奈母親在堂孤獨。囊橐蕭然。以此兩難。不敢遠行。〔末〕何爲此小節。有誤前程大事。老夫薄禮相贈。〔小生〕多謝公公。〔旦哭介末〕娘子。送子求名。乃是美事。何故啼哭。〔旦〕社長公公。你不知道。古人云。男子有行。則父送之。女子有行。則母送之。教子讀書。送子求名。俱是他父親之事。今日只有我在。不見他的父親。不由我不傷感也。

【二郞神】愁無極。只爲送孩兒。不見親爹在側。曾送我兒夫遭配役。不想今日又送孩兒科場求取官職。兒去科場必有榮貴日。爹去后絕無信息。〔合〕離別淚把當年離恨提起重滴。

【前腔】〔小生〕卽日堂前拜別。促裝往上國。娘在中。莫爲兒慘慼。兒去途中思娘越添悲憶。便做蟾宮折桂客。要榮我靈椿怎得。〔合前〕

【三段子】〔末〕勸君此行赴南宮。文場戰敵。下筆有神。頃刻賦日華五色。若還果得文章力。謾自步躡云梯路。管取榮登仙桂籍。

【歸朝歡】〔小生〕孩兒去。孩兒去。自免嘆息。怕光陰如梭過隙。〔旦〕若榮耀。若榮耀。早歸馳驛。莫留戀花街柳陌。倚門望你身脫白。須作禹門驚雷客。莫比庸凡空點額。

【尾聲】〔末〕此行穩作蟾宮客。休戀紅樓顏色。〔旦〕早早囘歸。休敎娘淚滴。

〔小生〕今朝拜別赴春闈。〔旦〕欲上靑霄未可期。

〔末〕若得錦衣歸故里。〔衆〕果然端的是男兒。

第二十八出選場

第二十九出報捷

【剔銀燈】〔旦上〕孩兒去京華。拜紫宸。一別后杳無音信。知他有著荷衣分。知他是依舊白身。思之敎人斷魂。無由得音信到我門。

【前腔】〔末〕我當初原是個解人。周秀才不曾身殞。中途放他逃得命。都道他果作孤魂。如今他孩兒步云。特來報父子喜音。

解人張文是也。當初張敏與我銀子。教我中途打死周羽。若打死了他。如今孩兒高中。必然報仇。我也難免。如今買下登科錄。逕到他報喜。說出前因。有何不可。此間已是。不免逕入。〔見介旦〕押獄哥。多年不見。到此何干。〔末〕特來報喜。〔旦〕有甚么喜。〔末〕令郞高中第九名進士。除授吳縣尹。請看登科錄。〔旦〕果然孩兒中了。謝天謝地。〔末〕令郞是小喜。還有大喜。〔旦〕還有什么大喜。〔末〕娘子請猜一猜。〔旦〕

【傾盃序】悶積愁堆。恨經年寃苦。無由得解。見說孩兒乍登甲第。略展愁懷。聞伊賀喜。你說道這般喜事。使奴驚怪。更不知這樁喜事。還從那得來。

【前腔】〔末〕堪哀。你丈夫記當初配廣南。是我親押解。恨張敏不仁。與我錢財。要將伊夫壻打死天涯。感得神明托夢。放他脫離。免他災害。若要尋親。相見須到鄂州界。

【前腔】〔旦〕如今謝你們得放身。便死也相感戴。二十年來永絕音耗。每日憂懷。愁鎖粧臺。報道兒占大魁。我夫還在。擔擱狼狽。大哥。你說這樁喜事。到添我一般哀。

〔末〕周先生在鄂州地方。令郞囘來。若要尋取。逕往他處便了。〔旦〕小兒囘來。登門相謝。

〔旦〕定將恩怨說孩兒。你是恩人我怎知。

敎子喜登黃甲第。尋親須到鄂州岐。〔末下小生衆上〕 【似娘兒】平地一聲雷。桃浪暖已化龍魚。曲江賜罷瓊林宴。宮花帽簇。天香袍染。高步云梯。

一子受皇恩。全食天祿。下官承母命赴試。且喜一舉成名。蒙圣恩除授平江路吳縣縣尹之職。囘請取母親。一同赴任。此間已是自門首。左右迴避。〔衆下見介〕母親請上。待孩兒拜見。〔旦〕你且不要拜我。先去拜你的父親。〔小生〕母親差矣。孩兒在娘懷抱。就沒了父親。如今那裏去尋父親。〔旦〕我只道是孝順之子。原來是忤逆之兒。兀的不氣殺我也。〔小生〕

【入破】衣錦還鄕里。誰不生歡喜。我娘親緣何番成一段愁緖。欲問還疑。未審孩兒有何罪。望娘恕責罰。從娘命。兒不敢違。〔旦〕你怎知。我吃盡萬千狼狽。不因你我也喪溝渠。肯受他人禁持。〔小生〕料想我爹行。必受何人寃屈。我是個不孝兒。長養成人。兀自不知娘的就裏。〔旦〕爲筑河堤。無錢使用。吿求張敏借錢使。誰知他虛塡了空頭文契。把他人殺死。誣吿你爹做殺人重罪。他計囑官司。把你爹屈招認罪。后來逼我強婚不從。只因你在娘身。已無可推辭。只得把花容剖破。方得兩分離。只這刀痕。是你娘傷心痛處。

【滾】〔小生〕聽說痛言。聽說痛言。使兒心碎。二十載。娘受苦。兒不聞。逆天罪大恨張敏不仁。恨張敏不仁。把我爹娘謀計。這奸賊誓不同天。難容在世。拚棄了官。拚棄了官。縱殺他。只準復讎罪。〔旦〕孩兒。殺了人要做囚犯。〔小生〕寧做重囚寧做重囚。不殺他被人笑好羞恥。〔旦〕休得差池。休得差池。爹陷他鄕里。不去尋親。在此閒爭甚的。〔小生〕母親。孩兒此事。必定要報仇。〔旦〕若去報仇。若去報仇。必落囚牢裏。兒遭罪。娘思憶。爹不歸。一裏都荒廢。〔小生〕不審爹行。不審爹行。災禍如何脫離。目今流落何方。還是甚處。〔旦〕解人張文說。押解你爹爹去時。神祠裏。感夢相憐。放他脫離。〔小生〕要尋父親。到那裏去尋。〔旦〕你若去尋親。若去尋親。只在鄂州界裏尋端的。目今便作行計。又添我別離淚垂。

〔小生〕孩兒怎敢不去。二十年沒了父親。今日見說爹在他鄕。孩兒千歡萬喜。豈不聞朱壽昌之事乎。幼年失了母親。后來長成。棄官尋母。訪于西川相會。朝廷以爲盛事。只不知爹爹怎生模樣。望母親說與孩兒知道。〔旦〕

【金落索】說起眞可憐。那有孩兒不識親爹面。自別后二十年。略略彷些儀容。說與孩兒看。身材小更短。瘦容顏。白淨臉微鬚。一雙淸秀眼。他平昔在呵。寬衣博帶。做個儒生扮。只怕流落他鄕不似前。堪憐。念爹行不在。孩兒不識。使娘難言。

【宜春令】〔小生〕爹容貌。兒一般。得相逢在途路間。若還認得。怎生拆散。只愁他寄跡深院。何由得尋覓方便。儻得見。如何說得許多根緣。

【梧桐樹】〔旦〕怕他棲身在店肆間。怕他寄跡在誰門館。怕他酒肆茶坊。寺院和宮觀。我那兒。你逢人下禮。先訪問周維翰。說道邊配邕州身幸免。說臨別妻子方懷孕。說離了鄕二十年。終須見。只愁你囊無挑藥。那取盤纏。

【宜春令】〔小生〕盤纏事。說又難。說將來恐娘心痛酸。程途路上。自能干辦。〔旦〕把什么做盤纏。〔小生〕行醫賣卜尋覓。〔旦〕行醫賣卜。阻了路程。〔小生〕參官貴也須緝探。〔旦〕終不然去求吿人。〔小生〕孩兒刺血寫經爲念。

【梧桐樹】〔旦〕養你二十年。誰把你相輕賤。今日把身體傷殘。怎不敎娘怨。毀傷身己。使娘痛難言。一點血流。使娘一點淚漣。不將手指刺破在人前吿。怎能勾骨肉團圓一處歡。天憐念。恁娘留戀。兒莫留連。

【宜春令】〔小生〕辭親去。怎敢延。辨行程。把衣裝改換。兒今去也。勸娘休念。途中邂逅相逢。知爹是恁般豐范。望娘親將何憑據。與爹一觀。

〔旦〕你也說得是。我寫一封與你去。

【一封書】妻郭氏。寸箋上達兒夫周解元。從別后。苦萬千。張敏不仁難盡言。今喜孩兒得中選。棄職尋親到海邊。見鸞箋。莫留連。及早囘來雪大寃。

【羅帳裏坐】從他別后。心事萬千。我欲盡寫。那取長箋。略略寫些大綱。敎他放下心寬。欲將兩字報平安。等不得封皮淚乾。

【前腔】〔小生〕兒今拜別。辭娘去遠。急忙便走。自覺步履不前。〔旦〕我兒去了。如何又轉來。〔小生〕欲言心事。敎我珠淚漣漣。〔旦〕有何心事。〔小生〕未審爹爹幾時還。誰把我娘親看管。

【前腔】〔旦〕我辛勤慣歷。吃盡萬千。你若掛心。怎得爹見。與我仔細遍尋。莫憚長遠。直須尋見父方還。莫爲娘行便轉。

【前腔】〔小生〕今日兒去。愁懷萬千。有人問起孩兒。只說孩兒赴任之官。〔旦〕爲何。〔小生〕恐張賊子又逞兇頑。若還中路稍遲延。只恐孩兒不免。

【尾聲】傷心只得強分散。兩下裏懸懸望眼。何日母子夫妻一處歡。

【哭相思】〔旦〕莫爲娘行便轉歸。〔小生〕勸娘寬取莫思兒。世上萬般哀苦事。無非遠別共生離。〔小生下〕

【前腔】〔旦〕兒去也淚雙垂。兒行千里母心隨。敎娘望斷南來雁。一日思兒十二時。〔下〕

第三十出遇恩

【西地錦】〔生上〕天恩大佈均瞻仰。喜一身幸脫羅網。

彩鳳朝啣五色書。陽春忽佈網羅除。已將心變寒灰后。豈料光生腐草馀。思故里。意躊躕。咫尺天涯音信稀。可憐收錄恩難報。刻骨銘心不敢違。小生幸遇天恩。欲囘故里。不免請李員外出來。拜辭而去。言之未已。員外早到。〔外上〕幾載相看勝嫡親。笑談詩酒樂晨昏。今朝又向陽關別。唱徹驪駒不忍聞。〔見介生〕多蒙大恩。感之不盡。得遇恩宥。欲歸故鄕。〔外〕你要囘去。敢是下有慢先生。故此思歸。〔生〕恩深難報。何出此言。〔外〕先生一向在此。情投契合。正好盤桓。意欲屈留幾日。爭奈你離日久。故此不敢強留。〔生〕小生有拙詞一帖。名曰臺卿集。送與員外。留爲后會表照。〔外〕多謝佳章。我有白金十兩。奉爲路費。〔生〕重承厚賜。何以克當。

【錦堂月】命蹇時乖。萍蹤梗跡。多蒙大恩提攜。此身生還。沒齒怎忘恩義。便待要結草啣環。更未卜何時重會。〔合〕分別去。冷落書齋。朝夕與誰相對。

【前腔】〔外〕應知。數載蝸居。相看淡薄。斯文彼此相會。契合情投。臨岐怎忍分袂。但愿你早到園。親骨肉仍同歡會。〔合前〕

【僥僥令】〔生〕恩多難撇漾。欲去意遲遲。只恐水遠山遙難相會。欲報這深恩知甚日。

【尾聲】蕭蕭行李西風裏。西出陽關無故知。如遇鱗鴻寄便書。

此別恨綿綿。恩多難盡言。

不辭千里遠。保重到園。

第三十一出血書

【縷縷金】〔小生上〕蒙娘命。去尋親。奔波涉遠水。好艱辛。來到鄂州界。人煙相近。向人前刺血寫經文。慇懃問緣因。慇懃問緣因。

周瑞隆承母命來尋父親。此處已是鄂州界上。人煙湊集。不免上前刺血寫經。

【拋誦子】刺血寫經結良因。七軸蓮花字字新。身體髮膚受父母。毀傷身己爲尋親。〔合〕南無佛。阿彌陀佛。

〔外〕賓客不來門戶俗。詩書不教子孫愚。呀。道人著地而坐。你在此怎么。〔小生〕小道刺血寫經的。〔外〕刺一字要幾文錢。〔小生〕

【前腔】休言一字値千金。刺血寫經有來因。父母在堂不恭敬。何用靈山見世尊。

〔合前外〕你住在何處。〔小生〕

【前腔】小道住本河南。涉水登山有萬千。刺血寫經心自苦。尋親到此萬般難。〔合前〕

【香柳娘】〔外〕你刺血寫經。刺血寫經。歡喜敬承三寶。緣何未寫先有恓惶貌。看出人做作。看出人做作。只合散誕與逍遙。這般哭號陶。若惜疼怕痛。若惜疼怕痛。別作生涯計較。何須苦惱。

我且問你。爲何不曾刺破。先啼哭起來。〔小生〕小子不是刺血寫經的。只爲尋父親不見。將此做行頭。〔外〕你父親那府人氏。〔小生〕

【前腔】開封府住居。開封府住居。〔外〕你父親離幾時了。〔小生〕離二十年了。〔外〕姓甚名誰。〔小生〕周羽姓名。維翰是表。〔外〕爲甚事到此。〔小生〕被人陷害。被人陷害。母親泣別時。我小子呵。七個月娘懷裏。〔外〕后來怎么。〔小生〕別后生下小子呵。敎讀書應舉。敎讀書應舉。棄官尋父親。都是母親敎道。

〔外〕敢問門下尊諱。〔小生〕學生周瑞隆。今科得中第九名進士。〔外〕原來是位大人。失敬了。你令尊周維翰。在我二十馀年。今遇天恩大赦。辭別老夫囘去了。早來得一兩日。也得相見。〔小生〕旣然如此。待我趕上去。〔外〕休要急性。你是他背生之子。路上相逢。皆不認得。留一本臺卿集。是令尊賜我的。今送與你。沿途看去。有人認此詩。這就是你父親了。〔小生〕多謝了。大恩人請上拜謝。

【淸江引】嚴父在府。謝你週全不小。粉骨碎身恩難報。不因漁父引。怎得見波濤。〔合〕尋親見了。骨肉團圓歡笑。

【前腔】〔外〕令尊在此留詩稿。離寒不久休焦燥。你棄官尋父親。憐伊受劬勞。〔合前〕

伊父飄零二十年。荷蒙收錄得週全。

分明指與平川路。莫把忠言作惡言。

第三十二出相逢

【縷縷金】〔生上〕鄕遠。路途貧。多行十數里。不覺又黃昏。鼓角聲悲咽斷柴門。此間投一宿。奔前程。途中寂寞暗消魂。寂寞暗消魂。

江靜潮初落。林昏障未開。暗香浮動處。應是隴頭梅。天色已晚。此間借宿一宵。明日早行。店主人有么。〔丑〕門庭灑掃絕埃塵。月色風光照四隣。門外大書天下館。中安歇四方人。那個。〔生〕我是投宿的。〔丑〕來晚了。沒有房子。〔生〕年老行不上。以此晚了。〔丑〕還有什么人。〔生〕單身又無行李。但得一席之地。便可安身。〔丑〕裏邊有一間書房。你且進來睡了罷。〔下生〕多謝。正是一覺放開心地穩。夢魂從此到陽臺。〔睡介小生上〕

【前腔】心悒怏。好艱辛。孤村聞犬吠。風雪夜歸人。此間一宿店。投奔好安身。思親囘首望孤云。囘首望孤云。

疊疊遙山望白云。疎疎微雨弄黃昏。松聲更帶溪聲急。不是離人也斷魂。自來到鄂州界。得遇李員外。說我父親囘去了。趕上來多行幾步路。不覺天晚不免此間借宿一宵。店主人有么。〔丑上〕誰人。〔小生〕是借宿的。〔丑〕來遲了。沒有所在。〔小生〕單身又無行李。但得一席之地。便可安身。〔丑〕裏面書房裏。有一個老客長。你與他同睡何如。〔小生〕多謝。店主人有火借些。〔丑〕有。正是一葉浮萍歸大海。人生何處不相逢。〔下小生〕三冬客旅嘆悲辛。抱膝燈前影伴身。暗想中人夜坐。沉吟憶著遠行人。蒙李員外與我一本臺卿集。乃是我爹爹所作。天呵。周瑞隆收得父親詩一本。帶得母親書一封。只見二親筆跡。不見二親之面。好傷感人也。

【駐馬聽】梗跡蓬飄。跋踄山川豈憚勞。只爲尋親到此。母親懸望。目斷魂消。恓惶兩字在懷抱。不眠愁對孤燈照。誰與我伴寂寥。惟有隨身瘦影。與我不相拋。

我心上有事。睡不著。他心上無事。這等好睡。

【前腔】意逸心驕。熟睡鼾齁無事老。他那裏安然寢睡。高枕無憂。其樂滔滔事不關心。一任自淸高。關心者亂添煩惱。一般爲客在今宵。如何兩般煩惱。敎我痛不了。

〔生〕這人不達時務。行路辛苦。圖覺好睡。只管絮絮叨叨。豈不聞食不語。寢不言。〔小生〕是。小生不是了。〔生〕不是你不是。倒是我不是。〔小生〕好沒來由。他自睡。我自睡。被他搶白了這一場。也不要怪他。這是我命該如此。李員外與我臺卿集。連日在路不曾看得。今晚燈前展開看一看。〔念介〕幾載藏名鬻餅。半生逃死客天涯。當時不遇孫賓石。應對東風怨落花。這是東漢趙岐的故事。被他人陷害。逃于北海。幸得孫賓石收錄。我父親得李員外收錄。感此意。作此詩。

【前腔】寫怨揮毫。不是逢人作解嘲。似孔明吟梁甫。趙岐危迍。屈子作離騷。二十年離恨可知道。筆端寫不盡凄涼調。好笑我母親。周瑞隆十二十三。不省人事。十五十六。也知人事。那時不教我尋父親。今日叫我尋。卻不遲了。情況最難熬。早一日尋親見了。免得受煎熬。

更深夜靜。神思困倦。不免睡了罷。正是蝴蝶夢中萬里。杜鵑枝上月三更。〔睡介生〕正是愁人莫與愁人說。說與愁人展轉愁。我正睡之間。聽得小客語言。好似河南人聲音。又說什么臺卿集。這是我做來送與李員外的。如何到在他手裏。他如今睡了。待我起來看一看。〔看驚介〕

【忒忒令】這詩集是我親手做來。不審他緣何收在。且住。若是李員外中之人。一個個都是我認得的。且待我將燈照看。是那一個。呀。覷著他龐兒俊。似我妻廝類。試將他語言猜。他豐范似開封府。這因由怎解。

【前腔】〔小生醒介〕你爲人眞個好呆。不肯睡只管驚怪。有何事將人■〈牙上心下〉懟。你起初可不道來。卻不道食不言。寢不語。將人好夢驚囘。

〔生〕小客長休怪。方纔我聽得你言語。好似我河南開封府聲音。以此冒犯。〔小生〕小生正是開封府人。〔生〕老夫也是開封府人。正是鄕人遇鄕人。〔小生〕不覺也動情。老客長。請坐過來講一講。〔生〕我如今要囘去。不知小客長何往。〔小生〕也要囘。〔生〕旣然如此。做一個伴兒同行。〔小生〕長者高姓。〔生〕

【園林好】念我是周羽秀才。〔小生〕中有什么人。〔生〕妻郭氏臨別懷胎。〔小生〕貴表。〔生〕表字維翰相代。〔小生〕離幾時了。〔生〕離有二十載。離有二十載。

【前腔】〔小生〕聽原因令人可哀。呀。你是我的爹爹了。〔生〕我沒有孩兒。你不要認差了。〔小生〕我是背生兒。逆天罪大。〔生〕你旣是我背生兒。叫什么名字。〔小生〕叫周瑞隆。〔生〕原來果然是我孩兒。我那兒。〔抱哭介小生〕二十年敎爹爹飄敗。不廝見。淚盈腮。相見后。喜盈腮。

【江兒水】〔生〕憶昔當年別。方纔在母懷。如今已有二十載。兒今成人身長大。但你爹娘兩下愁無奈。我幸遇恩人相待。想你娘親。必受十分狼狽。

【前腔】〔小生〕爹陷他鄕外。娘親受苦哉。只因張敏廝禁害。〔生〕張敏無狀。你母親立志何如。〔小生〕要保全孩兒甘寧耐。〔生〕怎么絕得那寃之念。〔小生〕把花容割破。方得他心改。〔生〕割破了面皮。好苦惱。曾教你讀書么。〔小生〕敎子讀書登第。〔生〕你登第了。謝天地。〔小生〕棄職尋親。萬里特來南海。

【五供養】〔生〕兒今大魁。懊恨你爹身流落天涯。只愁你娘做了別人婦。爹做死尸骸。誰想道守節婦敎子成大才。背生兒尋父臨邊界。〔合〕提起當年事愁滿懷。骨肉相逢。喜中變哀。

【前腔】〔小生〕我無錢欠財。刺血寫經。走遍天涯。天憐兒受苦。尋見父親來。爹須見兒心眼開。娘凝望兒愁無奈。〔合前〕

【川撥棹】〔生〕彈珠淚。我孩兒眞孝哉。若非你刺血寫經。若非你刺血寫經。父子們何由再會。苦娘親。怎佈擺。苦娘親。怎佈擺。

【前腔】〔小生〕娘也應知爹貌改。〔生〕把什么爲憑揣在懷。〔小生〕乍見爹歡喜顏開。乍見爹歡喜顏開。頓忘了娘書在懷。舊啼痕。方展開。新淚痕。滴下來。

【臨江仙】二十年前多少事。離愁別恨休論。將書尋父我兒身。痛憐親骨肉。重返舊門。

〔丑上〕自不整衣毛。何須夜夜號。你二人絮絮叨叨一晚。攪得各房都睡不著。是何道理。〔生〕店主人。實不相瞞。這是我背生兒。二十年不曾相見。今日偶在寶店相逢。不覺傷感。爲此驚動了列位。〔丑〕天下歡娛。不及父子相會。今在我店中相逢。豈非異事。恭喜。恭喜。〔生〕些須房金請收下。〔丑〕多謝。多謝。〔生〕店主人。我且動問。你鄂州界上李員外。你可認得么。〔丑〕我這裏店房都是他的。怎么不曉得。〔生〕原來如此。學生有一本書。煩店主人寄去。說道周維翰父子在店相會。千萬與我多多致意李員外。〔丑〕當得。當得。

百夢不如書一封。百書怎比一相逢。

今朝賸把銀缸照。猶恐相逢似夢中。

第三十三出懲惡

【水底魚兒】〔末上〕開設茶坊。聲名滿四方。煎茶得法。非咱胡調謊。官員來往。招接日夜忙。盧仝陸羽。也來此處嘗。也來此處嘗。

生居柳市。業在茶坊。器皿精奇。鋪排灑落。招接的都是十洲三島客。應付的俱是四海五湖賓。來千去萬。耳邊廂聽了多少淸談。小心奉承。眼面上頓成幾多歡喜。眞個是風流茶博士。瀟灑酒人。恐有吃茶的來。不免在此伺候。〔外上〕

【夜行船】日永黃堂無外事。潛蹤跡暗察民情。白叟休猜。黃童莫覩。違者斷無輕恕。

山城無事早休衙。閒逐東風看落花。行處莫教高喝道。恐驚林外野人。下官范仲淹是也。本隨朝寶謨閣侍制。蒙圣恩除授河南開封府尹。廉知河南一郡。俗惡民頑。倚強凌弱。恃富欺貧。我如今扮作客商。改換衣裝。閒行市井之中。訪察民間之事。此間一所茶坊。不免裏面一坐。茶博士那裏。〔末〕客官可是吃茶的。〔外〕你有什么好茶。拿來吃。〔末〕有茶在此。〔外〕此茶從何而來。〔末〕

【好姐姐】此茶十分細美。看烹來過如陸羽。一泉二泉。試嘗君自知。休輕覷。路逢俠客須呈劍。不是才人不獻詩。

【前腔】〔外〕此茶風生兩腋。要乘此淸風歸去。三鍾四鍾。非吾苦要吃。只愁取。蒼生命墮巓崖裏。地位淸高總不知。

【前腔】〔淨上丑隨〕我們薰薰醉歸。〔丑〕員外。許多相公在此送。〔淨〕請了。多謝得諸公陪侍。到茶坊坐地。好茶吃幾杯。〔末〕茶博士接員外。〔丑〕起去。〔淨〕茶博士。好茶且請張員外。醉倒王公舊酒壚。

〔末推外介〕快起來。張員外來了。走過。走過。〔淨〕這是什么人。〔末〕是遠方買茶吃的。〔淨〕怎么見我也不迴避。〔末〕遠方人不曉得員外的。〔淨〕旣是不曉得的。你何不與他說。可打這廝。〔末〕員外請茶。〔淨〕這茶不中吃。拿去。可惡。〔末〕小的本錢欠少。〔淨〕宋淸。他舊年領我多少銀子。〔丑〕領十個。還了二十個了。〔淨〕宋淸。再與他十個。〔末〕利錢望員外饒些。〔淨〕饒你些。只還一十五個。明日來領。不來領要打。〔末〕曉得。〔淨〕走不動了。取轎來。〔外走介淨〕你這狗才。我起初饒了你。怎么轉來又捱我一捱。你來討死。宋淸。與我鎖了。你不認得我張老爺。本府知府范仲淹。也讓我一馬頭。〔外〕范仲淹。你也認得。〔淨〕前日在京中與我求玉帶。我就送兩三條與他。他只是這一兩日到任。我著人去接他去了。你若無禮。取個帖子。送到府裏。擺佈你。〔外〕怎么擺佈我。〔丑〕你不曉我火牢也有。水牢也有。張千慣會使計。那宋淸慣會殺人。你若無禮。我就殺了你。〔外〕淸天白日。難道殺人。〔丑〕希罕殺你一個。我也曾殺幾個人過。我怕那個。拿他去。〔外〕我是斯文人。拿我去怎么。〔淨〕旣是斯文人。饒他去罷。〔末〕茶博士送員外。〔丑〕去。〔淨丑衆下外〕茶博士。他是那一部的員外。〔末〕不是中進士的員外。當地土豪。稱爲員外。〔外〕怎么這等強橫。你將他平日事情。說與我知道。〔末〕小人不敢說。倘他知道。小的身就難保了。〔外〕不妨。你且說來。〔末〕

【孝順歌】張員外。太不仁。私巨萬。把人併呑。〔外〕怎么不與他爭論。〔末〕有錢可通神。誰敢與他相爭論。若有冒犯他的。拿到官府去。有甚么十分打緊。〔外〕你爲何這等怕他。〔末〕量我小小茶坊。怎不容忍。多少人。被他陷作齏粉。〔外〕他的勾當。可細說來。〔末〕若說他做作。敎君不忍聞。〔外〕但說不妨。〔末〕若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外〕你這裏有什么人被他害了。

【前腔】〔末〕有個周維翰。最貧。官差做夫身受窘。他有妻。貌娉婷。無錢去吿張敏。那張生喜欣。〔外〕敢是多要他些利錢。〔末〕將一紙文契去。把實契虛塡。索錢甚緊。〔外〕可曾還他。〔末〕無可償還。要他妻兒折準。〔外〕那婦人從也不從。〔末〕他守節不允情。又使機謀害人命。

〔外〕又是那個吃他害了。〔末〕

【前腔】他一朝怒生嗔。把黃德枉殺身。把那尸首呵。抬在周后門。誣吿官司。屈敎他認。〔外〕那周羽怎么了。〔末〕把他邊配邕州。做了無主孤魂。休泄漏這段情。咱和你。不安穩。

〔外〕想是要營搆他妻子。故下這般毒手。〔末〕

【前腔】要他妻子強逼婚。那佳人抵死不肯允。一朝把花容割破做瘡痕。方得離分。他有個背生孩兒。生得十分聰俊。〔外〕孩兒怎么不與父親報仇。〔末〕方纔及第囘來。那佳人敎子尋親。

〔外〕周羽去幾年了。

【前腔】〔末〕去了二十載沒信音。人來報說周羽存。若得蒼天憐憫。令他見父親。說起傷情。〔外〕當初怎么不吿。〔末〕那有廉吏淸官。斷雪寃恨。〔外〕他做這樣歹事。再有何人被害。〔末〕說不盡爲富不仁。

〔外〕多謝茶。三錢銀子在此。〔末〕多謝了。

〔外〕此人如果太奸豪。天網恢恢豈可逃。

〔末〕不如閉口深藏舌。到底安身處處牢。

〔末下外弔場〕有名豈在鐫頑石。路上行人口似碑。開封府封丘縣有此等頑民。下官怎么不懲治他。叫左右拿公服。到公館去。〔末衆拿袍帶上介開門介外〕叫地方。〔丑見介外〕我問你。地方上有個張敏么。〔丑〕有。〔外〕他平日有什么惡跡。從實說來。不可穩瞞。〔丑〕他倚恃土官名分。虛塡巧取人財。飢荒穀米價高抬。私置牢獄杻械。強佔良人妻女。故殺人命堪哀。把持官府也忒該。爺爺拿下與萬民除害。〔外〕叫左右。與我快拿來。〔末應介朝內叫介〕張員外在么。〔內〕是誰。〔末〕本府范爺請。〔淨上〕來了。叫宋淸快牽羊擔酒。去賀太爺。叫張千送帖子。〔末〕稟老爺。張敏正來賀老爺。〔外〕他進來之時。把大門閉了。著他低頭進來見我。〔末〕員外。稟過太爺了。著你低頭進去相見。〔淨〕作怪。每常太守待我出來迎接。這個太守教我低頭進來。待我進去。張敏拜賀老爺。〔外〕咄。抬起頭來。〔淨〕不敢。呀。就是茶坊裏見過的。〔外〕叫左右剝了他的衣服。〔淨科外〕你是什么人。敢戴大帽。〔淨〕遮陰而已。〔外〕你怎么轎馬出入。〔淨〕代步而已。〔外〕你怎么重簷滴水房子。〔淨〕門面而已。〔外〕你怎么私置牢獄。〔淨〕禁治而已。〔外〕你怎么強佔人妻。〔淨〕高興而已。〔外〕你日日鳴鑼擊鼓。〔淨〕作樂而已。〔外〕你怎么私剝耕牛。〔淨〕當小菜而已。〔外〕我且問你。二十年前。故殺隣人黃德保正。誣陷周羽。可是實情么。〔淨〕這些小事。已經大赦。也問我不得了。〔外〕這廝還要調嘴。人命大事。十惡不赦。好好快供上來。〔淨〕

【普天樂】供狀人。名張敏。年四十。圖慶。自不合強佔民田。高抬米價。又不合逼人女子婚配。私置牢獄將人禁。是此供招。并無一字虛認。

〔外〕他的妻子。怎么不拿來。〔末〕出去了。〔外〕這也罷了。把張敏私給散與被害之人。把張敏上了枷。待我中奏朝廷。候旨發落。

【五馬江兒水】天網疎而不漏。張敏這廝呵。你爲人太不悛。從前作過。赦后結寃。萬剮凌遲誰見憐。〔合〕休想再生還。押配邕州路遠。如履深淵。

【前腔】〔淨〕自小生來豪杰。中頗有錢。誰想今朝受罪。多與盤纏。好酒請咱吃幾碗。〔合前〕

張敏爲人毒太多。天網恢恢怎恕他。

嫩草怕霜霜怕日。惡人自有惡人磨。

第三十四出完聚

【破陣子】〔旦上〕幾載離夫別子。終朝少喜多憂。爲怕愁來眉不掃。卻被愁來白了頭。凝眸兩淚流。

受屈飄零海角。尋親應到天涯。此行見否事如賒。獨守誰憐孤寡。空把柴門倚徧。黃昏數盡歸鴉。敢因反哺不還。游子未歸膝下。奴教子尋親。離半年。并無音信囘來。知我孩兒安否若何。知我丈夫存亡如何。教奴睡寢不寧。昨夜燈花結蕊。今朝喜鵲聲喧。不知喜從何來。

【剔銀燈】靈鵲噪。何喜可報。莫不是爹兒歸早。牛郞織女伊通報。一歲裏一度河橋。聽噪一聲聲漸高。有何事卽忙便到。

【掛眞兒】〔生小生上〕跋踄山川知幾許。今朝喜見故園桃李。

此間已是自門首。孩兒你先進去。〔小生見旦介〕孩兒囘來了。〔小生〕爹爹在外面。〔生旦見哭介〕

【哭相思】誰料今朝重廝見。似珠還合浦鏡重圓。

〔生〕自別鄕二十年。脫離災難荷天憐。〔旦〕今朝喜得重相見。〔小生〕滿捧明香拜謝天。〔生〕深虧娘子守節。教子成名。感激不盡。〔旦〕想起當年分別。只道夫妻沒有相見之日。今朝又得團圓。一猶如再生。〔小生〕爹爹母親請坐。待孩兒拜見。〔生旦〕行路辛苦。不須拜罷。〔小生〕

【刮鼓令】兒不孝有罪。嘆當初在娘懷抱裏。恨殺仇人張敏。起謀心將惡計施。嚴父配邊隅。逼勒母親偕伉儷。要全節義損芳姿。無主。囊又虛。朝思暮想鎖雙眉。今日裏重再會。一門裏喜無虞。

【前腔】〔生〕思昔日困危。被官差去筑堤。只爲無錢支應。將空約張去吿取。因見我嬌妻。誰知從此起禍危。虛塡錢數恣非爲。殺人命。誣陷取。官司不辨是和非。屈招罪。遠配離。今朝喜得返鄕閭。

【太平令】〔末上〕奉奏丹墀。節孝情詞已備知。都堂勑令臨邊地。辦香案。秉威儀。

【前腔】〔生〕本寒微。受祿無功空自愧。多蒙保奏承恩庇。勞使臣。到寒居。

〔末〕圣旨已到。跪聽宣讀。皇帝詔曰。朕惟教化者。刑政之本。刑政者。輔治之基。今有河南開封府知府范仲淹。奏聞吳縣知縣周瑞隆。有母郭氏。早相夫而同受甘苦。夫遭陷而奮不顧身。勢逼臨危。毀容以全節。課書教子。棄職而尋親。同歸故里。能復父仇。此人情所難。朕實嘉焉。張敏懷狼虎之心。合當處斬。已經赦宥。遠配萬里爲民。周瑞隆陞蘇州府知府。父周羽封封丘縣尹。母郭氏封貞潔宜人。各加褒異。以厲風俗。仍賜冠帶。以榮終身。毋負朕意。望闕謝恩。〔生旦小生〕萬歲。天使大人請坐。待茶。〔末〕不勞。〔下衆合〕

【大環著】感慈親敎子。感慈親敎子。跋踄山川遠尋取。千辛萬苦皆經歷。刺血寫因依。去鄂州界裏。感得恩人與父臺卿集。偶來旅邸。父子相逢。一旦眞奇異。喜重相會。從今暮樂朝歡。休把良辰費。爲富不仁。今已遭邊配。方遂吾心意。

【尾聲】一還一報君須記。古往今來放過誰。賢者賢來愚者愚。

尋親記終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电竞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