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古典文學網 > 元明清文學 > 青衫記

第二十一出~第三十出

青衫記 | 作者:顧大典 
熱門:玉樓春 | 黃書 | 肉蒲團 | 碧玉樓 | 國色天香 | 癡婆子傳 | 紅樓夢 | 醉春風

第二十一出蠻素邀興

【鵲橋仙前】〔貼小旦小丑上〕鏡損朱顏。袖沾紅淚。不道簷前鵲喜。

〔相見介〕妹子。自從相公遠游京國。我和你獨守空閨。那裴興娘避難相投。恰是相公舊好。今日特陳小酌。聊敘情悰。早間已著人去請。此時想來也。玲瓏。你看裴媽媽裴興娘到來。卽便通報。〔小丑〕曉得。

【鵲橋仙后】〔丑上〕天涯相聚喜相招。〔旦上〕歎往事不堪提起。

〔相見介丑〕二位夫人。今日呼喚我娘女兩人。不知有何話說。〔貼小旦〕連日多有簡慢。今日特具一杯。屈過少敍。〔丑〕多承夫人美意。只是老身終日想。飮酒不下。如何是好。〔貼小旦〕休得愁煩。玲瓏取酒過來。〔衆把盞介〕

【憶多嬌】〔貼小旦〕你歸有日。休怨憶。尊酒相邀情更密。況與我夫君爲舊識。暫時棲息。暫時棲息。愧我蝸居陋室。

【前腔】〔丑旦〕知甚日。兵燹息。山縹緲云樹隔。幸托高居聊寄跡。〔貼小旦〕且寬愁寂。〔丑旦〕怎寬愁寂。深感娘行憫惜。

〔末上〕欲傳青鳥信。先寄綵云箋。自白璧是也。蒙相公差囘。迎取二位小夫人。這裏已是自門首。不免逕入。有人么。〔貼小旦〕玲瓏。外面有人說話。你去看來。〔小丑〕是那個。呀。白璧哥。你囘來了。待我去稟知二位夫人。〔進介〕白璧在門外要見。〔貼小旦〕著他進來。〔末進見介〕相公爲諫言忤旨。謫宦江州。特差小的囘來。迎接二位小夫人。畫船已在河下了。有書奉上。〔貼小旦〕相公又謫宦在江州了。〔丑旦〕有這等事。〔貼小旦〕取書上來。旣如此。你且在外少待。待我看了書。與裴媽媽裴娘相別了。然后收拾起程便了。〔末〕曉得。河下暫停蘭棹。江干專候魚軒。〔下貼小旦看書介〕

【一封書】傳書與二姬。謫江州倍慘悽。從別后歲馀。夢遶深閨思欲飛。早整行裝來任所。免使覊人望眼迷。兩相隨。莫相違。草草緘封帶淚題。

相公書中之意。要我二人早去。今日就收拾起程罷了。只是媽媽與裴娘在此。不得陪奉。如何是好。〔丑〕夫人好說。〔旦〕二位夫人在上。奴有一言相吿。當初在京時。原與相公有約。前日青衫已送還夫人。夫人旣往任所。奴欲隨侍同行。重見相公一面。不知尊意如何。〔貼小旦〕長途寂寞。挈伴同行。有何不可。〔丑〕二位夫人。這個斷然使不得。老身只有此女。支持門戶。都在他身上。前日有個浮梁茶客。肯出千金娶他。老身尙在遲疑。他若去了。教老身依靠何人。〔旦〕母親。你若不肯放我去。我就在。也決不接客。一心守著白相公便了。〔丑〕阿呀。賤人。羞也不羞。白相公旣在那裏做官。難以娶你。況且有二位夫人在上。聞得此位夫人善歌。此位夫人善舞。你便曉得兩曲琵琶。又是北調。白相公好南的。你這個琵卻琶不上了。就去也沒干。〔旦〕母親說那裏話來。我一定要去。斷不依你。

【鬭黑麻】〔丑〕這賤人敢來與咱挺執。〔貼小旦〕媽媽請息怒。這是好事。你成就他罷。〔丑〕我貌丑年衰窮途吿急。伊若去轉憂悒。門戶凄涼。敎誰取給。〔旦〕母親。你與我同去了罷。〔丑〕我淹淹氣息。路途怎慣歷。賤人。白相公是貴顯名公。誰愛你煙花賤質。

【前腔】〔旦〕雖不敢與鳳侶鸞儔擬匹。怎做孤鴛中途散失。擔不住紅袖溼。倘若他心戀綈袍。我誓無他適。二位夫人。相勸一相勸。〔貼小旦〕媽媽。你還與令愛同行便了。〔丑〕我淹淹氣息。路途誰慣歷。賤人。二位夫人是豔蕊瓊葩。怎比你煙花賤質。

〔貼小旦〕裴娘。我們再三苦勸。你媽媽執意不從。欲待要處些財禮。與你贖身。又一時未便。你且在我房子裏住下。待我們到江州。與相公說知。另差人取你便了。〔旦〕多謝二位夫人。〔丑旦〕我娘女兩人。在此打攪。還當送夫人一程。〔貼小旦〕不消送。就此拜別了罷。

【哭相思】〔丑旦〕兩地相思苦掛牽。臨期執手淚澘澘。〔貼小旦〕可憐又是孤舟別。〔合〕垂首無言去住難。

〔丑旦下貼〕玲瓏。分付白璧。就此起程。〔小丑〕白璧哥。夫人就要登舟。快喚舟子打扶手。〔末同船上〕蘭舟扶浪淺。錦纜映霞明。請夫人上船。〔上船介〕

【淘金令】〔貼小旦〕澄波瀉影。畫鷁隨流轉。綠荷泛水。翠蓋擎珠淺。江水江風。香肌無汗。〔貼〕妹子。我與你呵。幸喜長途爲伴。囘首山。斜陽又隔隴樹煙。遠別已經年。深閨魂暗牽。重整歡娛。重整歡娛。舞裙歌扇。

夷猶青雀舫。蕭瑟白蘋洲。

遙指江州路。云陰天際浮。

第二十二出茶客娶興

【山查子】〔淨上〕買笑且揮金。得意圖佳耦。賣俏逞風流。整頓巾和袖。

劉員外是也。連日在裴興奴走動。他嫌我衣帽不整齊。面龐不俏麗。我雖下許多幫襯。他全然不理。如今的袖兒窄窄。帽兒圓圓。一嘴鬍鬚去了半邊。這也看得過了。難道也不留我。只是一件。他旣有了那老白。總然留我。一定也不放在心上。不若將千金娶囘爲妾。到了我裏。就由得我了。怕他不從順我。前日媽媽已有見允之意。不免再去與他商議。此間已是裴媽媽裏了。有人麼。

【前腔】〔丑上〕覆雨共翻云。不怕顏兒厚。佳客到堂前。斂袵相迎候。〔相見介〕

呀。員外。前日多有簡慢。〔淨〕好說好說。打攪。〔丑〕阿呀。員外。你今日一發打扮得俏麗。越越標致了。好巾帽。好衣服。鬚也恰像少了些。卻是爲何。〔淨〕媽媽。被你女兒弄得做脫鬚了。〔丑〕員外。不是脫鬚。〔捋鬚介〕咦。其然豈其然乎。〔淨〕休得取笑。媽媽。小子有一句話兒奉吿。〔丑〕員外有何見諭。〔淨〕媽媽。我在你令愛跟前。十分幫襯。只是不理。意欲將銀千兩。娶歸爲妾。他旣在我。也只得順從我了。媽媽。你的意如何。〔丑〕員外。老身只有此女。本是割捨不得。員外旣有千金。也只得割愛了。〔淨〕多謝媽媽。只怕令愛不肯。如何是好。〔丑〕員外。老身做主。怕他不從。〔淨〕媽媽。

【玉胞肚】姻緣輻輳。喜紅妝牽絲翠樓。贖蛾眉不惜千金。論風流肯落人后。操持箕箒抱衾裯。且載扁舟事遠游。

【前腔】〔丑〕章臺折柳。喜柔枝春風逗留。總黏成一段風流。愿百歲常相廝守。相看匹鳥在河洲。河漢今宵會斗牛。

員外請坐。待我喚他出來。興奴那裏。快來。〔旦上〕終朝拭淚頻。腸斷爲情親。無限傷心事。含羞嬾向人。母親萬福。〔丑〕我兒。劉員外在此。過來見了。〔旦〕母親。我心上有事。你只管來胡纏。〔相見介旦背白〕惹厭的東西。〔丑〕你看。又來使性了。我且不打你。我對你說。你平日只想從良。雖是守著那白相公。他又杳無音信。這也是徒然了。今日劉員外將銀一千兩。要娶你爲妾。你從了他。也了得你終身之事。卻不是好。〔旦〕孩兒與白相公原有舊約。況且劉員外是個爲客的人。販夫俗子。教我怎生伴著他。我就死也斷不嫁他的。〔丑〕我做娘的得了銀子。難道罷了不成。你慣在娘面上使性。我便奉答了這一遭兒。你也不要怪我。快些梳妝。員外。我和你到外面去兌了銀子。就要他下船去罷。〔淨丑下旦〕娘。我是你親生的女。你全無骨肉之情。今日千鄕萬里。把我嫁與這個茶商。閃得我好狠毒也。事出無奈。我也只得權且從他。那廝若來犯我。我到前途尋個自盡便了。

【山坡羊】急煎煎雨僝云僽。怨寥寥粉消紅瘦。虛飄飄如逐浪浮鷗。眼巴巴盼不到的文鴛耦。淚暗流。孤身不自由。紅顏薄命。薄命從來有。誰似今朝落人機彀。含羞。又抱琵琶過別舟。難留。不是寃不聚頭。

〔淨丑上〕柳外促歸航。花前逞豔妝。仙源今有約。天遣會劉郞。船已在河下了。媽媽。快請令愛上船。〔丑〕我兒。我只爲孔方兄。斷送親生女。少不得要去的。就此拜別了罷。

【臨江仙】〔旦〕擊破菱花半面。那堪目斷江州。天涯淪落下場頭。出門煙水闊。漂泊倩誰收。〔淨扯旦下丑弔場〕我那兒。你掩淚含羞辭別去。似飛花逐水悠悠。蕭蕭孤影向誰投。倚門空悵望。腸斷楚江秋。〔下〕

第二十三出蠻素至江

【鵲橋仙】〔生上〕明光奏賦。石渠侍講。委珮鳳皇池上。一封朝奏謫江鄕。喜官舍面山虛爽。

〔眼兒媚〕煙草萋萋。小樓西。兩行疎柳。一絲殘照。數點鴉棲。春山碧樹秋重綠。人在武陵溪。無情明月。有情歸夢。同到幽閨。我前日差白璧囘去。取蠻素二姬。爲何去久。還不見來。好生放心不下。

【解三酲】想楓宸昔年立仗。效葵忠敢上封章。不道龍鱗難逆遭黜降。喜青山正對黃堂。只是寂寥夜雨芙蓉帳。冷淡秋風煙水鄕。〔合〕遙相望。豈忍使鳳幃人老。云冷巫陽。

待蠻素二姬到來。我且把裴興奴的事對他說。試他一試。

【前腔】想那日東郊歡暢。喜褰簾邂逅裴娘。與他并頭交頸沙堤上。應不羨兩兩鴛鴦。想當初柔情綽態相親傍。到如今水驛江程去路長。〔合前〕

【生查子】〔貼小旦小丑末同上〕千里泛長江。經月同官舫。更喜到名邦。歌舞陪新賞。

〔末報相見介貼小旦〕相公一向好么。〔生〕好。〔指貼云〕你也好。〔指小旦云〕你爲何腰肢越瘦了些。〔小旦〕這兩日身子有些不好。〔生笑介〕如今來了。就好了。我且問你。你二人來。路上風景如何。〔貼小旦〕風景甚好。一路都是青山。〔生〕這青山你們到得飽看了。〔貼小旦〕不但飽看。且被我帶在包裹裏來了。〔生笑介〕青山怎麼帶得在包裹裏來。〔貼小旦〕相公不信。待我取來看。玲瓏。你去取那青衫出來。〔小丑〕青衫在此。〔貼小旦〕相公。這青衫也曾見來麼。

【太師引】〔生見驚介〕頓驚惶這舊物渾無恙。悲墜屨難禁感傷。覷亡簪使人惆悵。歎蠅頭蝸角空忙。受盡了許多風浪。轉敎人心旌遙颺。這件青衫。是我失落在京師的。路迢迢何緣到你行。〔小丑諢介生〕早難道風吹云捲入蘭房。

【前腔】〔貼小旦〕有一個緋衣仙子來相訪。〔生沉吟介〕非衣。〔貼小旦〕他挾青衫擲還阮郞。〔生〕什么阮郞。〔貼小旦〕有個元在傍邊的。他又曾與劉郞相傍。訪天臺同渡石梁。到如今人間天上。閃得人粉凋紅喪。減芳容啼痕兩行。訴不盡別來牛女做參商。

〔生〕說話有些蹺蹊。且不明白。你可實對我說。〔貼小旦〕相公。你且實說。這件衣服。失落在那裏。我們纔說。

【前腔】〔生〕東郊曾訪平康巷。遇佳人流連夕陽。愛紅妝琵琶嘹喨。解青衫典卻瓊漿。〔貼小旦笑介〕說起瓊漿。卻是裴航的故事了。〔生〕到如今音容絕響。也只爲干戈擾攘。斷鱗鴻天各一方。多應是眼前物在人亡。

〔貼小旦〕是實說了。我們也實說了罷。當時裴興奴母子呵。

【前腔】避兵投止方鞅掌。相憐惜借居左廊。出青衫把眞情說向。反敎人寸斷柔腸。相公相公。他爲你受萬千磨障。狠娘行羅鉗吉網。眼見得凌辱數場。爲千金要將他遠嫁浮梁。

興奴守志。不肯接那浮梁茶客。他母親使起性來。對茶商說。你出得千金。就賣與你罷。左右在也不肯接客。那茶商已允。我來時。已聞得將成事。興奴不肯。要與我們同來。又被他母親毒打一場。我們愿典衣飾贖他。又不勾數。因此只得撇了他。我們自來了。相公可上緊救他纔好。

【前腔】〔生〕聽伊言使我添悽愴。這時節有誰主張。興奴興奴。遣不去殺風景的業障。打不上影兒裏情郞。冷淡卻梅花孤帳。祗落得夢魂勞攘。白頭吟難禁那廂。題橋客怎生忘了鳳求皇。

如今罄我宦囊。不上一二百金。怎生是好。〔貼小旦〕奴二人的釵梳。都湊在裏頭。也有二三百金之數了。待他母親送了興奴來。再找他也不妨。只是相公就該差人去。〔生〕你們進去收拾東西起來。待我寫了書。幷將這青衫寄去爲證。連夜就差人去。〔小丑對貼小旦背云〕玲瓏看起來。你們二位到是鶻突的。方才到衙。如何又要去娶那裴娘。如今一時高興。倘然取將來。樊娘煩惱起來。蠻娘又蠻將起來。那樂天相公就不樂了。不如把玲瓏做了一個通房。又省了銀子。卻不是好。〔貼小旦〕胡說。

一番淸話總關心。急遣人歸寄好音。

但愿應時還得見。須知勝似岳陽金。

第二十四出娶興人至

【雙勸酒】〔末上〕西風漸緊。長途勞頓。因求麗人。特傳芳信。頻盼望故國煙云。怕夕陽又近黃昏。

是白相公差囘來娶那裴娘的。迤邐行來。已是門首了。聞得裴媽媽就在我房子裏住。此間想必是了。不免叫一聲。有人么。〔丑上〕孤苦方爲苦。貧未是貧。自從我女兒出去。他鄕獨處。鬼也沒得上門。今日是誰來相訪。莫不是我女兒有信囘來。待我開門去看。〔開門介〕呀。白大叔。又囘來了。下顧老身。有何話說。〔末〕俺相公因二位夫人說了你令愛的好意。故此特差我囘來。要娶你令愛。這銀子三百兩。聊爲財禮。青衫一件。寄與裴娘爲表照的。媽媽。請收了。〔丑〕大叔不要說起。我那女兒自從你相公別后。終日思想。不肯接客。異鄕流落。生意蕭條。只得把我女兒。嫁與浮梁茶客劉員外去了。大叔起勞你。多多稟上相公。望乞恕罪。銀子青衫。大叔原自收了去。〔末〕媽媽。你女兒嫁了人也罷。只是辜負了我相公一片好心。怎么了。怎么了。〔丑〕大叔。我那女兒呵。

【好姐姐】他念青衫難忘舊恩。奈別后杳無音信。門前冷落只得嫁與人。〔合〕堪憐憫。天涯飄泊憑誰問。似水上浮萍陌上塵。

【前腔】〔末〕相公呵。念青樓薄倖可嗔。仗青衫特來求聘。奈章臺柳色在別處新。

〔合前丑〕大叔。老身久在此打攪相公府上。如今干戈寧靜。卽日囘到長安去了。不得叩謝相公與二位夫人。你替我多多稟上。待相公欽召到京。老身自當叩見。大叔。多有勞了。多簡慢了。〔末〕好說。就此別了。

勞君千里苦奔馳。無奈娘行見識迷。

夜靜水寒魚不餌。滿船空載月明歸。

第二十五出樂天賞花

【畫堂春】〔生上〕山迢遞隔秋云。天涯誰念孤臣。〔貼小旦小丑上〕秋煙一抹遠山勻。翠黛含顰。

〔浣溪沙〕〔生〕露冷風淸又杪秋。夢歸思舊兩悠悠。一官何事苦淹留。〔貼小旦〕你在異鄕須自遣。閒愁休得惱心頭。且將歌舞答淸幽。〔生〕小蠻樊素。我謫居在此。淪落無聊。往娶興奴。又無音耗。好生悶人也。〔貼小旦〕相公。你賜環有日。還珠可待。且自開懷。不須煩惱。奴二人。見秋花爛熳。風日淸嘉。特具一杯。以供玩賞。不知相公意下何如。〔生〕如此卻好。〔貼小旦〕玲瓏取酒過來。〔小丑〕酒在此。〔貼小旦遞酒介〕

【集賢賓】〔生〕秋花點點浥露芬。繞碧砌苔茵。菊散叢金蓮墜粉。喜寒葩似帶馀春。繁華易隕。恐青女又侵青鏡。〔合〕心自忖。拚取綠醑青尊同引。

【前腔】〔貼小旦〕秋風隱隱入座馨。更秋色宜人。把豔舞嬌歌還再整。奈感時濺淚傷神。金風漸緊。怕玉露又催霜信。

〔合前生〕你二人久疎歌舞。今日歌一曲舞一囘何如。〔貼小旦〕奴正有此意。〔生〕玲瓏取象板過來。

【貓兒墜】〔貼〕梁州低按。裊裊動芳塵。白雪飛揚遏彩云。櫻桃一顆綴朱脣。含顰。看尊前扇底。逸韻生春。

〔生〕玲瓏取舞裀過來。〔小旦舞介〕

【前腔】〔合〕霓裳曲按。恰稱小腰身。瓣落金蓮不動塵。迴旋宛轉逐行云。輕盈。似盤中掌上。逸態生春。

【尾聲】浮沉宦跡何須問。〔貼小旦〕況對此姸芳佳醞。〔生〕酩酊渾忘客裏身。

玲瓏。撤過了酒罷。〔末上〕姻緣姻緣。事非偶然。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此間已是官衙門首。不免逕入。〔見介生〕白璧。你囘來了。此事成否如何。〔末〕小人一到裴媽媽。就把銀子青衫送與他看。說相公要娶裴娘。特差我囘來。那媽媽說道。近來生意蕭條。相公又無音信。數日之前。將裴娘已嫁與浮梁茶客去了。這青衫與銀子俱在此。〔生〕收了。你自迴避。〔末應下〕

【朝天子】〔生〕一夜西風忽報秋。爭奈鯤絃斷。鸞鏡羞。封書空往倩誰收。似沉浮。枉敎人目斷青樓。這盟言怎酬。這盟言怎酬。

【前腔】〔貼小旦〕無奈姻緣不到頭。可惜他辭條蚤。逐浪浮。須知冰炭自難投。苦覊留。待尋消問息無由。使傍觀淚流。使傍觀淚流。

功名情事兩蹉跎。歡樂番成怨恨多。

遇飮酒時須飮酒。得高歌處且高歌。

第二十六出劉白謁元

【喜遷鶯前】〔小生從上〕皇華丹詔。看使節凌風。卿云開道。破浪乘潮。片帆搖曳。匡廬指點非遙。

〔虞美人〕潮生潮落何時了。斷送行人老。消沉萬古意無窮。盡在長空澹澹鳥飛中。海門幾點青山小。望極煙波渺。何當駕我以長風。便欲乘桴浮到日華東。自元稹是也。自從夢得出守江州。樂天謫爲司馬。相知日遠。夢寐爲勞。如今幸得奉詔。安撫江南。路從江州經過。當得與二君晤面。適才已打報子去了。你看廬山在望。眼見得是江州地方。叫左右。〔衆介〕與我捲起這簾兒。待我盼望一囘。

【孝順歌】匡廬近。瀑布高。銀河半落界紫霄。五老倘相招。云松未可巢。香爐日照。秀色氤氳。芙蓉縹緲。虎溪舊約難尋。蓮社從誰討。追惠遠。憶謝陶。那風流頗同調。

且下了簾兒。把艙門閉上。待我下艙。少息一囘。分付稍水。一到江州。便泊了船。看有客相訪。卽便通報。〔衆應介暫下〕

【喜遷鶯后】〔外生從上〕聞道故人來到。還須相訪相邀。期登眺。幾年分袂。暫慰同袍。

〔衆〕此間已是元爺船了。〔生外〕左右快通報。〔衆報介相見介生〕憶昔思君與君處。金鸞殿裏鳳樓東。〔小生〕今日逢君在何處。廬江煙水畫橋中。〔外〕皇情未使恩波極。日暮樓船更起風。〔坐定介小生〕樂天前日出京時。小弟大病。所以不能奉餞。止在枕上口占一詩。寒燈無焰影幢幢。此夜聞君謫九江。垂死病中驚起坐。暗風吹雨入寒窗。〔外〕好詩。聽之使人酸鼻。〔生〕小弟到任后。曾有一函奉寄。不知曾到否。〔小生〕書到后。小弟又有一絕道。遠信入門先有淚。妻驚女哭問何如。尋常不省曾如此。應是江州司馬書。〔生〕二詩都不曾領教。〔外〕此二詩樂天雖未見。外面已傳誦矣。

【啄木兒】〔小生〕契闊久。夢寐勞。孤影幢幢歎寂寥。紫薇省自直通宵。未央宮漫憶同朝。分飛鵷鷺俱難保。縱橫燕雀何足道。落得稅駕江干駐使軺。

【前腔】〔生〕盟鷗鳥。別鳳毛。曾托雙魚寄木桃。愧一枝暫寄鷦鷯。喜交知萬里扶搖。行看健翮登樞要。〔小生〕想樂天不久亦當內召。〔生〕賜環敢望仍歸趙。結綬空談朱與蕭。

【前腔】〔外〕承風調。附雅騷。待罪名邦景物饒。媿蒲鞭未化江皋。祇落得撫字心勞。彤廷路阻絕音耗。畫船喜得追歡笑。且滿泛金尊把旅況消。

樂天。我與你輪番設讌。須留微之淹留數日。方展此情。〔生〕正是。明日攜具于廬山草堂一坐如何。〔小生〕欽限頗近。明日早發矣。如今還有些事。不得扳留二兄。待我午間事完。薄暮可來舟中一敍。乘月而散。卻不是好。〔生〕微之旣如此說。今晚且攜具同來再聚。

一江秋色滿篷牕。故舊相逢喜欲狂。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處是他鄕。

第二十七出興拒茶客

【步步嬌】〔旦上〕懨懨鬼病難消遣。捱不了相思限。〔內撞鐘介〕呀。又早鐘聲到客船。長夜無眠。業債前生欠。〔淨醉上〕我乘醉欲追歡。只恐陽臺咫尺如天塹。

此間已是我的船了。不免跳上去。呀。興奴姐。你還不曾睡。想是等我么。〔旦〕不識羞。那個來等你。〔淨〕興娘。你在我船上。將及兩月。從不曾與我同睡。今夜酒興發作。一定要好一好了。〔旦〕不知那裏喫醉了。爛酒臭。閃開些。〔淨〕我的娘。沒奈何。旣在我裏。難道罷了不成。一定要好一好。〔旦推介〕

【玉交枝】你休纒休戀。強將來原非夙緣。孤鴛野鶩難爲伴。空敎人背地熬煎你終朝沉醉口流涎。蠻聲獠氣村郞面。〔作苦介〕這覊愁似離琴斷絃。這牢籠似失林檻猿。

【川撥棹】〔淨〕你空嗟怨。絮叨叨還將口鉗。費黃金只爲紅顏。費黃金只爲紅顏。欲相親翻來見嫌。你再推辭看我拳。再推辭把鬢撏。

【尾聲】〔旦〕自憐薄命身輕賤。〔淨〕何日方諧繾綣。〔旦〕員外。你若再來纏我呵。拚取微軀赴九泉。

〔旦作關艙門下淨弔場〕阿呀。你看這賤人這等可惡。我將千金娶他。他一心只戀別人。把艙門閉上。竟自去睡了。好惱好惱。〔小丑上〕自不整衣毛。何須夜夜嚎。員外。半夜三更。爲何在此發惱。〔淨〕這小廝你不曉得。〔小丑〕員外。你不要瞞我。我都曉得了。〔淨〕你曉得什么。〔小丑〕員外方才乘其酒興。要與興奴姐那話兒。他執意不從。故此在這裏嚷鬧。〔淨〕便是。這等無禮。可惡得緊。待我打開了艙門。拿他出來。打他一頓。方釋我的氣。〔小丑〕員外。你且耐心。我當初勸你不要討他。你就說我喫醋。反駡我起來。如今費了許多心。淘了許多氣。兀自不得到手。著甚來由。如今夜已深了。酒已醒了。他又睡了。門又關了。前面江邊酒樓上多少妓者。也有彈的。也有唱的。何不到那裏自樂一樂。別他娘十日半月。他熬不得了。少不得要上手。〔淨〕此計甚妙。正是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去去去。〔下〕

第二十八出坐溼青衫

〔旦抱琵琶上〕影似白團扇。調諧朱絃琴。一毫不平意。幽怨古猶今。奴方才閉上艙門。拒絕那廝。且喜他使性。上崖去了。如今再上船頭消遣一囘。你看江深夜靜。月冷風淸。好凄慘人也。前日聞得白相公謫宦江州。此間正是江州地方了。咳。只在一處。不能勾廝見。好苦呵。稍水那裏。〔丑扮船上〕隨風倒舵。順水推船。裴娘有何分付。〔旦〕稍水。你把這船頭對著月色。就泊在這蘆花岸邊。待我把琵琶自彈一曲。〔丑諢下旦〕碧海青天無限恨。等閒拭淚付琵琶。〔彈介〕

【新水令】鯤絃鐵撥紫檀槽。斷送許多年少。空林驚宿鳥。幽壑舞潛蛟。切切嘈嘈。寫不盡相思調。

【步步嬌】〔生外末小丑挑酒罍上〕荻花楓葉秋容老。祖餞潯陽道。山低月已高。挈榼提壺。且須傾倒。〔末〕此間已是元爺船了。〔外生〕快通報。〔末〕稍子打扶手。〔淨稍子上〕是那個。〔末〕劉爺白爺下馬。〔淨〕老爺有請。〔小生上〕獨坐正無聊。主人下馬剛來到。

快請上船。〔相見送酒介換冠服生內穿青衫介〕

【折桂令】〔旦〕恨悠悠粉褪香消。悵憶仙郞夢繞魂勞。想他們別戀多嬌。〔生外〕微之請一杯。那裏琵琶聲響。〔旦〕他有櫻桃素口。楊柳蠻腰。拋閃得人牛馬同槽。他昏騰騰酗酒餔糟。眼睜睜受盡煎熬。〔生〕彈得好。微之再請一杯。〔旦〕到頭來風月場空。那些兒云雨峰高。

【江兒水】〔外小生〕逸調來云表。淸聲徹斗杓。似湘靈鼓瑟江干曉。似臨邛夜弄求凰操。〔生聽介〕好怪好怪。宛然是裴興奴的指撥。〔拭淚悲介〕他穿簾入溷俱難料。誰共篷窗孤棹。暫且停橈。試問玉人消耗。

左右的。你把船移近那船。問他是什么船。〔問介丑〕我們載的是浮梁茶客。〔囘話介生〕你就問那彈琵琶的可是裴興娘。〔衆問介旦作驚介〕他爲何曉得我。我正是。問我怎么。〔衆〕果然是。〔生〕我說是了。快請過船來。〔衆請介旦〕我已從了良。不好過來。〔生〕與他說。我是白樂天。〔衆傳說介旦〕旣是他在船裏。我就過來了。〔過船相見介生拭淚介〕我說是他。

【雁兒落帶過得勝令】〔旦看介〕豈忍見休文減帶腰。豈忍見宋玉悲秋貌。〔生〕你可認得這件青衫么。〔旦〕重提起典青衫酒價高。免不得掩紅妝把琵琶抱。〔生〕你爲何就嫁了人。〔旦〕恨娘行把我一時拋。付茶商把箕箒操。也不管參商和卯酉。逼勒咱鸞枝作鸛巢。〔生拭淚介外〕樂天爲何只管墮淚。你的青衫盡溼透了。〔小生〕連我們也要墮淚起來了。〔旦〕延燒。死灰然祅神廟。藍橋。爲風波敗久要。爲風波敗久要。

【僥僥令】〔生〕一番新懊惱。幾載舊根苗。〔外小生〕邂逅相逢如天造。怎忍似棄言的解佩要。棄言的解佩要。

【收江南】〔旦〕呀。算將來生死是今宵。〔外〕可惜已嫁人了。〔旦〕那籌兒都休道。二位大人。沒奈何要與奴做一個主。須敎我斷絃再續藉鸞膠。休疑慮章臺楊柳折長條。望相憐舊交。望相憐舊交。縱春山淡了尙堪描。

【園林好】〔外小生〕敎坊中聲名久標。便于歸須從俊髦。出幽谷正宜及早。從今夜好遷喬。從今夜好遷喬。

〔小丑上〕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娘子在那裏。不好了。員外大醉。落在江裏了。〔內〕娘子遇了一個舊相識。在座船上。請過去彈琵琶去了。〔小丑過船報介外〕旣然如此。明日著地方與他打撈尸首。棺殮載囘便了。〔小丑〕請娘子囘船裏去。〔外〕胡說。裴興奴係官妓。名在教坊。你們庶人之。如何娶得他。如今就把他留下的衣飾。當他財禮退還你。興奴自應在此値應。不得前去。〔小丑介〕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瓦上霜。〔下外〕如今興奴已歸樂天。我們就差人送他到衙裏去罷。〔生對外小生背云〕興奴已作商人婦。恐怕使不得。〔外小生〕樂天。你生平大節不虧。官箴無玷。就有些風流罪過也何妨。〔生〕旣如此。喚從人取乘轎來。送囘衙去。〔衆〕此處沒有轎。請老爺少待。須要到城裏去取來。〔小生〕旣要等轎子。何不取酒來再飮幾杯。再彈一曲如何。

【沽美酒帶太平令】〔旦〕謝陽侯斬鴟鴞。謝陽侯斬鴟鴞。賴恩相續鸞膠。你把今夜琵琶付彩毫。一字字繼離騷。一聲聲徹云璈。一句句完璧歸趙。朋友們千杯歡笑。夫妻們五花官誥。兒曹紅綃紫綃。總只是朝云暮潮。呀。總不如百年諧老。

〔衆〕轎子來了。〔旦〕奴就此拜謝二位大人。〔外小生〕且不要謝。明日還要來奉賀。〔旦〕乍逢渾似夢。相見反成悲。〔下〕

【尾聲】〔外小生〕登堂拜賀須明早。〔笑介〕樂天。他久旱逢甘在此宵。須暫時落后那楊柳櫻桃。

姻緣簿上喜和同。恩怨遙傳指撥中。

一葉浮萍歸大海。人生何處不相逢。

第二十九出裴興歸衙

【出隊子】〔從持燈引旦上〕從前幽怨。從前幽怨。一曲琵琶續舊緣。歸途燈火接寒煙。指點官衙蔥蒨間。似舊燕歸巢雙語簷前。

〔從〕已是衙門首了。〔旦下轎從扣門介貼小旦小丑上貼〕昨日喜時聞鵲喜。〔小旦〕今宵燈下拜燈花。〔貼〕妹子。連夜燈花結蕊。此時深夜扣門。不是相公送客囘來。一定是裏有人到了。〔小旦〕是。玲瓏開門去看。〔小丑開門介〕是那個。〔從〕是一位女客在此。老爺送囘來的。〔小丑〕到是一位娘娘。阿呀。到有些面熟。〔看介〕是裴娘。如何到在此間。〔諢介〕夫人。裴娘在此。裴娘。夫人在此。裴娘。裴娘。且來陪我們夫人一陪。正好。正好。待我閉上了門。〔相見介貼小旦〕果是裴娘。爲何到此。〔旦〕二位夫人請上。待奴拜稟。

【鎖南枝】匆匆別各一方。漂流此身無主張。畢竟嫁浮梁。孤舟煙水鄕。新聲奏舊話長。奴在月下停舟。偶把琵琶消遣一囘。不意相公正在江邊送客。聽得是奴的指撥。相邀過船。感舊興悲。青衫淚溼。那時節有人來報。茶客酒醉溺死。相公就贖我囘來了。續前緣眞不枉。

【前腔】〔貼小旦〕從別后淚兩行。音容阻隔路渺茫。邂逅水云鄕。似文鴛逐雁行。移蓮步入畫堂。再相逢喜相傍。

【天下樂】〔生末上〕遷客逢秋倍黯然。那堪送客楚江邊。琵琶一曲溼青衫。始得鸞膠續斷絃。

〔末〕此間已是衙門首了。〔扣門介〕開門。相公囘來了。〔小丑開門介貼小旦〕相公爲何歸遲。裴娘已在此了。〔生〕興奴。你到了幾時了。〔旦〕方才到的。相公請坐。待奴拜見。〔拜介〕奴脫跡煙花。得操箕箒。不勝榮幸。〔生〕興奴。破鏡再合。去璧復還。深爲可喜。你與他二人可曾見禮。〔旦〕還不曾行禮。〔生〕就此行禮罷。〔三旦交拜介貼小旦〕相公。自古道新娶不如遠歸。今日相公與裴娘又是新娶。又是遠歸。樂可知矣。況秋宵正長。我們備一榼子來。與裴娘燈下坐一囘如何。〔生〕夜已深了。不消了。明日坐罷。〔貼〕相公。你忒性急了些。〔小旦〕姐姐。知趣些罷。〔貼〕旣如此。我們先進去睡。玲瓏你看茶來。與裴娘喫。〔小丑〕裴娘聽得茶字。頭也是疼的。如今在白來。只喫些白滾湯罷。〔貼〕胡說。解道新知樂。〔小旦〕今宵且讓伊。〔做轉身介〕相公。明日有賀客來。又要喫酒。早些起來。〔小丑〕不是喫酒。是喫醋了。〔小旦〕唗。〔同下生〕興娘。我與你燈下再坐一坐。把別來心事。試講一番如何。〔旦〕如此甚好。

【江頭金桂】〔生〕自那日春郊游訪。爲封章謫此邦。無奈縱橫豺虎。折散鴛鴦。把恩情都撇漾。受盡了多少凄涼。喜得青衫無恙。到此新愁頓減。舊愿須償。潯陽今番作楚陽。賸把銀缸照取。賸把銀缸照取。玉容偎傍。謾商量。只落得感舊春如夢。驚心喜欲狂。

【前腔】〔旦〕也只爲風塵業障。苦相思在兩鄕。經幾度蘼蕪春望。暗惜年芳。歎萍蹤無倚仗。誰承望剩粉殘香。番做了珠還掌上。幸遇今宵歡會。打曡柔腸。他鄕恍疑歸故鄕。雖是青山黛淺。雖是青山黛淺。眉尖愁放。謾論量。相公。你還該到二位夫人那裏去。休落了宛轉歌喉細。■〈遍〉躚舞袖長。

〔生〕夜已深了。我和你去睡罷。〔攜手介〕

今宵相遇豈尋常。苦把相思訴一場。

不是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

第三十出樂天蒙召

【風入松】〔外小生引從上〕昨宵邂逅豫章城。向秋江餞別長亭。聽冰絃嘹喨傳鄰艇。喜舊愛重諧堪慶。向衙齋聯鑣共行。停征蓋。暫逢迎。

昨晚相期。同賀樂天。此間已是他官衙了。左右的快通報。〔報介〕

【前腔】〔生上〕天涯淪落不勝情。幸江津重遇娉婷。夢囘巫峽魂難定。聞故友朝來相慶。且開尊相邀共傾。候下榻。喜逢迎。

〔出迎相見介小生外〕樂天。昨宵裴娘之事。可謂奇逢。二弟特來奉賀。〔生〕賴二兄玉成。未及造謝。敢勞先施。請坐了。〔小生〕小弟簡書相迫。卽欲解維。不敢坐了。〔生〕旣到衙齋。豈有不坐之理。小設已具。略敍片時。幸勿見拒。白璧那裏。〔末上生〕你可傳話后堂。喚玲瓏請二位小夫人同裴娘出來。見了二位老爺。〔末應傳話下介小生外〕這箇不敢。〔生〕通兄弟。相見何妨。〔貼小旦旦小丑同上〕大婦理青絲。〔小旦〕中婦飾蛾眉。〔旦〕少婦獨無事。曲罷詠新詩。〔合〕上官何須起。安坐飮瓊巵。〔相見介旦拜介〕多謝二位大人作主。不忘大恩。〔外小生〕好說。樂天。我們兩個。也當得個媒人了。〔生〕多謝。正是月夜幸逢月老。〔小生外〕冰絃喜遇冰人。〔生〕玲瓏。取酒過來。〔小丑〕有酒。

【催拍】〔生〕記當初周旋帝京。幸今日重逢友生。攻破愁城。拭拂啼痕。打曡心旌。幾載暌離。百歲姻盟。〔合〕盍簪處且緩王程。三婦豔。二難幷。

【前腔】〔小生外〕喜一朝重諧舊盟。況契合金蘭并馨。看新歡故情。杯酒盤桓。秉燭燒燈。妙舞嬌歌。語燕啼鶯。

〔合前末上報〕稟爺。朝廷詔書到了。〔生〕快排香案。〔丑扮官捧詔上〕

【探春令】九重綸綍映昭囘。捧天書特來宣召。

詔書已到。跪聽宣讀。皇帝詔曰。朕惟效力宣猷者。委質之大義。犯顏直諫者。盡瘁之忠貞。爾原任左拾遺今降江州司馬白居易。偶因忤旨。謫譴江州。忠讜才猷。不忍終棄。茲特召爲禮部侍郞。兼翰林學士。賜緋衣一襲。仍佩紫金魚袋。贊司邦禮。啟沃朕心。爾其恪恭厥職。欽哉毋替。望闕謝恩。〔生〕萬歲萬歲萬萬歲。〔衆相見介〕天使大人請坐。〔丑〕王命緊急。不敢坐了。就此吿辭。〔生〕還請到館驛中少住。〔丑〕一封來玉陛。千里促雕鞍。〔下外小生〕恭喜恭喜。〔生〕叨賴叨賴。興奴。你過來。我雖荷君恩賜緋。青衫不忍輕棄。我他日歸來。履道園中。香山社裏。還要穿他。好好收拾了。〔旦貼小旦〕足見相公不忘舊的意思。〔生〕二兄。小弟正在淪落之鄕。不意有此寵召。主上之恩。何以報答。

【大環著】〔合〕感吾皇寵召。感吾皇寵召。趨命還朝。絳節朱輪。紫泥丹詔。履舃重登廊廟。典禮春曹。金馬玉堂仙。翰林淸要。齊欽羨歡增朋好。看衣紫腰金榮耀。遭昌運佐唐堯。位列夔龍。光分管鮑。

【越恁好】同聲共傾倒。同聲共傾倒。名譽冠時髦。滿堂歡笑。金石交。鳳鸞交。文章事業。風流才調。咫尺丹霄。浮云不蔽長安道。歡娛百歲同諧老。

【尾聲】佳人才子從來少。榮辱升沉何足道。白雪還須續彩毫。

休論白傅與元郞。仕路從來是戲場。

一曲琵琶千古恨。翻令遷客有輝光。

青衫記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电竞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