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古典文學網 > 元明清文學 > 南柯記

第三十一出~第四十四出

南柯記 | 作者:湯顯祖 
熱門:玉樓春 | 黃書 | 肉蒲團 | 碧玉樓 | 國色天香 | 癡婆子傳 | 紅樓夢 | 醉春風

第三十一出繫帥

【三臺令】〔生引衆上〕長年坐策兵機。這幾日有些狐疑。檀蘿欲翦快如飛。怎不見捷旌旗。

〔集唐〕纔到城門打鼔聲。武陵一曲想南征。誰知一夜秦樓客。白髮新添四五莖。俺淳于棼久鎭南柯。威名頗重。近乃公主避暑瑤臺。宰解檀蘿之困。只愁壍江一帶。別遣周弁救援。顒伺捷音。蚤已分付司農。整排筵宴十里長亭。與周弁接喜。可蚤到也。

【前腔】〔田上〕太平筵上花枝。酒旗風偃征旗。喜氣欲淋漓。這勝算兵怎擬。

〔見介田〕妙算老堂翁。〔生〕協贊有司農。〔田〕準備花前酒。〔生〕來聽塞上風。司農。戰期已數日了。還不見捷報。俺心下憂疑。〔田〕一來國主洪福。二來府主威光。三來司憲英勇。定然得勝而囘。〔報上〕江山看是壍。草木怕成兵。報報報。周將軍單馬囘城來了。〔生〕司憲先囘。多應得勝。叫樂工們響動。〔內鼔吹介〕

【北醉花陰】〔周弁輻巾白袍帶劍走馬上〕俺這裏匹馬單鞭怕提起卽漸的一兒。這裏頭直上滾塵飛。一邊廂擂鼓揚旗。那唱賀的歡天地。〔望介〕原來是太老先生與司農寮長。置酒在長亭之上。咳。他則道俺敲鐙凱歌囘。曲恭恭來壓喜。〔見介〕

請了。〔生〕呀。周司憲得勝囘來。俺同寮們安排喜酒。〔周〕好了。好了。快討酒來。

【南畫眉序】〔生〕花柳散金杯。一片驚心在眼兒裏。當初去有黃金鎖子甲。怎全身赤體。卸甲投盔。覩形模事體堪疑。得勝了怎單騎而至。〔田〕不瞞堂尊大人說。周司憲此來。眞個可疑。〔合〕怎的意頭兒沒張致。還責取后來消息。

【北喜遷鶯】〔周〕爲甚俺裸肩揚臂。熱天頭助喊揚威。頽也么頽。沒個兒幫閒取勢。激的俺赤甲山前被虜圍。〔生〕呀。被圍了怎的出得來。〔周〕沖圍退。不是俺使些精細。險些兒頭利無歸。

快討酒來。〔生〕這等是兵敗了。還說酒哩。且問你。

【南畫眉序】當日擺兵齊。半萬個選鋒盡跟你。一個個鎗來會躱。箭去能揮。如何通不見一個囘來。你一兒人馬平安。那些兒何方使費。〔合〕怎的意頭兒沒張致。還責取后來消息。

〔周〕那五千個人去時。俺是見他來。

【北出隊子】給千兵果然編配。點兵單個個齊。〔生〕戰場上可有呢。〔周〕戰時還有。戰了后。俺通不知那裏去了。〔田〕司憲公。敢是盡被檀蘿殺了。〔周〕這也難道。〔生〕則問他半萬個人頭。〔周〕剗單鞭投至一身虧。甚半萬個人頭要俺賠。呀。你便是半萬個泥頭俺也賠不起。

〔生〕我說人頭。他說泥頭。是怎的。通不聽他。只以軍法從事。先斬后奏了。〔周〕誰敢無禮。〔生惱介〕敗軍之將。還敢崛強。

【南滴溜子】敗軍的。敗軍的。全生誤國。論軍法。論軍法。難容恕你。叫正典刑是理。諸人聽指揮。將他綑執。量決一刀做個旁州之例。〔衆持刀綁周不伏介〕

【北刮地風】〔周〕呀。忽地波怒吽吽壞臉皮。那些兒劉備張飛。大槐安國內君王壻。誰不知倚勢施爲。便做著你正堂尊貴。俺可也不性命低微。〔生〕快取首級哩。〔周笑介〕俺怎生般透賊圍。掙得這首級歸。你剗口兒閒胡戲。你便申軍法俺怎遵依。斬字兒你可也再休題。

〔生〕俺是掌印官。施行你不得。叫劊子手一齊向前綁了。〔田〕稟堂尊。此事未可造次。

【南滴滴金】〔田〕念周郞至友同鄕籍。地括裏相逢忒遭際。橫枝兒住札南柯地。是堂尊薦及。薦及他爲元帥。他平生也爲人今怎的堪詳細。便消停到底爭遲疾。

〔生〕依說便再問他。周弁。你因何犯此失機之罪。〔周〕非關小將之事。也非關五千個軍人之事。都是你堂尊半萬個泥頭酒。諸人走渴之時。一鼔而醉。忽報檀蘿索戰。一個個手軃腳軟。只小將一個。酒量頗高。向前迎戰。獨力難加。只得棄甲丟鎗。乘夜而走。你不信。有詩爲證。暑往寒來春復秋。夕陽西下水東流。將軍戰馬今何在。野草閒花滿地愁。這都是你半萬個泥頭酒之過也。

【北四門子】千不合。萬不合。伊把半萬個泥頭兌。燒不是。水不是。蒙汗藥醱的醅。卻怎生軟兀刺燒蔥腿難跳踢。急麻查扶泥臂刀怎提。〔生〕這等怎生戰的來。〔周〕還說戰哩。〔生〕這等則怕檀蘿軍殺過壍江城這邊來了。〔周〕這到不要慌。俺留下一計。正待搶殺進城。被俺將酒泥頭盡數丟在戰場之上。把他戰馬一個個都絆倒了。不曾搶的城來。此又半萬個泥頭酒之功也。那酒瓶兒似山泥頭似堆。黨沙場滑喇乂酬退了賊。你記他一功贖他一罪。道的個君當恕人之醉。

〔生〕周弁。你去時俺怎生說來。酒要少喫。事要多知。你都不在意。一定要正軍法。〔周〕哎。從古來誰不飮酒。天若不愛酒。天應無酒星。地若不愛酒。地應無酒泉。天地都愛酒。俺飮酒是兵權。漢樊噲三國周公瑾關云長都也貪杯。希罕于俺一人乎。

【南鮑老催】〔生〕你攀今比昔。那樊將軍他殢酒把鴻門碎。關大王面赤非干醉。比周瑜飮醇醪量難及。也罷。俺念你一是同鄕。二是同寮。停了軍法。且把你牢固監候。奏請定奪。把你貪杯子反的頭權寄。上丹靑于禁身牢係。忙奏請隨寬急。

〔生〕兵快們。拿周弁監了。〔衆綁周不伏介〕

【北水仙子】〔周〕呀呀呀放你的呸。〔生惱介〕拿也。〔周取劍舞介〕拿拿拿拿的俺怒氣沖天舞劍暉。〔生〕住了。你道俺拿不的你么。掛起令旨旗牌來。〔掛起旗牌介田〕司憲公。酒放醒些。抬眼哩。〔周看作怕背介〕他他他他叫俺掙著迷奚。〔抹眼介〕我我我打些兒抹昧。〔囘斜看介〕可可可可怎生掛起了老君王令旨旗。你你你你敢有甚么密切欽依。〔衆〕周司憲。掛了令旨。不跪是何道理。〔周反手介〕火火火火的俺閫外將軍向閫內歸。少少少少不的拖番硬腿隨朝跪。〔跪介生〕周司憲可伏綁了。〔周〕周弁不是伏別人。這這這這是俺爲臣子識高低。

〔生〕這等送你收監去。〔行介〕

【南雙聲子】前日裏。前日裏。曾勸你酒休喫。全不記。全不記。鬼弄送胡支對。輸到底。輸到底。倒了嘴。倒了嘴。看君王發落。權時監裏。

〔丑上〕司獄官接爺。〔生〕周司憲敗軍。暫請此中寬坐數日。〔周惱介〕咳。周弁何等英雄。今日到此。

【北尾】俺透重圍透不出這牢牆內。背膊上好不疼也。好歹和俺瞧一瞧哩。〔衆看笑介〕一個酒刺兒大紅疙瘩。〔周〕罷了罷了。敢氣的俺周亞夫疽生背。俺氣死不怨別的。則怨著半萬個酒堆兒也。悔不當初。悔不當初枕著個破泥頭做一個醉臥沙場征戰鬼。〔下〕

三軍斬首爲貪杯。一面權收寄劍才。

今朝酒醒知寒色。悔不當初奏凱囘。

第三十二出朝議

【小蓬萊】〔王引衆上〕世界于今幾變。精靈自古如常。槐國爲王。柯庭遣將。近事堪惆悵。

〔集唐〕隋朝楊柳映堤稀。臺殿云涼秋色微。聞道王師有轉戰。黃龍戍卒幾時歸。寡人槐安大國。素與檀蘿小仇。近乃公主困圍。僥倖駙馬救解。別遣周弁。往援壍江。捷書未見飛傳。右相必知消息。

【前腔】〔右相持表文上〕儼爾尊爲右相。居然翼戴君王。咳。立下朝綱。壞了邊防。奏到星忙上。

吾爲右相。每念南柯重地。駙馬王親在郡二十馀年。威權太盛。常愁他根深不翦。尾大難搖。偶値公主困圍。壍江失事。得他威名少損。此亦不幸中之幸也。星夜駙馬奏來。請正將軍周弁之罪。俺將表文帶進。相機而行。〔見介〕臣右相段功見。〔王〕右相外來。頗知檀蘿用兵勝算乎。〔右〕駙馬飛傳表文。臣謹奏上。

【瑣牕郞】〔右〕念臣棼誠恐誠惶。壍江城遭寇與攔當。〔王〕有周弁領兵去。〔右〕誰料三軍出境。止得一將還鄕。〔王〕這等大敗了。〔右〕臣棼肺腑理難欺誑。望我王將臣削職隨欽降。還議罪周弁將。

〔王〕論我國氣勢。得時而羽翼能飛。失水則蛟龍可制。瑣瑣檀蘿。遭其挫敗。咳。駙馬好不老成也。

【前腔】倚南柯鎖鑰疆場。那檀蘿多大勢難當。怎提兵數萬。戰死殘傷。這風聲外敵把吾輕相。可惱可惱。駙馬在中軍帳。怎用的周弁將。

【前腔】〔右〕論邊機失誤非常。則二十年爲駙馬也星霜。〔王〕正是。俺也念駙馬在邊年久。加以公主屢請還朝。止爲南柯太守難得其人。因此暫止。〔右〕駙馬取囘。還有田子華在彼。看田生知略。可代淳郞。堪取囘公主到京調養。〔王〕春秋喪師。責在大夫。今日駙馬之過也。〔右〕妨親礙貴宜包奬。權坐罪周弁將。

〔王〕這等周弁失機應斬。〔右〕周弁乃駙馬至交。兩次薦舉。斬周弁恐傷駙馬之心。不如免死。立功贖罪。〔王〕依奏。

周弁免死且饒他。接管南柯田子華。

公主驚傷同駙馬。卽時欽取到京華。

第三十三出召還

【意遲遲】〔貼扶病旦上〕一自瑤臺耽怕恐。愁絕多嬌種。淚溼枕痕紅。秋槐落葉時驚夢。〔貼〕倚妝臺掠鬢玉梳慵。盼宮閨不斷眉山聳。

〔古調笑〕〔旦〕魂去。魂去。夢到瑤臺秋意。醒來依舊南柯。折抹嬌多病多。多病。多病。富貴叢中薄命。自生成弱體。加以圍困驚傷。又聽周弁敗兵。駙馬惶愧。奴一發傷心。曾驚幾度啓請囘朝。圖見父王母親。一來奴得以養息。二來駙馬久在南柯。威名太重。朝臣豈無妬忌之心。待俺歸去。替他牢固根基。三來替兒女完成恩蔭之事。未知令旨蚤晚何如。

【步蟾宮】〔生上〕一片愁云低畫棟。掛暮雨珠簾微動。倚雕欄和淚折殘紅。消受得玉人情重。

〔見介〕公主貴體若何。〔旦〕多分是不好了。且問駙馬來此多年。〔生〕整整二十年了。〔旦歎介〕淳郞夫。聽奴一言。奴生長王宮。不想有你姻緣。成其匹配。俺助你南柯政事。頗有威名。近日檀蘿敗兵。你威名頓損。兼之廿年太守。不可再留。俺死爲你先驅螻蟻耳。〔泣介內作樹聲淸亮生問介〕此聲何也。〔兒上介〕稟爹娘。是槐樹作聲。〔旦笑介〕駙馬。這樹音淸亮可喜。〔生〕難得公主這一喜。〔旦〕你不知此中槐樹。號爲聲音。本我國中但有拜相者。此樹卽吐淸音。看此佳兆。駙馬蚤晚入爲丞相矣。則恐我去之后。你千難萬難那。

【集賢賓】〔旦〕論人生到頭難悔恐。尋常兒女情鍾。有恩愛的夫妻情事冗。奴并不曾虧了駙馬。則我去之后。駙馬不得再娶呵。累你影悽悽被冷房空。淳于郞。你囘朝去不比以前了。看人情自懂。俺死后百凡尊重。〔合〕心疼痛。只愿的鳳樓人永。

【前腔】〔生泣介〕公主呵。聽一聲聲慘然詞未終。對杜宇啼紅。你去后俺甘心受喞噥。則這些兒女難同。公主呵。你的恩深愛重。二十載南柯護從。〔合前〕

【貓兒墜】〔旦泣介〕如寒似熱。消盡了臉霞紅。那宮女開函俺奏幾封。蚤些兒飛入大槐宮。〔生拜介〕天公。前程緊處。略放輕鬆。

〔旦〕病到此際。也則索罷了。〔生〕怎說這話。

【前腔】〔生〕香肌弱體。須護好簾櫳。裙帶留仙怕倚風。把異香燒取明月中。〔旦〕惺忪。斷魂一縷。分付乘龍。

〔兒上〕報報報。令旨到。爹爹。娘病了。怎生接旨。〔生〕兒子扶著母親拜便了。〔紫讀詔介〕令旨已到。跪聽宣讀。大槐國王令旨。公主瑤芳同駙馬淳于棼南柯功高歲久。欽取囘朝。進居左丞相之職。其南柯郡事。著司農田子華代之。欽哉。謝恩。〔衆呼千歲起介旦〕恭喜駙馬。拜相當朝。槐樹淸音。果成佳兆。〔生〕多謝公主抬舉。〔紫叩頭介生〕周弁作何處置。〔紫〕有旨了。駙馬分上。免死立功。〔生〕天恩浩大哩。且請皇華館筵宴。〔紫〕詔許王人會。恩催上相歸。〔下生〕公主。我在此多年。一朝離去。應有數日周詳善后之事。待著孩兒送你先行。到朝門之外。候俺一齊朝見。〔旦〕正是。則這二十年南柯郡舍。一旦拋離。好感傷人也。〔生〕人生如傳舍。何況官衙。則你將息貴體。孩兒看酒。〔酒上介〕

【皂鶯兒】〔生〕杯酒散愁容。病宮在小桂叢。我兒呵。你長途細把親娘奉。調和進供。溫涼酌中。你烏紗綽鬢非無用。〔末〕承爹厚命。丁寧在胸。奉娘前進。寒溫必躬。管平安遇有人傳送。〔合〕靠蒼穹。一美滿。排備御筵紅。

〔貼報介〕啟公主駙馬。外間官屬百姓等聞的公主囘朝。都在府門外求見。〔旦〕宮婢。你說公主分付。生受你南柯百姓二十年。今日公主扶病而囘。則除是來生補報了。〔內哭介生〕叫不要感傷了公主。看轎來。

金枝玉葉病委蕤。廿載南柯寄一枝。

不是大隨子去。爭看貴主入宮時。

第三十四出臥轍

【浪淘沙】〔老錄事上〕狗命帶酸寒。不做高官。白頭紗帽保平安。職掌批行和帶管。有的錢鑽。

南柯府錄事官便是。南柯府堂風水。單好出些老官。你不信。駙馬爺二十年。田司農二十年。俺錄事也二十馀年。來時油光嘴臉。如今鬍子皓白了。天恩欽取公主駙馬還朝。三日前公主起行。駙馬將府事交盤與田司農。今日起程。司農爺長城餞別。蚤分付了。駙馬爺來時是太守。今囘朝去是個左丞相了。車路欠平。著人堆沙。塡起一隄。約有三十里長。兩頭結綵爲門。題著四個大字。新筑沙堤。好些小百姓來看也。

【前腔】〔扮父老持奏上〕少壯老平安。一郡淸官。賢哉太守被徵還。百姓保留天又遠。要打通關。

〔見丑跪介〕參軍爺。小的們有下情。〔丑〕甚么事。〔父老〕淳于爺管府事二十年。百姓安戶樂。海闊春深。一旦欽取囘朝。百姓怎生捨得。〔丑〕這不干俺事。〔父老〕衆父老商量。盡南柯府城士民男婦。簽名上本。保留淳于爺再住十年。京師窵遠。敢央及參軍爺。撥下快馬十數匹。一日一夜三百里。飛將本去。萬一令旨著駙馬爺中路而轉。重鎭南柯。但憑百姓們親齎。恐不濟事了。〔丑驚介〕你們要留太爺。怕上本遲了。央俺撥快馬十數疋。一日一夜飛將本去。萬一令旨著駙馬爺中路而轉。重鎭南柯。罷了。列位父老哥免照顧。〔父老泣介〕參軍爺不準。央田爺去。〔丑〕央田爺么。你去你去。〔衆起介丑〕囘來講與你聽。便是田爺知南柯府事了。不好意思得。〔父老〕原來新太爺就是田爺。不便央他了。還是百姓們蟻行而去罷。〔丑〕著了。田爺將到。〔衆避介〕

【一落索】〔田上〕廿載府堂簽判。奉旨超階正轉。長亭相送舊堂還。呀。塞路的人千萬。

〔丑參見介〕稟老大人。酒筵齊備。〔田〕紅塵擁路。想都是送太爺的么。好百姓。好百姓。〔丑〕鼓吹聲喧。太爺早到。〔田丑走接介〕

【懶畫眉】〔生引衆上〕一鞭行色曉云殘。五馬歸朝百姓看。〔內作喊哭介〕俺的太爺呵。〔生〕擁路者數千人。因何如此。〔丑〕都是攀留太爺的。〔生〕原來是銜恩赤子要追攀。俺有何功德沾名宦。知道了。是百姓們厚意。他替俺點綴春風好面顏。

〔田跪接介〕司農田子華迎接公相。〔生〕司農請起。下車相揖。〔下介揖介生〕司農。這條官路幾時修好了。呀。綵門金字。新筑沙堤。〔田〕是新筑沙堤宰相行。〔生笑介〕愿與足下同之。〔同行介〕

【前腔】〔生〕俺承恩初入五云端。〔田〕這新筑沙堤宰相還。〔生〕重重樹色隱隱鑾。〔田〕前面長亭了。下官備有一杯酒。便停驂只覺的長亭短。〔生〕恰正是取次新官對舊官。

〔做到介田參見介生〕蚤問別過了周司憲。便到貴衙。未得相見。借此官亭之便。拜謝司農。〔田〕不敢。〔拜介生〕廿載勞君作股肱。〔田〕堂尊恩德重難勝。〔生〕公私去后煩遮蓋。〔田〕還望提攜接后程。〔丑參見介〕錄事官叩頭。〔生〕起來。二十年的參軍淸苦。俺去后司農好看覷他。〔丑叩頭謝介田〕看酒。〔吏持酒上〕竹映司農酒。花催上相車。酒到。

【山花子】〔田送酒介〕喜南柯一郡棠陰滿。公歸故國槐安。二十載寧戶安。到今朝行滿功完。〔生〕印務俱已交盤了。看黃金印文邊角全。文書查交倉庫盤。筵席上金杯滿前離恨端。〔合〕歸去朝廷。跨鳳驂鸞。

【前腔】〔生〕俺舊黃堂政事新人管。有一言聽俺同官。休看得一官等閒。也須知百姓艱難。〔田〕喜明公敎條金石刊。下官遵承無別端。二十載故人依依離別顏。

〔合前生〕公主久行。本爵難以覊遲。吿辭了。〔生起行介〕

【大和佛】〔衆父老上〕腦項香盆天也么天。天留住俺恩官。〔跪泣介〕老爺呵。你暫留幾日。待俺借寇長安。捨的便拋殘。〔生泣介〕父老呵。難道我捨的。朝廷怎敢違欽限。俺二十年在此。敎我好不囘還。〔父老〕俺男女們思量。二十載恩無算。怎下的去心離眼。〔泣攀臥介〕老爺呵。俺只得倒臥車前淚斕斑手攀闌。

〔生〕少不的去了。起來起來。〔行介〕

【舞霓裳】〔衆〕衆父老擁住駿雕鞍。衆男女拽住繡羅襴。〔生泣介〕車衣帶斷情難斷。這樣好民風留著與后賢看。司農呵。爲俺把蒼生垂盼。〔衆泣介〕留不得。只蚤晚生祠中跪祝讚。

〔生〕父老。我去也。

【紅繡鞋】扶輪滿路。遮攔。遮攔。東風囘首淚彈。淚彈。長亭外。畫橋灣。齊叩首。捧慈顏。賢太守錦衣還。

〔生〕衆父老子弟們。請囘了。〔衆〕百里內都是南柯百姓送行。〔生〕生受了。

【尾聲】〔衆〕官民感動去留難。〔生〕二十年消受你百姓茶飯。則愿的你雨順風調我長在眼。

〔下父老弔場〕好老爺。好老爺。俺們一面拜見田爺。一面保留駙馬爺。還是駙馬爺管的百姓穩。俺們權坐一坐。每都派一名赴京。〔做派數內響道介丑上〕天有不測風云。人有無常禍福。呀。你們父老還在這裏。〔衆〕老爺。還待趕送一程。〔丑〕你們都不知。太爺行到五十里之程。前路飛報。公主不幸了。〔衆〕怎么說。〔丑〕公主薨了。〔衆哭介〕怎么好。天也。當眞么。〔丑〕不眞哩。田爺分付俺囘來。取白綾素絹檀香去行禮。還說不真。〔衆〕這等。駙馬爺不能勾囘郡了。打聽是眞。俺們合衆進香去。

賢哉太守有遺恩。去郡傷哉好郡君。

自是感恩窮百姓。千年淚眼不生塵。

第三十五出芳隕

【遶紅樓】〔老旦引宮娥上〕生長金枝歲月深。南柯上結子成陰。怕病損紅妝。歸遲紫禁。槐殿暗傷心。

〔淸平樂〕玉階秋草。綠遍長秋道。礓石宮前紅淚悄。人在樓臺暗老。淑女南柯。病損多嬌嬌若何。極目倚門無奈。休遮小扇紅羅。老身貴處深宮。自聞女孩兒瑤臺驚戰。日夕憂惶。喜的千歲有旨。取他夫婦還朝。昨日報來。公主帶病。先行數日。知他路上如何。老身好不掛懷也。〔泣介旦扮女官走上〕靑鳥能傳喜。慈鳥怎報兇。啟娘娘。宮娥今日掌門。聽的宮門外人說。公主病重。千歲與大小近侍哭泣喧天。不知怎的。〔老驚介〕這等怎了也。〔泣介內響道介王引內使上〕

【哭相思】欽取太遲臨。問天天。你斷送我女孩兒忒甚。

〔見介〕梓童梓童。淳于的主兒不幸了。〔老〕怎么說。〔王〕公主先行數日。離南柯卒于皇華公館。〔老哭介〕俺的兒呵。〔悶倒宮娥扶醒介王〕你且休爲死傷生也。

【紅衲襖】〔老〕俺幾度護嬌花一寸心。〔王〕俺則道他美前程一片錦。〔老〕止知他嬌多好呢鴛鴦枕。〔王〕也怪他病淺長依翡翠衾。〔老〕當日個鳳將雛。你巧笑禁。〔王〕今日呵。掌離珠。我成氣喑。〔老〕天呵。俺曾寫下了目連經卷也。誰知道佛也無靈被鬼侵。

【前腔】〔王〕梓童呵。俺則道他在鳳簫樓不掛心。〔老〕誰想他瑤臺城生害了恁。〔王〕又不是全無少女風先凜。〔老〕可甚的爲有姮娥月易沉。〔王〕還記的餞雙飛。俺御酒斟。〔老〕誰想道灑歸旌。把紅淚飮。〔王〕這是前生注定了今生也。則苦了他嫩女雛男我也怕哭臨。

〔老〕千歲只有這一女。凡喪葬禮儀。必須從厚。〔王〕聞得公主靈車先到。俺與梓童素服哭于郊外。將半副鸞駕迎喪于修儀宮裏。其謚贈一應禮節。著右相武成侯議之。

滿擬南柯共百年。誰知公主卽生天。

禮節都從厚。要得慈恩照九泉。

第三十六出還朝

【遶地游】〔右相上〕多人何用。一個爲梁棟。咳。道南柯乘龍驂鳳。廿載恩深。一方權重。恰好是到頭如夢。

節去蜂愁蝶不知。曉庭還遶折殘枝。自緣今日人心別。未必花香一夜衰。俺看淳于駙馬。依倚至親。久據南柯。貪收人望。俺爲國長慮。請旨召囘。尊以左相之權。防其遙制之害。誰知事不可測。公主喪亡。國王國母郊迎其喪。舉朝哭臨三日。謚爲順義公主。禮節有加。昨奉旨議其葬地。只有龜山可葬。欲待奏知。聽的駙馬今日見朝。在此伺候。倘令旨著他面議葬地。亦未可知。道猶未了。駙馬蚤到。〔生朝服執笏上〕

【前腔】斷絃難弄。蚤被秋風送。生打散玉樓么鳳。〔頓足泣介〕合郡悲啼。舉朝哀痛。痛煞俺無門訴控。

〔見右介右〕駙馬。見朝日休啼哭。〔內響鼓生舞蹈拜介〕前南柯郡太守今陞左丞相駙馬都尉臣淳于棼朝見叩頭。千歲千歲千千歲。〔內〕令旨到來。駙馬新失公主。寡人不勝悲悼。已著尙膳監設宴后宮。其順義公主葬地。可與右相武成侯朝門外酌議囘奏。〔生叩頭介〕千歲千歲千千歲。〔起介〕右相請了。〔右〕駙馬請了。〔生〕久不到朝門之外了。昨日遠勞迎接。緣未朝見。故此謝遲。〔右〕不敢。〔生〕請問公主葬地。擇于何方。〔右〕龜山一穴甚佳。〔生〕龜山乃國后門。何謂之吉。俺曾看見國東十里外蟠龍岡。氣脈甚好。何不請葬此地。〔右〕蟠龍岡是國來脈。還是龜山。〔生〕右相不知。點龜者恐傷其殼。〔右〕駙馬。便龍岡好。則枕龍鼻者也恐傷于脣。〔生〕便是龜山。也要靈龜顧子。子在何方。〔右〕便是龍岡。也要蟠龍戲珠。珠在那裏。〔生〕俺只要子孫旺相。〔右〕駙馬子女俱有門蔭。何在龍山。〔生〕右相怎說此話。生男定要爲將相。生女兼須配王侯。少不的與國咸休。此乃子孫萬年之計。〔右背笑介〕好一個萬年之計。〔囘介〕這也罷了。只是龍岡星峯太高。怕有風蟻之患。〔生〕右相于此道欠精了。虎踞龍蟠。不拘遠近大小。蜂屯蟻聚。但取圓淨低囘。何怕風蟻。〔右笑介〕駙馬不怕蟻傷。再向丹墀囘奏。〔右笑介〕臣右相武成侯段功謹奏。

【馬蹄花】問祖尋宗。妙在龜山鼻穴中。〔內介〕龜山有何好處。〔右〕他有蛾眉對案。金誥生花。羅帶臨風。〔內介〕龜山可似龍山。〔右〕世人只知龍虎峯上更生峯。怎知道龜蛇洞裏方成洞。肯敎他玄武低藏。不做了蟻垤高封。

〔生奏介〕駙馬臣棼謹奏。

【前腔】那龜山呵。拭淚搥胸。怎似蟠山氣鬱蔥。蟠龍岡呵。他有三千粉黛。八百煙花。更那十二屛峯。鳴環動珮應雌雄。辭樓下殿交鸞鳳。怎貪他不住的游龜。倒拋除了活動的眞龍。

〔內介〕令旨依駙馬所奏。著武成侯擇日。備儀仗羽葆鼔吹。賜葬順義公主于蟠龍岡。叩頭謝恩。〔生〕千歲千歲千千歲。〔起介右〕恭喜了。愛者是眞龍。蟠龍岡十二分貴地哩。駙馬可知周弁也疽背而死。其子護喪歸國了。〔生哭介〕傷哉故人。〔右〕呀。朝房下有王親酒到。〔衆扮國公酒席上〕

【卜算子】■〈衤丸〉袴插金貂。日近天顏笑。日邊紅杏倚云高。錦繡生成妙。

〔見介〕駙馬拜揖。〔生〕列位老國公老王親拜揖。〔衆〕右相國拜揖。〔右〕不敢。〔衆〕駙馬遠歸。愚親們都在二十里之外迎接。今蚤到公主府上香。知駙馬謝恩出朝。故此相候。〔生〕多勞列位老國公老王親。我淳于棼有何德能。〔衆〕二十年間。每勞駙馬盛禮。時節難忘。今日拜相而囘。某等權此公酒迎賀。〔酒介〕

【八聲甘州】閒身未老。喜乘龍拜相。駙馬還朝。〔生〕玉人何處。腸斷暮云秋草。〔衆〕駙馬公主同往南柯之時。老夫們都在榮餞。〔生〕便是。南柯去時有鳳簫。北渚歸來無鵲橋。〔泣介合〕臨鸞照。怕何郞粉淚淹消。

【前腔】〔生嘆介〕有誰看著紅錦袍。歎凄然繫玉。瘦損圍腰。〔衆〕俺朝班戚畹。還讓你人才一表。香風簇錦云漢高。夜月穿花宮漏遙。

〔合前衆〕駙馬。今有請書啟知。一來恭賀駙馬拜相之喜。二來解悶。三來洗塵。老夫忝爲國公之長。先請駙馬少敍。其馀國戚王親。以次輪請。便請右相國相陪。〔生〕老國公王親。可也多著。〔衆〕駙馬天人也。人所尊敬。愿無棄嫌。〔生〕領命了。權重股肱相。恩光肺腑親。滿朝相造請。何日不醺醺。〔下右相弔場〕看駙馬相待各位老國公王親。氣勢盛矣。〔嘆介〕且自由他。冷眼觀螃蟹。橫行到幾時。〔下〕

第三十七出粲誘

【憶秦娥前】〔貼引宮女上〕宮眉樣。秋山淡翠閒凝望。閒凝望。秦樓夢斷。鳳笙羅帳。

〔唐多令〕何處合成愁。人兒心上秋。大槐宮葉雨初收。唱道晚涼天氣好。問誰上小瓊樓。自郡主瓊英是也。妹子瑤芳。嫁與淳于駙馬。出守南柯。入爲丞相。當朝無比。不料妹子過世。舉國哀傷。勑葬龍山。威儀甚盛。昨日駙馬還朝。俺王素重南柯之威名。加以中宮之寵信。出入無間。權勢非常。滿國中王親國戚。那一不攀附他。朝歌暮筵。春花秋月。則俺和仙姑國嫂三寡婦。出了公禮。不曾私請得他。想起駙馬一表人才。十分雄勢。俺好不愛他。好不重他。

【金落索】當初呵。娟娟姊妹行。出聽西明講。繡佛堂前。惹下姻緣相。秋波選郞。配瑤芳。十五盈盈天一方。瑤臺貴壻眞無兩。恰好翠袖風流少一雙。非吾想。倘其間有便得相當。迤逗他忘懷醉鄕。傷心洞房。取情兒我再把這宮花放。

昨日約了靈芝夫人上眞子。早晚公主處上香。囘來過此。必有講談也。〔老同小旦道裝上〕

【憶秦娥后】彩云淡蕩臨風泱。世間好物琉璃相。琉璃相。玉人何處。粉郞無恙。

〔見介〕瓊英姐。閒坐悶愁。怎的不去公主府燒香耍子。好少的人兒也。〔貼〕怎生行禮。〔老〕俺國中王子王孫一起。侯伯王親一起。文武官員一起。舉監生員一起。僧道一起。父老兒男過了一起。然后命婦逐班而進。又是軍民妻女。過了本國。是他南柯進香。依樣文武吏民分班而哭。過了南柯。方纔各路各府差人以次而進。便是檀蘿國也差官來進紫檀香一千二百斤。看他銀山帛海。好不富貴也。

【金落索】朱絲碧瑣牕。生帛連心帳。八尺金爐。日夜燒檀降。是人來進香。似同昌公主。哀榮不可當。敲殘玉磬歸天響。擺下鸞旌拂地長。偸凝望。可憐辜負好淳郞。據著他爲人兒紀綱。言詞兒棟梁。堪他永遠爲丞相。

〔老〕不論他爲人。則二十年中。我們王親貴族。那一不生受他問安賀生慶節之禮。如今須得逐還禮纔是。

【劉潑帽】南柯太守多情況。感年年禮節風光。〔小旦〕如今又做了頭廳相。〔貼〕須與他解悶澆惆悵。

〔老旦笑介〕瓊英姐。你要與他解悶。你我三人都是寡居。到要駙馬來做個解悶兒哩。〔小旦〕我是道情人哩。

【前腔】拚今生不看見男兒相。怕黏連到惹動情腸。〔老〕興到了也不由的你。〔合〕倘三杯醉后能疎放。把主人見愛難謙讓。

〔老〕講定了。向后請駙馬。三人輪流取樂。不許偏背。

駙馬兼爲相。新來主喪亡。

旣然連國戚。相愛不相妨。

第三十八出生恣

【懶畫眉】〔生冠帶引衆行上〕則爲紫鸞煙駕不同朝。便有萬片宮花總寂寥。可憐他金鈿秋盡鴈書遙。看朝衣淚點風前落。抵多少腸斷東風爲玉簫。

〔衆〕稟老爺。到府了。〔生嘆介〕我連下馬通忘記了。〔集唐〕這夾道疎槐出老根。金屋無人見淚痕。戚里舊知何駙馬。淸晨猶爲到西園。俺淳于生。自公主亡后。孤悶悠悠。所喜君王國母寵愛轉深。入殿穿宮。言無不聽。以此權門貴戚。無不趨迎。樂以忘憂。夜而繼日。今日晚朝。看見宮娥命婦。齊整喧嘩。則不見俺的公主妻也。〔末〕報報報。有女官到。〔生〕快請。

【不是路】〔旦扮女官持書上〕蓮步輕蹺。翠插烏紗雙步搖。〔見介生〕因何報。多應娘娘懿旨下鸞霄。〔旦〕不是。洗塵勞。瓊英郡主和皇姑嫂。良夜裏開筵把駙馬邀。〔生喜介〕承尊召。等閒外客難輕造。卽忙來到。卽忙來到。

〔旦〕這等。靑禽傳報去。駙馬一鞭來。〔下內響道介生〕許多時不見女人。使人形神枯藁。今夜女主同筵。可以一醉也。正是遇飮酒時須飮酒。不風流處也風流。〔下〕

【鵲仙橋】〔貼引女官上〕懨懨睡損。無人偎傍。有客今宵臨況。〔老小旦上〕幾年不見俊兒郞。叨陪侍玉樓歡唱。

〔見介老〕日暮風吹。葉落依枝。丹心寸意。愁君未知。〔小旦〕今夜瓊英姐作主。與淳郞洗塵解悶。俺二人叨陪。客還未到。閒商量一會。聞的淳郞雅量。三人之量。誰可對付。〔貼〕靈芝嫂有量。〔老〕三人同灌醉了他。耍子便了。〔丑上〕駙馬到。

【前腔】〔生上〕金鞭馬上。玉樓鶯裏。一片綵云凝望。〔笑介〕聊拋舊恨展新眉。淸夜紅顏索向。

〔拜介生〕〔西江月〕自別瓊英貴主。年年想像風姿。〔貼〕勞承駙馬費心期。今夜一杯塵洗。〔老〕每恨淳郞新寡。〔小旦〕可憐公主差池。〔生〕原來是上眞仙子和靈芝。〔合〕且喜一無二。〔生〕小生囘朝。已蒙諸王親公禮相請。何勞專設此筵。〔貼〕駙馬不知。此筵有三意。一來洗遠歸之塵。二來賀拜相之喜。三來解孤棲之悶。前幾日爲衆王親國公占了貴客。俺三人商量。上眞姑是道情人。靈芝夫人與妾雙寡。更無以次之人可以爲主。只得俺三人落后。輪班置酒相敬。今日妾身爲主。他二人相陪。〔生〕小生領愛了。〔貼〕內侍們看酒。〔內使女官持酒上〕駙馬多年騎五馬。客星今夜對三星。〔酒到貼衆把酒介〕

【解三酲犯】二十年有萬千情況。今日的重見淳郞。和你會眞樓下同歡賞。依親故。爲卿相。姊妹行打做這一行。雖不是無端美豔妝。休嫌讓。捧金杯笑眼斟量。

【前腔】〔生把酒介〕則爲那漢宮春那人生打當。似咱這迤逗多嬌粉面郞。用盡心兒想。用盡心兒想。瞑然沉睡倚紗窗。閒打忙。小宮鴉把咱叫的情悒怏。羞帶酒。懶添香。則這恨天長。來暫借佳人錦瑟傍。無承望。酒盞兒擎著仔細端詳。

【前腔】〔貼衆〕則道上秦樓多受享。則道上秦樓多受享。恰咱風吹斷鳳管聲殘。怎得玉人無恙。今何世。此消詳。這是翠擁紅遮錦繡鄕。〔生背介〕盼豔嬌。燈下恍。則見笑歌成陣。來來往往。顚倒爲甚不那色眼荒唐。

〔貼〕月上了。駙馬寬懷進酒。

【蠻兒犯】〔貼衆〕半盞瓊漿且自加懷巨量〔貼背介〕聽他獨自溫存。話兒挨挨好不情長。〔囘介〕芳心一點。做了八眉相向。又蚤闌干月上。〔合〕畫堂中幾般淸朗。

【前腔】〔生〕幽情細講。對面何妨。演煞宮娥侍長。舊姊妹儼成行。就月籠燈衫袖張。〔合前〕

【前腔】〔貼衆〕風搖翠幌。月轉迴廊。露滴宮槐葉響。好秋光風景不尋常。人帶幽姿花暗香。〔合前〕

【前腔】〔生〕把金釵夜訪。玉枕生涼。辜負年深興廣。三星照戶顯殘妝。好不留人今夜長。

〔合前生睡介〕醉矣。〔貼〕早已安排紗廚枕帳了。〔生〕難道主人不陪。〔小旦〕怕沒這樣規矩。〔老〕駙馬見愛。一同陪伴罷了。〔貼笑介〕這等。我三人魚貫而入。

【鵝鴨滿度船】〔衆〕怕爭夫體勢忙。敬色心情嚷。蝶戲香。魚穿浪。逗的人多餉。則見香肌褪。望夫石都襯迭牀兒上。以后盡情隨歡暢。今宵試做團圞相。

【尾聲】〔生〕滿牀嬌不下得梅紅帳。看姊妹花開向月光。〔合〕俺四人呵。做一個嘴兒休要講。

亂惹春嬌醉欲癡。三花一笑喜何其。

人人久旱逢甘雨。夜夜他鄕遇故知。

第三十九出象譴

【菊花新】〔右相上〕玉階秋影曙光遲。露冷靑槐蔭御扉。低首整朝衣。咽不斷銅龍漏水。

我右相段功。同心共政。與我王立下這大槐安國土。正好規模。不料俺王招請揚州酒漢淳于棼爲駙馬。久任南柯。威名頗盛。下官每有樹大根搖之慮。且喜公主亡化。欽取囘朝。卻又尊居左相。位在吾上。國母以愛壻之故。時時召入宮闈。但有請求。無不如意。這也不在話下。兼以南柯豐富。二十年間。但是王親貴戚。無不賂遺。因此昨日囘朝之后。勢要勳戚。都與交歡。其勢如炎。其門如市。勳戚到也罷了。還有那瓊英郡主。靈芝夫人。連那上眞仙姑。都輪流設宴。男女混淆。晝夜無度。果然感動上天。客星犯于牛女虛危之次。待要奏知此事。又恐疎不間親。打聽的昨日國中有人上書。倘然吾王問及。不免相機而言。老天。非是俺段功妬心。此乃社稷之憂也。吾王駕來。朝班伺候。〔扮內臣傳呼擁王上〕

【前腔】根蟠國土勢崔嵬。朝罷千官滿路歸。一事俺心疑。甚槐安感動的白楡星氣。

〔右相見介〕右相武成侯段功叩頭。千歲千歲。〔王〕右相平身。卿可聞的國中有人上書否。〔右〕不知。〔王〕書上說的兇。他說玄象謫見。國有大恐。都邑遷徙。宗廟崩壞。他說玄象。是何星象也。〔右〕正要奏知。有太史令奏。客星犯于牛女虛危之次。〔王〕那書中后面。又說釁起他族。事在蕭牆。好令俺疑惑。〔右〕是。這國中別無他族了。便是他族。亦不近于蕭牆。大王試思之。〔王〕別無人了。則淳于駙馬非我族類。〔右〕臣不敢言。〔王〕將有國大變。右相豈得無言。〔右〕啓奏俺王。

【瑣牕郞】客星占牛女虛危。正値乘槎客子歸。虛危主都邑宗廟之事。牛女値公主駙馬之星。近來駙馬貴盛無比。他雄藩久鎭。把中朝餽遺。豪門貴黨。日夜游戲。〔王〕一至于此。〔右〕還有不可言之處。把皇親閨門無忌。〔合〕感天知。蕭牆釁起再有誰。〔淚介〕可憐故國遷移。

〔王惱介〕淳于棼自罷郡還朝。出入無度。賓從交游。威福日盛。寡人意已疑憚之。今如右相所言。亂法如此。可惡可惡。

【前腔】他平常僭侈堪疑。不道他宣氵?任所爲。怪的穿朝度闕。出入無時。中宮寵壻。所言如意。把威福移山轉勢。

罷了罷了。非俺族類。其心必異。〔淚介合前右跪介〕臣謹奏。語云。當斷不斷。反受其亂。駙馬事已至此。千歲作何處分。〔王〕聽旨。

【意不盡】且奪了淳于棼侍衞。禁隨朝只許他居私第。〔右〕依臣愚意。遣他還鄕爲是。〔王〕不消再說。少不的喚醒他癡迷還故里。

〔王下右嘆介〕可矣可矣。雖則淳于禁錮。奈國土有危。正是

上天如圓蓋。下地似棋局。

淳于夢中人。安知榮與辱。

第四十出疑懼

〔生素服愁容上〕太行之路能摧車。若比君心是坦途。黃河之水能覆舟。若比君心是安流。君不見大槐淳于尙主時。連柯并蔕作門楣。珊瑚葉上鴛鴦鳥。鳳凰窠裏鵷雛兒。葉碎柯殘坐消歇。寶鏡無光履聲絕。千歲紅顏何足論。一朝負譴辭丹闕。自淳于棼。久爲國王。貴壻。近因公主銷亡。辭郡而歸。同朝甚喜。不知半月之內。忽動天威。禁俺私室之中。絕其朝請。天呵。公主生天幾日。俺淳于入地無門。若止如此。已自憂能傷人。再有其他。咳。眞個生爲寄客。天呵。淳于棼有何罪過也。

【勝如花】無明事。可奈何。恰是今朝結果。不許俺侍從隨朝。又禁俺交游宴賀。只敎俺私裏住坐。這其中紛然事多。這其間知他爲何。有甚差訛。一句分明道破。就裏好敎人無那。莫非他疑俺在南柯。也并不曾壞了他的南柯。

不要說人。便是這老槐樹枝。生意已盡。樹猶如此。人何以堪。今日要再到南柯。不可得矣。罷了罷了。向公主靈位前。俺打覺一會。公主呵。〔貼扮公子泣上〕

【金蕉葉】那國那。兩下裏淚珠彈破。〔見生哭倒介〕原來俺爹爹在此打磨陀。冷淸淸獨對著俺親娘的靈座。

〔生泣介〕我兒。起來起來。〔長相思〕有來由。沒來由。不許隨朝不許游。要禁人白頭。〔貼〕好干休。惡干休。偸向椿庭暗淚流。亡萱相對愁。〔生〕兒。前日父子朝見。國王悲喜不勝。半月之間。便成此釁。卻是因何。〔貼〕天大是非。爹爹還不知。〔生〕你兄弟俱在宮中。俺親朋禁止來往。教俺何處打聽。〔貼〕爹呵。這等細細聽兒報來。

【三換頭】無根禍芽。半天拋下。客星一夜。犯虛危漢槎。〔生〕國主何從得知。〔貼〕有國人上書。說玄象謫見。國有大恐。都邑遷徙。宗廟崩壞。〔生〕這等兇卻何干俺事。〔貼〕他書后明說著。釁生他族。變起蕭牆。〔生〕是那一個國人。這等膽大。便是他族。何知是俺。〔貼〕右相段功就中讒譖了。說虛危者宗廟也。客星犯牛女者宮闈事也。〔生〕牛女只俺和你母親就是了。〔貼泣介〕他全不指著母親。〔生〕再有誰。〔貼〕說瓊芝新寡。三杯后有甚么風流話靶。〔生〕呀。段君何讒人至此。〔貼〕國王甚惱。說駙馬弄權結黨。不可容矣。〔生〕國母怎生勸解。〔貼〕說到蕭牆話。中宮怎勸他。〔生〕兒。不怨國人。不怨右相。則怨天。天你好好的要見那客星怎的。〔貼〕那星宿寃。著甚胡纏害我的爹。

【前腔】〔生〕流言亂加。君王明察。親兒駙馬。偏然客星是他。總來被你母親看著了。他病危之時。叫俺囘朝謹愼。怕人情不同了。今日果中其言。〔泣介〕你娘親曾話。到如今少不得埋怨自。瘦盡風流樣。腰圍帶眼差。〔貼〕爹爹。風流二字再也休題。〔合〕說甚繁華。泣向金枝恨落花。

【入賺】〔紫衣官上〕走馬東華。來到淳于駙馬。〔生〕堪驚詫。他陡從官裏來寒舍。有何宣達。〔紫〕令旨隨朝下。時來宣召咱。〔生對貼慌介〕猛然心裏動。敢有甚吉兇話。〔紫〕俺看見天顏喜洽。多則是中宮記掛。這幾日不曾行踏。〔生〕急切裏難求卦。是中宮可的無他。〔紫〕驚心怎么。你須是當今駙馬。〔生〕紫衣官。這是右相呵。他弄威權要把江山霸。甚醉漢淳郞。獨當了星變考察。〔貼〕爹爹。且暫時瘖啞。恁般時有的傷他。

〔紫辭〕你斟量囘答。俺紫衣人先去也。〔生〕兒。此去如何。〔貼〕或是好意。亦未可知。〔響道介〕

夫子常獨立。鯉趨而過庭。

一聞君命召。不俟駕而行。

第四十一出遣生

【金雞叫】〔王引內使上〕王氣馀霄漢。傷心玄象。爲誰凌亂。〔老上〕非關女死郞情斷。〔嘆介〕意外包彈。就中離間。

〔見介老〕大王千歲。〔王〕梓童免禮。〔鷓鴣天〕千歲。默坐長秋心暗焦。這些時宮閨不見粉郞朝。〔王笑介〕你不知他憑依貴勢干天象。俺處置他空房入地牢。〔老泣介〕原來這等了。天呵。則說他能笑散。美游遨。怎知他于爲國苦無聊。〔王惱介〕笑你區區兒女尋常事。敗壞王基悔怎消。〔老〕千歲。一個女壻。怎么會敗了你王基。〔王〕你深宮不知。有國人上書。星象吿變。社稷崩移。禍起蕭牆。釁生他族。他族不是他再有誰。〔老〕難道駙馬會占了你江山么。〔王〕你怎知。小小江山。也全虧一個法字。他壞法多端哩。〔老〕他不過噇些酒兒。〔王〕噇些酒兒。連瓊英姪兒靈芝上眞都被著他噇去了。〔老〕誰見來。〔王惱介〕你要他亂了宮。纔爲證見么。今日設酒。遣他囘去。你把那些外甥收養了。不許多言。〔老旦泣介〕老天呵。不看女兒一面。〔報介〕駙馬午門外朝見。〔王〕傳旨著他進來。〔內擂鼔介生朝衣上〕

【逍遙樂】款曲趨朝。重見宮庭盈淚眼。〔嘆介〕盼朱衣只在殿中間。恨遠芳容。驚承嚴譴。暗恃慈顏。

一日不朝。其間容刀。我戰兢兢行到宮門之內。禮當俯伏呑聲。〔見介〕罪臣駙馬都尉左丞相淳于棼叩頭。俺王國母千歲千千歲。〔內使〕請駙馬平身上殿。〔生應千歲起躬介王〕寡人偶以煩言。因而簡禮。諒之。諒之。〔老看生哭介〕呀。駙馬。何瘦之甚也。〔生躬介〕是。臣蒙天譴。幽臣私室。自思以公主之助。守郡多年。曾無敗政。流言怨悖。委實傷心。〔王〕已設有酒。爲卿排悶。〔末持酒上〕冷落杯中蟻。孤恓鏡裏鸞。酒到。〔王〕今日之酒。親把一杯。

【皂羅袍】堪歎。吾貴坦。記關南餞別。對影鳴鑾。〔生跪飮介王〕再斟酒。〔生跪飮介老〕內侍。連斟駙馬數杯。止因淑女便摧殘。看承君子多疎慢。〔生叩頭起介〕臣飮過三爵。心愁萬端。客星何處。天恩見寬。〔合〕風光頃刻堪腸斷。

〔生背介〕怎說到風光頃刻堪腸斷。〔王〕駙馬沉吟。知吾意乎。幸託姻親。二十馀年。不幸小女夭化。不得與君偕老。良用痛傷。〔生〕公主仙逝。有臣在此。可以少奉寒溫。〔王〕這不消說了則是卿離多時。亦須暫歸本里。一見親族。〔生〕此乃臣之矣。更歸何處。〔王笑介〕卿本人間。非在此。〔生作昏立不語介老〕淳郞忽若昏睡懵然矣。〔生作醒介〕呀。是了。俺在人間。因何在此。〔放聲大哭介〕哎喲。臣忽思。寸心如割。不能久侍大王國母矣。〔王〕叫紫衣官送淳郞起程。〔生〕外甥三四。俱在宮中。還請一見。〔王〕諸甥留此。中宮自能撫育。無以爲念。〔生哭介〕這等苦煞俺也。〔老〕不用苦傷。但要淳郞留意。便有相見之期。〔生拜介〕拜謝了。

【前腔】忽憶鄕園在眼。向迷中發悟。有淚闌珊。〔王〕因風好去到人間。三杯酒盡笙歌散。〔老泣介〕駙馬。你眞個去也呵。歸心頓起。攀留大難。幾年恩愛你將如等閒。〔合前〕

【意不盡】向尊前流涕錦衣還。二十載恩光無限。〔王老〕淳郞淳郞。則怕俺宗廟崩移你長在眼。

酒盡難留客。葉落自歸山。

惟馀離別淚。相送到人間。

第四十二出尋寤

〔二紫衣上〕事不三思。終有后悔。我大槐安國王生下公主。當初只在本國中招選駙馬便了。卻去人間請了個淳于棼來尙主。出守南柯大郡。富貴二十馀年。公主薨逝。拜相還朝。專權亂政。謫見于天。國主憂疑。著我二人。仍以牛車一乘。送他囘去。〔笑介〕淳于棼。淳于棼。好不頽氣也。正是王門一閉深如海。從此蕭郞是路人。〔生朝衣上〕忽悟何在。澘然淚滿衣。舊恩拋未得。腸斷故鄕歸。我淳于棼暫爾思。恩還晝錦。思妻戀闕。能不依依。〔泣介見紫衣介生〕請了。便是二十年前迎取我的紫衣官么。〔紫懶應介生〕想車馬都在宮門之外了。〔紫〕著。〔行介〕

【繡帶兒】纔提醒。趁著這綠暗紅稀出鳳城。出了朝門。心中猛然自驚。我左右之人都在那裏。前面一輛禿牛單車。豈是我乘坐的。咳。怎親隨一個都無。又怎生有這陋劣車乘。難明。想起來。我去后可能再到這朝門之下。向宮庭囘首無限情。公主妻呵。忍不住宮袍淚迸。看來我今日乘坐的車兒便只是這等了。待我再遲囘幾步。呀。便是這座金字城樓了。怎軍民人等見我都不站起。咳。還鄕定出了這一座大城。宛是我昔年東來之逕。

少不得更衣上車而行了。〔更衣介〕〔長相思〕著朝衣。解朝衣。故衣猶在御香微。囘頭宮殿低。意遲遲。步遲遲腸斷恩私雙淚垂。〔嘆介〕囘朝知幾時。〔紫〕上車快走。〔紫隨意行走做不畏生打歌介〕一個呆子呆又呆。大窟弄裏去不去。小窟弄裏來不來。你道呆不子也呆。〔鞭牛走介〕畜生不走。〔生〕便緩行些么。

【前腔】消停。看山川依然舊景。爭些兒舊日人情。〔紫衣急鞭牛走介生惱介〕看這使者甚無威勢。眞可爲怏怏如也。〔紫鞭牛走介生〕紫衣官。我且問你。廣陵郡何時可到。〔紫不應笑歌走介生惱介〕咳。我好問他。他則不應。難道我再沒有囘朝之日了。便不然謝恩本也寫上得幾句哩。〔紫笑介生〕他那裏死氣淘聲。怎知我心急搖旌。銷凝。也則索小心再問他。紫衣官。廣陵郡幾時可到。〔紫〕霎時到了。〔鞭牛走介生望介〕呀。像是廣陵城了。渺茫中遙望見江外影。這穴道也是我前來路徑。〔又走介〕呀。便是我門巷了。〔泣介〕還傒倖依然戶庭。淚傷心怎這般呵夕陽人靜。

〔紫〕到門了。下車。〔生下車入門介紫〕升階。〔生升階介望見榻作驚介〕不要近前。我怕也。〔紫高叫介〕淳于棼。〔叫三次生不應紫推生就榻生仍前作睡介紫〕槐國人何在。淳郞快醒來。我們去也。〔急下生驚介醒做聲介〕使者。使者。〔丑持酒上〕甚么使者。則我山鷓。〔溜沙上〕淳于兄醒了。我二人正洗上腳來。〔生〕日色到那裏。〔丑〕日西哩。〔生〕窗兒下甚么子。〔溜〕馀酒尙溫。〔生〕呀。斜日未隱于西垣。馀樽尙湛于東牖。我夢中倏忽。如度一世矣。〔沙溜〕做甚夢來。〔生作想介〕取杯熱茶來。〔丑取茶上介生〕再用茶。待我醒一醒〔丑又取茶上介生飮介〕呀。溜兄沙兄。好不富貴的所在也。我的公主妻呵。〔丑〕甚么公主妻。你不做了駙馬。〔生〕是做了駙馬。〔溜〕那一朝裏駙馬。〔生〕這話長。扶我起來講。〔溜沙扶起生介〕你們都不曾見那使者穿紫的。〔沙〕我三人并不曾見。〔生〕奇怪。奇怪。聽我講來。

【宜春令】堂東廡。睡正淸。有幾個紫衣人軒車叩迎。你說從那裏去。槐根窟裏。有個大槐安國主女娉婷。那公主小名。我還記得。喚做瑤芳。招我爲駙馬。曾侍獵于國西靈龜山。〔丑〕后來怎的。〔生〕這國之南。有個南柯郡。槐安國主把我做了二十年南柯太守。〔溜沙〕享用哩。后來呢。〔生〕公主養了二男二女。不料爲檀蘿小賊驚恐。一病而亡。歸葬于國東蟠龍岡上。〔丑哭介〕哎也。可憐可憐。我的院主。〔生〕獵龜山他爲防備守檀蘿。葬龍岡我悽惶煞了鸞鏡。〔沙〕后來呢。〔生〕自公主亡化。雖則囘朝拜相。人情不同了。勢難行。我情愿乞還鄕境。

那國王國母見我思歸無奈。許我暫囘。適纔送我的使者二人。他都是紫衣一品。〔丑〕哎呀。不曾待的他茶哩。〔生〕二兄。你道這是怎的。〔溜〕不知呢。〔沙〕我也不知。〔生〕怎生槐穴裏去。〔沙溜〕敢是老槐成精了。

【前腔】花狐媚。木客精。山鷓兒。備鍬鋤看槐根影形。〔丑取鍬上介〕東人。東人。你常在這大槐樹下醉了睡。著手了。〔生〕也說得是。且同你瞧去。〔行瞧介溜〕這槐樹下不是個大窟櫳。〔掘介〕有蟻。有蟻。尋原洞穴。怎只見樹皮中有蟻穿成路逕。〔溜〕向高頭鍬了去。〔衆驚介〕呀。你看穴之兩傍。廣可一丈。這穴中也一丈有馀。洞然明朗。〔沙〕原來樹根之上。堆積土壤。但是一層城郭。便起一層樓臺。奇哉。奇哉。〔丑驚介〕哎也。有蟻兒數斛。隱聚其中。怕人。怕人。〔生〕不要驚他。嵌空中樓郭層城。怎中央有綘臺深迥。〔沙〕這臺子土色是紅些。〔覷介〕單這兩個大蟻兒并著在此。你看他素翼紅冠。長可三寸。有數十大蟻左右輔從。馀蟻不敢相近。〔生嘆介〕想是槐安國王宮殿了。〔溜〕這兩個蟻蛘便是令岳丈岳母哩。〔生泣介〕好關情。也受盡了兩人恭敬。

〔溜〕再南上掘去。呀。你看南枝之上。可寬四丈有馀。也像土城一般。上面也有小樓子。羣蟻穴處其中。呀。見了淳于兄來。都一個個有舉頭相向的。又有點頭俯伏的。得非所云南柯郡乎。〔沙〕是貴治了。

【前腔】南枝偃。好路平。小重樓多則是南柯郡城。〔生〕像是了。〔嘆介〕我在此二十年太守。好不費心。誰道則是些螻蟻百姓。便是他們記下有七千二百條德政碑生祠記。通不見了。只這長亭路一道沙堤還在。有何德政。也虧他二十載赤子們相支應。〔丑〕西頭掘將去。〔沙〕呀。西去二丈。一穴外高中空。看是何物。〔覷介〕原來是敗龜板。其大如斗。積雨之后。蔓草叢生。旣在槐西。得非所獵靈龜山乎。〔生〕是了。是了。可惜田秀才一篇龜山大獵賦。好文章埋沒龜亭。空殼落做他形勝。〔沙〕掘向東去丈馀。又有一穴。古根盤曲。似龍形。莫不是你葬金枝蟠龍岡影。

〔生細看哭介〕是了。你看中有蟻塚尺馀。是吾妻也。我的公主呵。

【前腔】人如見。淚似傾。叫芳卿恨不同棺共塋。爲國主臨併。受凄涼叫不的你芳名應。二兄。我當初葬公主時。爲些小兒女。與右相段君爭辯風水。他說此中怕有風蟻。我便說縱然蟻聚何妨。如今看來。蟻子到是有的了。爭風水有甚蟠龍。公主曾說來。他說爲我把螻蟻前驅眞正。〔內風起介丑〕好大風雨來了。這一科蟻子都壞了他罷。〔生慌介〕莫傷情。再爲他遶門兒把宮槐遮定。

〔蓋介丑〕蓋好了。躱雨去。〔衆〕不自逃龍雨。因誰爲蟻封。〔下內叫介〕雨住了。〔丑上笑介〕好笑。好笑。孩兒天快雨快晴。〔瞧介〕哎呀。相公快來。〔生沙溜急上丑〕你看這些蟻穴都不知那裏去了。〔衆驚介〕眞個靈圣哩。〔生〕也是前定了。他國中先有星變流言。國有大恐。都邑遷徙。此其驗乎。

【太師引】一星星有的多靈圣。也是他不合招邀我客星。〔沙〕可知道滄海桑田。也則爲漏洩了春光武陵。〔生〕步影尋蹤。皆如所夢。還有檀蘿壍江一事可疑。〔丑想介〕有了。有了。宅東長壍古溪之上。有紫檀一株。藤蘿纏擁。不見天日。我長在那裏歇晝。見有大羣赤蟻往來。想是此物。〔生〕著了。此所謂全蘿道赤剝軍也。但些小精靈能廝挺。險氣煞周郞殘命。〔溜〕那個周郞。〔生〕是周弁爲將。他和田子華都在南柯哩。〔丑〕有這等事。〔生〕連老老爺都討得他平安書來。約丁丑年和我相見。〔溜〕今年太歲丁丑了。〔生〕這是怎的。可疑可疑。胡廝踁。和亡人住程。怕不是我身廂有甚么纏魂不定。

〔沙〕亡人的事。要問個明眼禪師。〔丑〕有有有。剛纔一個和尙在門首躱雨。〔生〕快請來。〔丑出請介扮小僧上〕

【前腔】行腳僧誰見請。〔見介〕原來是淳于君有何事情。〔生〕師兄從何而來。〔僧〕我從六合縣來。〔生〕正要相問。六合縣有個文士田子華。武舉周弁。二人可會他。〔僧〕是有此二人。平生至交。同日無病而死。〔生驚介〕這等一發詫異了。〔僧〕這中庭槐樹。掘倒因何。〔生〕小生正待請教。這槐穴中有蟻數斛。小生晝臥東廊。只見此中有紫衣人相請小生。去爲國王眷屬。一混二十馀年。醒來一夢。中間有他周田二人在內。今聞師兄言說。知是他死后游魂。這也罷了。卻又得先府君一書。約今丁丑年相見。小子十分憂疑。敢有甚嫌三怕九。恰今年遇丑逢丁。〔僧〕這等恰好。契玄本師擇日廣做水陸道場。你何不寫下一疏。敬向無遮會上問此情緣。老師父呵。破空虛照映一切影。把公案及期參證。〔生揖介〕承師命。似盂蘭聽經。又感動我竹枝殘興。

〔僧〕這功德不比盂蘭小會。要淸齋閉關。七七四十九日。一日一夜。念佛三萬六千聲。到期燃指爲香。寫成一疏。七日七夜。哀禱佛前。纔有些兒影響。〔生〕領教。則未審禪師能將大槐安國土眷屬普度生天。〔僧〕使得。

【尾聲】〔生〕儘吾生有盡供無盡。但普度的無情似有情。我待把割不斷的無明。向契玄禪師位下請。

空色色非空。還誰天眼通。

移將竹林寺。度卻大槐宮。

第四十三出轉情

【浪淘沙】〔僧持旛上〕頂禮大南無。擊鼓吹螺。天歌梵放了緊那羅。晝夜燈旛長續命。照滿娑婆。〔僧持磬上〕

【前腔】人在欲天多。怕煞閻羅。新生天裏有愁么。次第風輪都壞卻。甚么娑婆。〔生捧香爐上〕

【前腔】弟子有絲蘿。曾出守南柯。光音天裏事如何。但是有情那盡得。年少也娑婆。

〔生放香爐禮佛介合掌向衆介〕弟子稽首。〔衆〕一切衆生。頂禮如來威光。憑仗禪師法力。有精心的檀越。戒行的沙彌。唄讚者百千萬人。海潮音如雷震沸。拜祈者四十九日。河沙淚似雨滂沱。果然無礙無遮。必當有誠有感。只待法師慧劍遙指。務令衆生以次生天。〔生稽首介〕凡諸有情。普同慈愿。〔淨扮契玄老僧威容上〕

【北仙呂點絳脣】奏發科宣。諸天燦爛。琉璃殿。夢境因緣。佛境裏參承遍。

〔生向淨稽首介〕弟子淳于棼稽首。〔衆稽首介淨〕老僧修行到九十一歲。纔做下這壇水陸無邊道場。也虧了先生們虔心。齋了七七四十九日。拜了這七日七夜。這幾夜河路廣破暗之燈。熆口飽淸涼之食。虔求懇至。誓愿弘通。今夜道場吿終。先生可有甚祈請。替你鋪宣。〔生〕小生第一要看見父親生天。第二要見瑤芳妻子生天。第三愿儘槐安一國普度生天。〔淨〕好大愿心。你可便燃指爲香。替你鋪陳情疏。倘有奇驗。以報虔誠。〔衆發擂吹介生膜拜三拜介〕

【混江龍】〔淨〕這淮南卑賤。淳于棼撲地禮諸天。〔生燒指介淨〕則他恨不的皮刳燭點。則這些指頂香燃。爲他久亡過的老椿堂葬朔邊。和他新眷屬大槐宮變了桑田。他老親魚鴈信。暗寄與九重泉。他眷屬怎螻蟻情。顯豁在三摩殿。仗福力如來立地。和他度情緣一衆生天。

祈請已過。待我楊枝灑水。布散香花。〔淨衆楊枝灑水介〕

【油葫蘆】我待手灑楊枝有千百轉。洗塵心把甘露顯。〔散花介〕香風臺殿雨花天。人天玉女持花獻。花光水色如空旋。仗如來水月觀。把世界花開現。水珠兒撒地蟲兒嚥。紇哩子吐紅蓮。

〔淨〕多時分了。〔衆〕月待中哩。〔淨〕大衆一路行香。遶此天壇之下。則老僧與先生登于壇上。看望諸天中有甚么景像也。〔衆應介淨〕欲窮他化路。須待淨居天。〔同生下內鼔吹唱介衆〕散花林。花氣深。如來佛。觀世音。諸天眼。衆生心。三明度。九幽沉。〔淨持劍引生上介〕

【天下樂】呀。蹬上了天壇月正圓。天也么天。眞乃是七寶懸。閃星光。高寒露氣鮮。〔生〕這天壇之上。怎生帶寶劍來。〔淨〕這劍呵。壞天風幾劫緣。斷天魔卽世纏。恰纔個步天罡今夜演。

〔生嘆介〕小生最苦是我父親。許下丁丑年相見。則除是今夜生天相見也。

【那吒令】〔淨〕待見呵。不怕幾重泉。則要你孝意堅。不怕幾重天。則要你敬意虔。不怕幾重緣。則要你道意專。這點心黑鑽鑽地孔穿。明晃晃天壇現。敢盼著你老爺爺月下星前。

〔生問介〕老爺兒罷了。螻蟻怎生變了人。〔淨〕他自有他的因果。這是改頭換面。〔生〕小生靑天白日。被蟲蟻扯去作眷屬。卻是因何。〔淨〕彼諸有情。皆由一點情。暗增上騃癡受生邊處。先生情障。以致如斯〔生〕幾曾與蟲蟻有情來。〔淨〕先生記的孝感寺聽法之時。我說先生爲何帶眷屬而來。當有二女持獻寶釵金盒。卽其人也。

【寄生草】則爲情邊見。生身兒住一邊。你靈蟲到住了蟲宮院。那騃蟲到做了人宅眷。甚微蟲引到的禪州縣。但是他小蟲蟲湊著好姻緣。難道老天天不與人行方便。

〔生〕咳。小生全不知他是螻蟻。大師怎生不早道破也。〔淨〕我分明叫白鸚哥說來。蟻子轉身。你硬認是女子轉身。〔生〕是小生曾聽來。〔淨〕便是你問三聲煩惱。我將半偈暗藏春色。頭一句。秋槐落盡空宮裏。可不是槐安國。第二句。只因棲隱戀喬柯。是你因妻子得這南柯也。第三句。惟有夢魂南去日。故鄕山水路依稀。此是夢醒時節。依然故鄕也。〔生〕小生是曾沉吟這話來。〔淨背介〕便待指與他。諸色皆空。萬法惟識。他猶然未醒。怎能信及。待再幻一個景兒。要他親疏眷屬生天之時。一一顯現。等他再起一個情障。苦惱之際。我一劍分開。收了此人爲佛門弟子。亦不枉也。〔囘介〕淳于生。當初留情。不知他是蟻子。如今知道了。還有情于他么。〔生〕識破了又討甚情來。〔淨笑介〕你道沒有情。怎生又要他生天。呀。金光一道。天門開了。〔生看驚介〕是也。

【么】〔淨〕一道光如電。知他是那界的天。莫非是寶城開看見天宮院。寶樓開放入天宅眷。寶云開散作天州縣。〔生〕呀。天上甚么聲響。〔內風起介〕知他世界幾由延。卻怎生風聲響處星河變。

〔內作奏樂報介〕忉利天門開。〔又報介〕檀蘿國螻蟻三萬四千戶生天。〔淨作驚介〕是忉利天門報聲。檀蘿國螻蟻三萬四千戶生天。你看紛紛如雨上去了也。〔生〕哎。檀蘿國是我之寃仇。我這一壇功德。顚倒替他生天。怎了怎了。〔淨笑介〕

【賺煞】則你有那答裏寃。這答裏緣。那蠢諸天他有何分辯。〔生〕檀蘿殺了南柯多少人馬。多少業報。〔淨〕恁蟲豸兒殺害是前生怨。但囘頭也普地生天。〔生哭介〕則要見我的親爺。我的公主妻也。〔淨〕跟我下了天壇。向三十三諸天位下。再燒一個指頂何如。〔生〕疼也。〔淨〕哎。打捱著指輪圓。爲滿門良賤。點肉香心火透諸天。等一個星兒轉。步天壇你再看天面。那時節敢爺兒相見。重會玉天仙。〔淨扯生下介衆上鼔吹唱前散花林云云下〕

第四十四出情盡

〔生作指疼上〕哎也。焚燒十指連心痛。圖得三生見面圓。小生雖是將種。皮毛上著不得個炮火星兒。今爲無邊功德。燒了一個大指頂。到度了檀蘿生天。如今老法師引我三十三天位下。又燒了這一個大指頂。重上天壇。專候我爹爹公主生天也。〔內風起生驚介〕天門開了。〔望介〕又在說天話了。〔內報介〕大槐安國軍民螻蟻五萬戶口同時生天。〔生喜介〕好了。好了。分明說大槐安國軍民螻蟻五萬戶口生天。咱南柯百姓都在了。則不見爹爹和公主的影響。苦了這壇功德也。

【香柳娘】謝諸天可憐。謝諸天可憐。則我爺兒不見。又朦朧隔著多嬌面。展天壇近天。展天壇近天。〔拜介〕拜的我心虔。有靈須活現。盼云端悄然。盼云端悄然。好了好了。那北上有云煙。似前靈變。

呀。天門又開了。〔內風起介外扮老將上〕淳于棼我兒。你父親來了。〔生跪哭介〕是我的爹。

【前腔】〔外〕歎游魂幾年。歎游魂幾年。你孝心平善。果然丁丑重相面。〔生〕爹爹。兒子生不能事。死不能葬。罔極之罪也。母親同來么。〔外〕你母親久生人世了。則我塋蟻穿。我塋蟻穿。卻得這因緣。爺兒巧方便。我去也。〔生哭介〕爹爹那裏去。〔合〕喜超生在天。喜超生在天。兩下修行。和你人天重見。

〔生哭介〕親爹。你也下來。待兒子摩你一摩兒。

【前腔】痛親爹幾年。痛親爹幾年。夢魂長見。那些兒孝意頻追薦。〔外〕我都鑒受了。我兒。你今后作何生活。〔生〕依然投軍拜將。〔外〕快不要做他。犯了殺戒再休題將權。再休題將權。我爲將玉皇邊。還怕修羅有征戰。天程有限。我去也。喜超生在天。喜超生在天。兩下修行。和你人天重見。

〔外下生哭介右相周田三人如前扮上〕淳于公請起。休得苦傷。〔生起望介〕原來是段相國周田二君。〔衆〕是也。〔生〕右相一向讒間小生。卻是爲何。〔右笑介〕淳于公。蟠龍岡風水在那裏。〔周〕淳于公。我被你氣死也。〔生〕我廿載威名。都被你所損哩。〔田〕則我田子華始終得老堂尊培植。〔右笑介〕這恩怨都罷了。如今則感淳于公發這大愿。我們生天。

【前腔】〔右衆〕是同朝幾年。是同朝幾年。苦留恩怨。也只似南柯功德和那檀蘿戰。弄精靈鬼纏。弄精靈鬼纏。識破枉徒然。有何善非善。〔內鼓吹介衆〕請了。國王國母將到。〔合〕喜超生在天。喜超生在天。兩下修行。和你人天重見。

〔生〕是國王國母模樣也。〔跪迎介王同老旦衆掌扇擁上〕

【前腔】立江山幾年。立江山幾年。〔見介生〕前大槐安國左丞相駙馬都尉臣淳于棼叩頭迎駕。〔王〕淳郞淳郞。生受你了。〔老旦〕淳郞。別時曾說來。你若垂情。自有相見之期。那些外甥子通跑上天去了。你可見。〔生〕不曾見哩。〔老旦〕都做天男天女了。咱一門良賤。爲天眷屬非魔眷。〔生〕敢問此去生天。比大槐宮何如。〔王〕去三千大千。去三千大千。不似小千般。如沙細宮殿。淳郞。我去也。公主和宮眷們后面來。〔合〕喜超生在天。喜超生在天。兩下修行。和你人天重見。

〔生叩頭送起介〕公主將到。小生竦身以俟。算來二十載南柯。許多恩愛。〔望介〕還不見。怎的。〔又望介〕云頭上幾個宮娥彩女來也。〔小旦道扮同老旦貼上〕

【前腔】誤煙花幾年。誤煙花幾年。寂寥宮院。〔生〕又不是公主。是上眞仙姑靈芝夫人和瓊英姐。〔老衆笑介〕那淳于郞子風流面。〔見介生〕三位天仙請了。〔老旦嘆介〕淳郞。淳郞。我四個人滾的正好。被那個國人的狗才。打斷了我們的恩愛。〔生〕那裏是國人。便是那不知趣的右丞相。〔小旦〕如今這話休題了。〔生〕三位天仙下來。我有話講哩。〔貼〕我們是天身了。怎下的來。〔老〕便下的來。你人身臭。也不中用。最人身可憐。最人身可憐。我天上有好因緣。你癡人怎相纏。〔貼〕去也。公主來了。〔合〕喜超生在天。喜超生在天。兩下修行。和你人天重見。

〔下內風起介生〕這陣風好不香哩。〔聽介〕你聽云霄隱隱環珮之聲。的是公主到也。〔拱望三次還嘆風起介旦扮公主上〕

【北新水令】則那睡龍山高處彩鸞飛。這又是一程天地。金蓮云上踹。寶扇月中移。輾破琉璃。我這裏順天風響霞帔。

〔生哭介〕兀那天上走動的。莫非是我妻瑤芳公主么。〔旦〕是我淳郞夫也。久別夫君。奴在這云端稽首了。我爲妻不了誤夫君。〔生〕廿載南柯恩愛分。〔旦〕今夕相逢多少恨。〔合〕萬層心事一層云。〔生叩頭介〕公主。感恩不盡了。你去后我受多少磨折。你可不知。〔旦〕都知道了。

【南步步嬌】〔生〕受不盡百千段東君氣。和你二十載南柯裏。無端兩拆離。則一答龍岡。到把天重會。恰些時弄影彩云西。還只似瑤臺立著多嬌媚。

〔生〕公主妻呵。快下來。有話說。〔旦〕我下不來。〔生〕怎下不來也。妻。

【北折桂令】〔旦〕我如今乘坐的是云車。走的是云程。站的是云堆。則和你云影相窺。云頭打話。把云意相陪。〔生〕自公主去后。我好不長夜孤恓。〔旦〕你孤恓么。可知你一生奇遇。虧了那三女爭夫。我臨終數語因誰。〔生〕知罪了。公主。也則是一時無奈。結個乾姊妹兒。〔旦〕你則知道一霎時酒肉上朋情姊妹。蚤忘了二十載花頭下兒女夫妻。

〔生〕你如今做了天仙。想這些小事。都也不在懷了。則是我常想你的恩情不盡。還要與你重做夫妻。

【南江兒水】我日夜情如醉。相思再不衰。公主。我怕你生天可去重尋配。你昇天可帶我重爲贅。你歸天可到這重相會。三件事你端詳傳示。〔哭介〕你便不然呵。有甚么天上希奇。也吊下咱人間爲記。

〔旦〕淳郞。你旣有此心。我則在忉利天依舊等你爲夫。則要你加意修行。〔生〕天上夫妻交會。可似人間。〔旦〕忉利天夫妻就是人間。則是空來。并無云雨。若到以上幾層天去。那夫妻都不交體了。情起之時。或是抱一抱兒。或笑一笑兒。或嗅一嗅兒。夫呵。此外便只是離恨天了。〔嘆介〕天呵。

【北雁兒落帶得勝令】但和你蓮花鬚。坐一囘。恰便似線穿珠。滾盤內。便做到色界天。和你調笑咦。則休把離恨天。胡亂踹。〔生〕看了芳卿在云端就是嫦娥。〔旦〕你不知。嫦娥也就是人間常蟻。化作蛾兒。飛上天去。則他在桂樹下。奴在大槐宮都一般宮苑不低微。你登科向大槐。比應舉攀丹桂。都一樣上天梯。〔嘆介〕你便宜。見天女無迴避。傷悲。怎的俺這俏云頭漸漸低。

〔旦做墜下生抱介旦〕呀。怎的吊下來。〔生〕我的妻呵。〔旦〕人天氣候不同。靠遠些兒也。哥。〔生〕你怎生叫我哥。〔旦〕你也曾在此寺中叫我一聲妹子。〔生想介〕是曾叫來。〔旦〕你前說要個表記兒。這觀音座下所供金鳳釵小犀盒兒。此非淳郞一見留情之物乎。〔生想介〕是也。〔旦稽首佛前取金釵玉盒與生接介〕淳郞。淳郞。記取犀盒金釵。我去也。〔生接釵盒扯旦跪哭介〕

【南僥僥令】我入地裏還尋覓。你昇天肯放伊。我扯著你留仙裙帶兒拖到裏。少不得蟻上天時我則央及蟻。

〔旦〕你還上不的天也。我的夫呵。〔生〕我定要跟你上天。〔生旦扯哭介淨猛持劍上砍開唱呀字后旦急下生騃跌倒介〕

【北望江南】呀。你則道拔地生天是你的妻。猛抬頭在那裏。你說識破他是螻蟻。那討情來。怎生又是這般纏戀。〔嘆介〕你掙著眼大槐宮裏睡多時。紙捻兒還不曾打噴■〈口弟〉。你癡也么癡。你則看犀合內金釵怎的提。

〔生醒起看介〕呀。金釵是槐枝。小盒是槐筴子。啐。要他何用。〔擲棄釵盒介〕我淳于棼這纔是醒了。人間君臣眷屬。螻蟻何殊。一切苦樂興衰。南柯無二。等爲夢境。何處生天。小生一向癡迷也。

【南園林好】咱爲人被蟲蟻兒面欺。一點情千場影戲。做的來無明無記。都則是起處起。敎何處立因依。

〔淨〕你待怎的。〔生〕我待怎的。求衆生身不可得。求天身不可得。便是求佛身也不可得。一切皆空了。〔淨喝住介〕空個甚么。〔生拍手笑介合掌立定不語介〕

【北沽美酒帶太平令】〔淨〕衆生佛。無自體。一切相不眞實。〔指生介〕馬蟻兒倒是你善知識。你夢醒遲斷送人生三不歸。可爲甚斬眼兒還則癡。有甚的金釵槐葉兒。誰敎你孔兒中做下得資。橫枝兒上立些形勢。早則白鸚哥洩漏天機。從今把夢蝴蝶搯了羽翅我呵。也是三生遇奇。還了他當元時塔錐有這些生天蟻兒。呀。要你衆生們看見了普世間因緣如是。〔衆香旛樂器上同淨大叫介〕

淳于生立地成佛也。〔行介〕

【淸江引】笑空花眼角無根係。夢境將人殢。長夢不多時。短夢無碑記。普天下夢南柯人似蟻。

〔衆拜介〕萬事無常。一佛圓滿。

春夢無心只似云。一靈今用戒香熏。

不須看盡魚龍戲。浮世紛紛蟻子羣。

南柯記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电竞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