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古典文學網 > 元明清文學 > 羅成叫關評書

第六回 三次叫關回音猶在 萬箭穿心視死如歸

蘇定方帶兵退進了大營,營門處弓箭手密密麻麻,箭矢如雨,根本不容羅成、羅春靠前。

羅成勒馬大叫:“蘇定方快快出來決一死戰,不然,我要馬踏連營,讓你們全軍覆沒!”

叫了半天,不見蘇定方出營。羅成又饑、又渴、又累,傷口又疼痛,只好和羅春撥馬往回走。

羅春說:“少王爺,今天雖然扎死扎傷無數敵兵,可沒拿下蘇定方的人頭,回關去,兩個奸王恐怕又要降罪。”

“不能,他們說了,只要我得勝回關,就將功折罪。今天并沒提叫我取下蘇定方人頭之事。”

“那就好!”

二人邊走邊談,羅成才覺得棍傷如同火燎一般,疼痛難忍,好不容易到了紫荊關前。一看,吊橋高懸,城門緊閉。羅成暗想:這兩個奸王,安的是什么心呢?我和羅春殺退敵軍,按理說,他們應當帶大隊人馬迎我入關,可他們不但無動于衷,并且緊閉城門,真叫人摸不透他們想干什么!

羅成勒馬叫關,城上軍兵說:“元帥有令,不準羅先鋒進關。我們不能開城。”

“這是為何?二位元帥現在何處?……”

羅成話還沒說完,只聽城樓上一陣狂笑。原來,建成、元吉、馬伯良都在城樓上飲酒呢。

建成起身手扶垛口,叫道:“羅成,難道你沒有看見我們嗎?”

“二位元帥,你們為何不給我開城?”

“你拿下蘇定方、杜定方的人頭來了嗎?”

“沒有。”

“沒有人頭,就要殺你個二罪歸一呀!羅成,我弟兄二人再放寬一點兒,只要你取下劉黑闥、蘇定方、杜定方這三人中的一個人頭,或者把劉黑闥的人馬殺敗趕走,就恕你無罪。這兩點你若都做不到,就別想進關!”建成說完,又飲酒去了。

羅成心中暗罵:這兩個奸王,分明是要害我一死!

羅春說:“少王爺,咱們干脆離開紫荊關,回往歷城去吧!”

羅成說:“私離戰場,豈不讓天下人恥笑?再說,父仇未報,我決不離開!”說著,撥馬又奔后漢大營而去。

后面羅春大喊:“少王爺,您先吃點兒東西吧!”

羅成停馬問道:“羅春,哪里有什么吃的呀!”

“今日出馬,我多了個心眼兒,怕出關難返,準備了些牛肉干和點心。”羅春說著,從馬上跳下來,把一個兜囊遞給羅成。

“真難為你想得周到,來,咱們一起吃吧。”

主仆二人,一個在馬上,一個站在馬旁,吃了點兒牛肉干、點心,還喝了點兒水。羅春把剩余的收拾了起來。

羅成看了看這兩匹馬,心里難過了,從馬上跳下來,棍傷疼得他摔倒在地,羅春急忙把他攙扶起來。

羅成眼睜睜地望著自己的寶馬閃電白龍駒,長嘆一聲,說道:“馬呀,馬呀!你馱著你的主人東征西戰,幫助我羅成立下十大汗馬功勞,我們是禍福與共呀!可今天你的主人吃了牛肉干、點心,喝了水,你卻白白跟我拼死拼活,得不到一點兒吃喝,你的主人心里難過呀!”

那閃電白龍駒咴咴亂叫,好似在說:“主人哪,只要您太平無事,多多保重,我餓一頓兒兩頓兒沒有關系!”

羅成為它把肚帶松了松,讓它輕松一下。

突然,敵營一陣炮響,羅成急忙緊一緊馬肚帶,咬緊牙關,忍著疼痛,扳鞍紉鐙上馬,叫道:“羅春,你在后邊給我觀陣,不準你上前!”

“少王爺,你可要小心!”

羅成一拍馬背,說道:“白龍駒,委屈你啦!”

他催馬來到陣前,抬頭一看,正是蘇定方出陣,不由心中高興,大喝一聲:“蘇定方,你來到正好!”說完,抖槍就要交戰。

蘇定方說:“且慢,我有話講。方才我的探子報道:羅先鋒得勝回去,二位元帥卻不讓你們主仆進關。似這樣人面獸心的主子,你保他何用?我們后漢王愛才如命,思賢如渴,非常愛惜羅將軍。他傳令不許我們傷害你。如果沒有他的命令,恐怕十個八個羅成也沒命了!”

“休得胡言,來,你我決一勝負。”

“本帥何懼于你?但奉我主之命,一直沒有對你下毒手。你如投順我主,可封你為一字并肩王,那真是眾星捧月,滿堂果子就數你紅了!我情愿把元帥大印讓給你,讓你掌握兵權,帶領千軍萬馬。這比起你在唐營受盡窩囊氣,命都不保,不是要強幾十萬倍嗎?”

羅成怒道:“我父死在你手,殺父之仇,不共戴天!父仇不報,算什么英雄豪杰?有你沒我,有我沒你。你若真不怕我,我提個要求。”

“你講!”

“你知道今天就我主仆二人出關作戰,你我單對單兩個人動手。你殺了我,去打紫荊關;我扎死了你,算我替父報了仇。如果不分勝敗,決不收兵。”

蘇定方一笑,說:“好!但有一件,到吃飯的時候,我們得吃飯,吃完飯再接著戰。”

“可以。白天不分勝負,晚上接著再戰。”

蘇定方點頭應允。二人催馬上陣,各顯奇能,你來我往,互不相讓。一直戰到黃昏,不分上下。

蘇定方往后一帶馬,說道:“羅成,現在該吃飯了。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心發慌,打仗說打仗,吃飯歸吃飯。”

羅成說:“好,你去吃飯吧!”

蘇定方撥馬回營。羅成、羅春騎馬回紫荊關,抬頭一看,建成、元吉和馬伯良正在城樓上擺宴,連吃帶喝,比比劃劃。

羅成來到關下大喊:“開關!”

城樓上的軍兵報與兩個奸王。建成沖羅成問道:“你可殺了劉黑闥、蘇定方、杜定方?”

元吉緊接又問:“你可殺敗趕走了敵兵?”

羅成叫道:“全沒辦到。”

“那你為什么要進關?”

“我已和蘇定方說好,如分不出勝負,決不收兵,準備疆場夜戰。現在已到吃飯時刻,蘇定方回營吃飯去了。二位元帥,請叫人開城讓我主仆進城用飯,并請派幾十軍兵挑燈籠舉火把,我好夜戰捉拿蘇定方。”

二奸王發出一陣狂笑。建成沖城下大叫一聲:“你讓本帥開城放你進來,不怕本帥殺你嗎?你沒有殺退敵兵,又沒提來本帥所要的人頭,還想進城吃飯?真是妄想!你若肚子餓了,不要緊,可以在城外看著我們吃,也許能看飽呢!”

這些尖酸刻毒的話,氣得羅成眼前一陣發黑,他晃了三晃,搖了三搖,差點兒從馬上掉下來。

羅春急忙跳下馬,來到近前說:“少王爺,他們這樣殘暴,這樣不仁不義,還保他們干什么?咱們回歷城去吧!”

“過一會兒,我還要和蘇定方 決戰,不報父仇,決不能走。”

羅春把牛肉干、點心和皮葫蘆拿出來,請羅成吃、喝。吃喝不多了,羅春舍不得用了。

羅成說:“咱二人分用吧!”

“少王爺,你一個人用吧!吃飽了,喝足了,好拿蘇定方!”

羅成一陣心酸,淚水簌簌而下,哽咽地說:“羅春,我對不起你了。”

他吃喝完了,還剩了點兒,讓羅春用。自己上馬沖到陣前等候蘇定方。

蘇定方已知道羅成不能進關的原因,他吃完飯出營,后邊軍兵舉起火把,挑起燈籠,把黑夜照得如同白晝一般。蘇定方來到陣前,說:“羅先鋒,你來得夠早啦!”

羅成心想:“我進不了關,能不早嗎?”口中卻說:“早來,早要你的命!”

蘇定方微微一笑,又明知故問:“你陣后為何不掌燈籠火把呀?”

“你休管這些閑事!”

“好,我燈籠火把多,就讓你借點兒光吧。”

二人又廝殺在一起,羅成使出全身本領,以死相拼。蘇定方也不示弱,一刀接一刀,你來我往,一直打到半夜,仍不分勝負。

突然,蘇定方大喊一聲:“羅成,停槍!”

羅成也累得不行了,停槍便問:“你要干什么?”

“我們該吃夜宵了。”

“好,你吃去吧,我等你。”

“羅成,你回去多少也吃一點兒。”

“我不餓,用不著吃。”

蘇定方說:“我回營吃,太耽擱時間,會勞你久等。也罷,我就在這兒吃。”他馬上下令,叫人把菜飯送到戰場上。

蘇定方下了馬,自有人在戰場擺好酒菜,蘇定方跟羅成說道:“羅先鋒,你我一塊兒吃吧。”

“我已經說了,我不餓。”

“不是你不餓,是建成、元吉這兩個壞蛋要害你,不給你兵,不給你將,不給你開關,不給你燈籠火把,不給你飯吃,還給你下令要我的人頭,對嗎?你不吃飯,怎能打仗呢?還是吃一點兒吧,如你感到吃我的飯不合適,可以給我點兒飯錢。你如不吃,我可不跟你交戰,因為你是餓著肚子跟我打,就是勝了你,我也不露臉!”

“少王爺,給你吃喝!”羅春催馬上來,把剩的點心、牛肉干和水葫蘆遞了過來。

羅成一看,知道留給羅春那點兒吃喝,羅春沒舍得用。他什么話也說不出來了,背對敵營,一行淚,一口飯,一口水,一下子全吃光喝光了。

蘇定方吃完,上馬提刀,兩個人又戰了起來。

羅成雖然英勇無比,但棍傷疼痛,也沒吃飽,和蘇定方只能打個平手,二人你來我往,又一直戰到天亮。

蘇定方看天又拂曉,大叫一聲:“羅成,該用早膳啦!”

羅成說:“你吃吧,我等你!”

蘇定方吃完上了馬,羅成擰槍就要動手,蘇定方說:“羅先鋒,羅國公,羅少王,你真是寧死不折腰的英雄!可是你太糊涂了,你病體未愈,又受棍傷,拼死來交戰,為誰呀?你父王不是我殺的,是自盡,何必如此恨我?真正值得你恨的是建成、元吉,他們千方百計要置你于死地,你何苦還為他們賣命呢?”

“別說了,打不退你的大隊人馬,我決不回去。”

“你非戰不可,可先回城養傷,傷好再戰。”

“你們人馬不退,我就進不了關。”

“這么說,我們人馬退了,你就能進關。好,我主公賞識你,不想傷害你,我成全你,現在我們就撤兵。”

蘇定方撥馬回營,傳令三軍,馬上撤軍。嚯,大隊人馬起營拔寨,浩浩蕩蕩離開紫荊關而去。

羅成、羅春主仆二人你瞧我看,都怔住了。羅成一想:“不對頭,父仇未報,我不能放他們走呀!”他催馬擰槍,追趕后漢的大隊人馬。殿后的敵將,輪番阻擋羅成。羅成邊殺邊追,一直追出去二十多里。

后面羅春追上來了,大叫:“少王爺,不能再追了,怕蘇定方敗中有詐。萬一中計,不但老王爺的冤仇不能報,只怕少王爺的性命也難保。現在敵兵已經退了,咱們回去,兩位奸王也不能不開關了。進關后,少王爺好好歇養幾天再說吧!”

羅成一看戰馬,又難過起來了:一天一夜多了,它沒吃一點兒草料,沒喝一口水,真難為它了!還有羅春,跟著我遭了多少罪!嗐,回關吧!

羅成、羅春回到紫荊關下,叫軍兵開城,軍兵說:“先鋒,沒有元帥的命令,我們不敢開城。”

“我已經殺退了敵軍,請轉告二位元帥,放我進城。”

這兩位奸王昨晚回府,命親兵又把四大美女找來。他二人和四個美女吃喝玩樂,過了一夜。

天亮起床,建成、元吉打發走那四個美女,剛用完早膳,就有軍兵來報:“啟稟元帥,羅成已殺退了敵軍,第三次叫關。”

建成、元吉忙派人把馬伯良叫來商量。馬伯良眨了眨眼,說:“這其中恐怕有詐。羅成有病帶傷,缺吃少喝,怎能殺退數萬大軍?”

三人小聲嘀咕了幾句,便出府上馬,登上城樓,往下觀看,果然看見羅成在城外。建成喊道:“羅成,你這一陣打得如何?”

“我已經殺退敵軍,請元帥命人打開城門,放我二人進城。”

建成喝道:“唗!你本領再大,也殺退不了數萬大軍。你在戰場上和蘇定方鬼鬼祟祟,分明是和他勾搭,讓他假退兵,你來賺紫荊關,想里應外合奪取我大唐天下,是不是?你的詭計已讓我識破,你休想進關!”

這番話把羅成氣得渾身發抖,羅成沖城上高喊:“建成、元吉,你們這兩個混帳東西,就因為你們不做人事,我教訓了你們,你們便懷恨在心,不顧大局,把你父皇的江山置于九霄云外,全不念我十大汗馬功勞。如果你們現在醒悟,放我進城,我定既往不咎。休息幾天后,不滅劉黑闥,不殺蘇定方、杜定方,誓不為人!”

元吉高聲怪叫:“羅成,你快投你的新主子去吧。再要不走,你來看!”

羅成氣得臉色煞白,嘴唇直顫,說不出話來。

霎時間,城頭上站滿了弓箭手。建成一聲吩咐:“放箭!”

城上亂箭齊發,象雨點一般,嗖嗖嗖地射了下來。羅春說:“少王爺,快快閃開吧,太危險了!”

羅成都快氣死了,這時要抓住建成、元吉,非把他倆生吃活嚼不可!可現在無能為力,只好和羅春離開險地。

羅春說:“少王爺,咱們現在無路可走,只有回歷城了!再不走,恐怕老王爺的冤仇不能報,自己的性命都不能保。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哪!”

羅成說:“羅安死得那么慘,難道仇也不報嗎?”

主仆正談話間,忽聽遠處有馬蹄聲,二人順聲一看,羅春眼尖,說:“那不是杜定方嗎?”

果然是杜定方,他奉劉黑闥之命,單人獨騎來打探羅成的消息。

羅成一見他,眼都紅了,那真是舍生忘死迎著杜定方沖了上去。

杜定方一看是羅成,便笑著說:“我奉主公之命,來紫荊關看羅先鋒是否進城。如還進不了城,要我勸你到我們那邊去,那不是一步登天嗎?”

羅成根本沒聽他的話,端槍刺去。杜定方手揮三停刀,來戰羅成,且戰且退,口中說道:“我不是來和你交戰的。我主公有令,不讓傷害你,我只勸你,識時務者為俊杰,投順才是你的出路。我們蘇元帥正在等你,回頭再見。”

杜定方向西北方向敗了下去,羅成緊追杜定方,羅春緊跟羅成。杜定方邊跑邊回頭看羅成跟來沒有。

羅春大叫:“少王爺,他用的是誘騙之計,你可不能再追啦!”

羅成哪里肯聽,他一直緊追不放,一心要為羅安報仇,追出去有四十來里路,前邊有一條河。羅成的白龍駒雖然餓了一天,但跑起來仍如飛似箭,四蹄登開,不多時就追上了杜定方。

杜定方眼看羅成追上來了,勒馬提刀,見羅成端槍刺來,忙用刀往外架,不料,羅成這一槍是虛晃,刀一架空,羅成的槍已到了,他馬上一側身,正刺中他的右肋,噗哧一聲,這一槍刺得可夠重的了。羅成緊接著用力往外一挑,杜定方離馬落地,氣絕身亡。

羅成在馬上一陣狂笑,仰面朝天,叫道:“羅安,羅安,羅安哪!你聽見我叫你嗎?我把你的仇人挑死了,你在九泉之下安息吧!”

這時,羅成見對岸有一匹馬,馬上的大將正是蘇定方。羅成想:“這真是天助我也,我若再扎死他,就報了父仇啦!”他到河邊一看,樂了。原來河中沒有水。他一催戰馬,想沖過去找蘇定方算帳。戰馬沒跑多遠,馬腿陷進去了,而且越陷越深,拔不出來了。

原來,此處名叫周西坡,這條河叫淤泥河,河中并沒有水,盡是淤泥。

羅成見閃電白龍駒陷入泥中,不覺一怔。此時,突然傳來一陣戰鼓聲。戰鼓響過,埋伏在蘆葦塘兩邊的兩千弓箭手全都挺身而出,一排排,一行行,擺開隊伍,手拿弓箭,眼望羅成,單等令下。

對岸的蘇定方眼看自己八拜之交的好友杜定方被扎死,怒滿心頭,現在看羅成陷入淤泥河,便沖著羅成大叫:“姓羅的,你已經到了絕地。我要為杜賢弟報仇,取你的性命。但我主公還想要你歸順。你知道:苦海無邊,回頭是岸。”他說著,伸左手從馬鞍韉下掏出一個大梆子,右手取出棒槌兒,說道:“羅成,你來看!我手里的梆子,就是命令。一聲響,叫弓箭手對準你;兩聲響,叫弓箭手準備;三聲響,萬箭齊發,你就要當箭耙子啦!現在是你的生死關頭。你要前思后想,你上有高堂老母,下有妻室孩兒,難道你心如鐵石,對他們全不管了嗎?”

羅成一聽,想起自己的老母、妻子、孩兒,不由一陣心酸,但立即振作起來,說道:“蘇定方,如果要我投降,必須答應我一件事。”

蘇定方一聽:有門兒,看來人沒有不怕死的,羅成要投降了!便說:“你只管講。我主公已經說過了,你要當元帥,我蘇烈讓印;愿當王侯,封你一字并肩王。奪過大唐江山,我主公和你平分疆土。你還要什么條件?”

“我投降可以,先叫我摘下你項上的人頭。”

蘇定方聽后,只氣得哇呀呀大叫起來,罵道:“羅成,給你臉你不要臉!你殺了我多少大將和兒郎,如今你已死到臨頭,還如此囂張,真是欺人太甚!既然你不降,就休怪本帥心狠啦!”

蘇定方說完,把手中的梆子敲了兩下,弓箭手全把弓拉開了,都對著羅成。如果再敲一下,羅成就會死在亂箭之下。

蘇定方大喝一聲:“羅成,你現在投降,還不算晚!”

羅成在馬上面不改色,哈哈大笑,說道:“蘇定方,我中了你們誘敵之計,身陷淤泥,但這嚇不倒我羅成!支油鍋,我敢跳;栽刀山,我敢上。大丈夫生在三光之下,生而何歡,死而何懼?常言道:沒有不死之人,沒有不敗之,沒有不衰之國。你來看哪!”說著,扔了五鉤神飛亮銀槍,解頭盔,解開絆甲絳,把甲卸下,叫道:“蘇定方,先死的容易,后死的更難,將來總會有人給我報仇雪恨!你下命令吧,我羅成要是皺一皺眉頭,就算不得英雄好漢!”

蘇定方面對這樣不怕死的鐵漢,又氣又恨,又非常欽佩。他想:“也罷,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既有真不怕死的人,那就送他回老吧!”

他手中的梆子第三聲響了,箭似飛蝗射來,眨眼間,羅成渾身上下都是雕翎箭,死在淤泥河上。

羅春催馬趕來,看見羅成身亡,立時昏倒,不省人事。

劉黑闥和蘇定方一商量,叫人把羅成尸體搭上岸邊,盔甲槍馬全歸攏在一起;又把羅春救活,對他說:“我們敬你主人是個英雄,不讓他拋尸露骨,準備棺槨,把他裝斂起來,你把他的棺槨和盔甲槍馬全帶回去吧。”

羅春把羅成的棺槨和盔甲槍馬運回歷城。到后來,瓦崗寨群雄鬧長安,搭救李世民,捉拿建成、元吉,為羅成報仇。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电竞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