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古典文學網 > 元明清文學 > 紅鬃烈馬

第十場 大登殿

薛平貴 道白:魏虎!你清算我一十八年糧餉!

魏虎 道白:啊!征西路上臨陣脫逃,哪有大糧與你!

薛平貴 道白:講出此話敢和我面見天子?

魏虎 道白:見有何妨!

薛魏 道白:啊~~~~!哈哈哈哈~~~~~~~!

玳瓚公主 唱:金翎鴿子把信傳!大王必定有磨難。

傾國兵馬催前戰,這一馬殺奔了西京長安。

王允 唱:天不幸老王把駕宴!魏卿護我登金鑾。

耳內里忽聽得人聲喊~~~~!

眾人役 道白:押回何處?

玳瓚公主 道白:押回大營!

薛平貴 唱:為王后宮把衣換!平貴今日作長安。

將身兒打坐在金鑾殿,常隨校官聽心間。

金牌調來銀牌宣,寒窯里宣來王寶釧。

常隨 道白:娘娘上殿!

王寶釧 唱:金牌調來銀牌宣,寒窯里宣來王寶釧,

道白:九龍口里向內看~~~~,哎呀!天嗒嗒!有只見奴的夫打坐金鑾,

我只說朽木材能起焰,沒料想燒鍋底就要生煙。一搖二擺上金殿,

口呼新君萬萬年!萬萬年!

薛平貴 唱:寒窯受苦十八載,朝陽院先把蟒袍穿。

王寶釧 唱:叩一頭謝主恩千千萬萬!寒窯里苦死了王氏寶釧!二月二龍抬頭,

寶釧梳妝上彩樓,王孫公子有千萬。繡球單打薛平頭,寒窯受苦十八載,

等著!等著!坐皇后!

薛平貴 道白:馬大!江海一聲喚!把王允綁在我面前!

王允 唱:金牌調來銀牌宣,宣我王允上金鑾。

低下頭來上金殿,喚新主宣我為哪般?

薛平貴 道白:一見王允氣炸膽,氣得人陣陣咬牙關!

馬大江海一聲喚!把王允推下吃刀弦!

王允 唱:一言不答推下斬,是何人搭救我命還?

王寶釧 道白:慢著!刀下留人!~~~~~~~!

唱:刀斧手莫要殺莫要斬!我還要上殿拿本參!

我這里提衣跪金殿,新主!再叫新主聽心間。

我父把你何發犯?怎人殺他喪黃泉!

薛平貴 道白:你聽著!

唱:當年定計把王害,王今殺他理應該。

王寶釧 唱:王寶釧舍命把父救,再叫新主聽心間。

倘若赦了我的父,你我就有夫妻緣。

倘若不赦我的父,將鳳冠摔在你面前!

薛平貴 唱:王寶釧莫要摔鳳冠,法場上解下來老椿萱!

王寶釧 唱:叩一頭謝恩典!殺場上解下老椿萱!

王允 唱:一言不答推下斬,險些兒我命難保全!

是何人救了我的命~~~~~!奧!

那是寶釧~~~~~~~~~兒啊!~~~~~~!

長隨官 道白:如今要叫娘娘千歲!

王允 道白:要叫娘娘千歲!

長隨官 道白:是的!趕快叫過!

王允 道白:好!我叫~~~!

長隨官 道白:快叫!

王允 道白:娘娘!千歲!

唱:我的兒啊~~~~~~~~!從天上降下王寶釧!

王寶釧 唱:爹爹!~~~~!聽說把父推下斬!嚇得你兒心膽寒!

為救父你兒上金殿,險些兒蟒袍不得穿!

王允 唱:你今救得父不死,兒落個節孝兩雙全!

王寶釧 唱:說什么節孝兩雙全,你隨孩兒上金鑾!

九龍口里忙跪見!你把我年邁爹爹快快封官!快呀快封官!

薛平貴 唱:王寶釧見識淺,方才不斬又要官。

殿角端一把朱紅交椅,等王的朝事一畢再封官!

王允 道白:謝新主!

唱:叩一頭來謝恩典!打坐一旁我發熬煎!

薛平貴 道白:馬大江海一聲喚!把魏虎綁在我面前。

魏虎 唱:拉的拉來,掀得掀,好似二鬼扯判官。九龍口里抬頭看!

上邊打坐三挑擔!假若饒了我不死,我情愿與你保江~~~~唉!~~~山!

薛平貴 道白:奸賊!

唱:一見魏虎氣炸膽,氣得人黑血上下翻,馬大江海一聲喚!~~~~~~!

把魏虎推下吃刀弦!

王寶釧 道白:慢著!

魏虎 道白:別忙!有親戚呢?

王寶釧 道白:叫聲主莫要斬!為妻還要問一番。

薛平貴 道白:當年寒窯怎傳訊,一樁一件問實言。

王寶釧 道白:忙吩咐長隨官兒把座打!唉!老賊呀!在叫魏虎小冤,當年寒窯怎傳訊,你說我主被馬踏,早早說了真實話,不說實話把爾殺!

魏虎 道白:哎!你三姨!你三姨不必出此言,魏虎把話說心間,害你平貴”岳”~~~~~!

唱:四娃子包扁食——包不黏了!哎!你三姨!害你平貴岳父過!光怨魏虎所為何?

王寶釧 道白:嗯!老賊呀!

唱:好漢做事好漢擔,何必又把好人攀。叫我主下令把賊斬,我朝里不要魏狗官!

薛平貴 道白:馬大江海一聲喚!把魏虎推下吃刀弦!

魏虎 唱:岳父!你把娃撂置得不像啥了!

薛平貴 唱:斬魏虎除去王心頭患,長安城撥云見青天。

轉面我把梓童喚,為王把話說心間。

當殿上王賜你金車鳳輦,王相府先把岳母搬!

王寶釧 唱:當殿上我領了金車鳳輦,王相府先把我娘搬!

王夫人 唱:日月雖高人常明!

王寶釧 唱:這件事情兒未經!

王夫人 唱:九龍口里往上報!

王寶釧 唱:討膳的乞兒坐朝廷!

王夫人 唱:走上前來忙跪定!

王寶釧 唱:你將我年邁母親快快封宮!開呀快封宮!

薛平貴 唱:攙定岳母待我拜~~~~~~~~!兒三拜九叩理應該。

平貴當年離娘早,你和我親娘都一般!

把岳母封在養老院,等兒的朝事一畢再問安。

王夫人 唱:施一禮謝恩情,多謝圣上把我封。

往上看往下看,我娃才是個福蛋蛋!

實服了寶釧好鳳眼,十八年守出了龍一盤。

恨氣不過要掃興,開言再叫老相聽!

你說我養女無有用,我今抓女成了名。

我女兒烏鴉成了鳳,門婿鯉魚成了龍。

龍的龍來鳳的鳳,他把我封到養老宮。

養老宮也非輕,你看我享榮不享榮?

王允 唱:好好好!

王夫人 唱:得勝你?

王允 唱:你享榮,我掃興!

王夫人 道白:嗯!你該掃興么!

王寶釧 唱:娘啊!國王江山輪流轉,打墻的板兒上下翻。

忙把老娘攙下殿,回頭觀見老椿萱。

爹爹不信睜睛看,討飯的乞兒坐了長安。

頭戴沖天冠,蟒袍身上穿。要系白玉帶,蟒袍身上穿。

端端正正,正正端端,端端正正打坐在金鑾,坐了長安。

薛平貴 道白:馬大江海一聲喚!宣你皇姑上金鑾。

馬大江海 道白:皇姑上殿!

玳瓚公主 唱:離了西涼到長安,他國我國不一般。

他國吃的米和面,我國把奶子當膳餐。

走上前來用木看~~~~~!

道白:馬大將軍!那邊廂坐的是何人?

馬大 道白:他乃天朝王氏寶釧!

玳瓚公主 道白:怎么說她就是王氏寶釧?

馬大 道白:正是的!

玳瓚公主 道白:皇姑近看呢?

馬大 道白:施上一禮!

玳瓚公主 道白:好啊~~~~~~~~!

唱:走上前來拿禮見!

道白:這是馬大將軍!

馬大 道白:噯!

玳瓚公主 道白:皇姑給她見禮,她怎么捂起她肚肚來了?

馬大 道白:咱們行禮是獅子大張口!她們天朝行禮是懷中抱月。

玳瓚公主 道白:好!你們下去!

唱:走上前來忙跪定,問新主宣我為那般?

薛平貴 唱:求皇姑!你姐姐坐了昭陽院,王封你西宮下院莫嫌偏!

玳瓚公主 唱:玳瓚女聽一言將心悔爛,離我國到天朝反來作偏,

思一思,想一想惡火難咽,殺壞了薛平貴二反長安。

薛平貴 道白:擋住!

王寶釧 道白:慢著!

薛平貴 道白:擋住!

王寶釧 唱:慢著!我的妹妹啊~~~~~!妹妹莫要使龍泉,姐姐把話說心間、,

你我此間莫久站,隨姐姐下邊把酒餐!

薛平貴 道白:王允聽封!

唱:你女兒坐了昭陽院,王封你當朝太師在朝班。

王允 道白:謝主龍恩!

薛平貴 道白:明日在朝設宴,眾卿下邊~~~~~~請!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电竞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