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古典文學網 > 元明清文學 > 河朔訪古記

卷下

河南郡部河南府路。《禹貢》:豫州之域。周武王定鼎于郟鄏,則今王城也。成王卜瀍水東,澗水西,即今府城也。秦置三川郡,謂大河、伊、洛三川也。項羽以瑕丘、申陽為河南,至漢為河南郡。光武都洛陽,魏置司州襲都于此。西晉亦都洛,魏孝武自此遷都長安。東魏改洛州,周大象間,為東京,置洛陽郡。隋為洛州,大業間遷都于此,改曰豫州,尋為河南郡。唐復為洛州,號曰東都。五代梁改西京,宋為西京河南府,金改曰金昌府全勝軍。國朝改曰河南府路,領州一曰陜州。陜州統縣四:曰洛陽、曰偃師、曰登封、曰鞏(謹按《元史·地理志》當作“領州一,縣八。縣曰洛陽、宜陽、永寧、登封、鞏縣、孟津、新安、偃師。州曰陜州。陜州統四縣:曰陜縣、靈寶、閿鄉、澠池。”)

洛陽縣。周之下都,是為成周也。漢為河南郡,治曰平陰縣。東漢改洛陽縣,晉曰金墉城。唐曰來庭縣,神龍初,仍改洛陽,宋、金因之。國朝為河南府路,附郭縣。

白馬寺。洛陽城西雍門外白馬寺,即漢之鴻臚寺也。水平十四年,摩騰三藏法師,以白馬馱經至此,因建寺以白馬名。鴻臚寺,漢為掌四譯客官署,三藏以西域僧,故得館于此。自古惟官府有寺,佛廟得名,蓋踵鴻臚之名始于白馬也。寺有斗圣堂一所,世傳三藏與褚善信讎校經義之所。又有三藏贊碑一通,撰文、書篆皆宋真宗御制也。又有翰林學士蘇易簡所撰碑一通,備載寺之興廢始末甚詳,至欽宗靖康時毀于金人兵火。逮國朝至元七年,世祖皇帝,從帝師帕克巴之請,大為興建,門廡堂殿,樓閣臺觀,郁然天人之居矣。庭中一巨碑,龜趺螭首,高四丈余,碑首刻曰:“大元重修釋源大白馬寺賜田功德之碑。”榮祿大夫、翰林承旨閻復奉敕撰碑,曰:“圣上大德改元之四年冬十月,釋源大白馬寺告成,詔以護國仁王寺水陸田在懷孟六縣者,千六百頃,充此恒產,永為皇子孫祈福之地。仍命翰林詞臣書其事于石,臣復謹按清慧真覺大師文才,所具事跡,漢永平中,摩騰竺法蘭以白馬馱經,至于西雍,初假館于鴻臚,后即東都雍門外,建白馬寺,為譯經之所。嗣后,沙門踵至,若康僧會之于吳,佛圖澄之于晉,鳩摩羅什求那跋摩之于宋,元奘無畏之于唐。千載而下,經論日繁,教風日競,北至幽都,南逾瘴海,東極扶桑,西還月窟,蓮宮梵宇,彌亙大千,實權輿于此,綿歷劫火,寺之興廢,有可考者宋翰林學士蘇易簡文石在焉。國初,有僧曰英山主,以醫術居洛,罄藥囊之貲,謀為起廢。或訝其規模太廣,工用莫繼,則曰:‘茲寺中華佛教根柢,他日必有大事,因緣余第為張本爾。’至元七年,帝師大寶法王帕克巴,集郡國教釋諸僧,登壇演法,從容詢于眾曰:‘佛法至中國,始于何時?首居何剎?’扶宗宏教大師,龍川講主行育,時在眾中,乃引水平之事以對,且以營建為請。會白馬寺僧行政言與行育,協帝師嘉納聞于世祖。圣德神功文武皇帝,特敕行育,綜領修寺之役。經度之始,無所取財,遍訪檀施于諸方,洊更歲龠而未睹成效。帝師聞之,申命大師丹巴董其事。丹巴請假護國仁王寺田租,以供土木之費,詔允其請。裕宗文惠明孝皇帝,時在東宮,亦出帛幣為助。于是工役始大作,為殿九楹,法堂五楹。前三其門,傍翼以閣云房、精舍齋、庖庫廄,以次完具,位置尊嚴,繪塑精妙,蓋與都城萬安、興教、仁王三大剎比績焉。始終閱二紀之久,緣甫集而行育卒,詔贈司空鴻臚卿,謚‘護法大師’。文才繼主席酬酢眾,務率其屬敏于事者,曰凈汴等以畢寺之余功落成之際,仁王寺欲復所假田租。文才即遣僧言于丹巴曰:‘轉經頌禧,寺所以來眾僧也。有寺無田,眾安仰?’丹巴令宣政院官達什愛滿等奉請,遂有賜田之命,且敕有司世世勿奪”云。寺二:一在宜陽縣治西九十里,又一在永寧縣東南二十五里。

應天禪院。在河南府城東北市坊火燒街,即太祖降生甲馬營故基也。大中祥符九年,西京應天院太祖神御殿成,為屋九百九十一區,命宰相向敏中為奉安圣容禮儀,使入內都知張景管句奉迎,敕諫議大夫戚綸告永昌陵。

上清宮。在洛陽縣西北北邙山之西,唐老子廟,乾封賜額曰“元元皇帝廟”。開元末,西北別建元元觀,復改曰“上清宮”。宮壁有吳道子畫神堯、太宗、中宗、睿宗、元宗五帝御容。又有《元宗齋宮詩》碑。朱溫廢為老子廟,后唐莊宗復為上清宮云。杜少陵有《冬日洛城謁元皇帝廟詩》,即其宮也。牛口谷、榆窠園皆在宮之相近云。廟壁龕杜甫五言古詩一首,唐陸肱所書碑也。

嵩陽宮。在登封縣北五里,本漢武帝宮也。后魏建精忠觀,隋改上陽觀,唐武后改嵩陽宮,大中祥符二年,改天封觀,后復為嵩陽宮。宮有漢武帝御井、古柏二株,蔭數百步,武后皆封五品大夫,世稱大小將軍云。宮前圣德感應頌碑一通,唐徐浩書。殿東柱刻曰:“國子博士韓愈與著作郎樊宗師、處士盧仝、道士趙元遇,元和四年三月二十六日題。”

崇福宮。在登封縣東北四里,乃占太乙之所治也。宮后有太乙殿,殿后有太乙泉云。至宋章圣朝,合州進木文丈人,其事甚怪,比至京,木中人呼萬歲者三。詔賜崇福宮安奉,故李廌方叔有詩曰:“真人友造化,故與物為一。持此誠與神,可貫金與石。何為輒入木,厭世未肯出。衣冠儼如生,隱若顧陸筆。”

測影臺。在登封縣東南二十五里,天中鄉告成鎮,周公測影臺石跡存焉。告成即古嵩州陽城之墟,是為天地之中也。臺高一丈二尺,周十六步,可容八席,《周禮》:“大司徒以土圭之法,測土深,正日景,以求地中,建王國焉。日至之景尺有五寸,謂之地中。”唐開元十一年,詔太史監南宮說,以石立表。宋太中三年,汜水令李偃重建,增崇七尺。國朝至元十六年,太史令郭守敬奏設監候官十有四員,分道測景。十八年,奉敕于古臺之北筑臺,高二十六尺,中樹儀表,上為四銅環,規制極精致。命有司營廨舍門廡,又于古臺新臺南,建周公之廟以祀之。其碑則河南憲史李用中撰文也。臺西則天中觀云。

嵩山中岳廟。在登封縣東一十二里,曰中岳廟。殿屋宏麗,垛樓四闕,角復道聯屬,擬于宮庭。三門之下,二衛神皆鐵鑄,極雄偉。兩廡碑石森列,皆國朝代祀者所立也。又有唐碑一通,韋行儉所撰。宋碑三通,盧多遜、王曾、陳知微所撰。國朝修廟碑一通,則盧陵歐陽元撰也。廟西又有鎮皇廟云。中岳之神,今封為“中天大寧崇圣帝”。

中岳中天崇圣帝廟。在登封縣。按:中岳,唐武太后垂拱四年,改嵩山為神岳,加岳神為太師,使持節仲岳大都督封中天王,禁斷芻牧。萬歲登封元年,尊為神岳中天黃帝,天靈妃為天中黃后,后罷之。明皇天寶五載,封中天王。至宋大中祥符四年,號中岳崇圣帝。貞明后,乾興元年,改顯明皇后,唐開元八年建。考唐制:每歲土王,河南尹奉詔祀岳。至宋亦知府往祠,慶歷后,通判攝事。今在縣東北九里。按:其神性慈,傳五戒,不享葷辛。廟始在東南嶺上,今廟之東。后魏太武帝大安中,徙于神蓋山,在今廟之北。至宋大武,方移于此。廟南有雙石,闕外石人一對,闕上多記刻,后漢安帝元初年建。

升平太子廟。在偃師縣南,古緱氏縣東南二十里,曰府店。店南緱氏之上,有升仙太子廟,古曰“王仙君廟”,漢武建西王母祠于其右。王母姓緱氏,故以名其山云。唐武后萬歲通天元年,改賜今額,又曰“賓天觀”。觀有唐二碑:一通,乃左相陳希烈撰文,徐浩書;一通則武后自書撰也。二碑今皆不存,今惟有一碑,國朝陳天祥所撰者也。天祥揚歷臺諫,素有風節,為時名臣,贈平章政事、趙國公,謚曰“文忠”,世尊之為“緱山先生”。按《神仙傳》曰:“周靈玉太子名晉,字子喬,好吹笙作鳳鳴,游伊洛之間,浮丘公接以上嵩高山,學神仙之道,三十年后七月七日,乘白鶴而去,因立祠于緱山之下焉。”祠南有浴鶴池、仙屋、石室。武后于石室中,開石匣得一古劍,神光赫然。緱山,大抵若覆盂之狀,高不百尋,周不數里,且無泉石之勝,因仙居之名而著聞四方也。土人云,至今風月清夜,然時聞笙簫之聲。

漢光武帝原陵。在臨平亭南,方三百二十步,高六丈,西望平陰,去洛陽東南十里(按《帝王世紀》,作十五里)。

漢明帝顯節陵。在洛陽縣東南三十七里,故富壽亭也。陵周三十丈二尺,無周垣,行馬四出,在殿北,提封田七十四頃。

漢章帝敬陵。《帝王世紀》曰:“在洛陽縣東南三十九里,陵周三百步,高二丈六尺,無周垣,為行馬四出,司馬門、鐘虡皆在,行馬內寢殿園省在東園寺,吏舍在殿北,提封田十二頃五十七畝八十五步”(按《河南志》,作提封田二十頃五十五畝)。

和帝慎陵。在洛陽縣東南四十一里。陵周三百八十步,高十丈。

順帝憲陵。在洛陽縣西十五里。陵周三百步,高八丈四尺,北邙山下,制度并同前,但鐘虡在司馬門內,寢殿園省寺吏舍在殿東,提封田四十八頃十九畝三十步。

魏明帝高平陵。在洛陽縣東南四十里大石山,即萬安山也。

宋太祖永昌陵。在芝田西四十里,陪葬子孫十五

宋太宗永熙陵。在芝田西南四十里,皇堂深百尺,方廣八十尺,陵臺方二百五十尺,置守陵五百人,陪葬子孫凡八

真宗永定陵。在芝田北五里,皇堂深八十一尺,上方百四十尺。

仁宗永昭陵。在芝田北十二里。初崩,發諸路卒四萬六千七百八十人,修奉山陵。

英宗永厚陵。南至定陵七里一百三十步,東至昭陵九十步。

神宗永裕陵。在永厚陵之西。

哲宗永泰陵。在裕陵東北。

漢劉寬墓。在洛陽上東門外。墓南二碑,漢隸,蔡邕所書。碑首題曰:“漢太尉、車騎將軍、特進逯鄉侯劉公碑。”其一碑,門生殷包等所立,碑陰刻:“贈物綠含玉、落星錦之類。”一碑故吏李諫所立也,碑陰刻故吏鄉里名氏云。二碑所載,與《漢書》同,但遷官次序頗略異耳。寬以漢中平二年卒,至唐咸亨元年,其裔孫胡城公爽,以碑歲久皆仆于野,為再立之,并記其世序云。嗚呼!前世士大夫世著之譜牒,故自中平至于咸亨,四百余年而爽能知世次之詳也。今之譜學亡矣,雖名臣巨族,未有譜。然而俗尚茍簡廢失者,豈止譜而已哉!

杜氏。在鞏縣西五十二里首陽山東。唐杜審言,及于閑、孫甫三世墓,皆在焉。

宋參知政事范文正公仲淹墓。在洛陽縣南七十里神陰鄉彭姿店東北萬安山下。其子,丞相忠宣公堯夫以下皆祔葬。兆內文正公之碑,則歐陽文忠公撰文,額曰:“懷賢之碑”。忠宣公神道碑,則曾文昭公肇撰文,額曰:“世濟忠直之碑”。墓東則守裒賢寺,寺有范氏復祖墓碑一通,天臺陳基之文也。其略曰:“宋太師魏國范文正公以上三世墓,皆在吳門之天平山,至公始葬洛陽。母謝夫人之兆,其子丞相忠宣公以下三世皆祔焉。靖康之亂,子孫在吳,弗獲展墓,逮我元混一,故公克登祀典,有司致祭惟謹。公八世孫文英,謂其子延方曰:‘吾子孫幸生明時,憑藉余澤,食有義田,居有義宅,教有義塾,而祖宗邱隴鞠為芻牧之區,尚安得為子孫哉?’延方自吳門,不遠數千里,致其父命于河南,僉憲李齊、御史沃哷海壽出金,為倡率其鄉黨牧倅奉牲墓下,豪民觀感,卒復所封舊地倅草繚垣壤樹筑室,俾甥趙氏廬其上。”又曰:“文正公以閑生之氣,王佐之才,致位將相,為宋忠臣。誦其詩,讀其書,可以立忠信而尊君父,興王道而致太平。其父子窀穸,使斧斤耒耜相尋其中,豈國尸祝以待先賢之意乎?”基字敬,初能詩文,游京師名稱藉甚,則余之故人也。

邵康節先生之墓。在洛陽縣南,伊闕西南九里,曰辛店,伊水西也。

《洛陽金石刻》漢碑:太尉劉寬碑一通、丞相蕭何碑(折作兩段)。魏碑:三斷碑二通(皆漫無字)。齊碑:佛龕碑(天統三年立,武平二年刻)、二祖天師碑、馮翊王平等碑。后魏碑:侍中廣平穆王碑(俗云陵冢碑,大昌元年立)、景王碑、魏汝南文宣王碑、末帝碑、元魏碑(韓殷隸書,天平四年立)、升仙太子廟碑(梁雅文)、唐碑:啟母廟碑(楊炯文)、金字碑(韓滉書)、義成軍節度使曹公碑(長慶四年立)、程公碑(陸賢書,開元二十年立)、劍南東西川鹽鐵青苗租庸等使兼殿中侍御史虢州刺史嚴公碑(顏顧書,元和中立)、龍門龕石像碑(袁元哲書)、彭王傅贈太子少師徐浩碑(次子徐峴書)、啟圣宮臺敕碑(太子亨題)、洛陽尉馬允中碑、黃門侍郎孫公碑、荊州長史孫公碑(張延諷書)、延州刺史孫公碑(開元二年立)、齊州刺史崔府君碑(崔平書,大中八年立)、陳公碑(蕭祐立)、右仆射曹公碑(正元四年立)、左仆射牛公碑(長慶二年立)、邕州刺史裴公碑(鄭還古書,開成五年立)、房州刺史盧府君碑(張文禧書,正元九年立)、東都留守盧府君碑(開元中立)、太原少尹盧府君碑(張文禧書,正元九年立)、歙州刺史郭府君碑(開元十二年立)、散騎常侍黎公碑(嗣子書,太和中立)、塞軍使張君碑、丞相司空李公碑(太和中立)、明威將軍田府君碑、韓尊師道德碑(開成四年立)、太子賓客王府君碑(周式書,大歷中立)、工部侍郎趙公碑(王宣書,開元十年立)、左衛太將軍卞國公泉公碑(彭杲書)、左仆射太子少保劉公碑、都督隴右群牧韋公碑、秦公碑、太子少保崔公碑、廬州司馬劉府君碑、真堂記碑、測景臺記碑、會喜寺碑(徐洪八分書)、嵩岳廟碑(八分書)、嵩山寺頌碑(胡莫書,開元十七年立)、辨正禪師奉先塔銘碑(徐峴書)、太子翊善鄭公碑、光福寺塔題名碑(王仲舒書)、嵩山題名碑(韓愈書)、江陰縣令武登碑(長慶四年立)、澠池縣南館記碑(盧元卿八分書)、太子賓客孟簡碑、普寧郡王陳府君碑(蕭祐書)、權公碑、太原尹唐公碑(盧曉八分書)、工部侍郎趙國公碑、襄陽李公碑、惠林寺題名碑、惠林寺新修軒廊記碑、清河崔公碑、太子賓客孔府君碑、諫議大夫王府君碑、白樂天墓志碑、刑部尚書自居易碑(許邠書)、吏部郎中盧府君碑、如云筠禪師碑(楊遠書)、尊勝幢碑(篆書)、心經幢子碑(篆書)、白樂天龍門八節灘詩碑(樂天自書)、鄭州司馬王公碑(景龍三年立)、伊州刺史衡府君碑(長安三年立)、蕭府君碑、杭州刺史李公碑(部公書)、邛州刺史狄君碑、幽林思嵩山詩碑(韓覃作)、杜甫題元元皇帝廟詩碑(陸肱書)、白樂天香山寺詩三十韻碑(賀拔惎書)、李德裕平泉山居詩碑、天后御制詩碑(王知恭書)、后魏大將軍泉府君碑、華夷圖碑、洪州錄事參軍趙道先碑、節度使畢公碑(唐惟蔚書,咸通六年立)、魏公碑(太和六年立)、隋州錄事參軍狄公碑。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电竞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