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古典文學網 > 元明清文學 > 掛枝兒

雜部十

○妓客問答好哥哥,略住住,吃茶了去,不合你來遲了,(我又)接了別的,是奴得罪了,多多得罪,姐姐,你說那里話,(難道)我和你比別的,(你)好好(去)陪他也,(我)另日來看你。

○夜客站階頭一更多,姻緣天湊。叫一聲有客來,點燈(來)上樓。夜深東道須將就,擺個寡子,猜拳豁指頭。唱一只打棗竿兒也,(客官)再請一杯酒。○站門有下梢沒下梢,煙花債兒償不到,多也惱,少也惱,老鴇性兒喂不飽,你也瞧,我也瞧,闖門的白綽的忒殺唣,(管你)倚破(了)門兒磨穿(了)壁,(管你)站酸(了)腳兒悶肭(了)腰,眼盼盼巴(不能勾)俏麗(的)郎君也,來了,啐,(又向)別人進去了。

○孤孀俏孤孀頭帶白,身穿著麻孝,手提(著)男懷抱(著)女,走到荒郊,對塋哭一聲,(我的)亡夫來到,孩兒年紀小,私沒半毫,叫不應的青天也,掉得我這般樣早。

○又俏孤孀除下白,脫下了麻孝,棄著男撇著女,打扮得嬌嬌,(只為)門房親戚無依靠,孩兒等不得他大,私日漸消,(只得嫁)一個養的新人也,天。(你在)重泉不要惱。

○妓子弟們初出景聽我教導,第一件要老成,切莫去鬧,小娘們就是活強盜,口甜心里苦,殺人不用刀,哄了(你的)銀子也,(他)又與別人好。

○又煙花寨伏下紅綿套,繡房中香噴噴(是)刑部(的)天牢,汗巾兒上小字兒是個勾魂票,(沒法了),他把頭發剪,苦肉計將皮肉燒,動不動說嫁也,(你問他)嫁過幾個人兒了。

○又有情哥,你須是頻頻到,有情哥,你多請些酒共肴,有情哥,我把你終身靠,有情(在)口里叫,無情(在)肚里包,果是(個)真情也,不要財和寶。○哭情人哭情人,哭出他銀一錠,一頭送,一頭哭,一頭袖了銀,老媽兒問道,你哭他則甚,非是我哭他,暖暖他的心,見了(他的)銀子也,越發哭得緊。○拿人走滾的心腸兒,(我也)難拘難系,(我)識透你(是個)點水的蜻蜓,點著水兒就飛,(人到說你是個)溜雀兒,跳鉆鉆拿你不住,(你就是個)蜻蜓兒,(難脫我這)蜘蛛網,(你就做個)溜雀兒,(我七支竿)不放你飛,(你便是)一顆滾盤(的)真珠也,(我也會使)細絲線兒穿著你。

○教乖在行中走,怎不學些伶俐,人面前說句話也要見機,直頭直腦全不濟,要奪人的趣,乖里放些癡,你不去調人也,自有人調你。

○教人見說話乖人兒賽,乖人兒說話笑人,乖人兒還被人兒賣,乖人兒有處,人兒一般(的)乖(休得)自恃乖乖也,不把人兒睬。

○小尼姑小尼姑猛想起(把)偏衫撇下,正青春,年紀小,出什么,守空門(便是)活地獄,難禁難架,(不如)蓄好(了)青絲發,去嫁(個)俏冤,念什么經文也,佛,守什么的寡。

○小和尚小和尚就把女菩薩來叫,你孤單,我獨自,兩下難熬,難道是(有了)華蓋星(便沒有)紅鸞照,禪床(做)合歡帳,佛面前(把)花燭燒,做一對(不結發的)夫妻也,(和你)光頭直到老。

○趁船趁船的就在隔窗兒打鋪,不料他板縫里覷著了奴,夜來光景都瞧破,起手(兒是)怎么樣,結末又如何,明日里(的)朝辰也,他把啞謎兒來道著我。○燈花問答燈花兒今夜里開得(真)奇異,莫不是他來到報與奴知,癡癡的看著渾忘寐,(這)早晚不見來,燈花,(你)結怎的,(反)等得我心焦也,到不如不開了你。○那燈花告姐姐,(你也)欠些伶俐,我見你想得慌,假傳個信兒,誰知你抱怨我翻成惡意,你的緣分淺,非關我報信虛,我在處處(的)開花也,處處不像你,○那姐姐罵燈花,(你也)忒不誠實,怎見得那冤把奴虧,終須有日(和他)重相聚,燈花,(你也來)哄著我,何況那薄情的,(想必你在)處處(的)開花也,處處埋怨你,○小梅香告姐姐,(你也)忒煞瑣碎,燈花兒也與共講一場是非,那燈花那管人的婚姻事,(姐夫)今晚是不來了,明日來也未可知,(我與你)挑去那燈花也,(睡到)明日再商量起。

○占卦悶懨懨獨坐在房兒內,猛聽得房兒外(打一下)報君知,叫梅香請先生(要)問個詳細,占一當行人卦,問他幾時歸,從直的說來也,先生,(我)重重相謝你,○那先生聽說罷,微微冷笑,擲金錢,問周易,占動三爻,那卦中到有蹺蹊兆,占的是單上單,難逢拆上交,(想是)又有(個)情人也,姐姐,(把)身子(兒)纏住了,○那姐姐聽說罷,雙眼流淚,我為他受盡了多少矜持,你緣何又被人纏住,你虧心天有眼,我虧心神自知,焚一炷清香也,冤,我是也咒殺你,○小梅香勸姐姐,(你)何須流淚,那先生不過是賣卦的,(又不是)袁天罡李淳風重回陽世,難道這般樣準,說不歸就不歸,切莫要心酸也,姐姐,連累梅香也不歡喜。

○鄉下夫妻俏娘兒遇清明,(把)先塋來上,鄉下人看見了,手腳都忙,若不是小腳兒(就認做)觀音樣,一般樣父娘猙,偏生下這俊嬌娘,引掉我的魂靈也,回就亂嚷,○見妻兒在灶跟前,(不覺)沖沖發怒,作甚業,晦甚氣,討(你這)夜叉婆,黃又黃,黑又黑,成什么貨,(別人)老婆嬌滴滴的美,(看不上)你這車腳夫,(你不見那)上的姑娘也,愛殺愛殺了我,莽喉嚨叫一聲,(我的)鄉下大舍,龍配龍,虎配虎,姻緣簿上差,臭野蠻配村姑也是天生天化,天鵝肉想不到口,癡殺你這癩蛤蟆,(我若比那)上(的)姑娘也,(自有上的)姑夫配著(我)耍,好鄉鄰好言語(勸你爭)什么大事,鄉下夫,鄉下妻,(比不得)城里(的)豐姿,一年戽水兼插蒔,(這大娘子)黃黑(也不是)胎生的,就是大舍(原好個)小官兒,(你若一年半載)住在(那)城中也,(包你比著那)上的無彼此。

○取妾癡心人討一個偏房來至,到了門,住了轎,且慢慢的,難道他報帖兒(也不)遞一遞,眷生既不妥,晚生又不宜,(只得)遞一個寅生也,(與你做)同寮般共相處。

○急口路陌人肩挑了烏盆來賣,(有個)媽媽兒手擔著醋瓶來,上橋時相撞著,(骨碌碌)瓶盆都打壞,盆要瓶賠瓶不肯,瓶要盆賠盆不諧,盆要瓶賠瓶要盆賠也,(那時)瓶盆都要買。

○又小大姐(與我)收拾好藤穿(的)大帽,明早要教場中去下操,枕邊專聽雞兒叫,偶然睡去了,(呀),曉星兒這么樣高,(呀,不好了,罷了,誤了,銃也放了,旗也掛了,門了開了,人也齊了,只得)穿上一雙翁鞋也,(跑到)教場中去點卯。

掛枝兒纂下的掛枝兒委的奇妙,或新興或改舊,費盡推敲。嬌滴滴好喉嚨(唱出)多波俏,(那個)唱得完這一本,賞你個大元寶。嘖嘖!好一本新詞也,(可惜)知音的人兒少。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电竞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