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古典文學網 > 魏晉南北朝文學 > 攝大乘論 [真諦(譯)]

卷下 智差別勝相品第十

真諦(譯)

如此已說寂滅差別。云何應知智差別。由佛三身。應知智差別。一自性身。二受用身。三變化身。此中自性身者。是諸如來法身。于一切法自在依止故。受用身者。諸佛種種土。及大人集輪依止所顯現。此以法身為依止。諸佛土清凈。大乘法受樂受用因故。變化身者。以法身為依止。從住兜率陀天及退。受生受學受欲塵。出往外道所修苦行。得無上菩提轉法輪。大般涅槃等事所顯現故。諸佛如來所有法身其相云何。若略說其相應知有五種。此中說郁陀那偈。

相證得自在依止及攝持

差別德甚深念業明佛身

五相者。一法身轉依為相。一切障及不凈品分。依他性滅已解脫一切障。于一切法得自在。為能清凈性分依他性轉依為相故。二白凈法為相。由六度圓滿。于法身至得十種自在勝能為相故。何者為十。一命自在。二心自在。三財物自在。此三由施度圓滿得成。四業自在。五生自在。此二由戒度圓滿得成。六欲樂自在。由忍度圓滿得成。七愿自在。由精進度圓滿得成。八通慧自在。此五通所攝。由定度圓滿得成。九智自在。十法自在。此二由般若波羅蜜圓滿得成。三無二為相。由無有無二相故。一切法無所有空相不無為相故。復次有為無為無二為相。非惑業集所生故。由得自在能顯有為相故。復次一異無二為相。諸佛如來依止不異故。由無量依止能證此故。此中說偈。

我執不有故于中無依別

如前多依證假名說不一

性行異非虛圓滿無初故

不一無異故不多依真如

四常住為相。真如清凈相故。昔愿引通最為極故。應作正事未究竟故。五不可思議為相。是真如清凈自證智所知故。無譬喻故。非覺觀行處故。

復次此法身證得云何。是觸從初所得。由緣相雜大乘法為境。無分別智無分別后所得智五相修成熟修習。于一切地善集資糧。能破微細難破障故。金剛譬三摩提。即此三摩提后滅離一切障故。是時由依止轉成證得。應知此法身有幾自在于中得自在。若略說有五自在于中得自在。一凈土顯示自身相好無邊音不可見頂自在。由轉色陰依故。二無失無量大安樂住自在。由轉受陰依故。三具足一切名字文句聚等中正說自在。由轉想陰執相差別依故。四變化改易引攝大集牽白凈品自在。由轉行陰依故。五顯了平等回觀作事智自在。由轉識陰依故。

此法身應知為幾法依止。若略說唯三。諸佛如來種種住處依止故。此中說偈。

諸佛如來受五喜皆因證得自界故

二乘無喜由不證求喜要須證佛界

由能無量作事立由法美味欲得成

得喜最勝無有失諸佛恒見四無盡

種種受用身依止。為成熟諸菩薩善根故。種種化身依止。為多成熟聲聞獨覺善根故。有幾種佛法應知攝此法身。若略說有六種。一清凈類法。由轉阿黎耶識依故。由證得法身故。二果報類法。由轉有色根依故。由證得果報勝智故三住類法。由轉受行欲塵依故。由無量智慧住故。四自在類法。由轉種種業等攝自在依故。由于一切十方世界無閡六通智自在故。五言說類法。由轉一切見聞覺知言說依故。由能飽滿一切眾生心正說智自在故。六拔濟類法。由轉一切災橫過失拔濟意依故。由一切眾生災橫過失拔濟智自在故。如此六種類法所攝諸佛如來法身。應知諸佛法身為可說有差別。為無差別。由依止意用業無異故。應知無差別。由無量正覺等事故。應知有差別。如法身受用身亦爾。由依止業不異故。應知無差別。不由依止差別故無差別。無量依止轉依故。變化身應知如受用身。此法身應知與幾種功德相應與最清凈四無量相應。與八解脫八制入十一切入。無諍三摩提愿智四無閡解六通慧。三十二大人相八十小相。四種一切相清凈十力四無畏。四無護三念處。拔除習氣無忘失法大悲十八不共法。一切相最勝智等諸法相應。此中說偈。

于眾生大悲離諸結縛意

不離眾生意利樂意頂禮

解脫一切障降伏世智者

應知智遍滿心解脫頂禮

諸眾生無余能滅一切惑

害惑有染污常憐愍頂禮

無功用無著無礙恒寂靜

一切眾生難能釋我頂禮

于依及能依應說言及智

于能說無礙說者我頂禮

故隨彼類音行往還出離

證知諸眾生正教我頂禮

諸眾生見尊信敬調勝士

由他見能生凈心我頂禮

攝受住及舍變化及改性

得定智自在世尊我頂禮

方便歸依凈于中障眾生

于大乘出離摧魔我頂禮

智滅及出離障事能顯說

于自他兩利降邪我頂禮

無制無過失無染濁無住

于諸法無動無戲論頂禮

于眾伏他說二惑所遠離

無護無忘失攝眾我頂禮

于利益他事尊不過待時

所作恒無虛無迷我頂禮

于一切行住無非圓智事

遍知一切世實體我頂禮

日夜六時觀一切界眾生

與大悲相應利樂意我禮

由行及由得由智及由事

于一切二乘無等我頂禮

由三身尊至具相無上覺

一切法他疑能除我頂禮

無系無過失無粗濁無住

于諸法無動無戲論頂禮

諸佛法身不但恒與如此等功德相應。復與余功德相應。謂自性因果業相應。行事功德相應。是故應知諸佛法身有無上功德。此中說偈。

尊成就真如修諸地出離

至他無等位解脫諸眾生

無盡等功德相應現于世

于三輪易現難見人天等

復次如來法身甚深最甚深。此甚深云何可見此中說偈。

佛無生為生以無住為住

作事無功用第四食為食

不異亦無量無數量一事

最堅不堅業無上應三身

無一法能覺一切無不覺

一一念無量有不有所顯

無欲無離欲依欲得出離

已知欲無欲故入欲法如

諸佛過五陰于五陰中住

與陰非一異不舍陰涅槃

諸佛事相雜猶如大海水

我已正應作他事無是思

由失尊不現如月于破器

遍滿諸世間由法光如日

或現得正覺或涅槃如火

此二實不有諸佛常住故

如來于惡事人道及惡道

于非梵行法住第一住我

佛一切處行亦不行一處

于一切生現非六根境界

諸惑已滅伏如毒咒所害

留惑至惑盡佛證一切智

諸惑成覺分生死為涅槃

得成大方便故佛難思議

由此義故十二種甚深應知。謂生不住業住甚深。安立數業甚深正覺甚深。離欲甚深。陰滅甚深。成熟甚深。顯現甚深。菩提般涅槃顯現甚深。住甚深。顯自體甚深。滅惑甚深。不可思議甚深。

諸菩薩緣法身憶念佛。此念緣幾相。若略說諸菩薩依法身修習念佛有七種相。何等為七。一諸佛于一切法至無等自在。如此修習念佛。于一切世界至得無礙無邊六通智。故此中說偈。

被障因不具一切眾生界

住二種定中諸佛無自在

二如來身常住。由真如無間解脫一切垢故。三如來最無失。一切惑障及智障永相離故。四一切如來事無功用成。不由功用恒起正事永不舍故。五如來大富樂位。一切佛土最微妙清凈為富樂故。六如來最無染著。出現世間非一切世法所染。如塵不能染空故。

七如來于世間有大事用。由現成無上菩提及大般涅槃。未成熟眾生令成熟。已成熟眾生令解脫故。此中說偈。

隨屬如來心圓德常無失

無功用能施眾生大法樂

遍行無有礙平等利多人

一切一切佛智人緣此念

復次諸佛如來凈土清凈其相云何應知。如言百千經菩薩藏緣起中說。佛世尊在周遍光明七寶莊嚴處。能放大光明普照無量世界無量妙飾界處。各各成立大城。邊際不可度量。出過三界行處。出出世善法。功能所生最清凈自在唯識為相。如來所鎮菩薩安樂住處。無量天龍夜叉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所行。大法味喜樂所持。一切眾生一切利益事為用。一切煩惱災橫所離。非一切魔所行處。勝一切莊嚴。如來莊嚴所依處。大念慧行出離大奢摩他毗缽舍那乘。大空無相無愿解脫門入處。無量功德聚所莊嚴。大蓮花王為依止。大寶重閣如來于此中住。如此凈土清凈顯色相圓凈形貌量處。因果主助眷屬持業利益無怖畏住處路乘門依止圓凈。由前文句如此等圓凈皆得顯現。復次受用如此凈土清凈。一向凈一向樂。一向無失一向自在。

復次諸佛法界恒時應見有五業。一救濟災橫為業。由唯現盲聾狂等疾惱災橫能滅除故。二救濟惡道為業。從惡處引拔安立于善處故。三救濟行非方便為業。諸外道等加行非方便。降伏安立于佛正教故。四救濟行身見為業。為過度三界能顯導圣道方便故。五救濟乘為業。諸菩薩欲偏行別乘。未定根性聲聞能安立彼為修行大乘故。于如此五業應知諸佛如來共同此業。此中說偈。

因依事意及諸行異故世間許業異

此五種異于佛無是故世將同一業

若爾聲聞獨覺非所共得如此眾德相應諸佛法身。諸佛以何意故。說彼俱趣一乘與佛乘同。此中說偈。

未定性聲聞及諸余菩薩

于大乘引攝定性說一乘

法無我解脫等故性不同

得二意涅槃究竟說一乘

三世諸佛若共一法身。云何世數于佛不同。此中說偈。

于一界中無二故同時因成不可量

次第成佛非理故一時多佛此義成

云何應知諸佛法身非一向涅槃。非非一向涅槃。此中說偈。

由離一切障應作未竟故

佛一向涅槃不一向涅槃

云何受用身不成自性身。由六種因故。一由色身及行身顯現故。二由無量大集處差別顯現故。三隨彼欲樂見顯現自性不同故。四別異別異見自性變動顯現故。五菩薩聲聞天等種種大集相雜和合時。相雜顯現故。六阿黎耶識及生起識見。轉依非道理故。是故受用身無道理成自性身。云何變化身不是自性身。由八種因故。一諸菩薩從久遠來。得無退三摩提。于兜率陀天道及人道中受生。不應道理。二諸菩薩從久遠來恒憶宿住。方書算計數量印相工巧等論。行欲塵及受用欲塵中菩薩無知不應道理。三諸菩薩從久遠來。已識別邪正法教。往外道所事彼為師。不應道理。四諸菩薩從久遠來。已通達三乘圣道正理。為求道故修虛苦行。不應道理。五諸菩薩舍百拘胝閻浮提。于一處得無上菩提及轉法輪。不應道理。六若離顯無上菩提方便。但以化身于他方作佛事。若爾則應于兜率陀天上成正覺。七若不爾。云何佛不于一切閻浮提中平等出現。若不于他方出現。無阿含及道理可證此義八二如來于一世界俱現此不相違。若許化身成多。由四天下攝一世界。如轉輪王。于一世界或一主或別主俱生。不應道理。諸佛亦爾。此中說偈。

佛微細化身多入胎平等

為顯具相覺于世間示現

有六種因。諸佛世尊于化身中不得永住。一正事究竟故。由已解脫成熟眾生故。二若已得解脫求般涅槃。為令彼舍般涅槃意。欲求得常住佛身故。三為除彼于佛所有輕慢心故。為令彼通達甚深真如法及正說法故。四為令眾生于佛身起渴仰心數見無厭足故。五為令彼向自身起極精進。由知正說者不可得故。六為令彼速得至成熟位向自身不舍荷負極精進故。此中說偈。

由正事究竟為除樂涅槃

令舍輕慢佛發起渴仰心

令向身精進及為速成熟

諸佛于化身許非一向住

為度一切眾生。由發愿及修行尋求無上菩提。一向般涅槃。此事不應道理。本愿及修行相違無果故。

復次受用身及變化身無常故。云何諸佛以常住法為身。由應身及化身恒依止法身故。由應身無舍離故。由化身數起現故。如恒受樂。如恒施食。二身常住應如此知。若法身無始時。無差別無數量。為得法身不應不作功用。此中說偈。

諸佛證得等無量是因眾生若舍勤

證得恒時不成因斷除正因不應理

阿毗達磨大乘藏經中名攝大乘。此正說究竟。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电竞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