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古典文學網 > 唐宋文學 > 童蒙訓

昉兒時侍鄉長老,嘗從旁竊窺所謂呂氏童蒙訓者。其間格言至論,粗可記者一二。稍長務鉆(闕)舉子業而親舊,幾案上亦不復有此(闕)矣。世道之升降于此可占也。客授金華太守丘公,先生語次及之,且曰:“昔先公每以訓子侄。”某初在傅,日誦習焉。將求善本刻之學宮,或太史祠中,使流布于世。昉因從臾成之曰:“書出于呂氏,刻于祠堂,宜也。”會公有民曹之命,乃出錢五萬以從初約。呂兄巽(闕)所臧本最為精密,前此長沙郡龍溪學皆嘗鋟木,而訛舛特甚。丘公所誦習者,未知何所從得也。初舍人呂公以正獻長孫,逮事元佑遺老與諸名勝游,淵源所漸者逺(闕)。轉徙流落之余,中原文獻與之俱南(闕)。即疇昔所聞見者,輯為是編。倉部既手寫而臧之,巽伯又是正而刋之,庶幾可以傳矣。書之所載,自立身行已、讀書取友、撫世酬物、仕州縣、立朝廷、綱條本末,皆有稽據,大要欲學者反躬抑志,循序務本,切近篤實,不累于虛驕,不騖于高逺,由成已以至成物,豈特施之童蒙而已哉。雖推之天下國可也,巽伯屬記始末,因輙附所聞于其后,是亦丘公之志焉。爾公名壽雋,字真長,文定公之嫡長子云。

嘉定乙亥中秋日四明樓昉謹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电竞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