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法律風險防控
法商時代的法律風險意識
時間:2013-05-16來源:瀏覽次數:2444

現代企業的一個重要標志就是企業內部管理規范化、制度化。做為一名成功的企業家或者企業管理者,并不是事無巨細地親自組織和指揮企業的一切工作,而主要的是保證企業經營管理步入正常軌道,由規范化、制度化的東西加以引導和約束。由此可見,企業管理制度的健全與否,對于一個企業的成敗具有至關重要的影響。而法律風險伴隨著企業經營管理的全過程,在這個法律與商業充分結合的時代,法律運用得當將為企業事業更多的商業機會,法律上的失策將可能給企業帶來致命的打擊。所以重視法律風險,重用法律人才,重建法律風險管理體系,在企業戰略上極具前瞻性。

  正所謂,術業有專攻,企業家應該把精力花在管理上,法律風險事務應該交由法律風險管理專業人去做。否則,撿不到芝麻還丟了西瓜,花了時間還輸了官司,實在不值。

  國資委于2006年6月頒布了面向各中央企業的《中央企業全面風險管理指引》,并在該《指引》中將企業風險分為戰略風險、財務風險、市場風險、運營風險、法律風險五個大類。雖然從宏觀的角度看,法律風險與其他四種風險同屬于風險,但法律風險始終貫穿于其他四種風險之間,成為其他任何一種風險的重要組成部分。因為司法解決是所有爭議解決的最終渠道,也是任何一種風險事件自行解決的依據。任何一種風險所帶來的不利后果,只要是涉及其他當事人,均需要從事實和法律的角度考慮解決方案。即使是不經過訴訟而直接以雙方協商的形式加以解決,也同樣以與解決法律風險同樣的方式在處理其他各類風險的后續事宜。所以法律風險是其他風險的最終體現或者是最終解決途徑。

  企業的法律風險意識的缺失

  現在多數企業家,往往把心思放在其他四種風險上,對法律風險熟視無睹。一個企業存在法律風險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企業存在潛在法律風險而不自知。企業最大的誤區就是有官司時才找律師,或者企業無法正常運轉時,才考慮法律關系如何理順,甚至是有病亂投醫,殊不知這種時候為時已晚,已經喪失了最好的處理辦法,企業會付出沉痛代價或者法律意義上的死亡宣判。

  據有關的數據,美國企業支出的平均法律風險費用占企業總收入的1%, 中國企業實際投入只有0.02%,美國企業投入是中國企業的50倍。中國企業平均法律事務費用只花費了應支出費用的5%,而大多數的企業甚至連這5%的支出都沒有達到,法律事務費用支出為零的企業也不在少數。企業法律風險意識淡薄,一方面是因為企業決策層認識高度不夠,國內許多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的企業家或管理者往往都是和員工一起摸爬滾打闖出來的,相當部分人認為只要擁有技術,延攬技術人才,就可以謀得企業的發展,從而忽視法律風險管理在現代企業發展中不可或缺的作用。另一方面,企業決策層對法律風險問題的“不重視”,甚至根本就無視法律風險的存在,身價數億的企業家甚至連律師都沒見過。在中國逐漸走向法治化的今天,無視法律風險,將不合時宜。這意味著大多數中國企業的法律風險管理和意識能力很弱,因法律風險而遭受損失的風險更高。

  法律風險不能等同于違法風險

  長期以來,人們認為只有違法才能產生法律風險,將法律風險等同于違法風險。我認為這種認識是片面的、錯誤的。在我看來,法律風險就是指行為主體由于作為或不作為與法律規范的規定存在差異,從而導致行為主體因此而承擔的不利后果的可能性。從法律風險的本質來看,即使因違法、違約、侵權和單方權益喪失而導致的刑事處罰、行政處罰、民事責任法律風險下取得了一定的收益,但是這類收益都可能由于刑事處罰、行政處罰、民事責任而受到追究。在此強調法律風險產生于行為的非規范性,而并不是違法性。從這一視角,讓我們明白了為什么企業總是在有官司時,才肯找律師,常常對法律風險熟視無睹。因為一旦他們認為只要精通法律條文,不違法便無法律風險。

  對于法律風險管理,在于掌握如何預見、識別法律風險,并結合企業的實際情況以性價比最高的方式采取應對措施,從而實現法律風險最小化并借此達到企業利益的最大化。而那種以非法經營或違法行為的方式牟取不正當利益的經營方法,與其說是冒險還不如說是鋌而走險,這并不是真正意義的法律風險管理,因為這些行為屬于純粹的違法行為,并非法律風險管理體系范圍之內。

  法律風險管理是企業管理的重要組成部分

  當許多企業家熱衷于企業管理,當MBA暢行全球的時候,法律風險管理就不應該成為一個陌生的詞匯,但當許多企業為自己的商業計劃精心設計,雄心勃勃去爭取利潤時,還僅僅把法律風險看成一個束縛手腳的東西時,就顯得多么不合時宜。企業之所以無法回避法律風險是因為任何企業總是存在于一定的法律風險環境當中。舉例來說,企業的設立要遵守公司法、合伙企業法、個人獨資企業法、外資企業法等法律,公司的交易要遵守合同法及各類行政法律法規等。并且在法治社會每一個企業應該意識到,市場經濟和商業自由的同時也意味著不能突破法律底線,在法律賦予企業自治的同時也給它們設定了邊界,企業在法律的邊界內行事是其利益和利潤能夠實現的基本保證,是其財富大廈得以穩固的堅實基礎。設想當一項巨大投資建立在一個無效合同甚至違法基礎上時,預期的利潤如何實現?此時非常可能的情況是投入越大損失越大,因為不符合法律的南轅北轍,只能是距自己的目標越來越遠,這是我們在一些訴訟案件和法律風險管理中常常能夠感受到的。

  重視法律規則,增強法律風險管理意識,企業必須思考如何利用好法律風險管理專業人才作為法律參謀、法律保障、法律實施、法律監督的作用。經濟學中著名的“木桶理論”認為,決定木桶能盛多少水不在于最長的一塊木板,而在于最短的那一塊。不難想象,如果企業對法律風險管理的重要性認識不足,那極可能成為企業“最短的桶板之一”,無疑是企業管理和發展的一項隱蔽性障礙。

北京市物格律師事務所 劉軼兵律師

德州扑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