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成功案例 >> 經濟合同糾紛 >> 借款合同
借款合同
上訴人倪濤與被上訴人玉罕甩民間借貸糾紛案
時間:2013-05-16來源: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瀏覽次數:3119

【要點提示】  

借款合同屬于實踐性合同,合同以出借人實際提供借款時方生效。出借人對雙方之間存在借貸關系以及已經將借款提供給借款人負有舉證責任,而借款人則對已經履行還款義務承擔舉證責任。出借人僅提供款項交付憑證,未提供借貸合意憑證,借款人提出雙方不存在借貸關系或者其他關系抗辯的,出借人應當就雙方存在借貸合意提供進一步證據。若無證據,應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  

【案件索引】  

一審案號:(2013)景民二初字第659號  

二審案號:(2014)西民二終字第5號  

   

【案情與審判】  

上訴人(原審被告)倪濤。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玉罕甩。  

本案的基本案情如下:  

 20111118日,玉罕甩在中國建設銀行以轉賬的方式從自己的賬戶向倪濤的賬戶匯入16萬元。玉罕甩向倪濤索款未果,隧訴至原審法院,請求:1、判令被告返還原告借款16萬元,并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從20121118日起至本判決生效之日止的利息;2、本案訴訟費由被告承擔。倪濤答辯稱,20121118日,玉罕甩投入現金16萬元入股尊尼娛樂會所,占股份為10%2011年玉罕甩還收到分紅5000元。由于多種原因出現虧損,玉罕甩要求退錢。  

原審法院認為,本案中,玉罕甩主張借款16萬元并提供銀行轉款憑證為依據,而倪濤否認借款,認為是入股經營尊尼酒吧的股金,但未提交有效的證據證明,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的規定,原審采信玉罕甩所主張的事實,確認玉罕甩倪濤之間存在借貸關系,依據債務應當清償的原則,玉罕甩要求倪濤償還借款16萬元的訴訟請求,原審予以支持,并從起訴之日起按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予以支持玉罕甩關于利息的訴請。據此,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八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審理借貸案件的若干意見》第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第七十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的規定,判決: 1、被告倪濤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原告玉罕甩返還借款160000元及利息(按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從2013619日起至本判決確定的履行期屆滿之日止)2、駁回原告的其他訴訟請求。  

宣判后,倪濤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請求:撤銷(2013)景民二初字第659號民事判決,駁回玉罕甩的起訴請求。其理由:20111118日,被上訴人玉罕甩通過銀行轉給上訴人倪濤的16萬元,系雙方合伙經營尊尼酒吧的合伙股金,被上訴人玉罕甩在入股后實際參與了尊尼酒吧的經營管理,后因市場發生變化,虧損無法經營,尊尼酒吧停業,尊尼酒吧總投資117萬元,合伙人是倪濤55萬元,李麗 君8萬元,玉罕甩16萬元,譚生志12萬元,羅品8萬元,謝萍8萬元,巖罕丙10萬元;與被上訴人玉罕甩一起合伙入股尊尼酒吧的 李麗 君、譚生志也同時向景洪市人民法院起訴上訴人倪濤,因合伙人倪濤、李麗君、羅品、謝萍、玉罕甩、巖罕丙、譚生志對尊尼酒吧虧損分攤沒有達成協議,無法對尊尼酒吧合伙解散清算。被上訴人玉罕甩依據轉賬憑據起訴上訴人倪濤返還借款16萬元沒有依據,一審法院以此轉賬憑條認定是借貸關系沒有依據。  

被上訴人玉罕甩答辯稱,一審認定事實清楚,證據充分,適用法律正確,請求駁回上訴人的上訴,維持一審判決。  

二審中,上訴人倪濤為證明其上訴主張,提交其與蘇欣、車信于 2012112日簽訂的尊尼酒吧KTV轉讓合同及同日蘇欣、車信出具的收款收條,用以證明蘇欣、車信將尊尼酒吧90%的股份轉讓給了上訴人,上訴人支付了90萬元。  

上訴人申請證人車信、羅品出庭作證。經法庭準許,證人車信出庭作證,其陳述稱,尊尼酒吧是其與朋友蘇欣經營,后把股份轉讓給了倪濤,收了90萬元轉讓金,另一股東巖罕丙還持有10%的股份沒有轉,其聽說倪濤是和朋友合伙一起轉的。  

庭審后,本院對證人羅品進行了調查,其陳述稱,尊尼酒吧是其與倪濤、譚生志、 李麗 君、玉罕甩、謝萍六人合伙經營的,其給了倪濤8萬元入股,占5%的股份,聽譚生志說入了16萬元,玉罕甩入了16萬,當時入股沒有簽書面協議,倪濤寫了個收到股金的收條。入股后分過一次紅,尊尼酒吧歇業后還未清算。  

經質證,被上訴人對上訴人提交的證據的真實性不予認可,其認為,尊尼酒吧營業執照上經營者是蘇欣,蘇欣未到庭作證;對證人車信及羅品的證言均不予認可,其認為證人與上訴人間有利害關系,證人證言不應采信。  

本院對證據審查后認為,上訴人提交的證據,結合證人車信的證言,可證明上訴人的主張,予以采信;證人羅品的證言可證實尊尼酒吧系合伙經營。  

本院認為,公民之間的民間借貸屬于實踐性合同,除了要具備當事人之間的意思表示一致,即借貸的合意之外,還要有實際借款的發生,即交付事實發生。在債權人僅提供款項交付憑證,未提供借貸合意憑證,在債務人提出雙方不存在借貸關系抗辯時,債權人應當就雙方存在借貸合意承擔舉證責任。本案當事人雙方未簽訂借款合同,被上訴人也未能提交借據,對此,被上訴人有義務證明本案所涉匯款系借款,被上訴人僅憑一份銀行匯款憑證,不足以證明上訴人與被上訴人之間存在借款關系。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的規定,被上訴人要求上訴人歸還借款的訴訟請求,缺乏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上訴人的上訴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原審判決認定雙方存在借貸關系證據不足,本院予以糾正。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之規定,判決:  

1、撤銷景洪市人民法院(2013)景民二初字第659號民事判決;  

2、駁回被上訴人玉罕甩的訴訟請求。  

【評析】  

民間借貸是指公民之間、公民與法人之間、公民與其它組織之間的借貸。狹義的民間借貸是指公民之間依照約定進行貨幣或其他有價證券借貸的民事法律行為。廣義的民間借貸除上述內容外,還包括公民之間以及公民與其他組織之間的貨幣或有價證券的借貸。現實生活中通常指的是狹義上的民間借貸。  

本案是一起公民之間的民間借貸糾紛。對本案的處理存在兩種不同的觀點:  

一種觀點認為,隨著經濟的發展及網絡等通訊手段的發達,通過銀行匯款等方式進行借貸的行為日漸增多,在日常生活中,自然人之間的民間借貸往往不訂立書面合同,此種情況下一般都無借條等足以認定借貸關系的證據存在,如當事人在能夠提供匯款憑證等具有較強證明力證據的情形下,僅因其未提供借條就對雙方的借貸關系不予認定,不僅與事實真相相違背,而且無疑會對人們已經習慣通過在銀行匯款進行借款往來的行為造成沖擊。因此在此類案件中,雖然除付款憑證之外出借人無法提供其他證據證實存在借貸關系,但借款人如果對其取得款項不能作出合理解釋,且根據案件具體情況,結合日常生活經驗,足以認定出借人主張事實的可能性明顯大于借款人的抗辯理由的,可采信出借人主張的事實。  

第二種觀點認為,根據民法學理論,法律行為的分類存在要物行為與諾成行為,合同的分類存在實踐性合同與諾成性合同。依據《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條規定:自然人之間的借款合同,自貸款人提供借款時生效。顯然《合同法》明確規定自然人之間的借貸屬于要物行為,借款合同屬于實踐性合同,成立和生效必須具備兩個要件,一要有借貸的合意,二要有實際借款的發生。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五條第一款“在合同糾紛案件中,主張合同關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當事人對合同訂立和生效的事實承擔舉證責任……”的規定,出借人應對雙方之間存在借貸關系以及已經將借款提供給借款人負有舉證責任,而借款人則對已經履行還款義務承擔舉證責任。若出借人僅提供款項交付憑證,未提供借貸合意憑證,借款人提出雙方不存在借貸關系或者其他關系抗辯的,出借人應當就雙方存在借貸合意提供進一步證據。  

合議庭在審理本案時根據本案的實際,綜合了兩種觀點。合議庭認為,本案中,玉罕甩主張與倪濤之間存在民間借貸關系,應當承擔舉證責任。玉罕甩提交了銀行轉賬憑證欲證明借款事實的存在,而倪濤認可收到該匯款,但抗辯認為是玉罕甩合伙尊尼酒吧的股金,其二審提供了轉讓合同及收款收條、證人證言予以證明。合議庭認為,倪濤對其取得涉案款項作出的解釋合理,而玉罕甩提供的銀行轉賬憑證并不是民間借貸合同關系中的“借條”或“借據”等借款憑證,銀行轉賬憑證僅能證明當事人之間有過款項往來的事實,但不能據此認定雙方之間就存在民間借貸關系的事實。對此,玉罕甩應當進一步提供其他證據證明其與倪濤之間存在民間借貸合同關系。因玉罕甩未能提交其他證據證明,其僅憑銀行轉賬憑證主張雙方之間存在民間借貸合同關系,而要求倪濤返還款項16萬元,證據不足。故二審作出駁回玉罕甩訴訟請求的改判。  

德州扑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