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罪的常見問題
共同居住人可構成容留他人吸毒罪的共犯
時間:2013-05-16來源:中國法院網瀏覽次數:3098
【要旨】

  容留他人吸毒罪,是指為他人吸食、注射毒品提供場所或者允許他人在自己管理的場所內吸食、注射毒品的行為。容留他人吸毒行為可以是主動實施的,也可以是被動實施的,既可以是明示的,也可以是默許的。

  【案情】

  被告人衛薇原戶籍在上海市徐匯區,后來辦理了前往香港的單程通行證,但一直沒有去香港,在內地的戶籍已被注銷。2011年底,衛薇與被告人劉竟成同居,后以劉竟成的名義承租了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區馬涌直街4號201房,租金每月1800元,由衛薇每月通過銀行轉賬方式交納房租。  

  2012年6月至8月,二被告人以該租住地作為據點販賣毒品,并多次在該房內容留吸毒人員賴偉國、李展豪、趙某、王某英、白某等人吸食毒品。2012年7月底期間,衛薇在其住處廣州市海珠區馬涌直街4號201房內先后販賣0.5克冰毒給王某英,販賣1克冰毒給趙某。2012年8月1日17時許,衛薇在廣州市海珠區馬涌直街4號大院門口被抓獲。20時40分許,在上址201房門口抓獲劉竟成,在劉竟成身上繳獲含甲基苯丙胺成分的毒品共計8.95克,并在201房繳獲紅色“麻果”顆粒和粉末115.4克、含甲基苯丙胺成分的白色晶體47.93克。

  【審理】

  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衛薇向他人販賣毒品并容留他人吸毒,其行為分別構成販賣毒品罪、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告人劉竟成非法持有毒品,數量大,且容留他人吸毒,其行為分別構成非法持有毒品罪、容留他人吸毒罪。衛薇歸案后,協助司法機關抓獲其他同案人,構成重大立功,對衛薇依法可減輕處罰。劉竟成既是廣州市海珠區馬涌直街4號201房的承租人,又是衛薇的男朋友,與衛薇在上述房屋內共同居住并均有吸毒行為,劉竟成對涉案毒品的存在是明知的,且對該屋及物品均有一定的支配權。故劉竟成亦應對房屋內繳獲的毒品與衛薇共同承擔刑事責任。依法判決如下:被告人衛薇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5萬元;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1萬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六個月,并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5萬元,罰金1萬元。被告人劉竟成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萬元;犯容留他人吸毒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1萬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九年,并處罰金人民幣3萬元。

  一審判決后,兩被告人未上訴,檢察機關未抗訴。原判于上訴期滿后生效。

  【評析】

  本案爭議的焦點在于:被告人劉竟成能否構成容留他人吸毒罪的共犯?筆者認為,劉竟成構成容留他人吸毒罪的共犯。

  容留他人吸毒罪侵犯的客體是國家對社會的正常管理秩序和公民的身體健康。犯罪對象是自愿吸食、注射毒品的人。本罪客觀方面表現為容留他人吸食、注射毒品。容留行為可以是主動實施的,也可以是被動實施的,既可以是有償的,也可以是無償的。行為人主觀上是故意,即明知他人吸食、注射毒品而容留,犯罪動機一般是為了牟取非法利益。實踐中,本罪多發生在旅館、飯店、歌舞廳等休閑娛樂場所,也常見于行為人的住所。行為人多為了招攬生意或者牟取非法利益而容留他人吸毒。本罪還常見于販毒人員在自己管理的場所販賣毒品后,允許購毒人員就地吸食毒品。

  根據刑法規定,允許他人在自己管理的場所內吸食、注射毒品的行為也構成容留他人吸毒罪。由此可以得出以下結論:本罪的主觀方面是由故意構成,即不需要主動提供吸毒場所或者明示,默許他人在自己管理的場所吸食、注射毒品的也不影響本罪的構成。

  本案中,多名吸毒人員均指認在涉案房屋內向被告人衛薇購買冰毒并吸食,房東的證言也證實衛薇通過自己的銀行賬戶定期繳付房租,可見衛薇在共同犯罪中是該房屋的主要使用者。被告人劉竟成以自己的名義與房東簽訂了租房協議,其作為衛薇的同居男朋友,共同在涉案房屋內居住生活,對于該房屋及屋內物品享有一定的支配、控制權,本案證據還證實劉竟成系吸毒人員,曾經在上述房屋內吸食過冰毒,劉竟成對毒品具有明確的認知。雖然沒有充分證據證實劉竟成主動實施了容留吸毒人員到其住處吸食毒品的行為,但其至少對他人在其與衛薇共同居住的房屋內吸食毒品持允許的態度,屬于明知自己和他人的行為會侵犯國家毒品管制制度和他人的身心健康,并希望(至少是放任)這種結果發生的心理狀態,其行為也構成容留他人吸毒罪。

  此外,行為人向吸毒人員販賣毒品后,允許吸毒人員在其管理的場所內吸毒的,應以販賣毒品罪和容留他人吸毒罪數罪并罰。因為在此種情形下,販賣毒品行為與容留吸毒行為之間沒有內在聯系,行為人販賣毒品行為與容留他人吸毒行為應分別評價。故一審法院分別以販賣毒品罪和容留他人吸毒罪對被告人衛薇數罪并罰,以非法持有毒品罪和容留他人吸毒罪對被告人劉竟成數罪并罰。
德州扑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