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事故糾紛
非交通事故致人損害時保險賠償之適用
時間:2013-05-16來源:中國法院網瀏覽次數:2980
 

【要旨】

  在道路上為補好的輪胎充氣時發生的事故不屬于交通事故,不適用交強險賠償。商業三者險賠償是基于合同約定,只要符合保險標的物的使用致人身傷亡或財產損失的情形即可。

  【案情】

  2010927日,原告劉夫偉駕駛滬B95001、滬E6435掛車輛在上海市浦東新區同順大道上行駛時,因輪胎破裂,原告將車輛停靠在接近右轉向兩港大道方向上匝道的車道上,流動補胎車駕駛員即被告華家強為補好的輪胎充氣時,輪胎發生意外爆裂,氣流將站在一旁輪胎處的原告彈到停靠在其駕駛車輛右側滬B21359車輛(拖掛滬D2013掛車輛,均登記在被告上海國佳物流公司名下,實際車主為被告代慶國)的車架上,致原告頭部受傷。后原告傷情被評定九級傷殘。

  原告劉夫偉起訴,要求判令上海國佳物流公司、代慶國一方、上海大榮汽運公司、華家強承擔相應責任,并要求大眾保險上海分公司、中國人保楊浦支公司在交強險責任限額內先行賠償損失,超過部分,由上述保險公司在商業三者險責任限額內賠償。

  【審理】

  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從本案事故的特征分析,輪胎與車輛分離,修理輪胎充氣行為,脫離了道路交通行為要素本身,系安全作業行為,該行為導致的事故不屬于交通事故,不適用交強險賠償。劉夫偉被爆裂的輪胎彈至滬B21359牽引車、滬D2013掛車輛的車架上,致頭部受傷,該牽引車、掛車輛駕駛員的違法停車行為雖與輪胎爆炸本身無因果關系,但與劉夫偉頭部受傷后果之間存在一定因果關系,故對原告應負10%的責任。該車輛車主代慶國對原告應承擔10%的賠償責任。被告上海國佳物流公司作為被掛靠單位,負連帶責任。被告華家強在開放行車道上為輪胎充氣,且未盡到安全注意義務,致輪胎爆裂事故發生,應承擔60%的賠償責任。原告劉夫偉在充氣時未保證自身安全而致自己受傷,也存在一定過錯,應自負30%的責任。被告大眾保險上海分公司作為滬B21359牽引車商業三者險的保險單位,保險標的物在使用過程中,即車輛駕駛員違法停車致使原告劉夫偉頭部撞在該車的車架上受傷,應在商業三者險保險范圍內責任承擔10%的賠償責任。法院遂根據上述責任比例作出具體判決。

  判決后,劉夫偉不服,提起上訴。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1、準確認定交通事故,是適用交強險賠償的前提

  從交通單元的運動分析(交通單元一般指車輛或行人)。至少有一方車輛存在狹義物理相對運動(與靜止相對)或者處于以交通為目的的行駛狀態是構成交通事故的必要條件。本案事故中,雖然原告駕駛員站立時被輪胎爆裂的氣流沖走,存在物理相對運動,但作為交通單元的車輛(原告控制的車輛、被告國佳物流公司一方控制的車輛)都是靜止停放在道路上,不存在物理相對運動,也不處于行駛狀態,故不屬于交通事故。

  從交通行為的要素分析。道路是地面交通行為的媒介,但某種情況下,道路未必均被用于交通行為,其性質也會改變,故在道路上發生的事故未必都是交通事故。比如本案事故,給卸下的輪胎充氣的行為,是安全作業行為(此時的道路不是用于交通行為,是用于作為臨時的維修場地),不是道路交通行為,此行為發生的事故不具備交通行為要素,故不是交通事故。非交通事故,不適用交強險賠償。

  2、第三者才是交強險及商業三者險的賠償對象

  交強險及商業三者險賠償適用對象均是第三者,這里的第三者不是空間概念,而是責任概念,即并非在車外之人就是第三者。因為車輛受人控制,本身沒有意識,不存在過錯,是控制車輛的人即駕駛員對外所負賠償責任,由保險公司在保險責任限額內依法或依合同代為賠償,故本車車輛的駕駛員無論在車上還是車外,必然是本方車輛交強險及商業三者險的免賠對象。如果在車外的本車駕駛員因其自己控制的車輛發生事故自己受傷,再作為第三者以及受害者身份而適用交強險或商業三者險賠償,會產生自己賠償自己再轉嫁保險賠償的結果。

  本案中,對本方車輛而言,原告作為駕駛員不是第三者,但作為對方車輛而言,其是第三者(雖為第三者,但因不是交通事故,亦不適用交強險賠償)。

  3、商業三者險的賠償適用不以交通事故為前提

  交強險與商業三者險的賠償適用存在區分,交強險賠償是基于法律的強制規定,限度在交通事故范圍內。商業三者險的賠償是基于合同的約定,不以交通事故為前提,只要符合使用保險標的物致人身傷亡或財產損失的情形即可,對于保險標的物的使用,不僅應包括車輛在運行中的使用,也應當包括車輛處于靜止狀態時的使用。

  本案事故適用商業三者險賠償情形。比如,駕駛員在堆場上卸黃沙時不慎將在車外指揮的押車人埋入黃沙致其死亡,系使用保險標的物中致人損害,該事故系作業事故,不符合交通事故特征,不適用交強險賠償,但適用商業三者險賠償。

德州扑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