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罪的常見問題
居間介紹是否構成買賣毒品行為
時間:2013-05-16來源:本站原創瀏覽次數:3202
案例介紹:2007年2月下旬,被告人張某(女)認識了龐某(另案處理),雙方互留了手機號碼,被告人張某知道龐某在做販賣king粉、搖頭丸的生意。2007年3月份,被告人張某在玉山縣冰溪鎮“皇后”KTV俱樂部和朋友“胖子”、“猴子”玩時,“猴子”要king粉,被告人張某知道后就打電話給龐某稱其朋友“猴子”要king粉,后龐某攜帶一包king粉(0.31克)到“皇后”KTV俱樂部賣給了“猴子”。六日后,被告人張某在“皇后”KTV俱樂部和朋友李某等人玩時,李某說想要king粉,被告人張某又給龐某打電話說其一個朋友要king粉,后龐某帶2包king粉(0.62克)到“皇后”KTV俱樂部賣給李某。案發后,被告人張某對其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法院審理:法院審理后認為,200812月最高人民法院印發《全國部分法院審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以下簡稱《紀要》)規定“明知他人實施毒品犯罪而為其居間介紹、代購代賣的,無論是否牟利,都應以相關毒品犯罪的共犯論處被告人張某明知是毒品而進行販賣,其行為已構成販賣毒品罪。鑒于被告人張某是初犯、偶犯,認罪態度好,法院以販賣毒品罪判處被告人張某有期徒刑八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2000元。
  游學律師點評:人們對該判決上存在不同的意見:第一種意見認為居間介紹買賣毒品就是販賣毒品的共犯,無論是否獲利,居間介紹人就構成了販賣毒品的犯罪;第二種意見認為,居間介紹人幫助吸毒人員購買毒品,如果從中沒有獲利,不能作為犯罪處理,獲利的應該按照犯罪處罰;第三種意見認為,現在刑法沒有明文規定居間介紹買賣毒品行為犯罪,所以不能作為犯罪處罰。現在分別闡述這三種意見的主要理由。
  第一種意見的主要理由是,最高人民法院于1994年在《關于執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禁毒的決定〉的若干問題的解釋》的通知第二條解釋認為,居間介紹買賣毒品的,無論是否獲利,均以販賣毒品罪的共犯論處。新刑法公布后,最高人民法院沒有另外作出新的解釋,因而居間介紹買賣毒品行為仍然是販賣毒品的犯罪。同時,在客觀上居間介紹買賣毒品行為幫助了販毒分子販賣毒品,事實上也構成了販賣毒品的共犯,所以在司法實踐中一直是將該行為作為犯罪處理的。但是該解釋已經廢止。
  第二種意見的主要理由是,居間介紹買賣毒品行為比較復雜,只有在其獲利的情況下才能考慮是否構成犯罪。居間介紹人與幫助購買人是不同的,居間介紹人只是在買賣毒品之間從中介紹、搭橋,其行為的社會危害程度比幫助購買人更輕微。因此將居間介紹而沒有獲利的行為人作為犯罪處理是不妥當的。
  第三種意見認為居間介紹買賣毒品行為不構成犯罪的主要理由:
  一是刑法347條沒有明文規定居間介紹買賣毒品的行為就是販賣毒品犯罪行為。根據刑法3條規定:“法律明文規定為犯罪行為的,依照法律定罪處刑;法律沒有明文規定為犯罪行為的,不得定罪處刑。”這就是法無明文規定不為罪,即罪行法定原則。新刑法沒有規定為犯罪的,就不能以犯罪處罰。
  二是單純的居間介紹行為是不能適用新刑法規定的販賣毒品共犯予以處罰的。居間介紹在客觀上幫助了販毒者銷售毒品,但是否構成販賣毒品的共犯,主要在主觀上看行為人是否具有共同犯罪的故意。販毒共同犯罪的故意,必須是主觀上共同非法銷售或者以販賣為目的而共同非法收買毒品的故意。居間介紹行為人的故意,只是在買賣雙方之間進行撮合、搭橋的故意,不存在直接進行販賣的故意。當然,如果事先通謀,居間介紹是毒品販賣行為的組成部分,是毒品販賣行為的一種手段,共同販賣、共同分贓,就應當按照毒品販賣的共同犯罪處罰。所以,現在按照新刑法規定將單純的居間介紹行為以販毒共犯處罰是不恰當的。
  三是最高人民法院對居間介紹買賣毒品行為的司法解釋已經沒有法律效力。最高人民法院1997年6月23日制定的文件《關于司法解釋工作的若干規定》第十二條:“司法解釋在頒布了新的法律,或者在原法律修改、廢止,或者制定了新的司法解釋后,不再具有法律效力”。所以,新刑法頒布以后,最高人民法院于1994年制定的對于居間介紹買賣毒品行為的司法解釋已經沒有法律效力。同時,根據新刑法規定的罪行法定原則,司法解釋不能創制一種行為是犯罪。一種行為是否是犯罪,只能通過立法機關或者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立法的形式予以確認。
  四是新刑法沒有規定居間介紹買賣毒品行為不是立法機關的疏漏。新刑法沒有將該行為作為犯罪加以規定。應當說,經過多年的修改工作,新刑法把所有毒品案件發生的犯罪行為都作了規定,例如包庇走私、販賣、運輸、制造毒品等。這只能說明立法機關沒有同意該行為“以共犯論處”。如果居間介紹買賣毒品行為對于社會確有嚴重危害,仍有必要規定為犯罪,立法機關可以通過立法予以補充。
德州扑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