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成功案例 >> 刑 事 辯 護 >> 貪污賄賂罪
貪污賄賂罪
張某的行為構成貪污罪還是私分國有資產罪
時間:2013-05-16來源:中國法院網瀏覽次數:3901
 

【案情】
  2007年至2009年底,張某利用其擔任某縣畜牧局動物疫病防治監控所所長的職務之便,在國家農業部對能繁母豬養殖戶進行補貼之時,采取虛報能繁母豬頭數的手段,套取國家惠農資金補貼款共計111000元。2007年至2012年期間,張某利用職務之便,先后二十次將上述款項以加班費、節日福利等形式與本單位十名職工私分。
【分歧】

  一種意見認為:張某的行為構成貪污罪;

  一種意見認為:張某的行為構成私分國有資產罪。

【評析】

  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理由如下:

  私分國有資產罪與共同貪污存在許多相似之處。特別是兩者在客觀方面都是由多個人實施共同侵占國有財產或資產的行為,在實踐中最易混淆。但是兩者還是有諸多區別:

  首先,客觀方面有明顯不同。私分國有資產罪是單位犯罪,以單位名義實施是該罪最本質的特征,因此筆者認為是否以單位名義將國有資產集體私分給個人是區分兩罪的關鍵。如何理解以單位名義理論界有不同觀點,但不管是單位領導共同研究決定或者有決策權的負責人決定還是單位全體成員共同議定,私分國有資產罪主觀意志應表現為一種群體犯罪意志,具有非法將國有資產為單位謀利的目的,而不是個體犯罪意志,否則就構成貪污罪。

  關于集體私分給個人應如何理解,也有不同觀點,筆者認為集體私分給個人不要求利益均沾,但私分國有資產罪基本特點是少數人為多數人謀取非法利益,獲得利益者可以是單位里的所有成員,也可以是單位里一定層面的所有人員,如中層干部,但必須是有權決定者之外的單位里多數人,即絕大多數職工均參加了分配。而共同貪污,是經單位少數領導甚至是領導班子研究決定,非法將公共財物私分給單位的少數人,實踐中往往是少數經營、管理公共財物的人員將公共財物加以私分,分款人數較少。具體到本案,張某作為負責人,與單位職工共同商議分配方案,平均分配給所有職工,其行為符合以單位名義集體私分給個人的特征。

  其次,犯罪的行為表現形式不同。私分國有資產罪行為方式通常表現為由單位領導班子集體決策或者由單位負責人決定,于單位內部以一種公開或半公開地狀態,將國有資產所有權屬以單位分紅、發獎金、節日慰問費等名義按人頭分配給單位全部或部分職工的行為,雖然在一些案件中,沒有正式的財務報表,但是在單位內部一定是有明細賬單進行備案。而共同貪污是少數人共同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實施的占有公共財產的犯罪,在行為方式上是秘密進行,采取的是侵吞竊取”“騙取的手段,往往通過作平帳處理或者不入帳的手段,使占有的公共財物難以在財務賬目上反映出來,以掩蓋犯罪事實。具體到本案,張某與單位職工研究決定后以節日費、加班費、補貼的名義造冊分款,雖上級不知情,但在發放范圍內具有相當公開性,不具有貪污罪要求的秘密性特征。

  第三,行為人的主觀惡性不同。從本質上看,私分國有資產罪的特點是有權決定者利用職權便利非法為大家謀利益,因此,其主觀惡性程度相對較輕;共同貪污罪的特點則是有權決定者(即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權便利為極少數人謀私利,由此顯現出較深的主觀惡性程度。私分國有資產罪構成的基本特點,就是少數人為多數人非法謀利益。共同貪污犯罪的基本特點就是各個共犯人系彼此利用、共同以權謀私。本案中,張某主觀上沒有將財產據為已有的目的,其本質是為了本單位職工謀取非法利益,以調動職工工作積極性,雖做法不可取,但反映其主觀惡性相對較小。

  第四,從刑罰處罰上來分析,私分國有資產罪與貪污罪分別規定了不同的立案標準和處罰標準,說明兩罪的社會危害程度不同。如果對私分國有資產的行為以貪污罪論,將全部私分數額認定為上述有權決定者的個人貪污數額,則既與客觀事實不盡符合,理論上也與貪污罪應以個人貪污數額為定罪量刑之基礎的立法精神相背離,實踐中還很容易造成量刑畸重的結果,從而導致司法不公。如果僅將上述有權決定者個人分得的份額認定為個人貪污數額,則又存在對其他大部分被非法占有的數額沒有給予必要法律評價的問題。可見,私分國有資產的行為是一種有別于共同貪污犯罪的新型職務犯罪。由于有權決定者系擅用職權為大家非法謀利益,并非單純為個人謀私利,客觀上個人非法占有的數額又通常較少,因而從立法上與貪污罪相區別,給予較寬處罰是必要的,也是正當的。

  具體到本案中,張某利用職務之便,采用虛報能繁母豬數量的手段,套取國家專項資金,但是其對上述套取資金個人主觀上沒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觀上將上述資金交由財物人員統一管理。后又將上述資金中的錢款公開以分福利、補貼、加班費的名義與本站所有職工先后平均私分,本站所有職工均知道上述資金是單位通過虛報的手段取得的,分款也是經集體商議以后才決定私分的,在本單位范圍內是公開的,不符合貪污罪具有秘密性的特征。而共同貪污犯罪的基本特點就是各個共犯人系彼此利用、共同以權謀私,上述職工非共同貪污行為,因為他們沒有相互利用職務之便,侵吞上述公款,而僅是被動的分得該款。如果本案僅系張某與財務人員私分的話,以貪污論非常恰當。因為,這既符合貪污罪要求的秘密性,各得款人之間也具有彼此利用,共同以權謀私的手段。

  綜上,共同貪污與私分國有資產罪的區分關鍵在于二者的不同行為方式、是否體現單位意志及正確理解私分的固有屬性。本案中,張某雖利用職務之便,騙取國家專項資金,但其本人主觀上沒有非法占有的故意,而是將取得的資金在單位內部公開以福利、補貼的名義發放,具有一定范圍內的公開性,因此其行為更符合私分國有資產罪的特征,以私分國有資產罪對主要負責人張某處以刑罰,既保護了國有資產的不可侵犯性,又罰當其罪。

德州扑克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