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古典文學網 > 近現代文學 > 張自忠

第四幕

張自忠 | 作者:老舍 
熱門:雍正王朝 | 論語譯注 | 在細雨中呼喊 | 廢都 | 反三國演義 | 孽子 | 短篇武俠 | 易經雜說

時間二十九年五月十六日。

地點鄂北杏兒山。

人物張自忠將軍張敬高級參謀洪副官馬副官賈副官葛敬山丁順胖火夫傳令兵四人衛兵四人百姓四人

景正面為杏兒山,山坡有破屋一間,張將軍宿于其中。左右皆山,成山環,時我與敵已皆入山作戰。右邊山上有寨子,已為敵炮所毀,余斷垣耳。

〔開幕。開幕前,用燈光映出張將軍遺書——由襄河西出發時致所部官長函。于槍聲隱隱中開幕。衛兵在屋外及山上戒備。副官,勤務及傳令兵甲乙皆在山坡上或立或坐。葛敬山伏石作書。

葛敬山 (抬起頭來,低聲的)洪副官,我問點事。洪進田(指了指小屋)少說話!

葛敬山 我小聲的!我老要問司令,又不敢!咱們為什幺不往東北上退一退,等尤師長來了,再反攻?何必這幺死守著,眼看就要教敵人給包圍起來呢!

洪進田 電話不通了!不知道尤師長在哪里呢!葛敬山那,咱們也不應當再守這里!我并不怕,跟你們在一塊兒二年了,我現在什幺也不怕!我是說,司令是國的大將,萬一有個——那還了得!是不是,洪副官?你勸勸總司令,你是他的老部下。

洪進田 老部下也不能說話!我服從命令,司令服從司令長官。我一見司令就不大說得出話來!我不怕死,可是怕司令!啊!怕司令也就是不怕死!

葛敬山 (向賈點頭)賈副官,我說司令是國的大將,應當小心點,別在這里打死仗!咱們的兵又少又軟!賈玉玢不要亂發議論啊,你還不懂軍事!葛敬山我承認我不懂軍事,可是我的心是好的!去勸勸司令!

賈玉玢 勸司令?沒那個規矩!

葛敬山 我并不怕,跟你們一樣的不怕!我是真心的愛咱們的司令,我怕他困在那里!司令要叫我死在這里,我一定連動也不動,可是,司令是國的大將啊!咱們死,沒關系,司令要是——賈副官,洪副官,咱們一齊去說!咱們就說,咱們在這里截擊敵人,請司令帶兩連手槍隊,往東北去;和尤師長取得聯系,再兩面夾攻。兩連人夠不夠?馬副官,來,咱們大商議!馬孝堂用不著商議吧?沒有用!司令是咱們的腦子,咱們用不著商議!

葛敬山 你不能說我的計劃沒道理呀!司令帶兩連人向東北去,咱們在這里打,等司令和尤師長取得聯絡,再兩面夾攻,這沒有道理嗎?

馬孝堂 要說,你倒可以說去!

葛敬山 我可不是怕死,我是真心的愛咱們的司令!我和洪副官一樣,這次是請求司令帶我出來的;就要怕死,干嗎請司令帶著我呢?

馬孝堂 我并沒說你怕死,我說你是個學生,去說話還可以!葛敬山好!我去說!我得想幾個理由,(一邊想,一邊往小本兒上寫)司令是國的大將,一個;兵少……衛甲誰?

丁 順 (抬頭看)胖子!胖子來了!(趕過去)胖子,你怎幺來了?

胖火夫 (向大打招呼)我就沒走!

洪進田 (指小屋)小點聲!胖子!沒走?在哪里睡的?胖火夫昨天夜里他們挪動,我怕沒個人給司令燒燒水,煮煮豆子,我就沒走!山溝里找了一塊草地就睡了,可不好受!露水把身子打濕,小山風一吹,喝!(打了個冷戰)

葛敬山 (過司令燒水!退卻的時候,你跑不動!胖火夫怎幺?要退卻?

賈玉玢 葛敬山的主意!

葛敬山 賈副官,我是不是出于愛司令?愛胖火夫?賈玉玢那我知道!

胖火夫 司令不會退,咱老胖也不會退!咱跟司令,地位不一樣,腿不一樣,可是心都一樣,都是肉長的!葛敬山胖子,你再說一遍!

胖火夫 干嗎?

葛敬山 這就是頂好的詩!我記下來,以后我給你登在壁報上!

胖火夫 壁報?什幺玩藝?

葛敬山 什幺?你沒看見過我的壁報?每三天出一張,出了這幺二年了!

胖火夫 我不識字!老丁,我已經燒好了一鍋水,司令要水,還是要煮豆子,都現成!

〔葛廢然而返,仍伏石寫字。

丁 順 我去拿——(要去取水)

胖火夫 (攔丁)那是給司令的,誰也不準動!我在這里等著,看司令起來,我把水端了來,就是一個鍋!老丁,還有豆子嗎?

丁 順 今天哪,恐怕連豆子也吃不到了!胖火夫打這幺二年仗了,就屬這一回苦!嗯,沒有豆子,我會給司令挖點野菜去!(蹲在地下)

丁 順 (聽屋內嗽了一聲)起來!起來!

〔胖子與在山坡上坐著的都趕快起來,極嚴肅。張自忠(極從容的,面帶笑容。大致敬)怎幺,胖子沒走?胖火夫報告司令,我怕沒人給司令燒燒水,煮煮豆子,沒走!張自忠(笑了笑)今天大概連豆子也吃不到了!張敬等一會兒,老百姓也許還給送來。胖火夫司令,我去挖點野菜好不好?

張自忠 先去弄水!(胖下)賈副官,后半夜的情報!(坐)賈玉玢報告司令,前半夜敵人由西面撤下幾百人來,司令教騎兵到西南去堵截。

張自忠 記得。

賈玉玢 到后半夜,由西面撤下來的敵兵都增加到南面,我們的騎兵大概是沒和敵人碰到。

張自忠 騎兵可也沒回來?

賈玉玢 到如今沒消息!

張自忠 噢——沒關系!西面怎樣?

賈玉玢 很好!就是南面相當的緊。不過這三個多鐘頭了,并沒有開炮。

張自忠 張高級參謀?

張 敬 西面昨天一天都打得很好。現在敵人既又撤下些人去,我想咱們也拿下一營來,加到南面。張自忠可以!馬孝堂,你寫下來!西面撤一營人,加到南面。張敬西面暫取守勢。假若敵人再添人,我們只好上手槍隊!

張自忠 還不能輕易動手槍隊!我看,西面沒危險!

張 敬 南面,等西面的一營轉過來,還是攻!張自忠馬副官,西面追擊!

張 敬 可慮的是敵人在西南兩面維持原狀,而從容的往東北布置,我們絕對不能再從南面抽人!

張自忠 所以我們要拚命向南面追擊!這點手槍隊足夠守這東西兩個山頭的,只要這兩個山頭守住,北面空著也沒關系!再說,即使敵人往東北包圍,主力也總還是在南面。馬副官,寫好了?(馬遞過來,張看了看,簽字)來!(傳甲、乙過來)告訴團長,我在這里,決不再動,他們必須盡力追擊,他們不上去,我上去!(傳甲、乙去)

胖火夫 (端著水鍋)報告司令,百姓們又送豆子來了。張自忠賈副官,領他們來。(賈下)胖子,把水放在這里,大用!丁順,灌滿了水壺。胖子,你在哪里燒的水?胖火夫山溝里大石頭底下,敵人看不見!張自忠山里有野菜嗎?

胖火夫 老百姓提來了一筐!

張 敬 今天又有野菜吃了,越來越闊氣!胖子,你先煮鍋豆子,再作一鍋豆粥加野菜,好不好?這是豆子兩作!胖火夫張高級參謀,沒有水,不容易作粥,這豆子是鮮的,還就是煮一煮好吃!

賈玉玢 (領四鄉民上。一老翁提半筐野菜,一中年婦人拿著三個雞蛋,二少年各負半袋豆子)報告司令,他們來了。

婦人唉,哪位是那好官兒呀?

老翁(指張)這就是!

婦人唉,大人!

少甲叫總司令!

婦人總——

少乙司令!

婦人昨天,我的兒子回去,拿著總——少乙司令!

婦人司令給的錢!去年哪,那些老總拿去我們幾捆草,二斗豆子;去年的事了,司令大人還替他們給錢,又給得那幺多,真是好官哪!司令大人收下這三個雞蛋吧!里沒有別的東西!(賈接過蛋去)張自忠謝謝你啊!都坐下!葛敬山,聽著點!怎幺不坐?老翁不坐!不坐!(把筐放下)放下!(少年們把口袋放下)

張自忠 胖子,拿去煮!

胖火夫 先把水倒出來,就是這一個鍋!(大都把碗倒滿;告訴百姓)山溝里來取筐子口袋呀!

張自忠 馬副官,幫幫胖子!(二人把東西拿下去)我問你們,槍聲一夜沒斷,你們怎幺還敢來呢?

老翁知道司令沒的吃呀!唉,為了打鬼子吃這幺大的苦,我們還怕什幺!我們半夜里給司令摘來的豆子!我們不給這樣的軍隊作點事,還算人嗎!

張自忠 莊子上怎樣了?

少甲昨天南莊全教炮打了,今天連北莊上的人也都逃了!張自忠你們怎幺不逃?

少甲他們也都沒逃遠,都在山里藏著呢!白天藏起來,夜里回

少乙去年鬼子敗下去,我們殺了不少人,截下不少東西,今年就更不怕了;大都等著司令打勝仗呢!有司令在這里,我們什幺也不怕!反正鬼子站不住腳!老翁唉,越站不住腳,鬼子才越禍害人!我不稀罕那些鬼子的東西,我盼著快太平了,好平平安安的種地!總司令,什幺時候才能太平呢?

張自忠 快了,快太平了!只要咱們大齊心,就一定快太平了!你看,咱們的兵都不怕鬼子,你們老百姓再能幫助軍隊,還愁什幺呢?(問婦)你也不怕吧?婦人不怎幺怕槍,我怕炮!炮一來,房子就完了!大人,今天不會再開炮了吧?

張自忠 還要開炮!你們要是藏起去,就早早的!婦人還有一點點小事!

老翁二嬸子!

婦人我是替別人說話呀!她托咐了我!我總得把話帶到了啊!

張自忠 誰?什幺事?

婦人鄰的徐嫂!

少甲真好管閑事!

張自忠 讓她說!

婦人去年打仗的時候,徐嫂丟了兩只雞,兩只又肥又大又愛下蛋的母雞!她托我問問大人,那個,我們都是窮人!大人不給,也不要緊,反正那兩只雞又不是大人吃了的!

張自忠 賈玉玢,給老人兩塊錢,給他兩塊;再給她五塊,給徐嫂帶了去。你們這是多少豆子?

少甲總司令不要給錢了!

張自忠 也給五塊錢吧。

老翁總司令,明天還在這里吧?

張自忠 不敢說一定了!你們要聽見槍炮還在這邊響,我就還在這里。拿上你們的筐子口袋啊,謝謝你們!老翁還謝謝我們?給我們打仗,連幾顆豆子都不肯白吃我們的!我們得謝謝總司令啊!

張自忠 留點神!都留點神!

少甲(笑了)在山里,鬼子抓不到我們!(都下)張自忠葛敬山,又有材料了吧?中國人,連婦女算在內,都天生來的是好兵!象天真的小孩子一樣,不懂得怕!葛敬山百姓太好了!不過,也有時候為錢舍命!張自忠那是因為窮!我相信,剛才這四個人要是不那幺窮,他們一定不會要咱們的錢!百姓們是有良心的!抗戰就是民族良心的試金石!

張 敬 司令,聽!(槍聲甚密)

張自忠 我們攻了!要是敵人進攻,必先開炮。張敬我上去看看!(上山以鏡探望)葛敬山總司令!我有個計劃,可以說吧?張自忠可以!

葛敬山 司令,咱們現在是內無糧草,外無援兵!張自忠(微笑)你怎幺辦呢?

葛敬山 司令是國的大將,責任大得很。所以我想,教我們在這里打,司令帶兩連手槍隊向東北去,和尤師長取得聯絡再兩面夾攻!

張自忠 你看我不能把敵人趕跑?

葛敬山 那不是我的意思,我是說司令的責任太大,不能太——冒險!

張自忠 在危難里,軍人要是不敢冒險,國便沒了靈魂!葛敬山,你還記得在潢川的時候,二百里以內沒有一個友軍,我不也完成了守十二天的任務嗎?現在,我奉命令來追擊敵人,就不能叫敵人追擊我!長官的命令!誰也不敢改!

葛敬山 司令,現在咱們的人可太少,而且很軟哪!張自忠葛敬山,不準說這個!人也許少一點,可并不軟!不軟,他們是太累了!再說,我帶出來的隊伍,不管是我訓練的不是,打勝打敗就都由我負責!遇到困難,我們不應當計算別人的缺點,而應該先看自己盡了責任沒有!我相信,自己盡責,就能感動別人,人都是有良心的!有敢拚命的長官,軍隊就能變成鐵的!(敬下來)怎樣?

張 敬 敵人在四千呎外,還沒有多少動靜。張自忠葛敬山,記住我的話,就算是臨別贈言吧!葛敬山怎幺?司令惱了我嗎?

張自忠 (笑了笑)那怎能呢,我很喜歡你!葛敬山那幺,是真有了危險?

張自忠 作軍人的根本就不顧慮危險!軍人的責任是抵抗危險,軍人的榮譽是打倒危險!你可是該走了!葛敬山司令!司令!我隨著司令二年了!我的文章雖然沒有多少進步,可是我的膽子和人格,我覺得,是大了好多,高了好多!這,我真感激司令!請還允許我在這里吧!我不怕吃苦,不怕危險!

張自忠 好,先吃點豆子再說。丁順!

丁 順 有!

張自忠 看看豆子煮得了沒有?(丁去)葛敬山司令,我是真敬愛司令,我愿意死在這里!張自忠你還是應當念書去!現在,你已經有了身體,膽量,就應當再發展你的腦子去,中國不缺乏人力,可是缺乏腦子!(炮聲)啊,敵人要反攻了!

張 敬 司令,我看敵人的計劃是南面假攻,而是往東北布置。

張自忠 所以我不能動!我要往東北轉移,就正好中了他們的計!

葛敬山 司令,可是敵人會拚命用炮打這里,壓迫我們往東北去!

張自忠 葛敬山,你真是進步了,你說對了!葛敬山(很得意)那幺,司令何不乘早兒挪動挪動呢?司令是國的大將啊!

大將就更得服從命令!炮往這里打,我會往前去,決不能往后退!豆子來了!先吃豆子!(馬,丁,胖,端著所有能找到的碗)來,大吃!

葛敬山 司令,我還有——張自忠先吃豆子!啊,真香!胖子,再去煮。賈玉玢,總部都移動了?

賈玉玢 應當在后半夜挪動,可是還沒得到報告。張自忠葛敬山,你帶著的還是尤師長的那只舊槍嗎?有子彈?

葛敬山 有!

張自忠 帶上點豆子,水,走吧!

葛敬山 司令,我不能因為你優待我,我就不服從命令;我走!

可是,司令允許我再說一句話!司令也應當走!張自忠丁順!

丁 順 有!

張自忠 送葛敬山去!由東北走,快走,翻過山去再休息!丁順送出山去,我就回來?

張自忠 一直把他送到尤師長手里!你們往東北走,總會遇到他的。遇到尤師長,告訴他,原計劃追擊敵人;告訴他,我這里打得很好!葛敬山,來,握握手!葛敬山總司令!(落淚)

張自忠 在軍隊里不準落淚!好,要永遠作個有出息的人!去吧!

丁 順 司令,把他交給尤師長,我回來?張自忠你回來!

〔葛含淚向參謀長等敬禮,丁亦不欲去,但不敢違抗命令。

傳丁(跑來)報告司令,總部中了炮,傷了七個人!張自忠夜里你們沒挪動嗎?

傳丁報告司令,剛挪動了多一半,就中了炮!張自忠教受傷的都出山。等都挪好,再來報告!(傳丁下)葛敬山(同丁順回來)司令!不必派人送我了,我自己會走,丁順也不——他說,他伺候司令十八年了!張自忠丁順,好好的送他出去!

丁 順 是!司令!

洪進田 報告司令,炮火現在是以這里作目標了!張自忠洪副官,吃點豆子!嗯,還有三個雞蛋呢!賈玉玢,去煮一煮。(賈下,看葛)怎幺還不走?

葛敬山 司令,我想起來了!老百姓知道司令在這里,兵們知道司令在這里,大概敵人也就知道了。

張自忠 百姓和弟兄們不會賣了張自忠!葛敬山萬一傷兵被敵人拿去,審問出來呢?張自忠審問不出來!即使教敵人真知道了,那我就更得等著,教敵人看看我怎幺打他們!去吧!

葛敬山 唉!(又敬禮,同丁慢慢下去)張自忠(對敬)這小孩有出息!

衛兵甲胖子倒了!(胖火夫端著豆子,剛拐過山來,被炮擊斃)

張 敬 怎幺?(跑過去,馬等看司令,司令以手作勢,也跑過去)

張自忠 怎樣?胖子怎樣?

洪進田 也許被碎片碰傷了!敵人確是拿這里作目標!張自忠打過一陣去,就改目標了,沒關系!怎樣?胖子怎樣?張敬(走回來)完了!

張自忠 有忠心的人!(走過去看)

洪進田 張高級參謀,我是請求司令帶我出來的,我絕不怕死,我就愿意和司令死在一塊兒!不過,剛才葛敬山說的也有理,司令應該再挪動挪動!

張 敬 司令一動,馬上前邊就下來!敵眾我寡。我們的人已經打一個星期,太累了。跟四外的部隊失去聯絡,這都是事實。可是司令不肯動,假若敵人現在撤退,司令必定追擊!敵人不退,他就出擊!他不是不精細,可是堅決勝過了精細!長官的命令是追擊敵人,這不能改!

洪進田 好了,高級參謀,咱們預備打就是了!張敬放槍的才是真軍人!不過,就是肚子里老空空的,怪不好受!

洪進田 到夜里,我去捉條狗來,大吃吃?張敬(笑了笑)狗肉的確不難吃!

張自忠 (看大把胖子抬走,回來)可惜的胖子!葛敬山走的對了!

賈玉玢 (左臂負傷)報告司令,雞蛋都教炮打飛了!張自忠先看你的傷!

賈玉玢 啊?我——噢,可不!(洪給他收拾)沒關系!張自忠怎樣?

賈玉玢 報告司令,不要緊,擦破了一塊皮!傳甲(上)報告司令,西線很穩。團長說,一定能頂得住!張自忠他們有吃的?

傳甲百姓還照常送去豆子。

張自忠 好!

傳乙(上)報告司令,南面我們開始進攻,敵人很多,不容易得手,團長報告司令,子彈不夠用了!張自忠洪副官,教山口上的兩連手槍隊前進,作南面的第二線。(洪下)你(對傳令兵)對團長說,我這里上去兩連人。子彈省著用,等敵人前進,沖鋒!快去!(傳乙下)張高級參謀,子彈不夠用了!

張 敬 已經打了一星期!

張自忠 沒關系,有我在這里,光是槍刺和大刀也能打仗!人人心里有一個火,拚命的官長就是吹起火來的風!上去看看?(二人同上山)

馬孝堂 不要緊,真的?

賈玉玢 這時候有點疼了!剛才只顧了雞蛋,沒理會!馬孝堂咱們沒關系,我看司令還是挪動挪動好!賈玉玢有理,可是——總司令要是動一動就不算總司令了!司令打定了主意就和這座山一樣,永遠不再改動!張敬正面攻上來了!

張自忠 馬副官,東西兩個山頭,一邊一連手槍隊!(馬下)張敬敵人往西轉了!我們又前進了!〔遠處沖鋒號,殺聲隱隱。

〔飛機響。

張自忠 來!前面繼續沖鋒!兩邊的人絞在一處,飛機就沒有用了!(傳令丙下)

張 敬 敵人又前進了!

張自忠 賈玉玢,怎樣,還能干嗎?

賈玉玢 不要緊,能干!

張自忠 上來!(投彈聲)看看去,哪里投彈?(傳甲下)張敬敵人前進了有一百呎!

張自忠 手槍隊怎樣?

張 敬 已經上去了!

張自忠 那就不要緊!(炮將小屋打塌)教賈玉玢看看,張高級參謀,下去歇一歇!(下來)啊,我的小屋也倒了!這個仗打得好!山窩里的小屋都會教炮打了!沒有這樣兜著底兒來的戰斗,中國人是不會不振作起來的!(看地上)把豆子也都打飛了!

張 敬 假若尤師長現在能趕來,哪怕帶著一團人呢,那該打得多幺熱鬧,多幺起勁!

張自忠 現在咱們打的也不錯!西面始終是那幺好。南面差一點,可是有手槍隊督著一時也不會壞!今天夜里,我們應當來一次夜襲!

傳甲(上)報告司令,飛機炸的大概是北莊。張自忠“大概”是北莊?落了多少炸彈?傳甲很多!

張自忠 在哪里看的?

傳甲就在這后邊山上。

張自忠 為什幺不過去?(掏槍)

傳甲司令!(跪下)司令!我年輕!那邊炮火很密!司令,饒我的命!一時的,一時的——我不再怕!我敢打!賈玉玢(下來)報告司令,正面上緊急!張自忠上去!(傳甲跑上山去)張高級參謀,我很不敢放心總部,別失去聯絡啊!

張 敬 不會!不會!他們布置好,一定來報告!張自忠他們知道我總不會動,為什幺不常來報告呢?(對衛兵)留下兩個衛兵,其余的都加入手槍隊!(衛兵甲、乙去)賈玉玢,把所有沒動的手槍隊都集中到這個山溝里來。(馬、洪,傳令兵乙、丙都先后上來)張高級參謀,你看著鏡子,馬,洪,你倆在我兩旁。都上去!(連衛兵丙、丁都隨張上山)

張 敬 最前面的敵人離我們有三千呎了!張自忠手槍隊呢?

張 敬 不夠用,東南上堵不住!

張自忠 正面還是假攻,主力是要奪東南的山口。來人,教東山頭上的一連往東南移動!把住山口!(傳乙下)張敬正面穩了一些,東南急進!

張自忠 不要緊,我預備好在山口要消滅幾百個敵人呢!(賈上)怎樣?胳臂?

賈玉玢 報告司令,胳臂麻過去了!

張自忠 還能支持?

賈玉玢 不要緊!

張 敬 敵人又前進了!連手槍隊也下來了!張自忠不能!手槍隊是找好地形呢!

張 敬 是的,手槍隊穩住了!

張自忠 洪副官到東南山口看看去,告訴他們穩住了打!多放過敵人幾步來才好;不要打太早了,捉準了再打!(洪下)馬副官,你看著點!張高級參謀,下去會兒,一時不至于有變化!(下來)

張 敬 兵的確太疲乏了。

張自忠 忘了死也就能忘了疲乏!(看了看天)快晌午了!大概至少還要打三個鐘頭。我們今天也早早的停住,夜間給他們個奇襲!我已經計劃得差不離了。你也想一想看;到太陽落山的時候咱們商議,決定。馬孝堂報告總司令,東南進得很快!

張自忠 有手槍隊把住山口呢!

馬孝堂 正面也還退!

張自忠 (對敬)我們再看看去!(上山)張敬(用鏡看)敵人快到二千五百呎了!張自忠馬副官,你看著!張高級參謀,你往下邊站,我給你一排人。來,調過一排人來,隨著張高級參謀!(傳丙去了,洪上)洪,賈,敵人到二千呎上,我們就得動手了,你倆東西散開。(二人均掏出手槍來)

馬孝堂 東南上已過了二千呎!

張自忠 手槍隊呢?

馬孝堂 還沒動靜。

張自忠 好!放進來打好!

馬孝堂 正面也進得很快!

張自忠 張高級參謀,上你的一排人!洪,東山上的全數往下壓!啊!(左臂受傷)敵人的火力夠上我們了!賈玉玢(過來)司令好不好下去一會兒?張自忠給我捆捆!捆緊,馬,怎樣?

馬孝堂 穩一點,東南上,我們已開了火,敵人倒了不少!賈玉玢司令,這樣行嗎?

張自忠 再緊一點!好!噢,你的手沒勁,馬副官,你去,你去,教西山頭上的一半向南,一半向北,再教一排人準備補充東南。(洪上)怎樣?

洪進田 東南上很緊,可是我們很得手!司令,下來會兒?張自忠用不到!(對馬)行了!還看著去!張高級參謀,前面這一排人偏東前進!你那里有傳令兵?

張 敬 有!向東前進!(應聲:“向東前進!”)張自忠馬副官,怎樣?(馬已受傷,手仍持鏡)啊?洪進田,你來!(洪將馬拖開一點,給他捆傷,張取過鏡子來)張高級參謀,山前準備沖鋒!

張 敬 準備沖鋒!

張自忠 敵人退卻!追擊!(傳甲隨著喊)張敬敵人退卻,追擊!

張自忠 張高級參謀,你這一排再向前,補充前面!張敬后面還有人沒有?

張自忠 還有,得看著用了!一排一排的用了!防備北邊!張敬還得給我一排人!

張自忠 叫傳令兵去要!

賈玉玢 (頭部受傷甚重,爬起來,至山坡上)司令!司令!走!走!

張自忠 玉玢!

賈玉玢 司令,打!打!打!(倒)

張自忠 張高級參謀,正面沖鋒!

〔沖鋒號響。

張自忠 (看洪已給馬捆好)洪看賈玉玢去!(洪往下跑)怎樣?洪進田(極嚴肅)報告司令,玉玢陣亡了!張自忠啊!(洪往上跑)

洪進田 司令!

張自忠 (腰間中彈倒下)扶我起來!

張 敬 (跑上來)司令!

張自忠 還下去,張高級參謀!省著用手槍隊,一排一排的補充!(敬下去)

洪進田 司令,我背著你走!

張自忠 捆緊我的腰!(洪脫下軍衣,捆在司令腰間)好!洪進田司令,我背著你走!

張自忠 馬,怎樣?

馬孝堂 不要緊,司令!

張自忠 都站好地位!敵人退卻,追擊!洪進田司令,東南山口上發現敵兵。(要背司令)張自忠干嗎?去,再補一排人,要穩!要穩!絕對不許敵人進來!(洪去)張高級參謀,人都上去了嗎?張敬上去了!

張自忠 沖鋒!

張 敬 沖鋒!

〔飛機響。

張自忠 張高級參謀,恐怕又是炸總部!張敬投彈,西邊!

張自忠 派人去看,告訴團長,過來一連人,由側面打!洪進田(受傷,退至山坡)司令!

張自忠 干嗎?

洪進田 我背著司令走!馬副官,我們背著司令走!

張自忠 洪,馬,站好!張高級參謀,正面怎樣?

張 敬 敵人來了。

張自忠 再上一排人,往下壓,堵住!有退的槍斃!

張 敬 司令,下來!

張自忠 (掙扎)敵人退卻!追擊!(衛兵與傳甲要扶他)看前面!打!洪,馬,打!

張 敬 向東南追擊!

張自忠 (喉已啞)追擊!(洪幫著喊)

張 敬 追擊!

張自忠 張高級參謀,用你的槍!有退的,打!

張 敬 追擊!總司令的命令,追擊!

張自忠 手槍隊上!

張 敬 上去了!白刃戰!

張自忠 沖鋒!

張 敬 沖鋒!(且打且退,頭上已受傷)司令!張自忠(頭上中彈)沖!

張 敬 (對洪、馬)背司令走!

張自忠 張高級參謀,沖鋒!(對洪、馬)打!張敬(連發數槍)司令!

張自忠 張高級參謀,我們要盡到了我們的責任!(掙扎,持槍前進數步。倒)

張 敬 司令!(對洪、馬)背走司令!

張自忠 殺!殺!洪,馬,看在國的面上,先打敵人,不要管我!

張 敬 司令!(張不語)司令!我去盡到我的責任!(跑回敵陣)沖鋒!

傳甲(看了看張)殺!(也沖過去)

洪進田 馬,你守著司令!

馬孝堂 你干什幺去?你已經受了傷!

洪進田 我說過我必跟司令死在一處!

馬孝堂 我也不怕死!

洪進田 不能沒人守著司令!

張自忠 (掙扎)洪,馬,不用守著我,敵人——近了,去死!

洪進田

張自忠 (齊喊)殺!(同沖出去)

〔幕上映出“民族精神”四字。

(幕)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电竞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