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古典文學網 > 近現代文學 > 影塵回憶錄

倓虛大師傳

蔡運辰

師諱隆銜,字倓虛,寧河王氏子,俗名福庭,父諱德清,母張氏,世有隱德。母夢梵僧求寄宿。翌日師生,時光緒元年六月初一日也。三歲不能呼父母,惟言‘吃齋'二字。至五六歲,母又夢師為僧。十一歲入鄉塾讀四子書,十二歲偶至外,其從母望見之,儼然僧也。十四歲輟讀習商,不卒業,有出世意。十七歲成婚,旋夢至冥司,出世之志彌堅。十九營商沈陽,值中日之戰,倉促旋里,父已逝世。入軍營任事,藉以贍,醫卜星相雜技,皆學習之。更值母喪,欲出為道士,不果。二十六歲,聯軍入京,輾轉兵火中,逃至營口,設濟生堂藥店,并入宣講堂講述因果,以余暇研讀楞嚴,深有會心。一九一四年,著陰陽妙常說,在上海出版,其后師自言為佛教與外道雜糅之作,不足存也。是年赴北京紅螺山資福寺聽寶一和尚講經,欲出,又不果。

一九一七年,四十三歲,決志脫白,離潛赴天津,由清修院清池和尚介紹禮淶水縣高明寺印魁和尚剃染,赴浙江觀宗寺圓具,留寺習教。時諦閑大師住觀宗,傳天臺教法,道譽遠播。師傾心請益,進境奇速。諦公欲使師宏化北方,亦特予指授,有‘虎豹生來自不群'之褒。一九一八年,諦公赴北京講經,師隨往。明年,諦公又赴五磊山傳戒,清池和尚為教授,師赴天津清修院代主院事,戒期后仍返觀宗。

一九二 0年,同學觀宗寺住持禪定法師欲為觀宗請藏經,偕師北上募緣,抵營口,師所設藥店尚在,夫人某氏,聞師開示,遂皈依禪定法師,長齋念佛,子四人,二子后亦出。二一年,師赴井陘講經匝月,旋至沈陽萬壽寺任僧學主講,創建營口楞嚴寺。二二年,創建哈爾濱極樂寺,長春般若寺,并重興沈陽般若寺。各寺相去遠者千余里,師仍任萬壽寺主講,抽暇巡回督導并隨地講經。二三年,主講期滿,任哈爾濱極樂寺首任住持。二四年,極樂寺成。二五年,諦公付師以天臺宗第四十四代法卷,法名今銜。是年赴北京柏林寺講楞嚴經,任西直門內南小街彌勒院住持,設佛學院,赴日本參加東亞佛教聯合會,由是往來于華北東北各省。二八年,繼任北京法源寺住持,法源為故都名剎,奉軍總參議楊氏欽師道行,力主其事。北伐軍至,師交代清楚而去。二九年,請諦公至哈爾濱傳戒,師遂退院,赴沈陽般若寺辦僧學。三一年,營口楞嚴寺成,延禪定法師為首任住持。明年,長春般若寺成,弟子澍培為首任住持。時甫經九一八之變,沈陽僧學解散。前東省特別區行政長官朱子橋將軍,曩為極樂寺有力外護,是時在陜西主持賑務,請師至西安傳戒講經,任大興善寺住持,設佛學院。三二年七月,諦公示寂,師聞訃奔喪,并受影印宋版藏經會之托,攜磧砂藏經玻璃版乘船至潼關換車。渭河沿岸,盜賊出沒,備歷艱險,卒得安抵上海。是年應善信之請,建青島湛山寺,三四年,任湛山寺首任住持。四二年,重興天津大悲院,四四年由湛山退院,工程尚未全部完成。

師中年出,佩臺宗法印,生平職志以講經宏法,建寺安僧為主。狀貌魁梧,聲如洪鐘,每一升座,四眾云集,披隙導□,莫不如所欲聞。以是縉紳擁彗,檀施山積,建寺始于東北,迄于青島,皆宏廣精嚴,極鳥革□飛之盛,而以湛山為最。并以余力恢復各舊寺,沈陽般若寺、天津大悲院,其最著者。盡可能于各寺設佛學院,造就后起人才,亦以湛山為盛。綜計三十年中,講心經六十四遍、金剛經四十二遍、彌陀經二十四遍、楞嚴經十三遍,其他經論疏注各數遍不等。行化所及,躬自擘劃,或援手指導,與夫弟子秉承宗旨,建十方叢林九處,宏法支院十七處,佛學院十三處,皆以教演天臺,行宗凈土,住持佛法。又先后延請慈舟、弘一兩律師至湛山講律,推之同系各寺,皆持午結夏,嚴凈毗尼,北方佛教中不多睹也。

抗日勝利,長春般若寺于四七年請師傳戒,翌年南返,值長春改觀,崎嶇道路者十有三日,始達沈陽。轉車返青島,應座下之請,縷述生平事跡,弟子大光筆記為影塵回憶錄。繼而河山非故,四九年應邀訪港,駐錫荃灣弘法精舍,陸續創立華南學佛院,佛教印經處、圖書館、天臺精舍、弘法佛堂、諦公紀念堂、青山極樂寺等。師已年登耄耋,仍講學接眾,日無暇逸。居恒示人學佛要旨為看破、放下、自在,以合于涅槃三德,聞者意解。六三年夏歷六月二十二日示寂,世壽八十九,僧臘戒臘皆四十六,法臘三十八。八月十二日遵制荼毗,緇素弟子奉□檀,沉香千余斤,香聞數里,檢獲舍利四千余粒,塔于九龍西貢山之麓。所著書及弟子記錄者,為金剛經講義金剛經親聞記、心經義疏、心經講義、心經親聞記、心經講錄、楞嚴經妙玄要旨、普賢行愿品隨聞記、普門品講錄、大乘起信論講義、天臺傳佛心印記注釋要、始終心要義記、信心銘略解、證道歌略解、念佛論及文鈔、講演錄等,弟子大光并影塵回憶錄及示寂記,輯為湛山大師法匯,編入中華續藏經。

贊曰:昔智者大師示跡,世稱小釋迦。宋志磐法師作佛祖統紀,以天臺為佛教正傳。元懷則法師作天臺傳佛心印記,則已居之不疑。遺教延續千余年,東被韓日各國。比年余纂中華續藏,向國內外征集佛典,韓國同道寄贈彼國古德金大鉉所著禪學入門,余初見題簽,以為宗門之書,閱之則專明止觀,解釋清晰,高麗臺宗之盛,于此可知。日本更衍為臺密,本宗亦愈益光大,由大正續藏所載,亦可想見。惟我國北方各省,此宗不甚流傳。倓公奮起市廛,南游參學,于三年之中,盡窺奧秘。歸而大作佛事,精藍遍地,著述等身,說法如云如雨,直接受其甄陶,或間接蒙其影響皈向佛門者,無慮數百萬人,足以增輝教史。此在佛法為乘愿再來,在世法亦可謂豪杰之士也已。

一九六九年元月,安東蔡運辰念生甫謹撰。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电竞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