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古典文學網 > 近現代文學 > 易經系傳別講

下傳12章 夫乾天下之至健也(06) 相由心生

相由心生

將叛者其辭慚,中心疑者其辭枝,吉人之辭寡,躁人之辭多,誣善之人其辭游,失其守者其辭屈。

一個人將要背叛你的時候,聽他講話的聲音就知道了。他的話盡管講得好聽,但語氣里頭一定有許多歉然,隨時都有慚愧之意流露出來。古人說:“心不負人,面無慚色。”他要想背叛你的時候,言行都有虧歉之意,無論如何都掩飾不了的。

“中心疑者其辭枝”。這個叫心相,不是面相,不是看鼻子眼睛的,由心而發的,便叫心相。中心有疑惑的人,他講的話是“枝”,就是不談正題,說了半天,講了很多理由,事情結果如何?沒有說,永遠不作下面回答,這就是“中心疑者其辭枝”。

“吉人之辭寡”。凡是大英雄大豪杰,成大功的人都不會亂說話的,一個共通的特點,都是“沉默寡言”四個字。話多的人,唧唧喳喳的人,不管他的命多好,也已經被他唧喳完啦!所以成功的人一定是沉默寡言的,很少講話,要講話一定簡單明了,就是“吉人之辭寡”。

“躁人之辭多”。粗躁的人話就多啦!經常聽他唧唧喳喳半天,不曉得他到底說的是什么?永遠沒有中心思想。

“誣善之人其辭游”。誣陷人時,他講的話游移不定,多在兩可之間。你問他是真的嗎?他會說我聽人這么說的,你說靠不住,他又說不過、但是、恐怕、說不定……一大堆。總之,似是而非,似非而是,欲加人罪而不負責的游移其辭。

“失其守者其辭屈”。“失其守者”,就是離開了他的本位,放棄了他的立場,放棄了他的職守。你問他話時,他總是支支吾吾的。“其辭屈”,理不直、氣不壯,唯唯諾諾的樣子。

孔子講完了《系傳》,為什么來一段看相的道理?這幾句話同《易經》沒有關系,把很多不相干的話夾在一起,所以才使后世對《系傳》乃至《十冀》有很多不同的看法。有說是孔子作的,有說是孔子學生記錄的,也有人說是后世偽造的……不一而足。我們看了這一段,就可以知道后人為什么有這么多的疑惑了,這一段到底與《系傳》有沒有關系呢?恕我賣個關子,大不妨推敲推敲看。

這就是我到今天為止對《系傳》講解的觀點,不可以為典要。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电竞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