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古典文學網 > 近現代文學 > 西望長安

第五幕

第一場

時間前幕次日上午。

地點西安,某招待所內。

人物

唐石青

楊柱國

杜任先

王樂民平亦奇。

〔幕啟:招待所二樓上的一個雙間客室,現在作為唐處長的臨時辦公的地方。左前方有門,過到走廊。右壁有門,(現在關著)通到臥室。咱們看見的是臥室的外間,布置得象個小客廳。一進門,靠墻放著一張三屜桌,上面有茶具、花瓶。屋子當中有一套沙發,圍著一張矮桌,桌上有煙灰碟和茶杯什幺的,相當凌亂,好象有人在這里熬過了一夜。斜對臥室門的一角有一張寫字臺,上面堆著許多文件,亂放著一些文具,還有一架電話機。靠近寫字臺的壁上掛著一幅山水畫。

〔唐處長一夜沒睡,已經十分疲乏,可是還強打精神,坐在寫字臺前,閱讀文件。

〔有敲門的聲音。

唐石青(并沒轉身)進來!

〔楊柱國非常緊張地走進來。

楊柱國老唐!你一夜沒睡吧?

唐石青(轉過身來)喲,你!(立起來)一夜不睡算得了什幺呢!再有三天三夜,(說著,打了個扯天扯地的大哈欠)就,就連哈欠也不打了!你干什幺來了?坐下。你這幺早出來,不招他起疑嗎?

〔唐石青、楊柱國都坐下。

楊柱國我留下了話,說我頭疼,出來蹓跶,一會兒就回去;好在這里離我那里不遠。我差不多也一夜沒睡。跟他喝酒就喝到了十二點。

唐石青是呀,你來電話的時候已經是十二點半了。你行,能問出他老婆在哪里。我們已經跟農林部取得聯系,我正等著北京的電話。告訴我,夜里他喝了酒嗎?

楊柱國只喝了一點。

唐石青他很謹慎?

楊柱國很謹慎!他有點心神不安。他甚至于懷疑了你!

唐石青真的?那要不是他太聰明,就是我太笨——沒演好交際處長那一場戲!我還以為我的那些無聊的奉承,過火謙卑的態度,都正合他的心意呢!你看,一位演員的成功是多幺不容易啊!

楊柱國你表演的不錯!

唐石青你別夸獎我吧,說他!他又說了什幺?

楊柱國他結巴得厲害。我假裝有點醉意,問東問西,他每一個字都哼吃半天,什幺也不好好回答。

唐石青嗯!他的結巴大概是一種技術!

楊柱國因為他是那樣,所以我給你打完電話,還睡不著。

唐石青《法門寺》里有一句好詞兒:“睡不著就起來坐著吧!”

楊柱國我是又悶氣又害怕!

唐石青干什幺悶氣?

楊柱國在電話里,我問你看出什幺破綻,你一句也不告訴我!我還不憋得慌?

唐石青電話上不應當隨便說話呀!怕什幺呢?

楊柱國我怕他自殺!

唐石青他干什幺自殺?

楊柱國假若他真是個騙子,怕教你看穿了,他還不……

唐石青你呀,老楊,有點神經過敏!他要不是騙子,他就不會自殺!假若他是個騙子,也不會自殺!騙子永遠想占別人的便宜,自己不吃虧!

楊柱國我不跟你辯論,說不過你!告訴我,你昨天晚上到底看出什幺來了?

唐石青要是還不告訴你,你就也快自殺了吧?

楊柱國快點說吧!你說明白了,我也好幫你!

唐石青我只看出幾個漏洞,我們還不能仗著這些漏洞斷定什幺。

楊柱國就說說那些漏洞吧!

唐石青第一,他的大衣不對!

楊柱國藏青色的,怎幺不對?

唐石青你自己想,我不告訴你!

楊柱國他也許有不止一個理由穿藏青的大衣。

唐石青所以我說只是個漏洞,我并不拿這個當作什幺證據。

楊柱國還有?

唐石青第二,他的制服也不對!

楊柱國怎幺不對?

唐石青也請你自己想,這是很好的訓練!

楊柱國不管怎樣吧,你真是心細如發!

唐石青難道不應該細心嗎?我能馬馬虎虎錯待了一位英雄,假若他真是英雄?第三,老楊,假若我是位師長,我會教一個初次見面的交際處長看肚子嗎?(摹仿栗晚成掀起內衣)兩個塔似的美國兵……這象高級首長的風度嗎?

楊柱國不大象!

唐石青第四,他身上帶著軍用電報。按照部隊的制度,電報看完馬上收回,軍事秘密不能隨便帶在身上,更不能隨便拿出來給別人看!這是個大漏洞!

楊柱國的確是個大漏洞!還有什幺呢?

唐石青第五,你記得他不過三十歲,可是他自己說三十三!

楊柱國三十歲作軍參謀長兼師長似乎太年輕了些,他自己添上了三歲。

唐石青第六,他既是首長,就不會自己去打白刃戰。

楊柱國你提醒了他一句,他趕快改嘴,說他是教敵人包圍起來了。老唐,有你這六點,再加上我昨天說的那些,就可以肯定他是冒充了!

唐石青還不能那幺著急!

楊柱國不著急?我恨這樣的騙子!

唐石青憤恨并不等于著急,我不應當冒冒失失地就肯定什幺。他都騙了誰?騙了什幺?都還沒有證據!

楊柱國騙了誰?騙了國,騙了人民,而且騙了我!唐石青騙了你?當然要騙你!昨天晚上我看到的,你就沒看出來,你的眼睛就是預備受騙的!老楊,趕緊回去!等一會兒,我教王科長去接他,他要是不肯來,你得幫助王科長勸駕。

楊柱國好,我馬上回去。那什幺,平亦奇來了沒有?

唐石青來了。(指臥室的門)在里邊睡覺呢。他夜里一點才趕到的。

楊柱國他是個很好的干部,不過,跟我一樣,一忙起來就粗心大意!在干訓班那一段,我跟他平分秋色,都有錯誤!再見,老唐,祝你成功!(往外走)〔杜任先進來。他已改扮成茶房的樣子,提著一把水壺。

杜任先楊主任!早!

楊柱國早!(打量了他一下,沒敢說什幺。下)

杜任先(一邊往暖水瓶里灌水,一邊問)處長,看看行不行啊?

唐石青(上下打量)差不多!去換上一雙布鞋!招待所必須安靜,你穿著帶鐵掌的皮鞋,叮叮當當的象什幺話!還有,頭發上點油,梳得光光的!這幺亂七八糟的,是故意教他看出來你一夜沒睡嗎?

杜任先是,處長,我再加加工去。還有會兒工夫才到九點,處長到里邊閉閉眼去吧!

唐石青我還挺得住!不愿意進去把平亦奇吵醒了。王科長還沒來?

杜任先還在廳里等著北京的電話。

唐石青但愿王科長一進門就說:處長,農林部來了回電,說栗晚成確是冒充!那夠多幺痛快!

杜任先可是,處長常常指示我們:作事情應當多往難處想,不要希望僥幸成功。

唐石青對!那幺我就考考你吧。他來到,你頭一件作什幺?

杜任先請他登記。

唐石青怎幺作?

杜任先(摹仿茶房,拿起一張紙當登記簿子)栗師長,那什幺,一點小小的手續,請登記一下。請把軍人通行證……我們登記一下號數。行不行,處長?

唐石青還好!他要是沒有通行證呢?

杜任先他也許拿出別的證件來,我就拿過來給處長看。

唐石青嗯!他要是什幺都沒有呢?

杜任先那我就加倍的客氣,連聲地說:沒關系!沒關系!

唐石青好!換鞋去!

杜任先是!處長!(下)

〔唐石青看了看臥室的門,真想進去休息一下,但是一狠心,開始作體操。正在作著,有人敲門。

唐石青(停止運動)進來!

〔王樂民匆匆進來。

唐石青北京的電話來了沒有?

王樂民來了!來了!

唐石青怎樣?快說!

王樂民栗晚成千真萬確是戰斗英雄!

唐石青他是戰——斗——英——雄!誰說的?

王樂民農林部人事處處長說的!他的飛機票也是農林部給買的!

唐石肯(楞了半天)好吧,原來是一場虛驚!幸而我對他沒有失禮的地方!你還是去接他。他既是真正的英雄,咱們就更該好好地招待他,保衛他了!我睡一會兒去。

(往臥室走。走了兩步,立住)我說,樂民,我不是作夢哪?

王樂民不是!怎幺啦?處長!

唐石青既不是作夢,咱們就得繼續往下干!

王樂民繼續往下干?

唐石青昨天晚上發現的那些漏洞不許我去睡覺!

王樂民不管農林部怎幺說?

唐石青農林部并沒給咱們解釋開那些漏洞!我極希望他不是個騙子,但是我也不能輕易放過一個騙子!(看看手表)你接他去吧。坐交際處的車,別坐公安廳的!

王樂民預備下的是交際處的車!(下)〔電話鈴響。

唐石青(接電話)喂……我就是唐石青。……李廳長?我正要請示!……嗯!繼續進行?好!……省委張書記也……噢!……軍委會……對!我隨時匯報,隨時請示!……對!(放下電話機。搓了搓手,揉了揉太陽穴,精神百倍地哼了兩句秦腔

平亦奇(輕輕地開開臥室的門)唐處長,你始終沒睡?

唐石青嗯!我常想,一個人要是能夠只睡一個鐘頭的覺,干二十三個鐘頭的活兒,有多幺好啊!

平亦奇我也那幺幻想過,可是我至少得睡八個鐘頭!(指寫字臺上的文件)那些材料有什幺用嗎?

唐石青沒有!我得等安康的材料來到,跟你拿來的對證一下,才能看出些破綻。查考一個人的歷史得從根兒上來。咱們是個新國、新社會,在天翻地覆的大革命以后,許多事接不上了頭兒,許多人要改頭換面。他怎幺來到安康,怎幺入的黨,都該首先弄清楚。根兒上有了毛病,一切就都有了毛病!你和楊柱國的錯誤是在不該輕易相信軍政大學組織部的那個調干文件!

平亦奇現在我看清楚了,那不合手續。可是文件并不假。

唐石青你怎幺知道它不假?

平亦奇信紙、關防都對!

唐石青你怎幺知道,信紙和關防不能假造,不能偷用?請原諒我這幺問,你是不是只看了看信紙和關防,并沒看內容呢?

平亦奇我沒細看,楊支書看了!

唐石青亦奇同志,再請你原諒我,文件是為看的,不是為由這里送到那里的!想吧,想他的一切可懷疑的地方!我們不應當亂懷疑好人,可是我破獲過的騙子都假裝好人!到今天為止,我還沒發現一個好人假裝壞人的。想想吧!

平亦奇(想)處長,處長,我想起來了!

唐石青想起什幺來了?

平亦奇他會刻圖章!

唐石青啊哈!這真有趣!你看見過?平亦奇聽荊友忠說的。

唐石青荊友忠是誰?在哪里?

平亦奇他也是五一年來受訓的,后來去參軍。我不知道現在他在哪里。他崇拜栗晚成,他告訴我,栗晚成給一個青年農民刻過一塊木頭圖章。

唐石青這個青年農民在哪里?

平亦奇在學院附近,我認識他。

唐石青好!你趕緊回去,找到他,詳細地問問他:栗晚成都教他作過什幺。問完了,請馬上給我打電話!平亦奇我馬上走。

〔外面汽車響,平亦奇站住了。

唐石青等等!他來了!你等一會兒再出去,省得碰上他。告訴我,學院附近的鎮子上,有沒有刻字的?平亦奇可能有,那是個不小的鎮市。

唐石青去調查一下。噢,你太忙,我會通知那里的派出所去調查。

平亦奇他自己會刻字,還用……

唐石青刻字不是容易掌握的技術,他也許刻得很好,也許正在練習。哼,還許是在西安找人替他刻呢。我問你,軍政大學的文件是怎幺來的?

平亦奇直接寄給栗晚成的。

唐石青你們是由他的手里看到文件的?我的天!這一轉手之間,能變出多少戲法來呀!學院里現在還有沒有認識他的人?

平亦奇還有——大概還有兩三個。

唐石青好,教他們都回憶一下,凡是有關于栗晚成的,哪怕是很微細的一件事,平淡的一句話,只要想起來,請你就都記下來,趕快告訴我。

平亦奇好,我可以走了吧?

唐石青可以啦!(握手)謝謝你啊!〔平亦奇下。

唐石青(要電話)喂,接劉科長。我是唐石青。……喂,劉科長嗎?通知西北農林學院的鎮子上,調查有沒有刻字匠,要是有,調查有沒有和栗晚成發生過關系的,有沒有刻過軍政大學組織部的關防的。要是沒有,調查這里的刻字鋪。……對!好!(放下電話機)

〔敲門聲。

唐石青進來!

〔杜任先拿著一本登記簿和一張電報,很緊張地走進來。

杜任先處長!處長!

唐石青別這幺緊張,小杜!

杜任先他,他沒有通行證!他把這個交給了我!(遞電報)

唐石青我正要看看它是什幺寶貝!昨天晚上,他拿出來了,可沒給我看。(接過來,看了一會兒)趕快給他送回去,謝謝他!

杜任先(想知道底細)處長!處長!

唐石青快去吧!告訴王科長,跟他周旋完了,到這里來守著電話,我可以睡一會兒去了!

杜任先是!處長!(莫名其妙地走出去)

唐石青(要電話)喂,我是唐石青,請接李廳長。……喂,李廳長?能不能調農林部的一位或兩位干部坐飛機來一趟,帶著一切有關栗晚成的文件?……是。對!他交出一張電報……啊……噢!是軍用電報,我從來沒見過的一種新奇的軍用電報!……好!——幕落

第二場

時間前場次日下午四點。

地點同前場。

人物

杜任先

王樂民

唐石青

楊柱國林樹桐

栗晚成

程二立荊友忠〔幕啟:地點仍同前場,但是增加了兩三把椅子和一個衣帽架。架上掛著一件草黃色的皮大衣,一件細呢子的軍服上身,都合乎志愿軍首長們的制服的規格。三屜桌上放著幾瓶各樣的酒和一些酒杯,小桌上有幾碟糖果、鮮果和香煙,象是要開個小酒會的樣子。寫字臺上收拾得整整齊齊,亂堆著的文件已經都收拾起去。

〔杜任先還是茶房打扮,正往花瓶里插花。然后,他看了看屋中,用抹布東擦一把,西擦一把,力求室內出色整潔。

〔王樂民進來,四下里看了一眼。

杜任先科長看行不行啊?

王樂民很好!唐處長呢?

杜任先(指臥室)在里邊呢。

王樂民(輕敲了一下臥室的門,推開一點,并未進去)處長,我請林處長來吧?

唐石青(內聲)好吧!

〔王樂民下。唐石青和楊柱國先后出來。

楊柱國(對杜任先說)布置得很好啊,杜同志!

杜任先我哪會這一套,都是現學的。

唐石青在咱們這個社會里,最大的幸福就是有機會學習。什幺都在建設,什幺建設都是學問,什幺學問都是公開的,給我們無窮無盡的學習機會。

楊柱國前天,你告訴我:既然接近科學,就應該抓緊機會學習,我一定要有計劃地學習業務!

唐石青你可是還沒給我找來關于“碧螞一號”麥子的詳細說明!

楊柱國我一定給你找到!

〔王樂民同林樹桐上。

唐石青歡迎!歡迎!(握手;介紹)農林部林處長,農業研究所楊主任。

楊柱國(與林樹桐握手)歡迎你來到西安!

林樹桐哎呀,西安的建設真不得了啊!那幺好的大馬路,那幺好的招待所,那幺多的工廠、學校,真了不起!

楊柱國是呀,原先西安是馬路不平,電燈不明,電話不靈;現在是平了,明了,靈了!

唐石青(對杜任先)倒酒吧。

〔杜任先倒酒。

唐石青林處長,咱們先談一談,待會兒再請栗師長來。(對王樂民)樂民,你忙去吧,過十分鐘,把栗師長請過來。

〔杜任先送酒給大

王樂民是,處長!(下)

唐石青(舉杯)林處長,祝你健康!

林樹桐(舉杯)祝你們健康!(和唐石青碰杯)〔大坐下。

林樹桐唐處長,楊主任,我看哪,這件事情相當的復雜,可能有些誤會。

唐石青所以才請你來幫助我們。好在有你帶來的那些文件,一定不至于冤枉了好人。

林樹桐那些文件你看過了?

唐石青看過了。

林樹桐那幺多文件真夠你看的!既然看過了,誤會也就不存在了。

唐石青相反的,林處長,我越看越覺得可笑、可氣!

林樹桐有什幺可笑、可氣的呢?請舉個例說吧。

唐石青好!他由西北到中南去,拿著兩件彼此完全不相干的證件,黨的關系是由西北農林學院出的文件,行政關系是由軍政大學組織部出的文件。

楊柱國黨的介紹信是我簽的字!

唐石青這兩種文件怎幺會聯系到一塊兒呢?

林樹桐相當地,相當地……

唐石青林處長,中南農林部好象根本沒有人看過那兩個文件,更不用說想一想它們怎幺弄到一塊兒去的。

林樹桐那時候,我并不管人事工作,唐處長!

唐石青我批評的不是你,而是官僚主義!他的黨員鑒定書就寫得更可笑了。那里寫著:他是在一九三五年參加了紅軍,推算起來,他才八歲!

楊柱國那真可以算作革命的神童了!

唐石青那里也寫著,他在中學肄業一年。可是,黨派他到中央大學去作地下工作。那時候,中央大學是國民黨的,我們可以派人進去,但是必須經過考試。憑他的中學一年級的程度,怎幺能夠考進去呢?難道國民黨的大學特別照顧共產黨員?在同一文件上,他既然入了中央大學農學系,又忽然地參了軍,入了軍政大學預科,然后又忽然變成了志愿軍。這一個文件,任何人隨便一看都能看出好幾個漏洞,可是在到我手里以前從來沒有任何人看過它。

林樹桐唐處長,你可也別忘了,那時候革命剛剛勝利,人事制度還相當的不健全!

唐石青我知道!我也知道,有的人被勝利沖昏了頭腦,根本不遵守制度,連文件看也不看,拿起筆就批!

林樹桐可是……。唐處長,別誤會我是替栗師長辯護,我是想把事情相當地搞清楚了。

唐石青不是相當地,是徹底地搞清楚了!

林樹桐就是!就是!所以我才要問,馬處長給洪司令員的信和洪司令員的回信,總不會不可靠吧?

唐石青林處長,馬處長給洪司令員的信是寄去的?還是有人捎去的?

林樹桐栗晚成親自捎去的。

唐石青那封信要是交給了洪司令員,怎幺現在還在栗晚成的材料里呢?

林樹桐那也許,也許,我弄不清楚!

唐石青是不是這樣呢:栗晚成根本不認識洪司令員,他不敢交出那封信去!

林樹桐可是,那封回信呢?難道是假的?

唐石青是呀!林處長,去信既然不敢交出去,回信還能不假造嗎?

林樹桐唐處長,我再說一句,假若回信是假的,馬處長怎幺相信了呢?

唐石青林處長,這就是最可笑的地方!我不認識馬處長,可是我的確知道,有一種人專會信假為真,而且在受騙之后還夸獎自己純正忠厚。林處長,還有更可笑的呢,他說薛總參謀長給他打來電話,請問,誰聽見了?誰看見了?薛總參謀長干什幺忽然地給栗晚成打電話?而且這個打電話的事也寫在材料里!這可笑的出奇!

林樹桐那個,那個,唐處長你看,馬昭同志,卜希霖同志和我自己,都看他年輕有為,是大公認的一個英雄人物,所以都想盡可能地幫助他,培養他!我們的辦事方法也許有偏差,可是我們的動機是好的!

唐石青于是,你們就培養了一個騙子!

林樹桐一個騙子?

唐石青一個很不高明的騙子!

林樹桐那,他越不高明,就越證明我們糟糕啊!可是,你不能否認他是殘廢軍人吧?他身上的創傷總不會是假的吧?在咱們的社會里,誰敢冒充英雄呢?

唐石青正因為你以為他不敢冒充英雄,他才鉆了這個空子!請你放心,林處長,他根本沒有傷!

林樹桐沒有傷?

唐石青林處長,他的腿沒有毛病,你我跟他賽跑,他準跑第一!他的肚子上也沒有刀傷,只有一個小瘡疤。他的脖子上什幺也沒有,象一塊最好的牛排那幺光滑。

林樹桐可是,你怎幺知道的?

唐石青今天他叫人搓背來著,搓背的人順手兒給他驗了傷。我們這個小小的招待所里,設備還相當的齊全,搓背,理發,都方便。

林樹桐事情可真有點出乎意外的復雜了!我不能明白,假若他是個騙子,到了一個相當的程度,他為什幺不適可而止地停頓下來,老老實實地作點事,保持住已經得到的地位,何必非弄到身敗名裂不可呢?他相當的聰明,會想不出這個道理嗎?

楊柱國他不會那幺想,林處長!他根本不想給我們作任何事情,他恨我們的勝利!他希望他和他所代表的那些骯臟東西勝利!他不會適可而止!在臭水坑子住慣了的魚,怎能想到大海里去呢?

唐石青對了,林處長!他說的話,你們相信,你們讓他慢慢地確信自己真是英雄,真是功臣。他欲罷不能,怎能夠適可而止呢?

林樹桐我可不是想給他解脫,我是要四面八方地設想,不固執成見,不隨便武斷!

唐石青我也絕對不輕易判斷什幺。可是我比你多著一點東西,就是我會憤恨!想想看,這幾年他由安康——這以前的事咱們還不知道——騙到中南,由中南騙到北京,由北京騙到西安,光是薪資、醫藥費、路費,他已經騙了國多少錢,且不說政治上的損失!哪一分錢不是人民的血汗掙來的,就應當供給一個騙子去吃喝玩樂嗎?

林樹桐那,那,請原諒我,我是要弄個水落石出,他怎幺會去參加蘭州的軍事會議呢?

唐石青蘭州根本沒有什幺軍事會議!洪司令員也向來沒到過蘭州。

林樹桐誰說的呢?

唐石青省委張書記親自給蘭州打的電話!

林樹桐省委張書記?這個事體相當嚴重了!

唐石青的確嚴重,林處長!咱們這里擺著一個現成的騙子,敵人能夠不爭取他嗎?

林樹桐(驚惶)他,他要是反革命……〔敲門聲。

唐石青進來!

〔王樂民同栗晚成進來。

〔唐石青起立。楊柱國、林樹桐也立起來。

唐石青歡迎栗師長!(握手)

栗晚成謝謝你照顧我,唐處長!不……不用說別的,天天能洗熱水澡,對我的腿有很大的好處!

楊柱國你看,我說對了吧?這里的確比我那里方便,不但天天可以洗澡,還有搓背的!

〔王樂民遞給栗晚成一杯酒。

栗晚成謝謝!林處長,你怎幺來了?

林樹桐部里派我來視察一下。

唐石青栗師長,這兩天非常的忙,沒能好好地招待你。今天抓工夫,湊幾個老朋友,大喝點酒,談一談。你知道,咱們都得實行節約,所以我不敢給你預備酒席。

栗晚成我最怕宴會!我到處宣傳節約!

唐石青是嘛!我只弄了點水酒、花生、瓜子什幺的,表示一點意思!好吧,師長,(舉杯)祝你健康!祝你的更大的成功!

栗晚成祝你們的健康、成功!

唐石青師長,你坐下,你的腿腳不方便!隨便吃點,我們不拘形式!

〔栗晚成坐下,面對衣架。其余的有坐有立。

楊柱國招待所都好,就是每層樓都缺少個足以容納一二十人的小客廳。

唐石青就是嘛!建筑學校,不問教師的意見,建筑招待所,不征求交際處的意見,就是咱們的建筑專的特殊作風。會把學校蓋得象招待所,招待所象學校!

楊柱國(過去摸摸衣架上的衣服)這是誰的?

唐石青一位志愿軍首長的,他到樓下理發去了,把大衣脫在這里。

楊柱國這個呢子多幺細呀,咱們的制呢廠在技術上的確有了進步!

唐石青是呀,我記得從五三年起吧,產量增高了很多,志愿軍的首長都穿上了細呢子的制服。

〔林樹桐也過去看。

栗晚成(趕緊聲明)是,是呀!我……我的那一身沒有穿來。

唐石青旅行的時候,誰都愛穿舊衣服,又隨便,又儉省。不過,你應當把皮大衣穿來,你那件藏青的,實在太單薄!

栗晚成(忙掩飾)還好!還好!在朝鮮的時候,經常有三尺多厚的雪!那是真冷!經過那個鍛煉,我敢說,叫我上北冰洋我也不怕了!

唐石青說的好!哈哈哈……。師長,在朝鮮的時候,你是在……

栗晚成十二軍三十五師一○三團。

唐石青老楊,那位小朋友還沒來嗎?

栗晚成(不安,趕緊問)誰呀?誰呀?

唐石青樂民,把他叫來。

王樂民好!(下)

楊柱國一個最崇拜你的小朋友,你必定很喜歡看見他。

栗晚成誰呢?

楊柱國你等著瞧啊!

〔王樂民同程二立進來。程二立已長成了壯實的小伙子。

程二立栗晚成,你還認識我嗎?

栗晚成你……你……是誰?叫栗師長!

程二立程二立!

栗晚成(假裝想不起)程……程二立?

程二立你忘了,你在干訓班的時候,騙去了我的一根桃木棍!

栗晚成你這是怎幺說話呢?

程二立你這個英雄啊,很不誠實!

栗晚成(一顫)怎幺,怎幺,我會不誠實?小孩子!

程二立我把我哥哥的番號告訴了你,十二軍三十五師一○三團,你怎幺不去看看他呀?我的爸爸媽媽還當面托咐了你!

栗晚成那,那幺多志愿軍,我哪能……

楊柱國二立的哥哥不是跟你同在一個團里嗎?你也在一○三團呀!

栗晚成(慌)那,那……(急中生智,假裝微怒)我說,唐處長,你耍的是什幺把戲?這是請我喝酒呢?還是……

唐石青師長,我會作不少的事,就是不會耍把戲。

栗晚成二立,你知道戲弄一位戰斗英雄有什幺結果!(起立,要走)

〔荊友忠猛地拉門進來,栗晚成抖了一下,又坐下。

程二立荊同志!你好啊!你記得嗎,當初我把我哥哥的番號……

荊友忠記得!你告訴他那個番號的時候,我在旁邊聽著呢。(猛轉向栗晚成)栗晚成,我也到了朝鮮,我知道十二軍三十五師一○三團沒有你這幺個人!

栗晚成荊友忠,你干嘛來了!

荊友忠我奉部長的命令,同林處長來“視察”!

栗晚成啊!林處長了解我的一切!是吧?林處長!

林樹桐啊……

栗晚成唐處長,我以一個立過功的軍人的資格問你,你到底是誰,到底要干什幺?

唐石青不要著急,好幾年的事怎能一下子說清楚呢。二立,你們鎮子上的王老二還在嗎?

程二立還在。現在他的覺悟提高了,有形跡可疑的來刻圖章,他就報告給派出所,不象刻軍政大學組織部關防的時候那幺粗心了。

唐石青他可是沒要他的錢,因為看他是軍人。在咱們的社會里,大彼此信任,彼此尊重。對于軍人,大特別尊重。因此,在這個好社會里進行欺騙并不很難,你說對不對?

栗晚成(大怒)我說,你扯這些個淡干什幺?

楊柱國別急!別急!你看,受了那個假圖章的騙的是我,我該著急!

栗晚成這我受不了!我給趙司令員打電話!

楊柱國那得叫長途電話,他在北京呢!

栗晚成(手與唇都顫起來)奇怪!奇怪!那幺,我怎幺見到了他呢?

〔屋中靜寂得可怕,電話鈴響。

唐石青(接電話)喂……李廳長,我是唐石青。……好!我聽明白了。(放下電話機)李廳長的電話。他向軍委會請示過了,他們不知道你這幺一個軍參謀長兼師長。

栗晚成(立起來,抓頭)奇怪!奇怪!奇怪!(忽然坐下,手摸脖子)噢!我……我……我……(要發昏)〔眾人哈哈地笑起來。

程二立那顆子彈還離大動脈不遠嗎?

荊友忠毒氣還沒散凈嗎?

唐石青(極嚴厲地)栗晚成,說!你到底是誰?

栗晚成林處長,林處長,你了解我,給我解釋解釋!

林樹桐恐怕,我,我解釋不開了!

唐石青栗晚成,拿出你的電報來!

栗晚成沒……沒帶在身上。

唐石青在哪里呢?

栗晚成箱……箱子里。

唐石青樂民,你去拿。

栗晚成你要檢查我嗎?

唐石青樂民!

王樂民(掏出檢查證)栗晚成,我奉命令,檢查你!林處長,請你作證人吧。(對栗晚成)走!(對杜任先)任先,你也來!

〔杜任先在前,栗晚成在中,王樂民在后,走出去。

程二立唐處長,我謝謝你!謝謝你!我恨這個伙!

荊友忠林處長,這你就明白了部長為什幺派我跟你來。我對你說我懷疑他,你完全不去考慮。我又反映給部長,部長要是再不處理,我會向更高的一級去檢舉!我怎幺在朝鮮打擊美國帝國主義,也怎幺打擊潛藏的敵人!

唐石青二立,友忠,你們可也別忘了:二立隨便把那個番號告訴了他,友忠你替他寫過蠟板!

荊友忠唐處長,我犯了錯誤!恐怕他就是利用我印的表格,另造了一份履歷,到中南去的。

程二立恰好用上我給他的那個志愿軍的番號!

荊友忠所以一到那里,他就變成志愿軍了!

楊柱國他還把調他受訓的文件,改成到中南轉業的!

唐石青記住吧,青年同志們:只要小心一點,眼睛就更亮一點;只要粗心大意一點,就會幫助了敵人!友忠同志,你是愿意帶著二立看看西安市去呢,還是幫助他寫寫材料?

荊友忠辦正事要緊!寫材料去吧,二立?

程二立對!走!

唐石青謝謝你們!明天早晨,我請你們吃羊肉湯泡饃!

荊友忠再見,處長!

〔荊友忠同程二立下。

唐石青小伙子們,多幺可愛!

〔電話鈴響。

唐石青(接電話)喂,我是唐石青……啊……啊……好!(放下電話機)林處長,安康的材料到了:栗晚成的父親是地主,現在還受管制;他本人是國民黨青年軍、三青團團員。

〔王樂民領栗晚成進來,杜任先拿著一只皮箱,就是咱們在第二幕看見過的那一只。

林樹桐(迎過去)你,你爸爸原來還活著?(真冒了火)呸!呸!硬說你爸爸死了,騙國的錢?你,你混帳!

栗晚成林……林……林……

唐石青就別再假裝結巴啦,除了耽誤時間,沒有別的好處!

林樹桐說吧,你到底是干什幺的?

栗晚成我沒有別的企圖,只是為往上爬。爬的越高,享受越好!

楊柱國看起來,你是個很簡單的人哪。

栗晚成我是簡單!我只想騙點好吃好喝,沒有別的!

唐石青問你一件事:你說去看趙司令員的那天,你到底上哪里去了?

栗晚成我,我沒上哪里去!

楊柱國可是你也沒在我那里!

栗晚成我,我不是反革命!

唐石青你怎幺不是呢?

栗晚成(支持不住了,哀鳴)林處長,救救我!救救我!

唐石青王科長,摘下他的符號、徽章來!

栗晚成唐處長!(跪下了)

唐石青起來,你的膽量哪兒去了?

栗晚成(被王樂民拉起來)我的膽子最小!我不敢面對困苦、困難,我老想吃現成飯!

〔王樂民摘下栗晚成的符號、徽章,交給了唐石青。

唐石青小杜,打開箱子。

〔杜任先開箱,唐石青找到電報,遞給林樹桐。

唐石青林處長,這是一張普通電報紙,上面用鋼筆寫了“軍用”兩個字,你們就批準他坐飛機。這上邊有簽字——馬昭。(又拿出一個小本,細細地看)

林樹桐我們的辦公廳主任。

楊柱國(憤恨)他花自己的錢一定不會這幺大方!

林樹桐我接受這次的教訓,我準備檢討自己!至于整個事件,由中南到北京,馬主任應負最大的責任!

唐石青(把小本遞給林樹桐)看看這個吧,極奇怪的一件東西。(指)看這里!

林樹桐(看)什幺?你媽媽給你的信,說你爸爸死了,可是你起的信稿?

唐石青黨員鑒定書的底稿,洪司令員的信稿,他的全部歷史的底稿,都在這里!咱們誰不記得自己的過去呢,他可是老得時時刻刻帶著這個小本!

楊柱國演話劇不是有提詞的嗎?沒有這個小本提醒這位演員,他就忘記自己是誰了!

唐石青(又拿起一些信封、信紙)看吧,各地方各機關的信封、信紙,還有軍事機關的。(拿了兩張給林樹桐看)

林樹桐(看)這兩張必定是從老鐵那里偷來的。

唐石青老鐵是誰?

林樹桐鐵副部長。別說了,說了丟人!

栗晚成不是我偷的,是他給我的!

唐石青(又由箱中拿出一張地圖)這是誰給你的呢?一張軍用地圖,有你寫的注解。這就是你到西安來的目的,是吧?你還敢說,你不是反革命?

栗晚成唐處長,唐處長,你要槍斃我嗎?

唐石青我們有國法!你老老實實地交待,會有好處;你照舊狡猾,法律知道怎幺嚴厲地裁判你!王科長,帶他到他的屋里去。小杜,拿著這只箱子。(把剛才拿出來的東西放回)

栗晚成林處長,看在達玉琴的面上,救救我啊!

林樹桐下去!

王樂民別再耍無賴,走!

〔王樂民、杜任先帶栗晚成下。

唐石青(指桌上的徽章、符號)我要是在北京,逛一趟天橋或是東安市場,就會買到比這更多更好看的牌牌兒!看,這個是小學生的帽花,他也戴了這幺好幾年!(把符號遞給林樹桐)林處長,這是件很有意思的證物,你的!

林樹桐我的?(細看)噢,上面糊上了一塊布,把我的名字遮住,寫上了他的名字!嘿,我的姓名跟一個騙子的,密切地在一塊兒相處了好幾年!林大嫂催了我多少次,要回它來,可是我相當的馬虎!唉,馬主任、卜司長,還有我,都是用新社會的道德標準衡量了舊社會剩下的渣滓!

唐石青據我看哪,林處長,你們恐怕是用舊社會的思想感情處理了新社會的事情!

楊柱國你說得對,老唐!得啦,三天就破了案,我祝賀你的勝利!(舉杯)

唐石青領導的勝利,咱們大的勝利!可是美中不足,這個小雞尾酒會開得不很圓滿!

——幕落·全劇終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电竞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