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古典文學網 > 近現代文學 > 誰先到了重慶

第四幕

時間前幕后二日。

地點胡宅花園。

人物

董志英

田雅禪

管一飛

章仲簫

胡繼江

吳鳳鳴憲兵二兵士二或四人

老四群眾若干人記者

〔開幕:花園內,八角亭一。亭懸松匾,題“世界和平”;內置桌凳,有點心鮮果及茶具,并設花瓶,為重要人物休息之處。亭后有長廊,綠藤覆之;廊上有牌,書“到會場去”。園內花木甚茂。志英在亭外徘徊,雅禪懸招待員條子,立于亭畔,看著她。

田雅禪(趕過來,含怒的)你個不要臉的臭妓女!從前,你說的多幺好聽,什幺殺出一條血路,到重慶去;如今,你陪著那個老不死的混賬睡覺!

董志英(走開,不語)

田雅禪你罵我吸煙,沒有出息;你好,跟窯姐兒一樣!

董志英(走回來)管一飛壓迫我,你可說了一句硬話?我教你戒煙,你戒了沒有?我同你商量逃走,你答應了沒有?當著別人,你避貓鼠似的,一聲都不敢出;沒有人在眼前,才對我發橫,你是什幺東西?

田雅禪(湊得更近了些)你說我是老鼠?好,我掐死你!(手奔了她的喉去)

董志英(挺身而前)來!給你!我正好找不出死的法子呢!

田雅禪(手落下去)志英!志英!太出人意外了!你會這幺糊涂!志英,你知道,我是真愛你呀!

董志英別說了!你真愛我,可是當管一飛告訴你不準你我在一處的時候,你連聲“不”都不敢說!

田雅禪我對他說,不是白費話嗎?我是想敷衍他。我萬沒料到你會這幺快,這幺快,就賣了自己!

董志英快不快也不由我!

田雅禪不由你?還能由我嗎?

董志英為了朋友!

田雅禪誰?為誰?

董志英我逃走,是死!我辭職,是死!左右都是死,不如先救活了一條命!

田雅禪救了誰?

董志英不能告訴你!

田雅禪不告訴我,也沒有關系!我在這二年里,明白了殺人的殘忍,也明白了救人的痛快!

董志英你還救過人?

田雅禪沒有救到底,不過總算救過!

董志英救過誰?

田雅禪我也不能告訴你!

董志英(沉默了一會兒)我還沒想到,你會也還有點人心!

田雅禪我后悔!我后悔!假若你在北海跟我商議的時候,我挺起腰來,答應一切,象個男子漢似的,告訴你我心中的一切,我想你在那時候就已經會知道我有點人心,我要是下決心快快的斷了煙,然后再想逃走的辦法,你必定能了解我,喜歡我,愿跟我一道逃走!就是不幸被他們捉住,死在一處,也是痛快的!可是我因循敷衍,一想到好事,馬上就想到金錢,大煙;剛要一強硬,又覺得死亡是多幺可怕!現在,什幺都完了!你呢,是侯門一去深如海!我呢,(慘笑)恐怕早晚是死在白面房子里,一領破席裹上,扔在德勝門外去喂野狗!

董志英后悔有什幺用呢?你應該馬上去戒煙,就還有希望!

田雅禪希望?

董志英你大概不專是為我活著的吧?

田雅禪也差不多!志英,以后咱們就不易見面了,你給我一個別離的吻吧!

董志英(躲開他)

田雅禪(趕上來)志英!我會要強,改過自新!你的一個吻就是最大的鼓勵!我會戒了煙,到重慶去!

董志英真的?

田雅禪我不再說謊,我要作個人!

董志英(低頭過來)

田雅禪志英,我一定會對得起你!(要抱她)

管一飛(穿著頂講究的馬褂,別著紅綢條,上寫主席團,輕嗽了一聲)

田雅禪(退回,向管行禮)

管一飛(似沒有看見田者,笑著奔向董)胡委員夫人!短禮!短禮!我是太忙了,還沒特來致賀!委員呢?

董志英(無語)

管一飛大概是還沒起床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哪!不錯!不錯!老頭兒精神還不壞,胡夫人還滿意吧?

董志英(無語,要走)

管一飛啊,胡夫人!您把委員請起來吧,待一會兒就開會啦!

董志英(無語而去)

管一飛(等她走沒影兒了,轉身向田,極沉著而輕輕的,給了田兩個嘴巴)我囑咐你什幺來著?你偏來太歲頭上動土!幸而是我看見了,要是叫胡宅的人看見,你還想活不想活?我吩咐你在外邊檢查群眾,你在這兒干什幺?

田雅禪(摸臉無語)

管一飛楞著干嗎?去看看“群眾”來了沒有!

田雅禪(低頭走去)

章仲簫(也穿馬褂,掛紅條,進來)

管一飛你干嗎來了?

章仲簫我來道歉!前天罵了你一句,越想越不夠北平人的味兒!我特意來道歉,就手兒幫幫忙!

管一飛誰給你的紅條子?

章仲簫跟老四要的,沒敢要主席團的,要了條招待的!管大哥,今天散會以后,務必請過來,咱們是肥肉丁拌嫩茴香尖——只要那個嫩尖——小小的包幾個餃子,您要是嫌茴香氣味太大,咱們還有嫩豌豆,一咬一股水的嫩豌豆,也能作餡子!

管一飛忙的很,未必能來!

章仲簫務必賞臉!務必!我那兒還有點二十年的竹葉青呢!

老四(非常神氣的上來)報告!群眾來了一批,教他們進來嗎?

管一飛教田雅禪檢查,然后你領著他們到后邊去!

老四是!已經檢查了!(下)

管一飛仲簫,身上有東西沒有?

章仲簫有什幺?

管一飛(過去搜檢)

章仲簫這是怎回事?

管一飛照例的事!去,幫幫忙,站在廊子上,看著群眾,別掐花,別亂吐痰!會不會?

章仲簫這點事我還不會嗎?(隨管到廊上去)

老四(領一隊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小,皆囚首敝衣,手執白旗,上書“中日親善”、“世界和平”……亂七八糟的進來)

管一飛排好了,孫子們!把旗子,他媽的,舉起來!

老四排齊!排齊!

眾(略排了排,前進)

章仲簫諸位哥兒們,別吐痰,別掐花呀!眾(下)

管一飛仲簫,你故意搗蛋是怎著?對這群玩藝兒,你叫哪一門子哥兒們呢?

章仲簫都是苦人,都是苦人,北平的規矩,對苦人也得和氣著點!

管一飛你和氣,他們要聽你的話才怪!

老四(回來,要再出去)

管一飛老四!你這個人不可靠啊!我教你去雇一塊二一個的,怎幺就這幺破破爛爛的呢?

老四報告!今天用人的地方太多,連這樣的,一塊二還不愿意來呢!您放心,我用錢自會跟您要,絕不會暗地里摳錢,絕不會,是!

管一飛回頭照像的時候,看怎幺辦!

老四挑幾個整齊點的照,再多照上點花草,也就不會怎樣難看了!

管一飛你倒真有主意!我要查出來,你賺我的錢,留神你的腦袋!

老四是!(下)

記者管先生,我不晚吧?章先生也來啦?

章仲簫我希望你不要再給我登報!

記者管先生,這回,我的稿子不錯吧?

管一飛起碼有十幾個白字!

記者就連這樣,還四個報館爭著請我呢!這年月,缺乏人才,此地無硃砂,紅土子為貴!你別看我的中文差點事,我可是會幾句日本話呢!

章仲簫(到亭子里去,把花瓶從新擺了擺,拿起兩顆櫻桃嘗了嘗)

管一飛噢,你還會日文?

記者是呀!我就希望能上趟日本!住上十天半個月,也就算留過學了!

管一飛(看見了章吃東西)仲簫,你怎幺不知好歹呢,那是給貴賓預備的!

章仲簫嘗一嘗!櫻桃不錯,是真正十三陵的,皮薄,味也厚。點心可不行!現在只有后門大街老蘭香齋,還用真正蜂蜜,別處都用糖精,不好吃,還壞肚子!管一飛用不著告訴我這一套,你請出來!

章仲簫(下來)

管一飛領這位記者,到后面看看,看怎樣照像好!老四這小子一定賺了我的錢;有鞋有帽子的一塊二,光頭光腳的八毛,這有一定的行市!

章仲簫可也不能一概而論,管大哥!春暖花開,老人們該死的就歸了西,年輕該結婚的就辦喜事,婚喪事一多,窮人們也就忙起來了!一忙,就長價錢,一定之理!

田雅禪(上)管先生,兩位憲兵見您。

管一飛日本憲兵?

田雅禪是!

管一飛好極了,大概是西島七郎派來的!請,請到花廳上來!

田雅禪是!(下)

章仲簫今天的局面不小啊,連日本憲兵都到了?

管一飛去你的吧!你是給我幫忙,還是添亂來了呢?

章仲簫記者先生,咱們到后面看看去!看,花草多幺好!要不怎幺我愛北平呢,就連蘇州,據我想,也不會有這幺好的花園!(同記者下)

管一飛(跑至亭子上,俟田與憲兵進來,再下階相迎)

田雅禪(同憲兵二人上)

管一飛(下階相迎)歡迎!歡迎!(行九十度鞠躬)里邊坐!里邊吃茶!

憲兵甲不坐!問你,誰開會?

管一飛和平大會。和平大會。西島七郎將軍發起的,他一會兒就來;二位不是他派來的嗎?里面坐!憲兵乙不是的!

管一飛不是的,也照樣歡迎歡迎之至!憲兵甲不是的!不準開會!

管一飛雅禪,快請胡委員去!快!

田雅禪(下)

管一飛西島七郎將軍馬上要來的!先請坐一坐,吃杯茶!請坐!

憲兵乙不準開會!

管一飛你二位是哪個機關派來的?

憲兵甲不準,不準開會!

管一飛請坐一坐!

憲兵乙不坐!不準開會!

管一飛是!我這里有點小意思,(掏出錢,雙手呈獻)二位買支香煙吸吧!

憲兵甲(接錢)好的!不準開會!

憲兵乙(把錢拿過去,細細的數)不準開會!

田雅禪(攙著胡委員,一溜歪斜的走來)

胡繼江(還未睡醒的樣子)怎回事,一飛?

管一飛這二位來說不準咱們開會!

憲兵甲

憲兵乙不準開會!

胡繼江送他們點茶錢呀!

管一飛送了,還是不準開會!

憲兵甲

憲兵乙不準開會!

胡繼江那幺,這個,也不好就不開了哇!

管一飛當然是!(向憲兵,摹仿日本人口氣)這是胡委員,西島七郎將軍最好的朋友。他是大會的主席,他很有勢力的!他一定要開會!會是必定要開的!憲兵甲一定要開的?

管一飛胡委員是有大大的勢力的!

胡繼江你們二位受誰的命令,不教開會呢?憲兵乙不準開會!

憲兵甲會開不開?

胡繼江西島將軍馬上就來!

憲兵乙不準開會!(給了胡委員一拳)

胡繼江啊?(幾乎跌倒)

田雅禪(忙扶住胡)

老四(跑進來)報告!西島七郎將軍到了!

管一飛先請在前面坐坐!

老四是!(下)

憲兵甲(與乙耳語)

兵(三四人,皆佩槍進來)

管一飛噢,這是西島將軍帶來的人,請這邊坐,請!

兵(昂然入亭高坐)

憲兵甲

憲兵乙(看了看,無語而去)

管一飛雅禪,去招待西島將軍去!我同胡委員馬上來!喂,志英有工夫,請她幫著招待,你好檢查群眾!

田雅禪(下)

胡繼江(坐在亭階上,摸著挨拳之從,要哭)好!好!這是你們辦的好事!我要洗手不干,你們拉住了不放!看,六十歲的人了,受這樣的污辱!

管一飛(跑入亭內,先給兵士倒茶,而后出來)他們的系統是多的,咱們的組織是多的,還能免得了互相傾軋嗎?我們不能退步,越這樣,我們越得努力奮斗,看誰成誰不成!

胡繼江成,不成,我堂堂的一個委員,會受了這樣的污辱!

管一飛這是斗爭,不是污辱!看,我們自己的兵也到了!走吧!老爺子,老祖宗!別再得罪了西島將軍啊!我攙著您!

老四(上)報告!二批群眾到了!

管一飛檢查了領進來!(轉向胡)走吧!我攙著您!

胡繼江活著還有什幺味兒呢?

管一飛這不是對您,而是對西島將軍!要不然他干嗎帶了兵來呢?

胡繼江唉!

管一飛不能灰心,胡委員!您干了一輩子啦,受過多少風波,難道為這點小事而前功盡棄嗎?把會開成,把別的組織吸收過來,咱們會報復哇!

老四(領二批群眾上)

管一飛排齊了,孫子們!

兵(看群眾,大笑)

胡繼江這簡直是耍猴兒呢!我是猴子王!唉!

管一飛走吧!我攙著您,這不算什幺!大丈夫能屈能伸,您是將來歷史上有名的人,還在乎這一點小事嗎!

胡繼江唉!(同管下)

兵(有的拿著櫻桃,有的拿著香蕉,從亭內出來,爭以果核或皮擊松匾上的字為戲)

章仲簫(跑來)管大哥!管大哥!

老四(也跑來)章先生!章先生!

章仲簫(看見了日本兵,馬上立住,大鞠躬)

老四章先生!你不要去給我報告!我的一大小都指著我一個人吃飯呢!

章仲簫他們都是窮人哪,你怎幺可以每人少發二毛呢?作事賺錢,我懂得!可是,去賺上頭的錢哪,怎可以揩窮人們的油呢?

老四都是出于不得已呀!這就叫作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啊!我求求您,章先生,千萬別把我告下來!

章仲簫這種事我看不下去!

老四您等著,趕明天隆福寺開廟的時候,我孝敬你一對小哈巴狗,管保是宮里太監養起來的,嘴,鼻子,和腦門,一邊兒平!您是要黑白花的,還是黃白花的?

章仲簫頂好是一樣一個!聽人說,外國人管哈巴狗就叫作北平狗,特產,特產!太有趣!太有趣!那幺我先謝謝了!

老四我這件事呢,您可就也別再提了!

章仲簫我負責,絕對保守秘密!你放心吧!去吧!

老四謝謝您啦,章先生!

章仲簫(看看日兵,有點害怕,而進退兩難,乃欣賞花木)

田雅禪(上)仲簫哥,您在這兒干什幺呢?

章仲簫招待一番!

兵(吃著東西往里邊去了)

章仲簫雅禪,你看今天怎樣?

田雅禪什幺怎樣?

章仲簫有點不妙吧?

田雅禪怎幺?

章仲簫弄來那幺多叫化子,還有日本兵!我心里直噗咚!

田雅禪這不是常有的事?

章仲簫我看哪,咱們走吧!走,跟我吃餃子去,肥肉丁,嫩茴香餡,加真正小磨香油,絕不騙你!

田雅禪我走不開!

章仲簫(四下望了一望)還有,請你絕對保守秘密!我看見了鳳鳴大哥!

田雅禪誰?鳳鳴?

章仲簫小點聲!絕對保守秘密呀!他來了,準得出事!咱們別在這兒耽誤!他穿著破衣裳,也打著小白旗,在一個角落里蹲著呢!不妙!不妙!我并不怕,是謹慎!你要是不走!我可失陪了。

田雅禪等等,你不能走!從現在起,我監視著你!我不放心你的嘴!等開完了會,我才放了你呢!

章仲簫你倒不放心我的嘴?笑話!笑話!(要走)

田雅禪(一把拉住他)你的嘴跟海一樣,沒有蓋兒,也沒有邊!對不起,你不能走!

管一飛(得意的走來)

田雅禪怎樣了?管先生。

管一飛馬上開會!一切順利!不出我所料,是西島系和大雄系的磨擦!求之不得的,只希望他們磨擦!他們不和,咱們才能操縱,這是政治,你們要曉得!

章仲簫管大哥,你看,今天不會出什幺事吧?

田雅禪(偷著踢了章一下)

管一飛出什幺事?你要是再說喪氣話,請出去!

田雅禪委員不發牢騷了吧?

管一飛一見了西島,老人馬上歡天喜地!什幺話呢,人作了好幾十年的官,還不懂虛虛實實,真真假假?老人真行,連挨打的事,一字沒提,倒是我略微說了幾句,西島很生氣,也還虧了我把他勸住的!現在,委員教給西島怎幺吸煙呢!快快活活的,真象一子人似的!

章仲簫管大哥,請你保守秘密!

田雅禪(偷著給了他一拳)

管一飛什幺秘密?

章仲簫噢,老四呀!要送給我一對小哈巴狗!

管一飛這幺大的人,怎幺老瘋瘋癲癲的呢!

兵(回來)

管一飛諸位!請坐一下,用茶點,馬上開會了!(看了看表)

兵(仍到亭中去吃東西)

管一飛雅禪!招呼老四振鈴!仲簫,把前院的貴賓都請到這里來,待一會兒咱們一同進會場!

田雅禪

章仲簫(都要走)

記者(跑上來)管先生,你去看看吧,群眾鬧起來啦!

田雅禪

章仲簫(都未動)

管一飛為什幺?

記者他們說,錢既然給的少,又等這幺大的工夫,所以要走!

章仲簫我說是要出事不是?

管一飛別說喪氣話!老四這小子果然賺了錢!仲簫,記者,你們倆人去,告訴他們馬上就開會;開完會每人多給二毛!快去!

章仲簫他們要是揍我呢?我不是害怕,是謹慎!

管一飛我自己去!

章仲簫管大哥!你別去,還是我去!那什幺,鳳鳴……

管一飛什幺鳳鳴?鳳鳴什幺?

章仲簫我,我……(打了自己兩個嘴巴)

管一飛說!怎回事?

〔前院槍聲兩響。

兵(立刻掏出槍來,散開戒備)

章仲簫我的媽呀!(倒在地上)

管一飛雅禪,掏伙!(掏出槍來)

田雅禪(亦拿出槍來,隨于管后)

眾(往這邊跑)

管一飛回去!沒事!有敢跑的,我開槍!記者(要跑)

管一飛你也別動!

眾(退回)

記者(藏于樹下)

董志英(衣上有血點,跑來)管大哥!去看看你的西島將軍和胡委員吧!

管一飛他們怎幺了?

董志英全死啦!

管一飛誰是刺客?誰?

董志英我!

管一飛你?

董志英我!我對得起自己了!

管一飛(欲開槍)

吳鳳鳴(一躍而至)管一飛!我殺的人!不信,你看!他們二位的耳朵!(把兩只帶血的耳朵扔出)

管一飛你是不是也想殺我呢?

吳鳳鳴我不屑于殺你!

管一飛(冷笑,慢慢舉槍)

田雅禪我屑于!

董志英啊?(轉身向田)

田雅禪(擊管)

管一飛(仆地)

田雅禪鳳鳴大哥,走!

吳鳳鳴(拉志英疾走)

兵(開槍)

田雅禪(開槍回擊,挺身前進,掩護鳳鳴)

吳鳳鳴(催董去)

田雅禪(中彈,倒)志英,我也對得起自己了!

兵(搜索田的身上)

吳鳳鳴(回來)雅禪!雅禪!(見田倒于地上)啊!

兵(擊鳳鳴)

吳鳳鳴(中彈,仍還擊;又中彈,倚亭柱上)鳳羽,小馬兒,還是我先到了重慶!(倒)

(幕落·全劇終)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电竞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