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古典文學網 > 近現代文學 > 孟子與萬章

萬章章句下 孟子的真心話

下面是《萬章》上下篇的結論了。孟子也和莊子一樣的幽默,在《離婁》上下篇的總結論中,敘述了齊人一妻一妾乞討祭余的故事,諷刺當時一些為權勢利祿奔走,而不顧立身出處的人。這里《萬章》最后的結論,他說自己的一段經歷,表明他不出來就是不出來的態度,也是非常幽默而生動:

齊宣王問卿。

孟子曰:「王何卿之問也?」

王曰:「卿不同乎?」

曰:「不同。有貴戚之卿,有異姓之卿。」

王曰:「請問貴戚之卿?」

曰:「君有大過則諫;反復之而不聽,則易位。」

王勃然變乎色。曰:「王勿異也。王問臣,臣不敢不以正對。」

王色定,然后請問「異姓之卿」。

曰:「君有過則諫;反復之而不聽,則去。」

齊宣王有一天問孟子,關于「卿」這一官位的態度,應該怎樣才合禮義?

「卿」是古代的官位,也可以代表最高的顧問,也可以代表國的最高行政首長。如美國的國務卿——國務卿這名詞,并不是我國的譯文,最早翻譯的是日本。有許多西方文字的名詞,例如哲學、經濟學,等等,都是由日本翻譯過來,因為日本越古的文字,越多是我國的漢文字,所以我們中國人就隨便撿過來用,成了二手貨。

齊宣王這句話,問得非常嚴重,因為孟子曾經作過齊宣王的客卿。由于孟子是鄒魯人,不是齊國人,所以不是正式擔任「卿」的位置。如果齊宣王正式用他為「卿」,他就變成齊國人了。他這一問,等于和孟子開玩笑。

孟子反問他說:請問大王,您所謂「卿」,是問哪種卿?

齊宣王被他這一句反擊過來,嚇了一跳,孟子本來是淵博的,所以宣王心里有點虛了,便問孟子:卿,還有什么差別嗎?

孟子說:有大大的不同,有一種是「貴戚之卿」,是由國君的同宗親族來擔任的。如殷商的箕子、比干、周的周公,都是「貴戚之卿」,另有一種是不同姓的卿。

于是齊宣王問:就「貴戚之卿」而論,該當如何?

孟子說:如果國君有了大過錯,「貴戚之卿」就要拼命勸阻,經過一再勸阻,這個國君仍不聽的話,就是國君的不對了,那么就對不起,請這位國君下來,換個位置,由別人上來。

齊宣王一聽這樣的話,臉色都變了,也許發青了,當然,孟子氣定神閑,坐在那里穩穩不動。齊宣王到底是一國之君,有他的修養氣度,片刻過后,發覺自己神色不對,未免失態、失禮,現代說有失風度,所以態度又平和一點。

孟子卻輕松地說:大王,你不要以為奇怪,你既然問起這個問題,我可不能和你說歪理,我是說的直話、正話。

孟子這樣一說,齊宣王的神色完全變回正常了,然后又問「異姓之卿」該如何?

孟子說:「異姓之卿」,對于國君有過錯,也是拼命勸告,如再不接受,對不起!下臺一鞠躬,我要回了。

這結論多妙!

所以讀古書,要接連著讀,就可以讀出他的真正含義與精神所在了。如果依照宋儒這些古人所圈斷的、割裂地去讀,那就不是《孟子》,而是「懵子」,越讀腦子越懵懂了。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电竞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