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古典文學網 > 近現代文學 > 孟子與滕文公、告子

孟子與告子 下篇 孟子的教育方法

孟子曰:“教亦多術矣!予不屑之教誨也者,是亦教誨之而已矣。”

這是孟子為前面所有的文章作了一個結論,說明他周游列國,和幾個君主見面,又不出來做事,所走的是師道,是推行教育而已。

這里“不屑”的“屑”字,古人解釋為潔,是干凈的意思,又解釋為細小的意思。在這里是輕易、隨便的意思,“不屑”就是不隨便、不輕易。例如一個人的品德不大好,對于這種人,根本不愿隨便和他談話做朋友,就說“不屑與言”,也就是懶得理他的意思。

孟子說:教育的方法有很多種,你們說我脾氣大,有些諸侯,我看他們不起,根本懶得教他們,也不愿隨便跟他談,甚至連見面也不要。可是你們要知道,我看不起他們,也是一種教育,是另一種形式的教育方法而已;這種不理會他,就是給他一種打擊,打擊他也是一種教育方法。如果是一個聰明人,不必等到和他說話,不等到正面教訓他,只要遭遇到我這種不屑理他的態度,他就應該懂得去反省,找出自己的過錯,努力去改正。所以這種對他的“懶得理”,也正是一種教育。如果不反省,也不會教得好,那就毫無辦法了。

這就像禪宗的“打即不打,不打即打”,不愿意就是愿意,因為已經用這種“不愿意”的態度施教了,給了他一個刺激。假如這一刺激還不懂,那就是禪宗祖師的一句話:“此人皮下無血。”就是冷血動物,罵得再厲害,他也不會臉紅。人之所以在慚愧時會臉紅,因為心臟的跳動,受了情緒的影響而加速,壓迫血液,充沛到臉上的血管中,臉變紅了。挨罵而不會臉紅,豈不是皮下無血!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电竞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