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古典文學網 > 近現代文學 > 劉秀私密生活全記錄

70節 急馳而去

劉秀私密生活全記錄 | 作者:司馬路人 
熱門:雍正王朝 | 論語譯注 | 在細雨中呼喊 | 廢都 | 反三國演義 | 孽子 | 短篇武俠 | 易經雜說

“有何妙計?”

“這還不容易,黃河水從列人縣向北流去,只要決開河堤,河水傾瀉而下,就是再多的人馬,也只能喂魚鱉。”

劉秀還沒聽完,忽地站起,面露怒色,斥道:“小子歹毒,類同乃父。幾百萬人的性命被水吞噬,上千萬的良田被毀,你不覺得太殘忍嗎?‘民者,幫之本也,本興邦寧。’失去了百姓,漢室能復興嗎?此計不可用!”

劉林嚇得變了臉色,趕緊跪下,給劉秀磕頭,結結巴巴地道:“小民……知錯了。小……小民告退!”連滾帶爬地跑了。耿純回到府衙,見大司馬面有怒容,驚問其故,劉秀據實相告。

耿純憤恨地道:“這個劉林,一向不安分,來往于趙、魏、燕之間,多與趙國遺族、豪強大姓、地方狡吏相交,圖謀不軌。”

劉秀憂慮道:“明天我們就要離開邯鄲,出巡真定。伯山留守,可要小心謹慎。”

耿純輕松一笑,道:“大司馬盡管放心地去吧,耿純與他們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了,自有應對之計。諒他們也翻不出大浪來。”

被劉秀斥責,狼狽逃出府衙的劉林悶悶不樂地在大街上亂撞。走到街道拐角處,巷內突然閃出一人,向劉林笑道:“劉賢弟,看你滿面愁容,莫非事又不濟?”

劉林一聽,是與自己交往甚厚的卜者王郎,便沒好氣地道:“王兄啊,人人都說你卜封百占百靈,我看你是一次也不靈。上次,你說依你之計行事,可借大司馬之手除掉耿純,這邯鄲就是咱們的天下。這次,你又說,我去見大司馬……可是結果呢,耿純沒有除掉,我挨了一頓斥罵。我看咱們是沒戲了。”王郎這時才告訴劉林他是劉子輿(孝成皇帝的兒子)。于是兩人密謀自立為帝。邯鄲豪族,趙國舊貴和一些有政治野心的人聞聽子輿將立,有封侯賜爵之賞,都蜂擁而至。于是劉林去連接張參,李育通謀起兵立子輿為帝。

王郎兵變的消息傳進府衙,耿純吃了一驚,對付王郎等,他不是第一次了,但是,這一次顯然與以往不同,王郎假稱成帝嗣子劉子輿,鬧得滿城人心惶惶,議論紛紛。就連府衙里的吏屬也在爭論不休,一般兵卒更是可想而知。

“耿大人,您說這個劉子輿是真是假。”吏屬們爭執不下,跑過來問騎都尉。

耿純怒不可遏,大聲道:“胡說。王莽時,就有人冒稱成帝后人。王郎故伎重演,無非是包藏禍心,圖謀不軌。你們千萬不可受其na惑。請隨本官前去,緝捕王郎。”

吏屬心中稍安,正要跟著耿純外出。忽然陳干一身是血,沖進府衙,跪倒在耿純面前,上氣不接下氣地道:“不好了,王郎兵馬占據四門,守城兵卒不戰而降。屬下拼死逃出,前來報信。大人快逃命吧!王郎兵馬馬上就殺到府衙。”局勢變化這么快,吏屬聽了,慌成一團,耿純也大吃一驚,大腦迅速轉動,眼下邯鄲吏民紛亂,惟有親兵故屬可用,難以手刃叛賊,只有逃出邯鄲,向大司馬劉秀告急。想至此,趕緊步出府衙,召集親兵故屬,上馬馳向東城門。

耿純剛跨上街頭,就聽見馬蹄聲響,李育率兵迎面殺來。耿純大怒,大聲道:“殺賊報國的時候到了。殺!”揮馬舞馬,沖向前去。兩下交鋒,殺聲震天。耿純抵住李育,廝殺在一起。李育兵多,爭相立功。戰不多時,耿純部屬死傷過半,漸漸不支。耿純不敢交戰,連攻數招,迫退李育,突然打馬就走,沖向邯鄲東城門。李育隨后緊追。邯鄲兵變,百姓嚇得躲在里,不敢外出。大街上杳無人跡。耿純暢通無阻,閃電般沖向城門。

李育在后面大叫道:“關城門,快關城門。”把守城門的王郎兵卒聽見,慌忙去推門軸。耿純嚇了一跳,城門一關,自己插翅難逃,必死無疑。在此危急之時,邯鄲降卒中,忠于耿純的兵卒突然殺出,沖向關城門的兵卒,王郎兵卒毫無防備,登時被砍倒數人。城門口大亂,城門遲遲關不上。耿純一見大喜,拼命沖出城門。李育豈能放他逃走,窮追不舍,也跟著沖出城外。

邯鄲城外五里,便是一座小山,因像駝峰,故名駝峰山。耿純慌不擇路,向山上逃去。李育也追上山去。眼看堪堪追上,李育突然取下弓弩,彎弓搭箭,瞄準耿純射去。箭頭帶著呼嘯之聲飛出,正射中耿純戰馬的后屁股。戰馬疼得“唏liu!”暴叫,突然前蹄抬起,人立起來,把主人掀落馬下。山路邊便是懸崖陡壁,耿純摔落馬下,身體翻滾著跌落懸崖下。李育飛馬趕到,望著深幽幽的山涯,哈哈大笑道:“姓耿的,你今天死定了。”

高興得太早了。耿純滾下山涯,被陡壁上的松樹枝椏阻擋,緩沖了下落之勢,恰巧山下又是一層厚厚的腐敗落葉,救了耿純一命。但因受驚嚇,昏迷過去。

當他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全身戎裝的年輕人身上,面前還站著十幾個身穿公服的人。戎裝青年見他醒來,驚喜地叫道:“他醒了。騎都尉大人,您怎么會在這里?”

耿純頭腦慢慢清醒過來,吃驚地問道:“你們是什么人?怎么認識本官?”

戎裝青年笑道:“我們哪里認識您?是您這身官服說明了您的身份。在下耿弇,字伯昭。父是上谷太守耿況。奉父之命前往洛陽給漢室天子進獻,路經此地。從吏孫倉、衛包去山下方便,發現了大人昏迷在地。”

耿純見不是王郎兵將,放下心來。上谷太守耿況素有賢名,自己與他有過一面之緣。沒想到死里逃生,竟遇著耿公子。他忙坐起身來,道:“本官是邯鄲騎都尉耿純,因受叛賊追趕,跌落山下。”遂把邯鄲王郎假借成帝之后劉子輿之名,起兵叛亂的經過說了一遍。

耿弇聞聽,勃然動怒,罵道:“一個卜者,竟敢借劉子輿之名,謀奪天下,真是癡心妄想。請問大人要逃往何處?”

耿純道:“洛陽大司馬劉公,執節河北,徇行至真定郡。我要追上大司馬,商議討伐王郎之計。”

“耿大人身上有傷,如何去追大司馬?”

耿純這才覺得渾身疼痛,忙扶著耿弇掙扎著站起。伸伸胳膊,活動活動雙腿。居然沒傷筋骨,不過皮外傷而已。遂驚喜地道:“閻君不收耿某,王郎必遭誅滅。”說完向耿弇道謝,便要離去。

“大人慢走!”耿弇突然叫道,“大人沒有坐騎,何時才能追上大司馬。我有馬匹,可送給大人救急。”

耿純停步,不好意思地道:“初次相識,怎勞耿公子贈馬。”

“國事為重,大人何必客氣!”耿弇說著,與耿純一起走向驛道。驛道旁,拴著耿弇十幾人的坐騎,耿弇挑了一匹最為驃悍的紅馬,親手把韁繩放在耿純手上,說道:“大人請上馬!”

“多謝公子贈馬之恩!”耿純感激不盡,抓韁上馬,辭別耿弇,急馳而去。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电竞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