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古典文學網 > 近現代文學 > 公篤相法

卷十三

年限限定法要訣

公篤曰。年限者。厄年之限定也。俗謂大限之年。數學名之曰厄年。一為死亡刑傷之厄。一為破敗疾病之災。皆有一定限制之年限也。其中有正厄傍厄應證厄。上篇已詳論矣。此間所言者。即正受之厄年。應受之厄年兩種也。其法亦從男子九數起推。女子八數起推。其定位而提前提后者。是為正受。其五行而加用者。是為傍受。其有余不足。乃天地之氣候。如節令末至。氣候先至。此提前之義也。如節令先至。氣候末至。此提后之義也。故數學有超神接氣之法。即正受應受之義也。茲特詳注如下。

一.男子九歲為第一厄。提前三歲。則六歲為應厄。提后三歲。則十二歲為應厄。此為正受之厄年也。其五行之五形加推。即水形加一歲。火形加二歲。金形加三歲。木形加四歲。土形加五歲。亦有據各形而反應之者。此為傍厄。而合其九數正厄之用。此為應受之厄年也。

二.十八歲為第二正厄。提前三歲。則十五歲為應厄。提后三歲。則二十一歲為應厄。是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其九數之傍厄。有順應。有反應。皆為應受之厄年也。

三.二十七成。為第三正厄。提前三歲。則二十四歲為應厄。提后三歲。則三十歲為應厄。此為五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其九數之傍厄。有順應。有反應。皆為應受之厄年也。

四.三十六歲。為第四正厄。男子以此厄為最重。即以九數。轉七數之關鍵。冬至之陽。入夏至而化陰。乃氣候交易之原理。人運亦同之。蓋九數為先天之乾陽。七數為后天之兌陰故也。提前三年。則三十三歲為應厄。提后三年。則三十九歲為應厄。皆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其九數之傍厄。有順加而應之。或反加而應之。皆為應受之厄年也。

五.四十二歲。為第五正厄。提前三年。則三十九歲為應厄。提后三年。則四十五歲為應厄。皆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其七數之傍厄。有順加而應之。有反加而重厄以應之。皆為應受之厄年也。

六.四十九歲。為第六正厄。提前三年。則四十六歲為應厄。提后三年。則五十二歲為應厄。皆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其七數之傍厄。有順加而應之。有反加而重厄以應之。皆為應受之厄年也。

七.五十八歲。為第七正厄。晚運以此厄為最兇。依然是九年一厄。即陽極生陰。陰盡復陽也。提前三年。則五十五歲為應厄。提后三年。則六十一歲為應厄。皆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成傍厄。有順加以應之。或反加而重厄以應之。皆為應受之厄年也。

八.六十七成。為第八正厄。提前三年。則六十四歲為應厄。提后三年。則七十歲為應厄。皆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其厄。有順加以應之。或反加而重厄以應之。皆為應受之厄年也。

九.七十六歲。為第九正厄。提前三年。則七十三歲為應厄。提后三年。則七十九歲為應厄。皆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其厄。有順加以應之。或反加而重厄以應之。皆為應受之厄年也。

十.八十五歲。為第十正厄。提前三年。則八十二歲為應厄。提后三年。則八十八歲為應厄。皆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其厄。有順加而應之。或反加而重厄以應之。皆為應受之厄年也。

十一.九十四歲。為第十一正厄。提前三年。則九十一歲為應厄。提后三年。則九十七歲為應厄。皆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其厄。有順加以應之。或反加而重厄以應之。此皆應受之厄年也。

十二.八歲為女子第一正厄。先天為震卦。后天為艮卦。女子之氣。化偶從陽故也。提前二年。則六歲為應厄。提后二年。則十歲為應厄。皆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為傍厄。有順加以應之。或反加以應之。皆為應受之厄年也。

十三.十六歲為第二正厄。提前二年。則十四歲為應厄。提后二年。則十八歲為應厄。皆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為傍厄。有順加以應之。或反加以應之。皆為應受之厄年也。

十四.二十四歲為第三正厄。提前二年。則二十二歲為應厄。提后二年。則二十六歲為應厄。皆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傍厄。有順加以應之。或反加以應之。皆為應受之厄年也。

十五.三十二歲為第四正厄。提前二年。則三十歲為應厄。提后二年。則三十四歲為應厄。皆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為傍厄。有順加以應之。或反用以應之。皆為應受之厄年也。

十六.四十歲為第五正厄。提前二年。則三十八歲為應厄。提后二年。則四十二歲為應厄。皆為正受之厄年也。女子以此厄為最重。是其八數轉六數之關鍵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傍厄。有順加以應之。或反用以應之。皆為應受之厄年也。

十七.四十六歲為第六正厄。比為加六數之第一厄。蓋天一地二。乃易經之原文。八數為雙四也。四數為先天之兌陰。至此化陽。而用六數。六數者。后天之乾陽也。提前二年。則四十四歲為應厄。提后二年。則四十八歲為應厄。皆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為傍厄。有頂加以應之。或反用以應之。皆為應受之厄年也。

十八.五十二歲為第七正厄。提前二年。則五十歲為應厄。提后二年。則五十四歲為應厄。皆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傍厄。有順加以應之。或反用以應之。皆為應受之厄年也。

十九.六十歲為第八正厄。復還八數者。蓋陽極而陰生。由后天之乾六。復還先天之雙四兌陰也。提前二年。則五十八歲為應厄。提后二年。則六十二歲為應厄。皆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傍厄有順加以應之。或反用以應之。皆為應受之厄年也。

二十.六十八歲為第九正厄。提前二年。則六十六歲為應厄。提后二年。則七十歲為應厄。皆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傍厄卜有順加以應之。或反用以應之。皆為應受之厄年也。

廿一.七十六歲。為第十正厄。提前二年。則七十四歲為應厄。提后二年。則七十八歲為應厄。皆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為傍厄。有順加以應之。或反用以應之。皆為應受之厄年也。

廿二.八十四歲為第十一正厄。提前二年。則八十二歲為應厄。提后二年。則八十六歲為應厄。皆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為傍厄。有順加以應之。或反用以應之。皆為應受之厄年也。

廿三.九十二歲為第十二正厄。提前二年。則九十歲為應厄。提后二年。則九十四歲為應厄。皆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為傍厄。有順加以應之。或反用以應之。皆為應受之厄年也。

公篤曰。正厄。傍厄。應證厄。前已詳載于量壽要訣中。此章復言其正受應受者。即氣候相應。五形相推。定而不定。不定而定也。凡瘦露者。有提前二年三年之法。厚和者。有提后二年三年之法。其格局奇凸異凹。或外濁內清。或內濁外清。又從反加而推論之。逆其氣候而反用之。其事實多應驗于此。即時令有超神接氣。陽順陰逆之法故也。余考人之生死大厄。危險破敗。刑傷疾苦。多應厄年。不為無因。故分正受其氣候。應受其形質。女格亦同上列之法也。蓋男子三數之應。乃震卦長男之氣也。女子二年之應。乃坤體太陰之氣也。茲將詳明其原理與用法。以備采取而用之也。

部位輕重法要訣

公篤曰。部位第一法。為風后氏監定。即流年運限圖。九十九個部位。乃天不滿西北。地不滿東南。故缺一部。而用印堂代之。千古以此為定法。末更改也。此為運限之用。包括吉兇禍福。壽夭勞逸各項也。然地點錯誤猶多。而柳莊則有意顛倒其先后。混亂其緊要。而無輕重之分。又無網領之用也。余考部位輕重法。古人知之而不詳言。多守秘而不宣。好學者。反覆深求。亦有蛛絲馬跡。茲將經驗確實。分別摘錄如下。其未經考證。而無應驗者。完全刪除。以待后之高明。而補其不足可也。

一.兩耳之運十四年。由一歲起。至十四歲止。以天城之二歲四歲。人輪之十歲十一歲。為第一組。雖部位不佳。而運亦平安。如部位厚收。而運為上上吉。天廓之一歲二歲。天輪之八歲九歲。為第二組。其部位陷弱而紋。主刑人丁而運亦平穩。如部位豐隆而厚。其運安好而為上中吉。地廓之五歲六歲七歲。地輪之十二歲十三歲十四歲。為第三組。其部位尖薄而紋。主疾病及刑克。而運亦不吉。其部位垂珠而朝。主智敏及衣祿。而運亦小吉。以第一組好則倍吉。不好亦平常。第二組好則次吉。不好亦減等。第三組好則小吉。不好則倍兇。此為初運之第一段。盛時從上列之法。亂世反此而用之。逆其氣候故也。

二.南岳之運十四年。由十五歲起。至二十八歲止。以南岳十六歲。天庭十九歲。司空二十二歲。中正二十五歲。印堂二十八歲。為第一組。其部位陷弱而紋。為減等之平常。其部位豐隆突奇。為加倍之亨吉。火星十五歲。日角十七歲。輔角二十歲。邊城二十三歲。丘陵二十六歲。為第二組。其部位陷削而痕為減等之不吉。其部位豐隆高突。為進機之初階。以月角十八歲。輔角二十一歲。邊城二十四歲。塿墓二十七歲。為第三組。其部位薄削陷弱。為加倍之不吉。其部位豐隆奇突。為逼迫之亨吉。此為盛世之法也。如亂世則第一組為第三組。第三組為第一組。完全相反而逆用之。加在不盛不衰之間。或治亂混合過渡之時。則以第一組為第二組。第二組為第三組。第三組為第一組。此為依次相推之法。故不合上列二法。又兼以厄年部位二法合用可也。

三.兩眉之運六年。由二十九成起。至三十四歲止。以山林二十九歲。繁霞三十三歲。為第一組。其部位濃亂不足。為駁雜之平常。其部清秀修長。為離奇之發達。紫炁三十二歲。彩霞三十四歲。為第二組。其部位粗濃散亂。為減等之不吉。其部位清奇有勢。為減等之亨吉。山林三十歲。凌云三十一歲。為第三組。其部位粗濃散亂。為加倍之不吉。其部位清秀細長。為平常之小吉。此盛世之法也。如衰性則第三組為第一組。第一組為第三組。完全相反而推論之。如果于盛衰之間。治亂混合之際。則依次減用以推論之可也。設有不合。則用提剛提后之法亦可也。

四.兩目之運六年。由三十五歲起。至四十歲止。以中陽三十七歲。中陰三十八歲。為第一組。其部位清潤充聚。為加倍之亨吉。其部位濁淡不足。為勞碌之駁雜。以太陽三十五歲。少陽三十九歲。為第二組。其部位清潤充聚。為減等之亨吉。其部位濁浮不足。為冷退之損失。以太陰三十六歲。少陰四十歲。為第三組。其部位清潤充聚。為平穩之小吉。其部位濁淡不足。為加倍之危險。此盛世之法也。如亂世則以第一組為第三組。第三組為第一組。完全相反而推之。如界于盛衰之間。治亂之際。則依次減等而用之可也。

五.中岳之運十年。由四十一歲起。至五十歲止。則以山根四十一歲。壽上四十五歲。準頭四十八歲。為第一組。其部位豐隆聳干。為加倍之發達。財庫最旺也。其部位低弱陷痕。為刑克之冷退。財星見耗也。以光殿四十三歲。年上四十四歲。左顴四十六歲。廷尉五十歲。為第二組。其部位豐隆勻配。為乘時之小發。減等之旺也。其部位低陷不勻。為枝節之遺累。糾紛損失也。以精舍四十二歲。右顴四十七歲。蘭臺四十九歲。為第三組。其部位豐隆勻配。為走險之小發。勞碌成功也。其部位低陷不勻。為挫折之大敗。反覆大損也。此為盛世之法。亂世反用。界于盛亂之間。則依次減用可也。

六.人中之運十年。由五十一歲起。至六十歲止。則以人中五十一歲。食倉五十四歲。水星六十歲。為第一組。其部位深長厚仰。為平安之上祿。其部位窄短薄曲。為疾厄之小阻。以仙庫五十二歲。祿倉五十五歲。法令五十六歲。五十七歲為第二組。其部位敦厚紋長。為平穩之中祿。其部位削弱紋短。為災厄之刑克。以仙庫五十三歲。虎耳五十八歲。五十九歲為第三組。其部位敦厚豐隆。為減等之小亨吉。其部位薄削陷弱。為牽制之大痛苦。此盛世之法也。如亂世反此推論之。如果于盛衰治亂之間。從依次減推之法也。

七.承漿之運八年。由承漿六十一歲起。至歸來六十八歲止。則以承漿六十一歲。地庫六十三歲。金縷六十六歲為第一組。其部位豐隆寬突。為平安之大旺。其部位薄弱陷削。為冷退之次弱。以地庫六十二歲。鵝鴨六十五歲。歸來六十八歲為第二組。其部位豐隆寬突。為平穩之亨吉。其部位薄弱陷削。為刑克之受制。以陂池六十四歲。金縷六十七歲。為第三組。其部位豐隆寬突。為平常之小吉。其部位薄弱陷削。主孤苦之憂愁。此盛世之法。其余如上列之法可也。

八.歸來之運七年。由六十九歲起。至七十五歲止。則以地閣七十歲。頌閣七十一歲為第一組。其部位豐隆寬突。為加倍之亨吉。其部位薄弱陷窄。為減等之不吉。以歸來六十九歲。奴仆七十二歲。腮頤七十四歲。為第二組。其部位豐隆寬突。為減等之亨吉。其部位薄弱陷窄。為缺點之冷退。以奴仆七十三歲。腮頤七十五歲。為第三組。其部位豐隆寬突。為平穩之小吉。其部位薄弱陷窄。為憂愁之寒苦。盛衰亦如上列之法也。

九.地支之運二十四年。由七十六歲起。至九十九歲止。則以子午卯酉之八年。為第一組。辰戍丑末之八年。為第二組。寅申巳亥之八年。為第三組。其輕重之加減。盛亂之用法。均如上列也。

古今用神要訣

公篤曰。相術一法。由來久矣。古今之氣候不同。天時之人事各異。余考相法。出于軒轅時之風后氏。從數學而生相法。以生克制化。而合吉兇禍福。其富貴貧賤。壽夭勞逸。皆包括其中矣。至兩周時。相法為之一變。其用神注重。以靈根德行。舉止動靜。察其言詞。觀其神色。是其綱要也。如智伯灌水圍晉陽。烯疵見韓魏二君。無分地之喜。有危懼之憂。其知必叛而倒戈也。如晉國大饑多盜。卻雍以進市廛有利色。見人貨物有貪色。見公務人員有懼色者捕之。果為盜也。至兩漢時。相法為之一變。其用神注重。以精神滿溢。智慧靈巧。儀彩豐奇。舉動異常。是其綱要也。至六朝與惰唐時。相法為之一變。其用神注重。以骨格清奇。儀表雍容。言論神微。精氣蘊藏。是其綱要也。至五代宋時。相法為之一變。其用神注重。以形格豐突。氣色明潤。聲音聚長。精神充足。此其綱要也。至元明時。相法為之一變。其用神注重。以形格魁梧。肥識優長。精神充足而恃勇。志向超摹而耐勞。此其綱要也。至滿清時。相法為之一變。其用神注重。以形格敦厚而清。才智蘊藏而和。性情純正而誠。品行清高而德。是其剛要也。現在為中華民國。相法為之一變。其用神注重。以形質銳露而威煞。烏珠玄黃而清蚓。氣質剛勇而任勞。才智權詐而出奇。是其綱要也。其原理與用法。均隨天道而轉移。時勢而變更。其形神音氣之規模有定。而趨重之取義不同。茲將分類詳解如下。

一.兩周持相法最盛。業風監術者尤多。在兩周以前。有形質部位。參以舉止動靜而論之。其法極簡單。但據大體而立法。細則不詳也。至兩周時。則相法大倡明。專門之法立矣。如精神相法。氣魄相法。骨質相法。靈根相法。舉止動靜相法。多從哲理學中轉出。各有專長。而立門戶尚無形格紋痕之法也。按西周行王道。東周用羈術。其用神則以其靈根如何。而知其才智。精神如何。而知其貴賤。舉止動靜如何。而知其容量。言詞如何。而知其行為。神氣如何。而知其心理及吉兇。是為當時要法也。

二.秦漢時代。相法中衰。因秦氐火焚各書。而失傳也。縱有私藏者。皆斷簡殘篇。然為時不久。至漢而成一統。經兩次改革。而知風監法者頗少。用動靜氣魄二法者較多。另增有神氣相法。筋骨相法。紋痕相法。其用神則以其儀彩如何。而知其貴賤穹通。舉動如何。而知其事業大小。精神如何。而知其壽夭吉兇。智慧如何。而知其剛柔忠奸。是為當時要法也。

三.六朝隋唐時代。相法確有進步。雖一亂一治之時。中多戰爭。然有開辟疆土。推廣版固。而有月波經相法。偏重于哲理。又有照膽經相法。偏重于靈氣。皆舍形色而不載也。一行禪師。增補形神內外法。李淳風增補白鶴掌相法。至此始言形格。兩周秦漢。皆無形格之法也。其用神則以其形格之清濁如何。而知其貧富。奇俗如何。而分其貴賤。儀表如何。而知其事業大小。言論如何。而知其行為忠奸。神氣如何。而知其才智賢愚。是為當時之要法也。

四.五代宋時。為亂而后治。其中多割據僭號。用武之時尤多。至此相術精進。有言理。言法。言心。言神。言氣色。言聲音。而為全備之時。即相法之大成。有專法可稽考也。在五代時。達摩由西域復入中國。傳五來相法五篇。有心神之六役法。神色之三疑法。目神之三脫法。皆精深之法也。五代未有麻衣相法三章。立理法兼用法。宋初有希夷心相篇一章。立善惡因果法。其用神則以形格豐突。其人精健而有專長。氣色明潤。其人發達而乘時機。精神充藏。其人智慧而名祿。聲音聚長。其人安定而完善。以此分別其事業大小。認定其富貴福澤。此為當時之要法也。

五.元朝明代。為用武時居多。其發達也暴而速。其立身也危而暫。一為苛法之逼迫。崛起走險。一為破格之選拔。因時濟用。當時有水鏡相法之偽書。有柳莊相法之離奇。皆據枝節一偏之說。不及上列各法遠矣。其用神則以形質魁梧。其人雄健多謀而服眾。膽識優長。其人剛毅勇為而有決。精神充足。其人果敢有恒而恃勇。志向超群。其人任勞負責而有智。以此分別其事業。認定其貴權。此為當時之要法也。

六.滿清時。為升平時多。用武時亦多。拓地數萬里。交通達于全世界。有大清神監。衡真相理。鐵關刀。燕山集。蘭陵集。王氏監。相法須知。相法捷要各書。半為想像之說。而失真面目處尤多。其用神則以形格清厚。其人為厚福而大器。才智蘊藏。其人多謀而高節。性情純正。其人守義而盡職。品行清高。其人立德而鎮靜。以此而考其富貴事業之大小。是為當時之要法也。

七.中華民國為民主時代。國法律時有改革。全國重心時有遷移。首重富業。貴名次之。則有西法之手相學。骨相學。人面相學。新法之相法大觀。其學說支離。更不及上列各法遠矣。其用神則以形質銳露而有威煞。其人奔馳發達而權重。鳥珠玄黃而清蚓。其人陰險冒險而剛勇。氣質剛躁任勞。其人偏長而堅持到底。才智權詐出奇。其人殘忍而好勝貪功。以此而分別其事業大小。蓋因時勢使然。天道成之。是為現代之要法也。

相法成績說

公篤曰。相法為知人術。觀人之儀表。可知其富貴貧賤。即麻衣謂首查其形是也。觀人之神采。可知其壽夭賢愚。即麻衣謂次查其神是也。觀人之氣色。可知其吉兇禍福。即麻衣謂再觀其氣是也。聽人之聲音。可知其喜怒善惡。即麻衣謂又聽其聲是也。觀人之紋痕。可知其刑克挫折。觀人之筋絡。可知其勞碌安閑。觀人之骨質。可知其稟受厚薄。觀人之血液。可知其疾厄子女。觀其兩眉知人環境憂樂。觀其兩目知人剛和誠詐。此為精確之綱要。又在持監者眼力能認定真偽之分。清濁之別。內外之用。加減之合也。如毫厘之紋痕。塵點之細影。皆宜注意焉。其中最難分者兩種。即形質之目神。氣色之紅色。茲特分別如下。

一.凡觀人之形質。惟目神最難。其他皆容易辨認也。蓋目長不過一寸。寬不過五分。其目形分十四種。目神分三十一種。目露分四種。神變分五種。轉機分二十種。共成七十四種。上篇業已分載矣。加進一層論之。尚有五大種。可以包括上列七十四種也。一為充足有余之眼神。二為浮淡不足之眼神。三為藏真似俗之眼神。四為浮假似真之眼神。五為易位兼并之眼神。則化而為三百七十種眼神矣。如能分別種類的確。則專用合用均易。其他部位形質。皆迎刃而解。則到十分成績矣。

二.凡觀人之氣色。惟紅色最難。其他皆容易辨認也。其紅色有五種。紅而鮮明者為紅色。紅如豬肝者為赤色。紅而最淡者為紫色。紅色不足。紫色有余。為躁色。紅而粉光者為絳色。皆在濃淡輕重中分之。尚有浮沉定三色。包括上列五色。則化而為十五種矣。其遠看有此色。近看無比色。是為浮色之認定法。故有紅浮紫浮赤浮躁浮絳浮之各色也。遠看無比色。近看有此色。是為沉色之認定法。故有紅沉紫沉赤沉躁沉絳沉之各色也。遠近看之。均有此色。是為定色之認定法。故有紅定紫定赤定躁定絳定之各色也。如能詳細分明。則到十分成績矣。

三.形格之五行。為相法之基礎關鍵。表面似無用。而根據頗重也。蓋具何種材料。為何種用途。成何種事業。萬不能以此而混彼也。如木主清貴而不權。土主大富而不貴之類是也。如形格認定確實。判斷自無錯誤也。

四.部位之界限。為相法基礎之二。蓋各有正當關系。附帶關系。連帶關系。萬不能越軌而妄語也。如耳輪主智祿。水星主衣祿。驛馬主達外。人中主子女。準頭主正財。印堂主官職。山根主疾厄。奸門主妻妾。兩顴主權柄輔佐之類是也。如部位認定確實。事實自無錯誤也。

五.目神之重要。此為全局之樞紐。外形內神故也。達摩測量法。以目神得十分之五。蓋富貴貧賤。壽夭勞逸。禍福死生。刑傷疾苦。剛柔智愚。皆系于此也。中有一項兩項之合用。三項四項之兼并。萬不能呆滯而模糊之。如目神認定確實。標準自無錯誤也。

六.氣色之吉兇。此為行年之緊要關系。各有專司之吉兇禍福。是為趨吉避兇之決心而有益也。凡利中有害。而不先預應付。雙方牽制。而不舍輕全重。吉而不擴充。兇而不勇退。行動有危險。不以權利而貪惑之。不行動有危險。不以淫樂而迷戀之。萬不能執一不計二。勉強而顛倒。以致失其機會。蹈其陷阱。其誤根本。反其輕重也。如氣色認定確實。吉兇自無錯誤也。

七.聲音之結果。此為相法之求全關鍵。凡富貴貧賤。壽夭勞逸。其子女是否可靠。六親是否有輔。晚運是否安全。而聲音尚占多數也。萬不能以清秀而為貴。又不能以濁滯而為賤。如木形得鏗鏘之金音。而反受制及刑克。土形得清秀之木音。而反勞碌及冷退。火形得韻長之水音。而使挫折及危險。金形得躁急之火音。而反刑傷及破敗。水形得沉遲之土音。而反結怨及奔馳。凡受克制不化者。皆有缺點。及消耗也。聲音如能確實認定。準繩自無錯誤也。

八.精神之蘊藏。此為相法之靈根智慧樞紐。又為壽夭事業之關鍵。蓋神過于形者貴而壽。形過于神者貧而夭。神充色枯者生。色潤神散者死。萬不能以真混假。以偽亂真。以藏蘊而認為不足。以浮露而認為有余之類是也。如精神認定確實。壽夭自無錯誤也。

九.加減之乘除。此為相法全盤統計。以定其福澤。舍輕就重。以多勝少。而為判斷也。萬不能指定一部。指定一點。而呆滯定之。即認為如何好。或如何不好也。蓋部位有輕重之分。氣色有濃淡之別。時令有生旺之論。形質有宜與不宜之類是也。如加減認定確實。主因自無錯誤也。

十.生克之反推。此為相法之疑難格局。是為變法之關鍵。而有天道厚薄之氣候。時勢治亂之生機也。如格局好而反駁雜。格局不好而反發達。部位旺人丁而反刑傷。部位刑人丁而反倍旺。濁者反賢智。清者反拙愚之類是也。蓋盛衰半數相反。地形多數相異。以及古怪精靈之局。每有單長。異常適余之格。每有缺點。如能確貫了解生克反推之理。認定自無錯誤也。

十一.厄年之用途。此為災禍損失。驚險死生之關鍵。如男子九年七年之正厄。女子八年六年之正厄。加數之傍厄。提前提后之應證厄是也。萬不能以部位好而輕視之。蓋應天地之氣數。陰陽之變機。如逢厄年之運。本屬損阻驚險。輕亦刑克疾厄。再有部位不好者。倍兇。再有氣色不好者。死亡無更改也。如能運用厄年。而認定確實。其驚損死生自無錯誤也。

公篤曰上列十一則。為相法之區段。入手之秩序。蓋相法有益于人。而復益于己。為涉身處世。進退趨避之南針。不可不知也。其要點有五。其一曰吉兇禍福。知之而先有預定。自不失著也。其二曰富貴貧賤。知之而不勉強。自無傾覆也。其三曰壽夭勞逸。知之而即自修。自不妄為也。其四曰妻妾子女。知之而先有布置。措施得當也。其五曰疾厄交際。知之而有準備鎮靜而不倉皇。取巧而不紊亂也。如能精心閱歷。自有玄妙之點。以上十一則。為入手之門徑。依次之程序。不可混亂而自誤也。

天道

公篤曰。相法于天道。頗占重要地位。蓋治世所出之人材不同。部位之用神不同。運限之推論亦不同也。其亂世所出之人材不同。部位之用神不同。運限之推論亦不同也。乃智識開化之早退。部位單重與兼并。運限提前與退后。所以盛世偏重于精神聲音。以內為用神。亂世偏重于形格氣色。以外為用神故也。其大抵在難易久暫四項耳。前篇雖略言之。尚未分類詳注也。故考查藝術各書。均宜重視其時代如何。采取用神如何。茲特分類如后。

一.極盛時代。其格局之取法。以厚重和蘊。神聚聲聚。渾藏氣充。以上列為用神。其發達也不易。其成功也持久。其運多提后。如某部豐隆奇突。有照應后至十五年。或提后十年。及八年者。皆持久之兆。以精神骨質聲音為用尤多。形格氣色次之。此為極盛時代之要法也。

二.次盛時代。其格局之取法。以停勻收藏。清秀安和。聲長進韻。以上列為用神。其發達也平穩。其為用也保守。其運雖提后。其部位則可前后照映。如某部豐隆清奇。則發達于部位之前。而安享于部位之后。有提后十年。及八年五年者。皆平安之運居多也。以形格聲音精神為用尤多。而氣色骨質次之。此次盛時代之要法也。

三.一治一亂時代。其格局之取法。以厚露奇突。清中合威。氣聚色潤。以上列為用神。其發達也離奇。其為用也權變。其運多正受以應證之。如某部清奇有勢。則發于某運。按其形質而論之。亦有提前二年三年者。亦有提后二年三年者。以形格骨質氣色為用尤多。而聲音精神次之。此一治一亂時代之要法也。

四.極亂時代。其格局之取法。以黃睛有煞。清奇威露。氣潤色紫。以上列為用神。其發達也冒險而成功。其為用也陰謀而權詐。其運多提前。如某部清奇煞露。凸突威銳。有提前十二年。及十年八年者。以形格之眉目。氣色與聲音為 用尤多。精神骨質次之。此極亂時代之要法也。

五.次亂時代。其格局之取法。以清秀有威。敦厚凸突。神聚出入。氣色晶瑩。以上列為用神。其發達也。變幻而多頭。其為用也機智而捷徑。其運多提前。而可照應本部位。如某部清奇有勢。偏重一官一岳。一紋一色。有提前八年及五年三年者。以形格精神氣色為用尤多。聲音骨質次之。此次亂時代之要法也。

生機

公篤曰。相法有益于社會尤多。是為普通常識之術。古人多守秘而不宣。是誠何心歟。余考形格與事實不應驗。運限與部位不應驗。亦有兩相易位。完全相反者。何也。蓋有內外輕重虛實藏露之八項。不為無因也。又如兩眉修長清秀。細勻有勢當然合格。而至眉運駁雜萬分。無一絲一縷之機會。其兩目呆滯不清。或中岳陷痕尖薄。而目運反為發達。或中岳運名利雙收。此為易位之局。凡一官一岳。有特殊情形。皆關系一生。不僅本運為用故也。又如某部特殊。本應大發。然發不足者。則運可延長時間。或發達過量者。則運亦可減短時間。此又一法也。蓋形質銳露而煞重。或逢亂世而氣薄。均可提前十二年八年五年也。故正厄年中。而反發達。傍厄年中。必見破壞。其形質厚重而深藏。或逢盛世而氣厚。均可延后十二年八年五年也。故傍厄年中。反乘時機。正厄年中必經挫折。其和露相兼。厚薄相混。為正受之運。或提前二年。或延后二年。正厄傍厄均為平安。應證厄年中。必見災禍也。凡用法者。當于上列三項注意。考查已過之事實。而應何厄。則如其現行何運。應忌何厄也。又有第一度應正厄。第二度應傍厄。第三度應證厄。多為古怪奇兀之格局。以百分計之。不過二三分耳。而不有常也。凡形小身大。外濁內清。神倍于形藏氣含員。類似粗俗。而反精英。每應于此五項格局之中。持監者。更須細心考查可也。

補遺第一

公篤曰。凡相法之入手。初則認定單獨部位。是為分用之法也。蓋部位有正當關系。附帶關系。連帶關系。各有專司之事實而不可混亂。是為綱領之法也。故古人有問貴在眼。間富在鼻。問壽在耳。問名在眉。問祿在口。求全在聲。問權在顴。問行動在驛馬。問水行在陂池。問子女在人中。問妻妾在魚尾。問智慧在耳輪。問外財在福堂。問吉兇在氣色。問壽徵在精神之類是也。先明此項正義。然后用測量法。輕重法。加減法。統率法。厄年法。此為合用之統計法也。自然乘出其地位。判斷其事實。而分其特等。上等。中等。下等。常等。不局等之格局。以應其富貴貧賤。勞逸壽夭。吉兇禍福也。

補遺第二

公篤曰。世之談內相者。多論其隱藏之處。某處有何種特別之痕紋。或有何種特別之骨病。余則不然。按有名有質者。皆外相也。何得為內相耶。余考古人。皆以形質氣色為外相。有名有質故也。其辨認較容易。各形各色。皆有標準一定之法也。以精神聲音為內相。有名無質故也。其辨認較艱難。精神多渾藏而不露。聲音多依稀而相似。而無標準一定之質也。凡人皆有內相外相。盛世偏重內相。亂世偏重外相。此其法也。茲特從古而更正之。讀風監書者。勿為異端所誤也。

補遺第三

公篤曰。上列之圖式為魚尾交爻紋。乃余名之也。丙子之春有江西某君 。魚尾有此紋。余考各相法。皆無此紋。余經驗二十余年。亦目所末觛。故懷疑而推論之。魚尾為妻妾官之專部。魚尾紋上仰者。主妻強淑而偕老。魚尾紋平衡者。主刑妻而重配。魚尾紋下反者。主重配而乖戾。魚尾有十字紋者主驕悍而生離。余以原理而繩之以法。其紋印上仰。命妻當旺而賢淑。蓋無生育。或刑克子女。方納庶妻也。庶妻即有子。何有交爻紋于當中。蓋因性情乖戾。意見不合。或有后遺累。勢成要挾。故有離異也。即為離異。何以再交爻。蓋離此而娶彼。當有三配也。余判之如是。詢之亦不謬。茲特記之。按相術要點。在理有定理。而無定用法。無定法。而有定用。此從其正義與附帶而著想。又從當時潮流而推論。以定其事實。此為活法之活法。持監者。勿呆滯一點而為定論也。

補遺第四

公篤曰。相法有合法與不合法。有正應與反應。其中分專司部位。與連帶部位。正受氣色。與兼受氣色。在表面上看。則形格與事實相反。顛倒其富貴貧賤。氣色與時令相反。顛倒其吉兇禍福。部位與運限相反。顛倒其穹通得失。以及壽夭勞逸。刑克疾苦。完全顛倒而應驗之。或先后改移而錯亂之。故有不驗之說。推其原理。則有狐疑之點。繩以輕重內外加減易位之法。則有訣竅。不為無因也。茲特分類詳注如下。

一.發際低凹三岔。或五岔。均主幼年喪父。或為庶母所生。是為古法之定論。而驗者頗多。然有不刑父。而反先刑母。又有不驗庶出者。似為不驗。余考兩耳平勻。日月角不陷不露。山林豐滿無痕。山根高超不陷。兩顴不削不突。無高低則刑父不在幼年之初運。而反在中年眉運刑父而見孝服。或三十左右而喪父宮。此為事實相反之一。蓋因僅發岔一部。刑父較遲。如加以左額角陷痕。或土星偏左。又如加以左顴高超。或人中偏左。則刑父方早也。又于中正無陷痕。右邊城不傾陷。兩眉無高低。鬢發不雙曲。亦不應驗庶出之法也。

二.鬢發曲突。下連眉毛。或接近眉棱。兩耳廓低下反。本主幼小刑母。或于十五歲之前刑母。而為古法之定論。驗者頗多。然有不刑母而反先刑父或遲刑母者。似為不合法。余考門齒不楞生。不掀露。不尖峰。兩側無尖銳齒一顆。邊城右不傾陷。右顴不高插。土星不偏右。人中不偏右。則刑父母于幼年之初運不驗。當應中年之目運見孝服。此為事實與形格相反之二。蓋僅鬢突一部。刑母尚輕。如再有他部刑克。則刑母方早。不為無因也。

三.人中平滿而無溝洫。本主無子女之格。或有子女亦刑傷而不成立。是為古法之定論。蓋人中直紋主克子。人中橫紋主克女。人中十字紋主孤絕。有紋尚如此重要。何況溝洫平滿而不通乎。驗者頗多。然有上列之局而又不刑子女。又反旺子女。似為不合法。余考印堂無痕無紋。三陽不窄不陷。兩眉彎曲尾收有棱淚。印堂平寬小露不沖而反生子五六。亦有嫡子不立。而庶出之子三四。此為事實與形格相反之三也。按子女宮以眉尾曲收者多子女。三陽豐滿者旺子女。尚占重要地位。而勝過人中故也。

四.魚尾為妻妾官之專部。魚尾豐滿。及有紋上仰者。主妻強淑而偕老。妻族富豐而有助。魚尾痕平破者。主克妻而續弦。魚尾痕下反者。主刑兩妻而三配。魚尾有一紋一妻。三紋三妻。魚尾紋成十字。或紋成交爻。均主離異。此為古法之定論。驗者頗多。然有上列之局而不刑妻。及無妾庶者。似為不合法。余考印堂無懸針痕。又無川字紋。聲音無破鑼聲。又無斷散聲。尚不至早刑也。或不偕老一線耳。設為刑妻其運當在四十五之后。五十八之前。此為形格與事實相反。部位與運限相反。蓋眼神不愁不緊急。目形不露不浮白。年壽不曲不斷不起節。雖有魚尾之刑克。而應驗亦最遲。其刑與旺。兩相抵折故也。

五.山根坑陷而弱者無壽。人中洫短而掀者早夭。或以眼神過清而浮光。或以面皮繃緊而無余。均為夭傷不壽。此為古法之定論。驗者頗多。然有上列之形。而反壽者。似為不合法。余考南岳有橫紋三四法令紋長下交。眉高一寸余。耳長三寸許。雖有上列之弱點而反壽至耄耋。此形格與事實相反之五也。蓋壽徵以南岳紋。法令紋。為得分數較多兩耳兩眉次之故也。凡山根坑陷者。主半數不受祖業。人中短掀者。主半數招讒構怨。目神清浮者。主半數貪淫多病。面皮繃緊者。主半數刑克勞碌。此為應此弱點。而減彼弱點。不完全應夭殤故也。

六.天倉豐滿。主享前人余業。地庫豐隆。主享子孫后福。中岳園隆高起。主本身恢宏大創。均為殷富之格。此為古法之定論。驗者頗多。然有上列之形。而反困穹。或有衣祿而已。似為不合法。余考水星小薄。準大尖墜眉尾陷弱。或為井灶紋沖或為聲音散亂。雖有上列之好部位。亦平生無積蓄。僅以衣祿糊口。此為形格與事實相反之六也。蓋水星小薄所受之祿不多。準大尖墜土星克水而相犯井灶紋沖。財不入庫而空虛。聲音散亂刑克疾厄而失敗。雖有上列之好部。功不補過故也。

七.土星尖削而薄。井灶露孔而小。本主駁雜困穹。又如天倉沖破。地庫薄弱。此為貧乏無依。是為古法之定論。驗者頗多。然有上列之格。而反積金壘壘。似為不合法。余考福堂骨高起。成三角棱。兩目神明潤。而充足收斂。而反財庫充盈。田連阡陌。或為破敗于桑梓。遠發立業于他鄉。或為環境逼迫。冒險發達于意外。此為形格與事實相反之七也。蓋木植之局。于瘦削薄弱均不忌。火炎之體于銳露泄仰亦不忌。又有獅鼻不忌露孔。雖有上列之弱點。而亦名成利就。不過木植之形多疾厄。火災之局多勞碌。獅鼻之格多刑克。于財源當業尚吉故也。

八.形質清秀。兩眉細勻修長。兩目細收最清多出貴名之格。次亦豐祿安閑之格。加以土星兩顴。勻配隆厚。水星兩耳。勻厚收斂此為貴名權祿。富厚豐盈。而有事業之格。此為古法之定論。驗者頗多。然有上列之好部位。而反不貴不富。反操賤業。及下流技藝者。似為不合法。余考其神過清而流麗。其聲漫散而黯斷。兩顴隆大而下墜則成賤品不壽之格。男女皆然。又無絲毫貴名。又非當業厚祿。而反為下流技藝。此為形格與事實相反之八也。蓋目神過清而流麗雖然聰敏。而多偏見邪行。及疾厄夭折。淫蕩失敗居多也。聲音漫散而多黯斷。是為內濁而不全。主勞碌破敗。逼迫而為下。觀隆大而下墜。此為假權。另則優伶。女則娼妓。以及下賤也。二流技藝。雖格局清秀而勻。皆為無用故也。

九.形質濁俗南岳有雜亂紋。印堂有懸針紋。中岳削露。兩眉稀弱。五官不配。五岳不勻。多出平常下賤之人。及貧乏勞苦之輩。此為古法之定論。驗者頗多。然而有上列之弱點。反為富貴雙全。壽考康寧。及作驚人之事業。似為不合法。余考伏犀骨高拱圓突于發中。聲音清奇。而鏗鏘韻長。瞳人縮小。精神充聚。此為蘊藏之格。雖有上列之弱點。而反名滿天下。威權萬里。功在當時。名垂后世。此為形格與事實相反之九也。蓋伏犀骨在上停。方大者王霸。圓大者將相。而為超群之貴也。聲音清奇。為蘊藏之格。而為貴壽之善后也。瞳小主特智。而有專長。神充主貴壽而性剛毅。而有流芳之事跡也。蓋因惡不掩美故也。

十.春令屬木。為天氣上升之初。是為大壯之卦。發現青色膩色本合時令。以事實論之。應有平穩之小亨吉。亦有應喜因之人丁。次則平安無咎。此為古法之定論。驗者頗多。然有春令見青色。而有哭泣驚險。疾厄冷退。似為不合法。又如春令有黑暗之色。本不合時令。應有哭泣駕恐。疾厄官訟。此為古法之定論。驗者頗多。然有春令見黑色。而有反見亨吉。進財祿。旺人丁。次亦平安順遂。似為不合法。余考旺者為水形。次則木形。不古者為火形。次為金形。不為無因。此為氣色與時令相反之十也。蓋水旺于木。故得春令而吉。木發于春。故同氣相求而無咎。火得木為死。故見春令而衰。金發于春。是為因氣受制。見阻而消耗故也。

十一.夏為火令。為天氣上升之極。離明美麗之象。于紅燥色不忌。本合時令。以事實論之。應順遂亨吉。次亦平安無咎。此古法之定論。驗者頗多。然有夏兒紅燥色。而反官訟損失。遺累是非。似為不合法。又如夏令有青滑之色。本不合時令。應有疾厄是非。遺累憂疑。此古法之定論。驗者頗多。然有夏見青色。而反進財祿。旺人丁。次亦平安順遂。似為不合法。此為氣色與時令相反之十一也。余考吉者為木形。次則火形。不吉者為金形。次則土形。不為無因。蓋木旺于火。故得夏而旺。火發于夏。故同氣相求而無咎。金見火而廢。故得夏令消毀。土發于夏。是為枯燥不生而相害故也。

十二.秋為金令。為天氣下降之初。蕭殺立威之氣。于白瑩之色本合時令。以事實論之。當為平安順遂。生機進益。此為古法之定論。驗者頗多。然有秋令見白瑩之色。而反冷退刑傷。憂驚連累。似為不合法。又如秋令有黯滯色。本不合時令。主障礙消耗。牽制遺誤。此為古法之定論。驗者頗多。然有秋令見黯滯色。而反走險暴發之時機。第二第三之利益。似為不合法。此為氣色與時令相反之十二也。余考吉者為土形。次為金形。不吉者為水形。次為木形。不為無因。蓋土旺于金。故得秋而吉。金相于秋。是為同氣相求而無咎。水得金而寒。故見秋令而絕沒。木發于秋。受克而損傷故也。

十三.冬為水令。為天氣下降之極。萬物得之而藏。于黑暗色。本合時令。以事實論之。大勢平穩而無咎。保持原位而無害。此為古法之定論。驗者頗多。然有冬見黑暗色。而反危險拘留。哭泣疾厄。似為不合法。又有冬令見白瑩色。本不合時令。主孝服耗財。疾厄掣肘。此為古法之定論。驗者頗多。然有冬見白瑩色。而反升官旺財。謀遂獲功。次則安全無阻。似為不合法。此為氣色與時令相反之十三也。余考利者為金形。次為水形。不吉者為木形。次為火形。不為無因。蓋金旺于水。故逢冬而吉。水合于冬。故同氣相求而無咎。木見水而絕。故不吉。火見水而廢。故消滅也。

十四.三六九全月。為土令。而旺于四時。其位中五。臨制四方。于黃明之色。本合時令。以事實論之。主進名權之升遷立功。主得財帛之獲利進展。此為古法之定論。驗者頗多。然有土令見黃色。而反冷退牽制之煩擾。障礙損失之連累。似為不合法。又如土令見紅燥之色。本不合時令。主損失破敗。官訟拘禁。此為古法之定論。驗者頗多。然有土令見紅燥色。而反借題發揮之進機。同舟共濟之獲利。似為不合法。此為氣色與時令相反之十四也。余考吉者為火形。次則土形。不吉者為金形。次則水形。不為無因。蓋火得土則旺。故亨吉。土得土令。故為同氣相求而有益。金得土則埋沒。故無功。水得土。則阻塞。故泛濫而有害也。

十五.火燒中堂。為格局之最忌。凡臨時發生。其運限亦最忌。俗云敗人亡。乃火炎土燥之義。關系極重也。如逢中岳運。當見刑克冷退。疾厄官非。內顧有憂。外患有累。此為古法之定論。驗者頗多。然有火燒中堂。而反發達。名利雙收。次亦平安無恙。此為形格與事實相反。部位與運限相反之十五也。余考吉者為木火形。不吉者為金土形。不為無因。細則詳補遺第五之中也。

十六.兩眉清秀修長。高起尾棱。本主名貴而壽。當業而豐。此為古法之定論。驗者頗多。然于兩眉運中。極端駁雜。孝服疾厄。勞碌奔馳。毫無權利。似為不合法。余考全局精神在眉。其眉運雖困難。其生機關鍵伏此。故有發達于后六年之目運。及后十年之中岳運。其兩目中岳均弱。而反發達其故何也。此為形格與事業相反。部位與運限易位之十六也。蓋形質敦厚渾藏。外濁內清。氣聚神倍。或出升平盛世。或為土金之局。此五者每有提后應證。不為無因也。持監者。更須留心考查之可也。

十七.印堂有懸針紋痕。為相法之最忌。凡富貴者。主危險亡身也。足衣祿者。主刑妻克子而破敗也。最下等人。亦主勞碌刑克。一生困苦也。此為古法之定論。驗者頗多。然有至印掌運。而反發富進貴。旺妻妾。進子女。似為不合法。此為事實與形格相反。部位與運限易位之十七也。余考有印堂紋者。每有幼年孤苦。六親失助或為發達而引誘入危害。亦有中年發達。或為安樂而縱欲至夭折。皆因別部有特殊可取點。發達了發達。破敗了破敗。雖非其運。而有其因。每見危害于目運居多。其目雖清潤不露。亦危險破敗于此。好與不好。兩相易位。不為無因也。蓋因幼小未經嚴格教育。猝然發達。矜驕恃才以自用。傲慢妄尊以輕視。以致危機潛伏。而自蹈危險以亡身也。

十八.中岳豐隆。蘭臺勻配。而為財帛官之專部。主大富。進田宅。或前人無產業。而亦恢宏自創也。此為古法定論。驗者頗多。然有至中岳運。而反刑傷挫折。疾厄冷退。消耗殆盡。似為不合法。乃有發達于前十年之眉目運中。其兩眉痚散短促。兩目流露不清。何以不失敗。而反發達。此為形格與事實相反。部位與運限易位之十八也。余考形質清秀銳露。或為飄搖亂世。或為木火之局。其氣先到。故提前發達以應證之。不為無因也。

十九.魚尾紋深陷平衡。或下反。印堂紋沖。兩顴尖露。本主刑妻。此為古法之定論。驗者頗多。然有妻宮強淑而偕老。而反子女不立。或無生育。似為不合法。又有人中平滿。淚堂深陷。三陽低凹。本主克子。此為古法之定論。驗者頗多。然有子星三四。貴強而有力。而反克妻二三。似為不合法。此為部位與事實相反之十九也。余考聲音為格局所克。而為廢氣所致。或為聲音間斷雜亂。而有缺點所傷。刑此而減彼。克彼而減此。多出混合相爭之局。或為偏重奇古之局。或為極清極濁之局。蓋有貴名過于形格。而減少子女。當業過于部位。而減少壽徵。不為無因也。

二十.女格發粗濃而多。主刑夫。發粗濃不刑夫何也。南岳必寬平。南岳凸突圓拱不刑夫何也。其印堂必寬隆。印堂窄陷紋沖不刑夫何也。其魚尾必豐滿。魚尾陷痕不刑夫何也。其中岳必高隆有染。中岳小弱露孔不刑夫何也。其兩顴必平厚。兩顴尖露不刑夫何也。此為形格與事實相反之二十也。余考有上列各形。皆不克夫。其神必收而和靜。其音必柔而清秀。此為外弱內吉。兩相抵折。不為無因也。

公篤曰。前例二十條。為相法不合而相反之大綱。其他類推者尚多。不及一一備載。蓋因事實與形格完全相反。部位與運限完全相反。氣色與時令完全相反。以及兩相易位。提前提后而應者。故有此條之說。然其相反相易。提前提后。亦有氣侯。內外。治亂。輕重之分。而為法也。不能不留心考查。探求其所以然。推之以原理。繩之以用法。以乘其定位。自有一定標準。以判其富貴貧賤。刑傷疾厄。吉兇禍福也。例如有應正厄年者。有應傍厄年者。有應正厄年者。有應一度正厄。一度傍厄者。蓋因各人之形質配合不同。各人之稟受氣候不同。各人之天姿賢愚不同。各人之性情剛柔不同。各人之厚薄行運不同。各人之精神部位不同。是其立法之訣竅也。又以細心考查其經過之事實。明白其應受之原理。此為一大關鍵也。

補遺第五

公篤曰。火燒中堂。為各種形質之所忌。其準頭屬土。故名土星。內應脾絡也。兩側竅屬金氣。醫名迎香穴。內應肺絡也。兩直竅入腦海。下督脈。過大椎。通命門。內應腎絡也。蓋因腎中有火。醫名之曰君相火。道名之曰真火。相學名之曰元神火。亦名本命火是也。故火燒中堂。即腎火上浮。水火不交又不濟。而越正軌之義也。以脾土而論。是為火炎土燥。而不生化也。以肺金而論。是為火爍金傷。而見消毀也。以腎水而論。是為火水末濟。而相侵犯也。故均不吉。而有缺點。然有輕重之別。故有應驚險者。有應冷退者。有應刑傷者。有應牢獄者。有應疾厄者。有應死亡者。亦有暫時發達。而終破敗者。亦有猝然發達。而即危身者。其部位本一。而應證之事實則各異。茲特將各類分別錄后。

一.火燒中堂。有燥浮色。即紅而浮光也。其事實則主環境困難。事實駁雜。勞而不功。反生疑族之仇怨。害而不利。反生糾纒之爭端。內而政之隱患漏巵尤多。外而六親之牽制遺累尤重。其損失尚屬輕微。是為冷退消耗之例。如反有利益。則有蹈陷阱。受箝制之失敗于后也。

二.火燒中堂。有紅潤色。即紅色之深也。其事實則主逼迫驚災。官訟暗害。以恩結怨。失足而成千古之恨。弄巧反拙。舉手而掉萬層之波。外有相欺相許之蠶食鯨吞。內有如疽如癰之虎去狼來。懷疑而生恐懼。煩惱而生氣郁。其損失較大。是為破敗飄零之例。如反有利益。則有刑傷人丁。而鰥寡孤獨之應證于后也。

三.火燒中堂。有赤暗色。即紅中代黑之豬肝色也。其事實則主嫌嫉地位。而有官訟刑傷。危險環境。而有暗害牢獄。輕則有痔漏之痼疾不痊。重則有傾覆之破敗無余。其損失最大。是為危險而傷殘。損失而疾厄。人口流離之例。如反有利益。則有危機四伏。亡身破產之應證于后也。

四.火燒中堂。有燥浮色。而加血縷者。其事實則主官訟是非。暗害株累。爭端而受屈。勢力之壓迫也。神經而昏憒。郁結而怔忡也。六親遺累。常填無底之壑。內顧隱憂。每有附骨之疽。如反有利益。則為后患之糾纏。失敗之牽制。勞苦煩擾。終身不休。以應證于后也。

五.火燒中堂。有紅潤色。而加血縷者。其事實則為夙恕之暗害。驚阻之危險。以及本身痔漏之痼疾。傾覆之損失。而為種種障礙。人口日見衰弱。財星日見窘迫。如反有利益。則有子孫不肖而恃逆。天災不測而危害。以應證于后也。

六.火燒中堂。有赤暗色而加血縷者。主飛災之株累盜賊之誣攀。意外之橫禍。人命之牽連。水火之為殃。富豐者一時即為貧乏。兵匪之為害。貴名者一時即為傷殘。丟官失權。損財破產。如反有利益。則有人口流離。危險死亡。而累及子女妻妾。以應證于后也。

公篤曰。火燒中堂一格。固屬損失冷退。刑傷驚險。人所共如也。然亦有暫時僥幸。而有發達。進田宅。成貴名。此為引誘入危機。則有死亡于本身。俗謂發棺材運是也。否則禍遺妻妾子女。人亡破也。總之以火形人不忌。而反旺名利。不過多勞碌奔馳。憂心顧忌。艱難險阻而成功也。木形人次之。雖有飄搖勞碌。疾厄刑克。是為小冷退。尚不為大害也。惟金形人最忌。身敗名毀。人亡破也。土形人次之。主刑人丁。多痼疾。破財消耗。憂愁度日也。水形人又次之。主株累損失。牽制郁結。煩擾不休也。此為大綱之輕重訣。加減之乘除法。不可呆滯而論之。兼體又從折衷之法可也。

補遺第六

公篤曰。凡厄年之法。有先后之應驗。前已分秩序。而言其定法矣。余于經驗考證。尚有天道厚薄之分。時勢盛衰之別。故有專應正厄年者。即男子九年一厄。女子八年一厄之類是也。又有專應傍厄年者。如男子九年一厄。而其形格屬何局以加之。如水一火二金三木四士五之類。女子八年加推亦然也。又有于正厄傍厄均無妨害。其官祿財帛反吉。人丁喜慶常見。疾厄驚險。連累損失。完全化除。似不應驗厄年之法矣。故有專應應證厄年。即提前三年二年。延后三年二年是也。又有應一度正厄。一度傍厄。又有第一次應正厄。第二次應傍厄。第三次應應證厄。參差如是。此中不無標準之指定。蓋以何種形質之格局。而應何項厄年。何種天道之氣候。而應何項厄年。何種治亂之時勢。而應何項厄年。茲特分別詳注。以便閱者。知其法而采取其用也。

一.凡亂世之形質清秀而薄弱。當應提前之應證厄年。即男子九數之提前三年。女子八數之提前二年。均為不吉。而見疾厄刑傷。損失災禍也。其形質清秀而五官露勢。五岳高聳者。當應加數之傍厄年。男子即九年。而以各形之數以加推之。女子八年。而以各形之數以加推之。均為不吉。而見災禍損失。刑傷弱點也。其形質清秀而五岳平勻。五官和蘊者。當應正受之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均為不吉。而見冷退破財。疾厄刑克也。此為亂世之要法也。

二.凡盛世之形質清秀而薄弱。當應正受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均為不吉。而見障礙損阻。疾厄刑克也。其形質清秀。而五官露勢。五岳高聳者。當應應證厄年。即男子九年之提前三年。女子八年之提前二年。均為不吉。而見逼迫郁結。哭泣遺累也。其形質清秀。而五岳平勻。五官和蘊者。當應傍厄年。即男子九年。而以各形加推之。女子八年而以各形加推之。均為不吉。而見破敗疾苦。掣肘隱憂也。此為盛世之要法也。

三.凡一治一亂之形質清秀而弱。當應傍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而以各形加推之。均為不吉。而見疾厄糾纒。災患不休也。其形質清秀。而五官露勢。五岳高聳者。當應正受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均為不吉。而見倉猝失敗。疾厄官非也。其形質清秀。而五岳平勻。五官和蘊者。當應應證厄年。即男子九年之提前三年。女子八年之提前二年。均為不吉。而見暗害糾紛。哭泣拘禁也。此為一治一亂之要法。或界于盛衰之間。次盛次亂之時。用之亦合法也。

四.凡在亂世之形質。濁厚而肥重。當應墮誼厄年。即男子九年之提后三年。女子八年之提后二年。均為不吉。而見欺詐損失。刑克妨害也。其形質濁厚肥重。而五岳高聳。五官露勢者。當應正受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均為不吉。而見損人破財。痛疾隱患也。其形質濁厚肥重。而五岳平勻。五官和蘊者。當應傍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以各形而加推之。均為不吉。而見內顧牽制。外患欺凌損人破財也。此為亂世之要法也。

五.凡在盛世之形質濁厚而肥重。當應傍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以各形加推之。均為不吉。而見天災流行。時勢障礙也。其形質濁厚圓肥。而五岳高聳。五官露勢者。當應應證厄年。即男子九年之提后三年。女子八年之提后二年。均為不吉。而見族戚箝制。友鄰要挾也。其形質濁厚圓肥。而五岳平勻。五官和蘊者。當應正受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均為不吉。而見哭泣疾厄。盜匪陷害也。此為盛世之要法也。

六.凡在一治一亂之時。其形質濁厚圓肥者。當應正受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均為不吉。而見駁雜消耗。刑克后患也。其形質濁厚圓肥。而五官露勢。五岳高聳者。當應傍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以各形加推之。均為不吉。而見陷阱窘迫。人丁衰弱也。其形質濁厚圓肥。而五岳平勻。五官和蘊者。當應應證厄年。即男子九年之提后三年。女子八年之提后二年。均為不吉。而見郁結之神經。哭泣之冷退。此為一治一亂之要法。或界于盛衰之間。次盛次亂之時。用之亦合法也。

七.凡亂世之形質濁厚與清秀相兼。或界于清濁之間。或界于厚薄之間。則第一厄。當應正受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均為不吉。而見危險挫折。疾厄哭泣也。第二厄當應傍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以各形而加推之。均為不吉。而見戕賊危害。妄舉損失也。第三厄當應應證厄年。即男子九年之提前三年。女子八年之提前二年。均為不吉。而見破敗傷殘。刑克痼疾也。此為亂世之要法也。

八.凡盛世之形質濁厚而清秀相兼。或界于清濁之間。或界于厚薄之間。其第一厄。當應傍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以各形而加推之。均為不吉。而見欺詐拐騙。疾厄官非也。其第二厄。當應正受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均為不吉。而見遺累牽制。內憂外患也。其第三厄。當應應證厄年。即男子九年之提后三年。女子八年之提后二年。均為不吉。而見刑克疾苦。煩惱激刺也。此為盛世之要法也。

九.凡在一治一亂之時。其形質濁厚而與清秀相兼。或界于清濁之間。或界于厚薄之間。則第一厄。當應應證厄年。即男子九年之提前三年。或提后三年。女子八年之提后二年。或提前二年。均為不吉。而見煩擾遺累。冷退疾厄也。其第二厄。當應傍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而以各形加推之。均為不吉。而有刑傷破敗。明欺暗害也。第三厄當應正受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均為不吉。而見駁雜牽制。株累妨害也。此為一治一亂之要法。或界于盛衰之間。或為次盛次亂之時。用之亦合法也。

十.凡在亂世之形質。似露而含靜。似和而有勢。或為一和一露之局。則第一厄。當應傍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而以各形加推之。均為不吉。而見水火盜賊之驚險。天災時勢之不測也。其第三厄。則應應證厄年。即男子九年之提前三年。女子八年之提前二年。均為不吉。而見危害損失。損人破財也。其第三厄。則膺應證厄年。即男子九年之提后三年。女子八年之提后二年。均為不吉。而見驚恐疑惑。疾厄哭泣也。此為亂世之要法也。

十一.凡在盛世之形質。似露而含靜。似和而有勢。或為一和一露之局。則第一厄。當應正受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均為不吉。而見挫折牽制。疾厄消耗也。其第二厄當應應證厄年。即男子九年之提后三年。女子八年之提后二年。均為不吉。而見哭泣爭端。株累受屈也。其第三厄。當應傍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而以各形加推之。均為不吉。而且冷退遺誤。結怨暗害也。此為盛世之要法也。

十二.凡在一治一亂之時。其形質似露而含靜。似和而有勢。或為一和一露之局。其第一厄。當應應證厄年。即男子九年之提前三年。女子八年之提前二年。均為不吉。而且飄搖無依。流離辛苦也。其第二厄。當應傍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而以各形加推之。均為不吉。而見刑克損傷。疾厄耗財也。其第三厄。當應正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均為不吉。而見破殘血光。冤屈遺累也。此為一治一亂之要法。或界于盛衰之間。或為次盛次亂之時。用之亦合法也。

補遺第七

公篤曰。五形者。五行之義也。相法之分五行。各從其類。限制其事實也。其氣色亦以五行。而取生旺之鄉。其聲音亦從五行。而取生化之旺。又順氣候之四時。以取順天之序。以分別其吉兇之輕重。禍福之久暫。以推論其事實也。古人論之頗詳。猶恐誤認五行之界限。混亂其形質。而不合法也。故有木形清秀而瘦。金形方正而堅。水形圓肥而清。土形濁厚而深。火形尖露而銳之說。至于兩形相兼。則取分數多者為主。分數少者為客。如兩形相等。或相并。相似。則為相爭相混之局。而無主客之分矣。又如三形相兼。當以何為主體。何為兼體。何為附屬之輔佐。然后論其相生而制否。相克而化否。如三形相勻。是為混亂之局。則查其所生何時令之何節氣中。是否于此三形。有相同之氣候。而取同五形者。為主體之用否。則以當時之旺氣。為主體之用也。蓋于合本時之形。為相氣之本氣。本時所生之形。為旺氣之生氣故也。如均不合。則查其生于何方位。而在何卦爻中。是否于此三形。有無相同之五行氣候。而取其主體之為用也。蓋合于本形之地。得山水之本氣故也。如又不合。則查其聲之五音所屬。即音秀為角木。音亮為商金。音長為羽水。音燥為徵火。音濁為宮土。而加于此三形中。以取主體。亦為合法。上例三法。均為取巧從權。而從根本上求之。以區別其相爭相混之用。而輕重間。自有關鍵。此余常用之法。與要訣也。按五行有定位。而有重要關系。蓋有專司之標準。而指定其人為何項名位。何項事業。隨五行為轉移。從五行為類推。而評之也。此為相法之第一基礎關鍵。如不縷晰分明。則錯其主因。混其事業。每見今之持監者。茫然而顛倒。盲指而紊亂。蓋未考究古人原文之義耳。茲特分類如下。

一.木形清秀瘦植。薄弱修長。均為木局。其卦為震。其音為角。其時為春。其色為青。其味為酸。其用為仁。故有帝出乎震之說。而為尊貴之義也。如成純木之局。上為仙品。是為超凡入圣。千古存形。次則為圣為賢。是為立德。立言。立法。而為萬世師。千古流芳。其最下者。均為盛名之譽。文說之。特智之慧。專長之能。有遺跡可傳也。蓋木形為清貴。而有盛名。是其定法也。萬無木形而有帝王之說。亦無高位重權之說。若紊于此。則不合法也。

二.土形濁厚而深。言遲行緩。均為土局。其卦為坤。其音為宮。其令為三六九全月。其色為黃。其味為甘。其用為信。土厚積塊而主載。而生萬物也。如成純一之土局。則為大富而豐盈。富可敵國。而捋王侯之局。次則為上富。名滿大都。田連阡陌。其最下者。亦為中富。儼然閥閱之。富甲一州一邑之局。均為合法。蓋土生萬物。而為財源。專主富而不主貴也。萬無土局而有貴權卿相之說。亦無文名盛譽之說。若紊于此。則不合法也。

三.金形方正堅實。腮突犄角。聲宏氣聚。均為金局。其卦為兌。其音為商。其時為秋。其色為白。其味為辛。其用為義。金主剛毅。而司殺伐。其物有甲。而象戰斗。如成純一之金局。其上則為大富貴創業之帝王。或為英明神武而有能為之帝王。次則為公侯將相。開疆拓土。而有名臣之風。或為中興柱石之臣。而司重權也。又次則為九卿。為藩鎮。為邊將。于史冊可記載者。均為合法。蓋金為權貴。任勞有為也。萬無純金而有仙品之姿質。亦無圣賢之行為。若紊于此。則不合法也。

四.水形圓肥而勻清。韻長而坐如釘石。均為水局。其卦為坎。其音為羽。其時為冬。其色為玄。其味為咸。其用為智。水為先天之第一生數。亦為尊貴之義也。如成純一之水局。其上則為佛品。是為金剛不壞之身。超出輪回之外。次則為帝王。或為承受而享厚福之帝王。又其次為公侯將相之權貴。不勞而立大功。其最下者。為列卿方伯。或為文章可傳。或為學說可稽。均為合法。蓋水主貴而安閑。厚福而綿長之義也。萬無純水而有仙品圣賢之說。亦無勞苦不貴之說。若紊于此。則不合法也。

五.火形尖露起峰。三山突頂。聲急肩聳。均為火局。其卦為離。其音為徵。其時為夏。其色為紅。其味為苦。其用為禮。火為后天之極。其數為九。窮而后通也。如成純一之火局。慧根超于群眾。才智異于尋常。其上則為公侯將相。其次則為列卿州牧。其最下則為縣宰尉丞。然多出于艱難險阻之中。名譽倍于職權也。善作而不善成。善始而不善終。均為合法。蓋火炎上而不持久。威烈而有畏忌也。萬無純火而有仙佛姿質之說。亦無帝王厚福之說。若紊于比。則不合法也。

六.木形主清貴。而無權勢。名盛而權輕也。如兼微金而為局。則為貴而有權矣。盛世多文貴。而遙領武權之立功。安閑居多也。亂世多武貴。而兼政柄之成名。勞碌不休也。各有階梯時機之不同。各有采取偏重之不同。盛世富業亦平穩而持久。亂世則暴發而飄搖。乃時勢之趨向與重心相反耳。蓋木得金。則削成器用。以成其梁棟之材故也。

七.木形主清貴。名過于權之局。如兼微火而成局。則為貴名大噪。轟傳一時。或遺身后也。故有文章流傳。或美術流傳。或為智巧藝能之專長。而遺跡流芳也。其人聰明絕頂。過目不忘。而有慧根也。知機達時。好名負氣。而有驕志也。故多限止于中富中貴之間。上峰有疑。同類有嫉。故也。次則下富下貴。又次則宰丞佐治。常貴素豐。盛衰皆然。名過于權。而富次之。然有建樹也。蓋木局兼火。而通其靈。以成其清美揚彪也。

八.木形為清貴盛名之格。如兼微水而成局。則為貴而有權。安而有福。盛世則為方伯剌史。次亦洲伯邑侯。亂世有從武階而轉移政柄。上至廳道。下至州牧邑侯。均為文職文權居多。次則尉丞佐治之貴。其富業與上列之名實相符。有時過之。其最下者。為余蔭之。梓榮之眷。蓋木局兼水。順天地之氣。而滋生繁榮故也。

九.木形主清貴盛名之格。如兼微土而成局。則為中貴之格。次則下貴。又次則常貴。而富業倍于貴名也。其中多勷助政治之名權。或為學界之教職。或為司法之專職。亦有富豐之業。桑梓之榮也。亦有借貴名之勢。假貴人之輔。以專其謀。而偏重其富也。蓋木局兼土。相克而相化。培其根。繁其實。而享其祿也。

十.土形本為富而不貴之格。土生萬物。而旺財富故也。如兼微木而成局。則為下貴常貴之名。佐治偏副之權。或為財務稅司之例。其貴不大。其富倍發。亦有專發利源。而為富紳豪商之格也。蓋土局兼木。相克相化。條其枝干。繁其華實。而養其鐘靈毓秀之氣故也。

十一.土形主富而不貴之格。如兼微金而成局。則有文貴武貴之中貴。盛世多文職而兼兵備。亂世多武權而兼財柄。亦有名份過之。權職中貴。偏副其用也。次則州伯邑宰。亦有兼并財務稅司。又其次則為佐治吏丞。亦有專理財務利源。富過于貴也。蓋土之主體為富。金之兼體為貴。土得金而相生。貴其勢而輔用。當其源而韞玉故也。

十二.土形主富而不貴之格。如兼微水而成局。則為文貴之政柄。次則主司法教育。財務警政。勷助政治之例。萬無大貴上貴之事業也。又其次則為富紳梓榮之貴名。又其次則為豪商大賈。專藝良工之例。其性聰敏而拘節。長此而短彼。富重貴輕之格而安閑也。蓋土得水而為克制。尚不侵犯。土喜潤澤。而能滋生故也。

十三.土形主富而不貴之格。如兼微火而成局。則主富而見弱。及夭亡貴而見危及刑克。前業雖豐。而見衰微。根基雖厚。而見破裂。或為天災之不測。或為時勢之危害。或為冷退之損失。或為刑克之疾苦。作先富后貧者論。或一成一敗。得失不常。勞碌不休。人丁不旺也。蓋土得火而炎燥。無生機而受制。喜潤惡燥之義故也。

十四.水形本主大貴享福之格。水者源流綿長之義也。如兼微木而成局。則為名過于權。事多安享。而多立言立法之功。次則一省一州。而有移風易俗之治。又次則為縣宰丞尉。而有善舉建設之能。又其次則為文名碩德。而有獨善品學之表。一善可褒揚。一技可為法。一節可譽。一事可傳之類也。其最下者。亦足衣祿也。蓋水得木而相生。潤其根而實其華故也。

十五.水形本主大貴厚福之格。如兼微金而成局。則主大貴而有重權。上為帝王之格。次為公侯將相之品級。而有國安危之所系也。亦有屏藩柱石之貴。一省一隅之安危關鍵。或為茅土之對。世襲之蔭。而亂世亦主僭號之雄才。割據之大略。而多勞碌。以成功也。次則為中上之貴。而操兵柄。或為權重一時。而操政柄。又次則為廳道刺史。師旅邊鎮勞而有為也。其最下者。亦主貴名而有權。雖短于才智。亦能發達也。蓋水得金而為有用。水為大貴。其氣萌生。金為權貴。其氣肅殺故也。

十六.水形本主大貴厚福之格。如兼微土而成局。上則為州伯邑侯。平穩安全也。次則為財務稅司。丞尉佐治。貴名雖減。富豐倍發也。或為富紳豪商。大賈奇藝。享受厚祿也。其最下者。誠厚而庸。信義而拘。亦豐衣足祿也。蓋水得土而受制。減其貴而增其富。微其名而厚其祿故也。

十七.水形本主大貴厚福之局。如兼微火而成格。上為圣賢之事業。有特智而守禮。立善教而繩法。身在當時名垂后世。惟環境多窮蹙。平生多飄搖。遺身后名以流芳也。次則為一偏之長。有學說可傳。又次則為時機之乘。有一節可譽。又次則為一器之發明。一藝之美譽。天姿靈慧。過目不忘也。蓋水得火而既濟。窮則變。變則通。故也。

十八.金形本為權貴。任勞有為。金者堅也。肅殺之氣。剛毅而有決也。如兼微木而成局。則為聰慧過人。機巧而多才。堅忍而勇為。盛世多文貴。而遙領武權。亂世多武貴而崛起割據。次則為屏藩重鎮。而有冒險行為。建樹奇勛。又次則為文至廳道剌史。武至師旅邊將。但有風塵之走險。離奇之遇合。逼迫以成功也。盛世則從文職。而至上貴卿相之權祿也。次亦 司通剌史州牧。有秩序之階梯。從穩固之進展。其最下則為邑宰清名。而多建設也。蓋金得木而相克相化。木清名而金權貴。以美其材而成其器故也。

十九.金形為權貴之局。如兼微水而成格。則為特貴之帝王。上貴之將相。中貴之潘鎮。茅土之薦。世襲之卦。而多厚福也。亂世則為僭號割據。次則上貴之各首長。又次則中貴以及師旅廳道。而多勞碌也。其最下者。亦小富貴。而有專長特智好名貪功以勇為也。蓋金得水而相生。有權有用。如淵之藏明珠故也。

二十.金形為權貴之格。如兼微士而成局。上則為中貴。而兼財政稅司。交通經濟之權。次則為下貴。而兼局所工務。警政司法之權。又次則為常貴。學界之教授。富紳之梓榮。均主當業倍旺于貴名也。或為得貴人之輔而發達。或借貴力之勢而偏重。亂世有勞碌奔馳。盛世為安全享受。蓋金剛土柔而相濟。以財富而誤其貴名故也。

廿一.金形主權貴之局。如兼微火而成格。則為上貴盛名之事業。然多流離辛苦。危險招嫉。雖能成其功。而不享其福也。或為成功而身死。或為成功而見黜。才智之長。鋒芒之露。上震其主。下嫉其長。故讒毀而不見容也。次則為中貴下貴常貴之例。亦多艱難險阻。一成一敗也。蓋金得火而煉劍。鑄熔而成利器。其質可珍。用之傷人故也。

廿二.火形本主勞貴機智之格。火者。炎上也。后天之離卦。位尊而數九也。才智絕倫。而有靈根。性情清高。而有奇策。孤立之象也。如兼微木而成局。則為清名而貴權。亦為才能而有富業。亦為勞碌而有生機。其發達也離奇。其遇合也險阻。然貴者不富。富者不貴。富貴雖能成功。亦不善后。而有阻撓之挫折。或為嫉妒之危害也。其中等富貴。或下等富貴。皆為成功而不壽。或為名成而身毀。盛衰皆然。如司馬遷周公瑾之類是也。蓋火得木而見焚。窮通互相表里。故也。

廿三.火形本主勞貴機智之格。如兼微金而成局。則為士農工商。學賈技藝之類。多出勞碌奔馳。冷退消耗。雖有貴名。而無用也。或為困乏其身。財不入庫也。雖有祖業。而不守也。或為牽制株累。得不償失也。雖能創業。而不享受也。或為勞碌發達。疾苦不壽也。蓋火得金而受制。爍毀無余故也。

廿四.火形本主勞貴機智之格。如兼微土而成局。則為風塵飄搖。勞碌創立。駁雜往返。牽制成功。然有漏巵不塞。既得而復失。亦有趨利忘害。已成而復敗。貴不過下等。而多疾厄冷退。富不過中豐。而多刑克隱患。亦有富而不貴之格。田運阡陌。人丁衰弱。蓋火土相生。而剛柔相用不相濟故也。

廿五.火形本主勞貴機智之局。如兼微水而成局。則為立言立法可傳可風之例。上則為圣人賢人。其行為萬世師。其言為千古法。次則為哲人名士。或有文章學說而傳世。或有大節遺跡而流芳。其下則為發明物器之制造。發明專藝之創立。然平生多勞碌而挫折。事實多迍遭而困乏。貧賤不移其志。威武不屈其節。名貴而權次也。蓋火得水而未濟。反映以成其大用故也。

廿六.木金各半而為局。木主清貴。金主權貴。兩局相爭而無主客之分。雖貴而不足。雖富而不豐。此益彼損。當有缺點。何況士農工賈商藝之人乎。應有智識之聰敏。材藝之專長。然多飄搖挫折。外華內虛。財不入庫。復不足用。亦主刑克冷退。牽制郁結。鄰友之糾纒。卷入漩渦。得不償其失。族戚之遺累。恩怨混合。功不補其過。蓋木金各半而相爭。應貴而受制。富而受欺。兩相凌雪。終成畫餅故也。

廿七.木水各半而為局。木主清貴。水主大貴。兩形相爭而無主客之分。亦有州牧邑候之貴。次則常貴佐治之例。次則素豐之富。又次則農工商賈。而有小發達之例。亦主刑克人丁。疾厄牽制。蓋木水相爭。又相生而復相制故也。

廿八.木火各半而成局。木主清貴。火主勞貴。兩形相爭。而無主客之分。亦有初富而終敗。初貴而終賤。天性聰敏。作事懈怠。或以驕生忽。以偏見而受羈絆。或因利忘害。以嗜好而并煩惱。又有務正義。而見顛倒之時機。或為經發達。而見傾覆之事實。才智與事實不合。利益與妨害混合。蓋木火相爭。消毀無余故也。

廿九.木土各半而為局。木主清貴。土主富豐。木土相爭。而無主客之分。則有勞碌奔馳。駁雜遺累。前人亦有產業。而小康者。或為弟兄叔侄之分裂。禍起蕭墻。或為族戚鄰友之欺忤。常多雀角。亦有憂患叢生。神經刺激之疾苦。冷退不休。哭泣人丁之煩惱。蓋木土相爭。相克而復相犯。兩不相用。而復兩害故也。

三十.金水各半而為用。金主權貴。水主大貴。金水相爭。而無主客之分。則有上貴之偏受。副其名權而掣肘。中貴之正受。短其時間而波折。次則為下貴之政權。多處嫌疑而招是非。又次則為常貴之榮名。多生怨謗而受挫折。亦有灰心消極之中止。亦有受辱知足之輕棄。蓋金水相爭。而不相化。害大于利。相用而不相容。禍倍于福故也。

卅一.金土各半而為局。金主權貴。土主富豐。金土相爭。而無主客之分。則為州伯邑宰。迂闊而多勞。庸厚而無用。次則為丞尉佐治任勞而不進遷。周折而多影響。又次則為富紳梓里之公務。小康豐足之衣祿。又次則為勞碌而立腳跟。牽強而有出路。亦多遺累之糾纒。而受限制。亦有疾厄之冷退。而刑人丁。一得一失。而不完善。忽成忽敗。而有缺點。蓋金土相爭而相反。乃客凌其主。下犯其上故也。

卅二.金火各半而為局。金主權貴。火主勞貴。金火相爭。而無主客之分。則為世之紈絝。而有嗜好驕矜之破敗。前人之余業。而有游蕩荒淫之破產。次則為常人之一成一敗。遺累不休。多勞多怨。官訟不了。聰明不務其正。剛復而多痚懈。蓋金火相爍。其質焚毀不存。殘破不堪故也。

卅三.水土各半而為局。水主大貴。土主富豐。水土相爭。而無主客之分。則為小商小賈。佃農薄藝。以及工役之例。又主環境惡劣。而多勞碌。人丁刑傷。而多冷退。景遇蕭條。事實繁擾。忙亂耳目。憂苦身心。蓋水土相制。崩潰而復壅塞故也。

卅四.水火各半而為局。水主大貴。火主勞貴。水火相爭。而無主客之分。則為雜藝而糊口。勞工而就食。賤役以容身。依人以度日。則為少成多敗。而無隔宿之糧。有勞無逸。而有終身之苦。貧乏其身。勞苦其形。灰頹其志。傷耗其神。蓋水火相爭。而不相容。相害而不相濟故也。

卅五.土火各半而為局。土主富豐。火主勞貴。土火相爭。而無主客之分。則為小商佃農。雜藝勞工。小貿賤役之例。或為幼而無父之孤者。失其培養之力。或為老而無子之獨者。失其晚年之靠。或為中年無妻之鰥者。失其內輔之助。或為有衣祿而疾苦者。失其能力之效。蓋土火相爭。是為火炎土燥。枯竭不生故也。

公篤曰。五行而合五形。為相法之初基。其分別大概之界限。故木主清貴。而不權也。土主富豐。而不貴也。水主大貴。而有福也。金主勞貴。而有為也。火則敗多益少。而有勞也。雖貴而亦不善其后也。或功成招嫉。名成受謗。依然貧乏也。次則以部位之輕重。而用加減乘除之測量法。以評論之。是為綱領之要也,其精神有余不足。或藏或露。聲音清秀鏗鏘。或緩或急。則又據各形。而論其宜與不宜也,其內氣之長短濃淡。外色之輕重浮沉。則據各運而順四時五行以定之。是為節目之要也。至于兩形相兼。則分其生克制化而用之。兩形相爭。則分其秩序侵犯而減之。又如三形相兼。三形相爭。則又從多數少數。相犯相混而推論之。其中又有相似而實非。又有明是而暗反。則當查其清濁真偽。內外輕重。虛實反易。藏露混含之十六項。自有一定之標準。以判斷其富貴貧賤。吉兇禍福。壽夭勞逸。賢愚死生。自無狐疑之錯誤也。古人恐后人認定不確實。則有本瘦。金方水圓。土濁。火露之法。又恐水土相混。則有圓厚而清者為水體。敦厚而濁者為土體。又恐火土相混。則有局深而靜名為土體。局露而銳者為火體。惟金形一項。則有厚金薄金之分。乃有腮方特角而堅實。聲音剛亮而神聚之說。可謂完備之至也。蓋五形者。原料也。五官五岳者。良工也。有良工而無原科。只可以物代之。而不實用也。有原料而無良工。雖能成器。而不美觀也。有原料又有良工。則趨時而盡善也。其喻如是。業風監者。當求其根本之質。勿以區區五形。而忽之也。

五行生化訣

公篤曰。氣色一項。前章已詳細備載。而無遺矣。此篇則分五行之形質。四時之氣候。各色之生化。尚有先后天之氣數。利于此而不利于彼故也。余考五行。生我之時令不吉。我克之時令次之。克我之時令又次之。我生之時令大吉。同我之時令次之。此為一半之大用也。又以生時令之氣色為不吉。時令所克之氣色次之。克時令之氣色又次之。時令所生之氣色為大旺。同時令之氣色次之。此為一半之大用也。二者合而推用。兩相折衷。此生化之訣竅也。古人之書未經備載。亦無此項用法。秘而不宣也。茲特分類如下。為風監作一先聲之向導耳。以俟后之高明。采取而用之可也。

一.木形以青潤浮膩氣為本質。是為同類相求應有之氣色也。不拘何時有之均無大妨害。如發于春。得木之相氣。不拘何部有之均為平安而順遂。此為同氣相求。故無妨害。而反有利益。相者形質也。又相時令也。如發于夏。是為一旺一死之氣色。則為得償其失。經憂疑而后吉。功補其過。見疾厄而進祿。旺者形質也。死者時令也。如發于秋。是為一廢一囚之氣色。則為牽制而復遺累。憂驚而復疾厄。兩禍相連雙方掣肘。囚者形質也。廢者時令也。如發于冬。是為一死一旺之氣色。則為順遂而得貴名之祿。需多憂思而郁疾。意外而獲偏浮之財。需多小累而口舌。死者形質也。旺者時令也。如發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為一廢一囚之氣色。則為疾厄之道誤。冷退之小累。散漫無頭緒之牽制。倉皇多失措之周折。廢者形質也。囚者時令也。

二.木形以紫紅色。為生旺之氣色也。如發于春。是其大旺之時。一相一旺之氣色。則為升官進權。得祿獲功。又人旺丁。常人主進田宅。旺財源。見喜慶。進子女。相者形質也。旺者時令也。如發于夏。是為一旺一相之氣色。則為大旺而亨吉。事半而功倍。逼迫則有生機。走險則有越級。旺者形質也。相者時令也。如發于秋。是為一囚再囚之氣色。則為破殘不完善之名利。尚有余波。遺累不結束之事實。尚有官訟。囚者形質也。又囚時令也。如發于冬。是為一死一廢之氣色。則為損失之冷退。暗害嫁禍而受拘禁。反覆之災疾。天災不測而受影響。死者形質也。廢者時令也。如發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為一廢一死之氣色。則為利小害大。得者蠅頭失則傾覆無余。弄巧反拙。譽者虛名。毀則冒大不諱。廢者形質也。死者時令也。

三.木形得白瑩色。是為囚制之氣色。如發于春。是為一相一廢之氣色。則為血統之哭泣。連帶之利益。而主無憑證之賠償。族戚之牽制。友誼之輔助。而主不結束之暗虧。相者形質也。廢者時令也。如發于夏。是為一旺一囚之氣色。則為小損中有大盆。周折中有成功。去輕就重之決謀。以得償失之有余。旺者形質也。囚者時令也。如發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為一廢一旺之氣色。則為亨吉而不全功。利益而不善后。中道變遷。拖延牽制之象。名利不符。鏡花水月之例。廢者形質也。旺者時令也。如發于秋。是為一囚一相之氣色。則為平常無功亦無咎。逗留無益亦無害。或為勞倍功半。而守株待兔之呆滯。或為得不償失。而晝蛇添足之掣肘。囚者形質也。相者時令也。如發于冬。是為一死再死之氣色。則為種種不祥之經過。損人破財。而生怪意之災。處處危害之潛伏。罷職失權。而有不測之禍。是非煩惱層出。疾厄株累常見。死者形質也。又死時令也。

四.木形得黑暗色。為死氣最兇之色也。如發于春。是為一相一死之氣色。則為危險而后安全。破敗而后補益。明升暗降之官祿。弄巧反拙之財利。先后不同。久暫各異。相者形質也。死者時令也。如發于夏。是為一旺一囚之氣色。則為小謀見阻。再謀見成。而不持久也。間接見誤。直接見功。而多顧忌也。疾厄流連。人丁衰弱。旺者形質也。囚者時令也。如發于秋。是為一囚一旺之氣色。則為盈可補其漏。得可償其失。功可贖其罪。害與利相等。囚者形質也。旺者時令也。如發于冬是為一死一相之氣色。則為小恩小怨。混合而生是非。小利小害。糾纏而生障礙。冷退而刑人丁。遺累而郁結病。死者形質也。相者時令也。如發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則為一廢再廢之氣色。應有缺陷不全之事實。雙方欺詐之不遂。拘留之牽制。疾厄之遺誤。廢者形質也。又廢時令也。

五.木形得黃滯色。是為破殘不全之氣色。如發于春。是為一相一廢之氣色。則有大順小逆之多費周折。名旺祿虛之勉強就范。勞倍功半。預謀不合心理。恩少怨多。竭誠反生疑嫉。相者形質也。廢者時令也。如發于夏。是為一旺再旺之氣色。則為官祿并旺。而進人丁之喜慶。坐守均利。而獲同舟之共濟。謀略通達。事實進捷。旺者形質也。又旺時令也。如發于秋是為一囚一死之氣色。則為牽制之累。人口之災。奴仆之患。牛馬之損。囚者形質也。死者時令也。如發于冬。是為一死一囚之氣色。則為瑣碎糾纏之吃虧。招非結怨之冷退。勞而無功。謀而見阻。死者形質也。囚者時令也。如發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為一廢一相之氣色。則為進取而有逗留。取守而有憂慮。兩可牽制。得之不為榮。盡量勇為。失之不為害。廢者形質也。相者時令也。

六.火形得紅紫色。為同氣相求之本質氣色也。不拘何時有之。均無妨害。如發于夏是為一相再相之氣色。則為發達而安全。順遂而持久。名利有成。人財并旺。相者形質也。又相時令也。如發于春是為一死一旺之氣。則為逼迫就謀之進捷。艱難經營之獲利。一成一敗。而生轉機。一得一失。而為過渡。死者形質也。旺者時令也。如發于秋是為一廢一囚之氣色。則為爭名奪利。而履危險:貪多務得。而陷傾覆。先有利益而后失敗。驕其志也。始為同舟繼而仇害。懈其常也。廢者形質也。囚者時令也。如發于冬。是為一囚一廢之氣色。應有株累不休之官訟。偏見不宜之損失。重則牢獄拘留。輕則刑克疾厄。囚者形質也。廢者時令也。如發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為一旺一死之氣色。應有貴權而受包圍。財利而受影響。苛求則生患。過貪則伏危。持重亦有小益。緩決亦得時機。旺者形質也。死者時令也。

七.火形得白瑩色。是為廢殘之氣色。美而不完善也。如發于夏是為一相一囚之氣色。應有流連之疾病。醞釀之是非。憂疑之哭泣。暗爭之名利。相者形質也。囚者時令也。如發于春是為一死一廢之氣色。應有差寸誤尺之糾紛。舍大全小之失算。謀之再三而阻耗。求之再四而掣肘。死者形質也。廢者時令也。如發于秋是為一廢一相之氣色。應有缺點之官祿。不滿之財利。受屈之名譽。從權之小益。廢者形質也。相者時令也。如發于冬是為一囚一死之氣色。應有疾厄反覆而誤事實。族戚牽制而招官訟。得少損多之利源。有官無祿之嫌疑。囚者形質也。死者時令也。如發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為一旺再旺之氣色。應有貴權而受包圍。逼迫進機也。財源而見飄搖。反得倍利也。人丁喜慶。事實順遂。旺者形質也。又旺時令也。

八.火形得黃暗色。是為旺氣。而亨吉也。如發于夏是為一相一旺之氣色。應有人丁喜慶。官祿升遷。不謀而亦成功。不勞而亦獲利。相者形質也。旺者時令也。如發于春是為一死一廢之氣色。應有冷退消耗。疾苦哭泣。傷感之郁結尤多。不滿之障礙不少。死者形質也。廢者時令也。如發于秋是為一廢一死之氣色。應有下凌上之欺詐。奴犯王之覬覦。鬼神之為祟。人不安而財又損。水火之為災。屋見破而人又傷。廢者形質也。死者令時也。如發于冬是為一囚再囚之氣色。應有事事掣肘。先后錯誤而困難。處處失宜。始終逗留而勞怨。利小害大。得少損多。囚者形質也。又囚時令也。如發生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為一旺一相之氣色。應有坦途之利益。安全之功名。升遷而又兼職。正財而加偏利。常多喜慶。并旺人丁。旺者形質也。相者時令也。

九.火形得黑潤色。是為囚氣不旺之氣色也。如發于夏。是為一相一因之氣色。應有疾厄流連而不痊。貨財漫散而不結。事實顛倒而無益。內顧紛爭而不息。相者形質也。囚者時令也。加發于春是為一死再死之氣色。應有損失而經危險如飛災。游戲解煩而生殺機。重病哭泣。而誤醫藥。死者形質暗害而也。又死時令也。如發于秋是為一廢一旺之氣色。應為享中有阻。而不善其后。得中有失。而不補其漏。官祿而有牽制。財利而有拖延。廢者形質也。旺者時令也。如發于冬是為一囚一相之氣色。應有剜肉補瘡之政策。守株待兔之計劃。進謀而中道障礙。退守而虛浮冷退。囚者形質也。相者時發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為一旺一廢之氣色。應有謀比令也。如遂彼之過渡。易得易失之波折。人事轉移之連帶損益。時勢影響之牽強就范。旺者形質也。廢者時令也。

十.火形得青膩色。為死氣不吉之氣色也。加發于夏是為一相一死之氣色。應有憂思顧忌。而成痼疾。事實逗留。而有妨害。富貴而有黨爭。益小害大。貧賤而有欺侮。明是暗非相者形質也。死者時令也。如發于春是為一死一相之氣色。應有人丁之隱患叢生。私念不休也。六親之遺累常至。要挾不止也。誤會是非。因利以誘之。招嫌結怨。弄假而真也。死者形質也。相者時令也。如發于秋是為一廢再廢之氣色。應有意外之橫禍。離奇之飛災。毀其名譽。損其財祿。傷其人丁。誤其疾厄。廢者形質也。又廢時令也。如發于冬是為一囚一旺之氣色。應有春蠶作繭自纒政策。美而不足也。飲鳩止渴之燃眉辦法。利而反顧也。輕重不分之小益。恩怨不明之半利。囚者形質也。旺者時令也。如發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為一旺一囚之氣色。應有小破財而收效。大費力而成功。互相利益之乘機。堅決任勞之借力。旺者形質也。囚者時令也。

十一.金形得白瑩色。是其同類相求之本質氣色。如發于秋是為一相再相之氣色。應有平安之亨吉。持重之利益。穩見下手。而成功也速。同舟共濟。而收效也倍。相者形質也。又相時令也。如發于春是為一廢一囚之氣色。應有刑人丁之消耗。用奴仆之欺騙。得不償失。破殘而不全。親不如痚。挪雜而不純。廢者形質也。囚者時令也。如發于夏是為一囚一廢之氣色。應有假人以柄之糾紛。遺誤不休。托人不實磕詐。恩怨不明。哭泣多出錯誤之醫藥。是非多出細故之族戚。囚者形質也。廢者時令也。如發于冬是為一旺一死之氣色。應有駁雜而得利益。顛倒而進權祿。逼迫則因禍而福。窮困則乘機而發。旺者形質也。死者時令也。如發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為一死一旺之氣色。應有強勉之誤。一謀即達。煩擾之利。厚利頻來。交痚者均可同利而為功。有怨者均可互利而為用。死者形質也。旺者時令也。

十二.金形得黑潤色。是為生旺不忌之色。如發于秋是為一相一旺之氣色。應有良好時機之為用。越級而升遷。至親好友之援引。意外而暴發。謀名名成。謀利利就。相者形質也。旺者時令也。如發于春是為一廢一死之氣色。挫折之中道見阻。受屈之意外生波。利害無輕重。終成畫餅。恩怨無曲直。終為激刺。廢者形質也。死者時令也。如發于夏是為一囚再囚之氣色。應有官訟之官訟。纏綿不斷。災厄之災厄。耗散不休。心有余而力不足。垂頭喪氣。親有累而痚相犯。失足吞聲。囚者形質也。又囚時令也。如發于冬是為一相一旺之氣色。應有取巧之進益。事半而功倍。不勞之生機。力少而利多。旺者形質也。相者時令也。如發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為一死一廢之氣色。應有拂意之失權。務名之罷官。即損其財。又傷人丁。即受其制。又遭暗害。死者形質也。廢者時令也。

十三.金形得黃黯色。是為衰弱之氣色也。如發于秋是為一相一死之氣色。應有利小益而隱附骨疽。官小亨而填無底壑。條約結合而不守信。交誼深厚而有離間。相者形質也。死者時令也。如發于春是為一廢再廢之氣色。應有漫無把握之捕風捉影。假以權柄之東陷西失。力輕任重之見逼。勞倍功半之見過。廢者形質也。又廢時令也。如發于夏是為一囚一旺之氣色。應有見飄搖而轉機。遇貴人而提擢。艱難中有厚利。逢時勢居奇功。囚者形質也。旺者時令也。如發于冬是為一囚一旺之氣色。應有見疾厄而進祿。見患難而獲利。名權不符之過渡階梯。事權不一之同舟共濟。旺者形質也。囚者時令也。如發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為一死一相之氣色。應有晝蛇添足之遺誤。鏡花水月之虛浮。功不贖罪。得不償失。死者形質也。相者時令也。

十四.金形得紅燥色。是為囚氣受制之氣色也。如發于秋是為一相一囚之氣色。應有牢獄而不危身。損失而不覆滅。剛復自用之錯誤。事機不容之飛災。容忍可減輕。緩和可免半。相者形質也。囚者時令也。如發于春是為一廢一旺之氣色。應有小利而含驚險。因之進展。時機而兼嫌疑。因之權利。廢者形質也。旺者時令也。如發于夏是為一囚一相之氣色。應有魚目混珠之真偽失查。多頭政策之勞怨失當。旺人丁則破財。獲利益則官訟。囚者形質也。相羞時令也。如發于冬是為一旺一廢之氣色。應有進行不合預謀。臨時而決之。事實不合標準。因人而施之。旺者形質也。廢者時令也。如發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為一死再死之氣色。應有意外之變機。因福而為禍。驕橫以養癰也。心亂之妄貪。因利而忘害。蒙蔽以失足也。縱欲之為殃。遺誤之哭泣。重則驚險牢獄。輕則損失疾厄。死者形質也。又死時令也。

十五.金形得青膩色。是為廢氣小阻之色。如發于秋是為一相一廢之氣色。應有安危之憂疑。懼為仇怨所敗。六淫之疾厄。常為醫藥所誤。流離辛苦。而不收效。倉皇失措。而多障礙。相者形質也。廢者時令也。如發于春是為一廢一相之氣色。縱欲之戕賊。遺累而復官非。勞力之經營。勝利而遇盜賊。小患小損。則不傷大體。常疾常愁。則不致大危。廢者形質也。相者時令也。如發于夏是為一囚一死之氣色。應有名利引誘。而入危機。時勢迷惑。而見傾覆。利令智昏。明知而不拒。情為義屈。甘累而受怨。囚者形質也。死者時令也。如發于冬是為一旺再旺之氣色。應有喜信頻來。一兼再兼之官祿。時機疊至。三番四番之財利。小仇怨化而為良友。小損患化而為利用。旺者形質也。又旺時令也。如發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為一死一囚之氣色。應有勞而不功。功不抵其罪。謀而不得。得不償其失。六親之遺累。取怨招尤。友誼之要挾。暗害相嫉。死者形質也。囚者時令也。

十六.水形得黑暗色。是為同氣相求之氣色。如發于冬是為一相再相之氣色。應有穩見持重之安全進謀。以守為進之順遂進展。小挫而不為害。反有生機。小辱而不為非。反得盛譽。相者形質也。又相時令也。如發于春是為一旺一死之氣色。應有忽降忽升之官祿。名實不符之半虛。忽得忽失之財利。勞功各異之半遂。有逢厄難而獲功。有因疾病而免禍。旺者形質也。死者時令也。如發于夏是為一廢一囚之氣色。應有倉皇失足之驚災。酒色迷離之危害。牢獄枷鎖之連累。疾厄傷殘之飛災。廢者形質也。囚者時令也。如發于秋是為一死一旺之氣色。應有憂喜交集之人丁。得失各半之財利。機會與影響混合。而收半功。直接與間接不滿。而有屈就。死者形質也。旺者時令也。如發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為一囚一廢之氣色。應有哭泣而再哭泣。冷退不休。疾厄而又疾厄。纏綿不已。波外生波之官訟。累中又累之交際。囚者形質也。廢者時令也。

十七.水形得黃明之色。是為囚氣受制之色。如發于冬是為一相一囚之氣色。應有拘定目標。而有周折之利。驕其心理。而有呆滯之誤。憂柔之牽制不定。情義之包圍受欺。相者形質也。囚者時令也。如發于春是為一旺一廢之氣色。應有名受攻訐而愈彰。反得嘉獎之祿。事被打擊而倍利。反得意外之遂。旺者形質也。廢者時令也。如發于夏是為一廢一旺之氣色。應有逼迫而得厚祿。驚惶而收大功。駁雜而有出路。艱難而獲大利。廢者形質也。旺者時令也。如發于秋是為一死再死之氣色。應有利令智昏之妄貪。疊遭失敗。飲鳩止渴之縱飲。明知故犯。才短蹈危之挫折。盛氣見逼之毀傷。死者形質也。又死時令也。如發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為一囚一相之氣色。應有小亨之不滿。而多顧忌。奔馳之無功。而多嫌疑。得失不合標準。兩不相抵也。利害而出范圍。雙方牽制也。囚者形質也。相者時令也。

十八.水形得青膩色。是為旺氣亨吉之色。如發于冬是為一相一旺之氣色。應有乘時機而進名權。又沽盛譽之遂心。逢善價而獲財利。又得浮財之滿意。外輔內佐之成功。得隴望蜀之收效。相者形質也。旺者時令也。如發于春是為一旺一相之氣色。應有升遷之進職。得利之倍功。人丁之喜慶。事實之順遂。旺者形質也。相者時令也。如發于夏。是為一廢一死之氣色。應有時勢變遷之障礙。人事轉移之危害。親者反痚而為累。搕詐不休。恩者成怨而為患。負義不止。廢者形質也。死者時令也。如發于秋。是為一死一廢之氣色。應有中途驚險之損失。天災阻止之妨害。奴仆拐騙之私逃。因利而忘恩。友朋暗算之攫奪。因忽而受屈。死者形質也。廢者時令也。如發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為一囚再囚之氣色。應有辛苦而無功。既得而復痚懈以失之。駁雜而受制。有益而復顛倒以誤之。誤會嫌疑不釋。疾厄冷退不休。囚者形質也。又囚時令也。

十九.水形得紅燥色。是為廢氣而見損阻之色。如發于冬。是為一相一廢之氣色。應有不滿之顧忌。患生肘腋。勞碌而痚虞。害出袍澤。利益而有利用之蒙蔽。事業而有挪騰之欺詐。相者形質也。廢者時令也。如發于春。是為一旺再旺之氣色。應有安全進取。不謀而遂。強迫入手。僥幸而捷。得尺進丈之擴充。得隴望蜀之宏舉。旺者形質也。又旺時令也。如發于夏是為一廢一相之氣色。應有似是而非之名利。內外不符。委屈求全之環境。事權不一。志大愿奢。事多牽強而益少。戚眾交廣。財有耗散而累深。廢者形質也。相者時令也。如發于秋。是為一死一囚之氣色。應有丟官罷職。而受拘留之災。喪貲破產。而受嫁禍之害。縱欲奢情之暴病。狎邪妄貪之殺機。死者形質也。囚者時令也。如發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為一囚一死之氣色。應有晝蛇添足之失敗。飲鴉止渴之后患。亂其常度之四面楚歌。授人以刃之自殺政策。囚者形質也。死者時令也。

二十.水形得白瑩色。是為死氣不吉之色。如發于冬是為一相一死之氣色。應有孝服冷退。疾厄流連。貪小利而損其大體。務虛名而耗其實力。或為名實不符之掣肘。或為事權不一之糾紛。相者形質也。死者時令也。如發于春。是為一旺一囚之氣色。應有官祿而見毀譽。財利而見飄搖。趨舍異路之誤此遂彼。采取誤會之小題大做。旺者形質也。囚者時令也。如發于夏是為一廢再廢之氣色。應有美行而不掩其惡。盈余而不補其漏。克肉補瘡之無益周折。驅虎進狼之誤解受制。廢者形質也。又廢時令也。如發于秋是為一死一相之氣色。應有幾經反覆。始得蠅頭之利。飽受驚險。僅收鴻毛之功。蒙蔽而不盡善。尚得枝棲之安。蟲惑而受利用。自取輕妄之辱。死者形質也。相者時令也。如發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為一囚一旺之氣色。應有借題發揮之進階。貌合神離之互利。人丁災疾。以牽制其正務。天災禍患。以障礙其行動。囚者形質也。旺者時令也。

廿一.土形得黃潤色。是為同類相求之氣色。如發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為一相再相之氣色。應有奇策制勝之功名。奇貨可居之財利。廣交游而得利益。常收舍短取長之效。睦族戚而得輔佐。常獲補偏就正之功。相者形質也。又相時令也。如發于春是為一囚一廢之氣色。應有牽延而不就范。終為鏡中之花。慨允而不履行。空撈海底之月。內有顧忌。得心而不應手。外有嫌疑。欲益而反招尤。囚者形質也。廢者時令也。如發于夏是為一死一旺之氣色。應有揚眉之取尊官。積勞之得厚利。旺人丁之喜因。有遠謀之順遂。死者形質也。旺者時令也。如發于秋是為一旺一死之氣色。應有誠懇之謀。周折而進其善。守信之約。勞碌而收其利。人口有疾有喜。庭又和又安。旺者形質也。死者時令也。如發于冬是為一廢一囚之氣色。應有侮弄之受愚。措施不當也。輕慢之受制。行止不慎也。貪多務得之掣肘。用恩取怨之遺誤。廢者形質也。囚者時令也。

廿二.土形得青膩色。是為囚氣受制之色。如發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為一相一囚之氣色。應有羈留之久待。得不償失也。輕重之失宜。亂不合法也。或為綱要之廢弛。誤于游戲娛樂之場。或為哭泣之障礙。累于拘節虛表之點。相者形質也。囚者時令也。如發于春是為一囚一相之氣色。應有驚惶不安之隱憂。雖有利益。而受仇敵之箝制。委屈求全之不滿。雖有人力。而受時勢之影響。人丁多疾災。財利多牽制。囚者形質也。相者時令也。如發于夏是為一死再死之氣色。應有顛倒事實之株累。損人破財。結合團體之橫禍。陷危履險。疾厄不得愈。是非不得直。養癰遺患也。條約不守信。義憤不得伸。箝制畏勢也。死者形質也。又死時令也。如發于秋是為一旺一廢之氣色。應有人情交際。而得進步以立基。異鄉飄零。而有遇合以創業。中道變謀。而有時勢之助成。小耗不吝。而有意外之進展。旺者形質也。廢者時令也。如發于冬是為一廢一旺之氣色。應有艱難辛苦之進名祿。轉危為安。駁雜周折之得權利。因禍為福。任勞受怨。反收漁人之利。上親下善。反得中飽之財。廢者形質也。旺者時令也。

廿三.土形得紅燥色。是為死氣不祥之氣色。如發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為一相一死之氣色。應有復雜煩擾之官祿。禍生于細微。行動舟車之遠謀。患生于不測。損人喪財。復招官訟拘留。敗名傷身。復遭盜匪殘害。相者形質也。死者時令也。如發于春是為一囚一旺之氣色。應有委曲求全。從權而暫立足跟。憂思郁結。忍辱而占盈尺地。方寸亂而不定。器小易盈往返多而不一。智淺又露。囚者形質也。旺者時令也。如發于夏是為一死一相之氣色。應有小利而多糾紛。藉絲之是非不斷。微名而有煩惱。飛揚之黑白頻來。細故不忍。而招謠以受制。微嫌不避。而結怨以暗害。死者形質也。相者時令也。如發于秋是為一旺一囚之氣色。應有風怨報復之爭端。阻撓其前程。酒色放縱之疾厄。垂漩其財產。哭泣之冷退。暗虧之消耗。旺者形質也。囚者時令也。如發于冬是為一廢再廢之氣色。應有天災流行之瘟疫。又為水火之災。人口流離之兇抜又為盜賊之患。廢者形質也。又廢時令也。

廿四.土形得白瑩色。是為旺氣亨吉之氣色。如發于三六九全月。是為一相一旺之氣色。應有越級之升遷。倍利之進益。正兼各權之亨吉。正偏各財之勝利。子女平安。疾厄痊愈。相者形質也。旺者時令也。如發于春是為一囚再囚之氣色。應有哭泣人丁。流連疾厄。借水行舟。而舟破沉。晝虎不成。而反類犬。囚者形質也。又囚時令也。如發于夏是為一死一廢之氣色。應有擴大規模之傾覆。失足陷阱之危險。驅其虎而進其狼。以暴易暴之失著。喪其財而郁其疾。一誤再誤之昏憒。死者形質也。廢者時令也。如發于秋是為一旺一相之氣色。應有短期收效。化怨為友。反為輔佐。暫時成功。弄拙反巧。反為投機。人丁平安。事實順利。旺者形質也。相者時令也。如發于冬是為一廢一死之氣色。應有官訟是非。大義不伸。公理不直。交際累損。癱疤之潰。仇怨之害。財源消耗。人丁刑傷。廢者形質也。死者時令也。

廿五.土形得黑黯色。是為廢氣破殘之色。如發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為一相一廢之氣色。應有得不償失之消耗。功不抵罪之官祿。外益少而內耗多。環境日見惡劣。公有益而私有害。地位日見窮蹙。相者形質也。廢者時令也。如發于春是為一囚一死之氣色。應有人口傷亡。財源殆竭。荒旱又遇盜賊。毀肌膚而殘肢體。官訟又遭火災。受拘禁而燼滅。囚者形質也。死者時令也。如發于夏。是為一死一囚之氣色。應有飛災橫禍。層出不窮。誣攀牽連。沉冤不雪。痛心疾首。而有無代價之危險。身敗名裂。而有受枉屈之破。孝服又見刑傷。大病又誤醫藥。死者形質也。囚者時令也。如發于秋是為一旺再旺之氣色。應有因禍為福之利益。冒險獲功之時機。仇怨相爭而復利用。親痚相累而復有益。雖不持久。而獲暫時之安。雖不周到。而有短期之利。旺者形質也。又旺時令也。如發于冬是為一廢一相之氣色。應有利益中之缺點尤多。官祿中之隱患不少。妄貪則蹈陷阱之中。船行則入波濤之里。能忍小則不亂大謀。能取守則不受株累。廢者形質也。相者時令也。

公篤曰。上例二十五條。為相學之心法。數學之兼用。古人多守秘訣不宣。僅露生克制化一語。其六朝之月波經。唐代之照膽經。自謂經書。尚無氣化克制之說。而達摩為相法大成之中興祖師。亦末談及此項綱領之要訣至麻衣。更次一籌。細則不詳。如水鏡。柳莊。衡真。鐵關刀。大清監。燕山集。王氏監。蘭陵集。相法須知。相法捷要各書。更不知氣化為何物。余考先后天各數學。始有此項妙訣。醫學雖有之。尚有多數隱藏。及不合原則。如司天在泉。為六法十八盤。僅載一盤。純系后天體質。末用先天氣化。據此可知。蓋五行生化。又以河圖洛書為第一。乃純粹先天法也。陰符數為第二。乃半先天半后天法也。至于演禽。太乙。六壬。易數。純系后天定位之法。其生化尚有少數不驗。先后時間亦有少數錯誤。茲采取先后天并用之法。以生我者為死氣。此為最不祥之氣色也。我克者為廢氣。此為次不祥之氣色也。克我者為囚氣。此為小受制之氣色也。我生者為吐氣。此為最吉祥之氣色也。同我者為相氣。此為小亨吉之氣色也。故有同時令而同部位。同氣色而同運限。現于此人為吉。現于彼人為不吉。蓋各人稟受之形質不同。故用五形之五行。五色之五時。以推論也。如能明白此項原理。用之合法。其應驗如響。至于兼體。則可類推而折衷之。此為相法之最要綱領。請注意探求可也。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电竞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