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古典文學網 > 啟蒙文學 > 蒙訓

蒙訓原文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萬億名,數目從斯積。

天地日月星,風云雷雨雪,霜露冰電霞,造化之功烈。星辰有飛流,日月有時食,雹沴及氛祲,人君當修德。

水火土木金,五行須當識,相生生不窮,相克克不竭。古人說五金,金銀銅鐵錫,木乃火之父,水從金母出。坤土居中央,辰戌丑未列,陰陽生五行,根源是太極。太極本無名,所以為無極,極是極至名,萬物從斯出。

人為萬物靈,理氣乾坤一,太極在人身,性命由斯立。未生性即心,既生拘氣質,以人合天心,養性最為急。性是天之根,命是地之質,分之名五常,其實一性畢。仁義禮智信,為人當體貼,慎之在一心,言行要修飭。大者在五倫,君臣尊卑別,父母即是天,兄弟如手足。夫婦要諧和,朋友忠信切,五倫果然敦,天地一氣接。

保養精氣神,提防眼耳口,外三寶不伐,內三寶不泄,卻病又延年,才好立功業。功業要從心,靜存當動察,靜養未發中,動循天理則,正心乃修身,齊而治國。

東方甲乙青,南方丙丁赤,西方庚辛白,北方壬癸黑,四方配四時,戊己中黃色。土德造化根,五行為樞極,惟以跡象求,天機何人識?五行止陰陽,變化多不測。

天上有五星,地下有五岳,泰華衡嵩恒,三公受天秩,五岳主中華,外域不在列。名山說昆侖,須彌天地脊,生發眾山川,分肢而劈脈。河濟與江淮,中華為四瀆,弱水若流沙,此類難指屈。

天地一氣連,星辰通地極,日月共五星,七政綜大略。東方曰蒼龍,南方曰朱雀,西方白虎形,北方玄武七。中天紫微垣,天帝之宮闕,太微是明堂,天市百貨積。人事悉在天,所以天人一,天子要法天,公卿為輔弼。代天養萬民,君臣之職業,民命系天心,時時要儆惕。

從古多圣人,萬民都關切,愛敬篤君親,又愁人陷溺。堯舜事其君,伊周盡其職,達則天下安,窮則獨善立。孔孟救民心,當時少人識,后人學孔孟,須先仁義急。不忍為不良,不敢入邪僻,誠正始修齊,推諸天下一。

《詩》《書》《易》《春秋》,孔子所刪輯。三禮首《周官》,《禮記》多殘缺,《禮儀》漢人編,與圣多不協。能知圣人心,才解圣人籍。圣人有何奇?存心養性亟。性盡心合天,萬理歸于一。一理定乾坤,時中妙損益,不必拘古人,古人都相契。

唐虞夏商周,帝王俱盛德,堯舜禹湯文,武王同一轍。二帝與三王,萬古之圭臬。夏以妹喜亡,商以妲己滅,周八百年,秦皇襲基業,棄禮逞強橫,先王規矩熄。漢高起布衣,滅楚王統一,王莽假謙恭,哀平祚中歇。光武興南陽,民心思漢室,傳世至建安,曹瞞逞兇逆。不筑受禪臺,孫吳亦草竊。昭烈雖偏安,君臣志討賊。史以三國稱,陳壽無直筆。三馬競同槽,依然踵舊跡,一傳遂衰微,骨肉相煎急。五胡擾中原,四方又分裂,劉淵居晉陽,上黨石勒羯,扶風是姚羌,苻氐臨渭立,慕容本鮮卑,昌黎為都業。渡江馬化牛,南朝疆土蹙。寄奴本漢孫,而不正名實,篡弒等蕭齊,梁陳又爭奪。五胡不久衰,拓跋元魏立,再世出高齊,東西兩魏敵,西魏亡于周,宇文東魏杰。楊堅周婦翁,托孤昧臣節,所以子隋煬,父兄敢弒逆,雖有混一功,轉瞬宗祀絕。李淵守晉陽,世民以計劫,天授英明姿,而不修子職,既將兄弟殘,父亦難安席,禪位稱上皇,貞觀有治略,善治綿國基,蔑倫產妖孽。武氏自號周,唐宗遭殺戮,禍亂起宮闈,子孫漸衰歇。中晚藩鎮強,割據兼草竊。朱溫芒碭民,滅唐兄面斥,存勖能滅梁,后來大荒逸。石晉父契丹,敗亡何迅速,后漢智遠劉,后周郭威接,爭奪數十年,草草堪太息。紅光罩天孩,趙宋本天畀,得國少光明,兄終思弟及。太宗負厥兄,子孫蒙罪業,西夏及金遼,侵侮譏臣妾。南渡僅偏安,太祖裔孫及,和議終難憑,帝舟遭覆溺。培養尚可風,文武多賢杰,表表文文山,從容全大節。元朝九十年,草率而杌隉。明祖本齊民,艱難創基業。不念勛臣功,苛刻多誅戮,子孫遂相殘,燕王亦慘刻,賢嗣短祚亡,東廠遺禍烈。江劉逮忠賢,宦豎干權一,莊烈思有為,小人滿朝邑。皇清萬萬年,圣圣相承接,六合仰天仁,從古無能匹。

曠觀古今來,興衰如旦夕,有德則昌榮,無德則消滅。蒼天愛生民,亶聰建皇極,念念體天心,乃是人君職。從古大圣人,隨時凜兢業,圣主需良臣,治功斯卓絕。賢臣不希榮,但求要肫切,耕莘釣渭人,豈可拘資格?賢士最難逢,培養非一日,禮賢下士真,山川靈秀結。世世有賢臣,時時善損益,士人讀詩書,須以圣為的。德造于圣人,佐君成偉績。顏淵問為邦,只是求匡弼。孔孟若逢時,伊周同相業。臣無圣人心,欺君害民賊。事君如事親,致身而力竭。所以下學人,便當守誠一,念念能勿欺,事事規矩立,欲盡天理純,經綸談笑協。

近人重章詞,詞章何可蔑?忠孝為本源,文章光日月。詩以道性情,天籟豈容閟?心正而身修,風雅無人及。若但務淫夸,悖逆傷天德。書法泄菁華,圣人遞造作,可以正人倫,可以詳物則。點畫要分明,六體循古法,無德徒精工,術藝亦何益?世上萬千途,修己治人畢,己正亦正人,禮樂文為集。文莫吾猶人,躬行須心得,責在君親師,養教功能密。世無圣人師,學述遂衰息,天理與人情,臨政多忽略。

吉兇軍賓嘉,五禮之名目。金石絲竹音,匏土與木革,此是樂器名,于今多闕逸。宮商角徵羽,喉腭齒唇舌,人有自然聲,器數為之節。禮樂養人心,隨時要修葺,法古要宜今,不可太拘執。束發受詩書,便把志向立,多見與多聞,是怕當擇別。必有圣賢師,人材始超軼。四子并六經,義理多詳晰。此外廣見聞,其中多謬說,若不辨瑕瑜,人心反滋戚。為此告蒙童,戒之宜勉力。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电竞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